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平台 服务中国一亿中产用户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目前关于共享单车最全的报告
本文来源于:智东西 作者:晓寒 关键字:摩拜单车,ofo,共享单车
2016下半年,TMT领域最疯狂的资本盛宴转移到了共享单车,从上海的陆家嘴到北京的五道口引燃后,蔓延到一线城市全境,再往下至全国延伸,分享这场共享单车盛宴的玩家们已达十数家,百车大战的局面已经拉开,是什么造就了这波创业潮?又是谁在分享其中的红利?潮水褪去后会出现下一个滴滴快滴吗?

今年8月底摩拜单车进入北京后,共享单车在媒体的关注下开始走向台前,随后其与ofo的疯狂融资速度进一步将共享单车推到了资本市场的风口浪尖。一时间,共享单车公司不断涌现。

在经过小半年的疯狂发展之后,媒体逐渐降低了对于共享单车公司的关注,城市居民对马路旁边出现的一排排自行车也不再那么好奇。共享单车从之前的拼融资拼人气阶段,进入到了眼下拼运营、拼市场的阶段。

在这样一个新阶段下,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从产业现状、各方势力、背后的利益关系以及各方声音等几个层面对共享单车领域进行一次深度扫描,力图将共享单车领域目前的产业规模、兴起历程、不同力量之间的博弈、关联、声音等内容展现出来。

产业规模:17家公司,30万辆单车
根据公开的媒体报道,智东西统计出了17家正在从事单车共享业务的公司。

\

在这17家公司中,除了ofo为2014年成立,摩拜为2015年成立之外,其他公司均为2016年成立的公司。永安行虽然成立于2010年,但是其共享单车业务也是在2016年才开始运营。

在投放单车的数量上,得益于进入时间较早且获得大量现金支持,ofo与摩拜处于第一梯队,其中ofo宣称其累计投放的单车数量已超过16万辆,除了北上广深四座城市之外,其运营范围还包括了覆盖22座城市的200多所高校。此外,ofo也公开宣布将会在2016年年内实现连接100万辆单车目标。

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表示,自11月17日 ofo 宣布正式开启城市服务后不到两周内,其日订单即超过150万单。ofo已经成为继淘宝、天猫、美团、饿了么、京东、滴滴、易到、口碑后,中国第九家日订单量过百万的互联网平台。

摩拜单车官方并未公布过投放总量,但是之前曾透漏其在上海宝山区的投放量为5100辆,30多天内,深圳的总投放量增加到3万辆。按着北京、上海、成都、宁波各1万辆,深圳广州2-3万辆的数字估算,其总投放量也在10万辆左右。

在摩拜与ofo之外,还有数据可循的就属小蓝单车、一步单车、骑呗单车、由你单车、CCbike等公司了,不过这些公司的整体投放量都比较小。

公开报道显示,小蓝单车之前在广州投放了8000辆单车,在深圳投放了3000辆,其计划在2016年年内实现20万辆单车的投放;骑呗单车则在杭州投放了2000辆,其计划在杭州总共投放10万辆;一步单车在成都投放了1万辆,并计划再投放4万辆;由你单车在北京与上海的16所高校内总共投放了5000辆单车,其规划的目标是年内在多所高校投放3万辆;而CCbike则仅在公司所在地常州投放了数百辆单车进行测试。

按着上述数字粗略汇总,目前17家公司投入到共享单车领域的车辆总数约为28.8万辆。若再加上其他尚未公布数据的小鸣单车、优拜单车、永安行等公司,目前全国总投放量约为30万辆。

共享单车是怎么火起来的呢?

智东西根据公开报道的事件,将共享单车的发展历程分为萌芽期、表演期、爆发期三个阶段。

萌芽期即共享单车培育期,这阶段的玩家只有ofo和摩拜,两者分别在自己的道路上默默前进。在这一阶段,ofo完成了从骑游向共享单车的转变,并且完成了A轮融资,从破产的边缘走上快速发展。

摩拜则完成了自己首款单车的研发工作,开始在上海投入运营。

变化出现在北京。8月15日夜晚,几辆江苏牌照的货车驶进中关村附近。工作人员从卡车上搬下来一些自行车,整齐地排放在马路旁边的人行道上边,这些自行车看着与传统自行车不太一样,有着橙红与银色相间的配色和一体式轮毂,并且还在多处印着二维码与用车1元的字样。

北京聚集着全国最多的新闻媒体。这些特别又有意思的自行车引起了媒体们的关注,摩拜单车在一两周的时间内就刷爆了北京地区的朋友圈,而随着报道的深入,之前默默在校园开垦市场的ofo也再次走到了台前,资本大戏开始上演。

