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平台 服务中国一亿中产用户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网约车新政倒计时,看看央视怎么说?
本文来源于:记者论坛 作者:记者论坛 关键字:网约车新政,央视,出租车

昨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每周六22:15播出的周末杂志性新闻栏目新闻周刊,以《网约车,不再共享?》为专题质疑了新近出台的网约车新政,呼吁以更加尊重市场和互联网新经济的方式对待网约车。

网约车一直被视为共享新经济代表,而各地新政规定之严苛,出乎不少人意料。比如,要求本地车牌,轴距排量。京人京车,沪牌沪籍。


两个月前才刚刚获得合法身份的网约车,未来如何监管似乎又出变数,让网约车的前景扑朔迷离。


从共享经济的代表到因涨价引发质疑,再到遭遇最严苛新政,网约车到底何去何从?公众出行会更加困难吗?


央视专题采访了网约车司机宋师傅和住在北京五环外的网约车忠实用户卢女士。


宋师傅从山东来北京,买新车干网约车才半年,就碰到了新政。


宋师傅没赶上网约车公司补贴的大好时机,没补贴,就图个实打实挣点钱。辛苦点,还能干。如果新政实行,就不能干了。宋师傅抱怨说,实行的话,95%的车都干不了。这么大排量,现在不是讲节能环保吗?


新政严苛的结果是,宋师傅说,将来可能会干黑车。


广州的采访也是,如果小排量车大多被排除在外,广州十几万网约车都没法干了。


不过,也有城市网开一面的。杭州、成都等城市新政则比较宽松。


比如杭州,就规定浙江省居住证六个月。成都则不限户籍,可以小排量。一城一策,网约车管理办法,不同城市做出了不同的考量。在既定利益面前,一个城市对网约车的态度也成了开放与包容的象征。


杭州交通局副局长更在采访中直言之所以放宽的一个现实考虑:杭州本地传统出租车司机也不足,包括外地司机,司机也偏少。“司机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资源,我们想留出这个资源,所以(杭州)开放度更加大一点。”


事实上,抛开各地的利益考量,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出租车司机不足是现实难题。包括上海,“安徽人做保姆,江西人卖水果,崇明人开出租”,上海的出租车司机三分之一是崇明人。但是现在,崇明人也不愿意开出租车了,几家国资出租车公司都从外地招了不少新司机填补,同样没有户籍,又何苦来要求网约车呢?


央视专题指出,早在网约车出现之前,出租车司机收入低下,出租车环境脏乱差等问题就与打车难、打车贵联系在一起,成为人们对于出租车行业的固有印象。出租车行业的根本问题在于,严格的准入审核造成的出租车公司垄断运营,严格的数量管制使得公众出行得不到满足,严格的价格管制使得司机没有动力改善服务。而由于出租车公司垄断经营牌照而缴纳高额份子钱的出租车司机往往成为弱势群体,出租车行业成为市场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分享经济模式出现以后,不仅提供了出租车无法覆盖的服务,也为出租车改革提供了动力。把网约车像出租车一样管理,是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管理思路。更有兰州等城市在网约车细则中要求,网约车价格需要高于出租车,有专家甚至推算,要高于20-50%,网约车被定义为服务于高收入人群。这种人为抬高价格的行为让很多人看不懂。按照这样的思路,网约车不就成了价格更高的出租车公司了吗?


四年前,网约车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交通出行的巨大需求和改进,四年后,大量网约车的退出,会不会一夜回到解放前呢?


央视呼吁,以更加尊重市场和互联网新经济的方式对待网约车。


11月1日,再过半个月,网约车新政就要实行了。现在出台的这些严苛的草案,是照章执行还是能在半个月里有所变通,尚在未知之数。但如果新政实行,每个城市数十万辆网约车将要退出市场,一旦网约车数量少了,档次高了,车费势必水涨船高。难道打车难、打车贵的老问题,又将出现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