新零售第一平台 服务中国一亿中产用户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现场 | 我在水立方见证双11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管艺雯 关键字:双11,媒体,实录,交易额

 

零点的双11,有太多的故事可说,有不同角色的人,包括剁手的、备货的、欢呼的等等;有不同意义的数据,包括不断刷新的交易额、第一单送达的物流订单等等。而我想以媒体圈的一则乌龙说起。

 

凌晨两点,我的朋友圈被一条消息刷屏了,大概意思是说央视新闻0005就发出了天猫公布0012的双11交易额,有人质疑天猫双十一的新闻是事先备好的。其实这事很简单,媒体为了求快,直接在同一篇文章中更新内容,但文章显示的是后台最原始的时间。

 

我想强调的是媒体这些记录者抢新闻的状态,一位记者说,“坐在双11媒体中心的大屏前,这是观察这个电商星球非常独特的一个视角。”

 

前往水立方

 

时间是1834分,距离8点半开始的双11晚会还有两个小时,在距离水立方仅一公里路程的酒店自助餐厅里,一位先吃完的记者等不及同行的媒体好友,要先行离开前去会场做准备,称现场人会很多,情况会很乱。

 

这归因于阿里强大的号召力,从和湖南卫视联手晚会喊来一大票明星站台、李克强办公室人员致电马云转达其对双11的祝贺问候,到纽交所为天猫双11举行远程开始敲钟仪式。这场狂欢项目繁多到令人眼花缭乱甚至生理不适,对于很多记者来说,提早多久准备都不过分。

 

来到水立方场外,坐在大巴上看到水立方和鸟巢都亮起了关于双11的灯饰,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早已经开始排队等候安检,数百名记者在水立方的门口绕弯排成长龙,在北京接近零度的寒风中依然争相和水立方合影。

 

\
 

进入水立方,场内各区域严格限制进出,媒体只能前往编号为7的媒体中心区域,而其余的7个区域都无权进入。

 

\
 

来到媒体中心,首先看到的是一块巨型的iMax屏幕,大约20*10米,据说由1000块小屏幕组成。现场分成了四个区域,一共有四百多个座位,其中境外媒体占到了四分之一。

 

现场不少摄影记者已经抢先一步占到了有利于拍摄的机位,开始调试各种角度和器材。而现场也难得的给记者们配备了宽敞的桌子和插座,而先到的同行们,早就一个个拿出了电脑,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晚会进行时

 

因为媒体不能前往晚会的现场,所以阿里此次和湖南卫视联合举办的双11晚会,大家只能在媒体中心观看大屏幕上的直播,不少记者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但伴随着隔壁传来粉丝特有的遇到明星的尖叫声时,大家还是掩饰不了内心的小激动。

 

现场的直播是高清没有处理过的实录,给记者增加了不少谈资。我周围“xx女星原来脸上这么多雀斑”、“xxx果真是老了,脸上皱纹这么多”、“TFboys还是挺可爱的”的议论不绝于耳。

 

记者在这场狂欢中拥有多重角色,不仅是记录者,同样也是消费者。在现场的直播中,大家暂时放下了记录者的身份,一元抢购的环节中每个人都在疯狂得摇手机。

 

 \

 

水立方里没有暖气,时刻透着丝丝冷气,记者们都使上了围巾、大衣等抗冻装备,现场也补给了红牛、饼干、牛板筋、豆腐干、苹果汁。

 

不断刷新的交易额

 

晚会接近尾声,酷云野榜的数据显示,湖南卫视收视率在1.138%,市占率20.65%。这样一场电商“娱乐+消费”模式的晚会,其实已经成功了。

 

随后现场连线到杭州双十一技术指挥中心,CEO逍遥子和中国零售事业群总裁行癫坐镇杭州,逍遥子介绍,杭州的指挥中心集结了各个技术部门的总指挥部,保证安全、稳定、顺畅的购物体验。

 

北京和杭州两个阵地,后者作为老本营担任着技术保障的重任,而前者更是担负着一种符号的象征意义,帝都的政治文化地位、娱乐元素以及阿里迈向全球化的起点。

 

等待零点交易额数据的现场,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澎湃期待,而在零点刚过数据出现在大屏幕的那一刻,每一个人都同样顾不上细致体味,精神都集中在记录上。

 

交易额在18秒的时候就已经破亿,并且无线成交占比高达82%,这个数据在去年花了111秒。记者们一阵惊呼,都赶紧埋头写稿,都希望自己是第一个抢先发布新闻的,以至于错过了10亿元到来时该有的惊呼,因为1亿和10亿两个数据之间,只相隔了不到1分钟。

 

\

 

随后就是不断的拍照、写稿,1亿、10亿、50亿、100亿、200亿、300亿……因为持续快速刷新纪录的数据,导致记者们都来不及发出一篇篇独立的稿件,很多网络记者选择了不断更新同一篇文中的数据,以至于出现开头的乌龙事件。

 

300亿的交易额出现之后,大家都送了一口气,陆续散去,这场狂欢的凌晨时段暂时告一段落。

 

夸克传媒王如晨说,“双十一的价值在于,支撑它的不仅仅是最终的GMV数据,而是背后的基础设施、丰富的生态体系。从无数的商户资源、跨终端入口、ICT技术、阿里云平台、大数据服务、金融与支付、物流配送等等,可以说,动用了阿里全部的力量。

 

GMV的确是一个核心的衡量指标,但它其实非常浮于表面,具有纪录的符号意义,但实质价值并不大。

 

马云来了

 

11日晚8点半,马云踏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了媒体中心的舞台,带着他特有的马氏魅力,一贯休闲但利落的打扮,单薄的黑色外套,可能因为自信,格外耐寒一些。

 

\

 

简洁有力的开场之后,就到了提问环节,马云轻松之余,一直在舞台上小范围得来回踱步,手一直在胸前挥舞着,期间还伴随着用力的点头。在听记者提问时,时而躬着腰,时而低头沉思,在听完每一个问题后,都会首先说一句“OK”。

 

在回答记者“阿里是否要保持50%的增速”问题时,马云显得激动了不少,食指用力得向下点着,动作幅度也大了不少,他提到,“如果双11要制定具体的目标,阿里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变形。”激动之余,马云忍不住向工作人员要了一瓶水。

 

2117分,大屏幕前已经抬上了迷你的编钟,要与10点半远在大洋彼岸的纽交所的敲钟仪式相呼应,到了第七个年头,双11被李克强总理视为创举。

 

不管最终数字是多少,阿里制造气氛的能力漂亮得不像实力派。阿里公关出身、现为滴滴快的新闻发言人陶然在朋友圈这样说道,

 

“有人说阿里制造气氛的能力是用钱砸出来的,你别吹,给你两倍的钱也很难复制。一个是运营市场公关高度一体的执行协同和想法碰撞;一个是很多资源是在这么多年一点一滴积累下的。”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