8月19日,摩拜完成B轮数千万美金融资。8月30日,摩拜又完成B+轮融资,金额同为数千万美金。9月2日,在摩拜刚刚开完北京发布会后,ofo也宣布获得B轮数千万元美元融资。

一些自行车、似乎没有多高门槛的运营方式、连续完成多轮融资,还都是数千万美元的级别。这在创业氛围浓厚的北京算是炸开了锅,一时间,描写摩拜与ofo的文章传遍整个朋友圈,如果见面不聊几句共享单车,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科技圈与互联网圈的人。

然而当业内还在谈论两位玩家的模式、智能与否、盈利前景,以及谈论滴滴将要何时入局之时,滴滴果然出手了。

9月23日,新玩家优拜单车宣布获得数千万元天使投资。三天后的9月26日,滴滴宣布向ofo注入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

滴滴的入局让人们回想起了之前的滴滴快的之战,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也在朋友圈放下豪言——共享单车领域的战斗将在90天内结束!

但是势均力敌的故事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结束,战斗才刚刚打响。

9月30日,摩拜完成1亿美金C轮融资,红杉、高高瓴等大玩家入局,业内人士称共享单车领域现在形成了大战投对大财阀之势。

10月8日,新玩家小鸣单车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又是新玩家宣布融资后,10月10日,ofo获得了1.3亿美元C轮融资,小米、顺为入场。三天后的10月13日,摩拜也宣布完成C+轮融资,腾讯入局。

从8月15日摩拜单车在北京投放到10月13日摩拜完成C+轮融资的30天里,摩拜、ofo、优拜、小鸣四家公司总共完成9轮融资,总融资量超过3亿美金。

正是因为这种融资速度与融资规模,智东西才将其称之为表演期,着实精彩,而台下一众吃瓜群众当然也是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想想张向东那句“融资比我市值都高”吧,许多人不再是蠢蠢欲动而是开始行动了——共享单车进入到了爆发期。

除去刚才已经在表演期露过面的优拜单车与小鸣单车。

10月20日Joybike悠悠单车出现在媒体报道之中,宣称将与飞鸽自行车一同入局。10月27日,CCbike正式发布了一代共享单车,采用有桩+无桩的运营模式。

10月底,小鸣单车在上海与广州上线。与此同时,由厦门95后大学生团队创办的由你单车则出现在了人民大学的校园之内。

11月3日,阿里系团队骑呗单车拉上芝麻信用宣布进入杭州运营。同一日,由爱代驾创始人杨磊创办的Hellobike也正是在苏州上线。11月10日,成都本土品牌一步单车出现在成都街头。11月17日,公共自行车服务公司深圳凡骑绿畅旗下共享单车Funbike在深圳投放。11月22日,野兽骑行旗下共享单车小蓝单车也在深圳上线。11月24日,国内最大的公共自行车服务商永安行携手芝麻信用进军成都…

下附共享单车大事图表。

\

贴身肉搏

11月17日,ofo在北京751召开城市战略发布会。但是在发布会的前一天,朋友圈却出现了一组跟摩拜和ofo有关的照片。照片显示,有大量摩拜单车停放在751入口处附近,并且还有成排的摩拜单车围堵ofo单车的场面。

\

斗争不只发生在北京,这一次 “受害者”成了摩拜单车。

11月20日,就在小蓝单车宣布进军深圳的前两日,摩拜单车深圳的微博也放出了一组照片,照片显示有人正在往一些摩拜单车的车把上悬挂传单,而传单的内容则正是小蓝单车。

\

在第二起事件中,摩拜单车的CEO王晓峰在微博上称已报警,而小蓝单车则以“有人用专业工具破坏,又自行导演闹剧”作为回应。

商场如战场,且不论是每一起事件是谁先下手,又或是出于何种目的下手,无可避免的事实就是竞争已然加剧,现在到了贴身肉搏的阶段。

共享单车为的是解决短途出行问题,看似全天下都需要。其实不然,中国13亿人口中有9亿仍为农业人口,大部分人仍生活在农村与三四五六线城市。这些区域仍处于经济发展期,人们正在用电动车、摩托车和汽车取代自行车等交通工具。与此同时,这些地方外来人口较少,城市规模不大且管理不算严格,自行拥有一辆自行车来解决短途交通并不会面临管理、停放等使用不便的难题。

说白了就是共享单车的主战场就是在经济发达的一二线城市。

这些大型城市人口动辄千万以上,且交通拥堵,停车困难,公共交通出行需求巨大,仅北京地铁每日就运送乘客达2000万人次。使用公共交通又存在着大量从家到地铁站、从地铁站到公司的接驳出行需求。

传统使用自有自行车或是电动车的接驳交通方式存在管理问题而且还面临着只能解决一端或是充电问题,不需要管理的共享单车成了最佳的解决方案。

所以在各家共享单车公司纷纷上线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了北上广深几乎成了兵家的必争之地,而成都、杭州、苏州、常州、宁波等发达二线城市也成了热门区域。

城市争夺战
下面是智东西搜集整理的共享单车城市运营图表。

\

从上表可以看出,在投放城市与投放量上,摩拜与ofo明显处于第一梯队。

摩拜覆盖了北上广深、成都、宁波共六城,而ofo则在主要的北上广深四座一线城市完成了布局。不过从投放量上来看,ofo处于优势,其在城市以及覆盖22所城市200多所高校里累计投放了16万量单车,并且声称将在年内连接100万量单车。虽然摩拜单车在投放总量上处于劣势,但是其投放的车辆主要集中在六座城市,单一城市的投放密度并不一定低于遍地开花的ofo。

深圳市前一段召开了网约单车座谈会,政府部门公布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深圳市目前共有五家企业企业总共投放了6万多辆单车,其中摩拜3万辆、ofo与小蓝单车各一万多辆,小鸣单车3000辆,Funbike为数百辆。摩拜单车在深圳的投放量确实位居第一。

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在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下一步的投放计划将会是每座城市10万辆。

处于第二梯队的是小鸣单车与小蓝单车。

小鸣单车的扩张速度比较快,其在10月底悄然在上海与广州上线,并于11月又进入了乌镇与深圳,拿下四城。而小蓝单车则在投放量上处于优势,其与小鸣单车几乎同时进军深圳市场,但是根据深圳政府提供的数据,其在深圳已经完成了1.5万辆单车的投放,而小鸣单车则为3000辆。

\

第三梯队的成员包括一步单车、Hellobike、骑呗单车和永安行四家公司。

其中成都本土公司一步单车在现阶段选择了专心经营自己主场的策略,自11月10日上线以来,其已经在成都街头投放了1万辆单车,并且计划未来在成都完成5万辆。

Hellobike虽然总投放量约为数千台,但是其选择的策略则是率先拿下江浙沪的二线城市,11月3日,该公司在苏州开始运营并于11月16日又先摩拜一步进入宁波。

\
杭州据称是国内公共自行车最发达的城市,而且还盘踞着阿里巴巴这个巨头,因此还没有看到有哪家公司在打杭州的主义,这对杭州本土企业,且是阿里系团队的骑呗单车来说是一个发展机会。11月3日,该公司第一个拉上芝麻信用一起入局单车市场,目前在杭州投放了2000辆单车。

永安行称的上市国内公共自行车行业的老大,该公司从2010年开始涉足公共自行车业务,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29个省市的210个城市的公共自行车项目,运营80万辆有桩单车,拥有1600万线下会员,2016年服务总人次达6.8亿。

虽然该公司刚于11月底进入成都试运营,但是得益于210座城市的运营团队和运营经验,永安算的上是一匹黑马,也有可能在未来直接跨入一线队伍。

\

除了前三个梯队,剩下的公司目前仍处于研发或者是测试阶段,不管是投放量还是投放城市均比较少,暂时归为测试梯队,关于其未来的表示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从城市分布来看,共享单车的主战场主要集中在长三角与珠三角的一二线发达城市,以及北京、成都等内陆一二线城市。从玩家数与投放量来看,北上广深成这五座城市目前已经非常拥挤,且由于地位重要,也成了各家的重点关照区域,单车数量也非常之多,以至于深圳交通委不得不开了两次会约谈各企业要求进行规范停放。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五座城市的居民已经习惯了之前的品牌并交纳了押金,那些还在测试或是还准备入局的玩家想要在这五城虎口夺食的难度相当之高!

另外,也有公司会说进入某一城市的时候会用更高的投放密度来与先行者竞争,但是从上表我们也能明显的看到,其实后进来者的投放也都是逐步进行的,以深圳为例,我们并没有看到有哪一家公司是瞬间超过了摩拜单车的投放量,想要靠密度取胜并不如说着那么容易。

最后,智东西也汇总了一张各大公司的投放计划表。

\

从上表可以看出,除了CCbike低调地表示将在南京、常州各投放5000台单车之外,其他公司都是以万辆来计算。

而ofo则是开启了百万级投放的新说法,在其11月17日的城市战略发布会上戴威就直接表示年内要 “连接”100万辆单车,虽然连接不一定都是自有车辆,但以ofo目前的投放情况来看,大部分还都是自有的单车。

此外,还有三位百万级的大哥,小鸣、优拜与快兔分别表示,在2017年要实现400万辆、280万辆以及100万辆的投放。

关于投放计划,我只想说一句,离2016年结束只剩下半个月了。

20+投资机构,数亿美金的军火

共享单车的城市争夺战依然打响,到了贴身肉搏的阶段。不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是需要弹药的,而共享单车的弹药则就是20多家投资机构和投资人数亿美金的真金白银。

智东西为此汇总了一张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表,跟大家一起来看看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情况。

\

在智东西统计的17家共享单车公司中,有8家公司公开宣布获得过融资。不过只有摩拜与ofo完成了C轮融资,除去宣称完成了B轮融资的小鸣单车之外,其他公司都处于A轮前后的阶段。

在融资量上,摩拜与ofo继续以上亿美金领跑,第二梯队的优拜单车、一步单车和小鸣单车均达到了2亿元人民币的水平,而其他玩家的融资量都较低。

此外,小蓝单车目前正在洽谈A轮融资,虽然还没有获得融资,但是该公司在单车的投放量上并不算少,公开资料显示其在深圳与广州已经投放了2.3万辆单车,按照每辆单车500元成本计算,其总投入已经达到了1150万元。

在投资方上,可以看到国内比较活跃的互联网圈投资机构,像是红杉、高瓴、金沙江、经纬、启明、真格、创新工场、顺为、小米、中信产业基金、贝塔斯曼、纪源资本都已进场,但是除了腾讯、滴滴外我们还没有看到其他互联网巨头布局共享单车。

值得一提的是愉悦资本与贝塔斯曼,这两家机构在赛道上都选择了两支队伍同时竞赛——摩拜与Hellobike,Hellobike由代驾020平台爱代驾创始人杨磊所办,之前在出行领域的不错创业经历或是Hellobike能够获得愉悦、贝塔斯曼及纪源资本认可的重要原因。

共享单车抢夺城市的战斗足够精彩。资本方抢夺项目的故事也并不落后。

一场资本

“抢疯了!”熊猫资本的合伙人李论在摩拜与ofo各自公布完C轮融资的时候这样回忆道。

不过这场资本故事还是起源于摩拜进军北京。

2015年12月,Uber上海区总经理王晓峰离职,加入摩拜团队。2016年4月,摩拜单车在上海上线,与王晓峰之前就曾相识的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得知其加入了摩拜单车之后,马上就与他取得了联系,王晓峰直接告诉熊猫资本说正在寻求B轮融资,在现场试过摩拜单车之后,李论觉得这事儿靠谱,融资进展顺利。

那时的摩拜正酝酿着回到自己诞生的地方——北京,2016年8月15日晚上,苏B牌照的货车把数百辆摩拜放在了中关村附近,摩拜随后也向外公布自己数千万美金的B轮融资。

ofo慌了!自己是全球第一个无桩共享单车公司。虽然一直在高校里运营,但毕竟也是在北京,现在竟然被别人抢险进到了北京城,并且还带着数千万美金的粮草。

那时的ofo刚刚于8月2日完成了真格基金与天使投资人王刚的1000万元A+轮融资,即使算上之前的所有融资,也不抵摩拜本轮的数千万美金。

于是,在投资人的引荐下,经纬中国于8月底进入,ofo也转变成了美元结构,拿到了数千万美金的B轮融资。摩拜单车当然不甘示弱,8月30日宣布获得祥峰投资与创新工场的B+轮融资,又是数千万美金。

战火开始蔓延!ofo这下必须要走出校门与更大的目标了,也需要更大体量的投资人。由于王刚、金沙江、经纬都曾是滴滴的投资方,戴威见到了程维与柳青,9月26日滴滴入局——给ofo带来数千万美金战略投资。

“拼车,代驾战场均在90天结束战投,单车共享不会例外!”这是9月26日滴滴入局后,金沙江合伙人朱啸虎发布的一则朋友圈。

如果说之前是双方各自在进行军备竞赛的话,那么现在就是ofo,至少是ofo投资人这边开始主动进攻了。

摩拜单车同样以投资人来回应。熊猫资本公众号则直接发了一条消息表示,“如果90天内ofo真能超过摩拜,熊猫君愿意光着自己的大屁股骑ofo自行车绕北京国贸一圈,并发朋友圈认输”。

当然,熊猫资本之所以敢说裸骑,背后还有有底气的。

一直坐在圈外吃瓜的两个资本圈大哥看不下去了。9月30日,摩拜方面宣布获得红杉中国和高瓴资本的C轮融资,金额1亿美元。

双方再次势均力敌,不过势均力敌最蛋疼,还得继续打。

据媒体报道,顺为资本的合伙人程天早在2016年5月就与戴威进行过接触。在顺为的办公室里,戴威也见到了雷军。雷军问他单车共享市场能够做到多大的规模,而戴威的答案也跟之前一样——中国有3亿潜在的短途需求。

同样是骑行爱好者,且刚刚购置了一辆Trek Pro Caliber SL的雷军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后面的故事就是2016年10月10日公布的那样,小米、顺为资本、Coatue、中信产业基金等资本方共同为ofo注入1.3亿美元投资。

有了这么多资本方入局,后续的战火自然更容易烧起来。

10月13日,摩拜宣布完成未知金额的C+轮投资,除了之前的红杉、高瓴外,腾讯、华平、美团创始人王兴、启明创投、贝塔斯曼也加入战局。

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Helen)向媒体表示,在愉悦资本于今年4月份投了摩拜后就有朋友给她介绍摩拜。而到了七八月份,不仅是投资圈的人在谈论共享单车,连她的河狸家美容师都说起了摩拜。

很明显,摩拜可能是下一个明星创业项目,在8月份摩拜完成B+轮之后,启明就一直密切关注摩拜。10月13日,在看到摩拜的运营数据与用户反馈之后,启明入局摩拜的C+轮。

“抢疯了!”在提及当时的融资大战之时,李论这样向媒体说道。

据报道,在摩拜C轮的时候熊猫本资本来想多跟一些,但是已经没有额度被抢完了,而有一家投资机构在将账目算清楚后再找到摩拜想要投资的时候,C轮已经基本谈完了。

欢迎共享单车的地方政府

11月25日及26日,如果你在成都市天府新区华阳街道附近打开了摩拜单车APP,你会在地图上看到一大推的摩拜单车图标挤在华文巷里。

这不是什么城市繁华地带,而是成都市华阳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所在地。华阳城管的执法人用用了两天的时间,调动了整个城管办三分之一的人力,把包括摩拜、一步单车、永安行三家公司共计约200辆单车搬到了这里,理由跟之前在北京上海发生的类似事件一样——占道经营,影响市容。

 

共享单车是一盘大棋,不仅包括共享单车公司与投资方,还包括有政府与自行车厂等方力量。

对于政府来说,一两台共享单车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但是按着各家共享单车公司动辄几十万的投放量来看,这些单车在城市的摆放、使用、以及用户随意停放问题确实也令政府头疼。不过幸运的是我们还是看到了成都政府积极支持共享单车的态度。

11月26日下午,华阳区城管与上述三家企业 “握手言和”,三家公司领回了自己的单车。

11月27日,成都市政府办秘书长、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张正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新兴的共享单车既不能简单说NO,也不能纵容不管,成都政府已经要求城管与交通部门抓紧研究如何规范管理和有序运营。

不过这种政策风险未来将会继续存在,而共享单车企业则以牵手地方政府的办法来解决。

10月19日,摩拜在上海发布Lite版单车,同时宣布与宝山区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宝山区副区长夏雨也到现场为摩拜站台。

10月27日,在广州发布会上,摩拜又与广州海珠区政府副区长陈建彬签署了战略合作被网络,共同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11月16日Hellobike进军宁波,宁波国家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周坚巍到场站台,并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

12月8日,ofo正式宣布进军广州,海珠区工商信局副局长易凯到场与ofo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可以预见的是,与当地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共同促进交通产业发展将会是共享单车企业进军每一座城市的标准动作,而政府部门对于共享单车显然也是一种欢迎心态。一方面中央政府强制要求地方政府需要设立公共自行车交通系统,但是公共自行车系统在办卡、支付、取车还车等环节都存在弊端,实际使用效率并不高,这成了许多地方政府的一块心头病,而共享单车的进入不仅能够帮助地方政府在零投入的情况下解决公共自行车的问题,未来还能带来一定的税收——实在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打不过敌人就变成敌人

“大厂一年生产数百万辆,中小型厂商也就是几万几十万的规模。”一位自行车行业内人士这样告诉智东西, “一方面共享单车在抢占自行车的市场,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在创造市场。”

一方面,自行车市场正在萎缩。另一方面共享单车动车几十万的投放计划带来了大量订单。不接单会逐渐倒闭,而接单又等于再培养敌人,最后市场全被共享单车抢走。

所以用痛并快乐者来形容自行车产业或许比较贴合。

即然不能打到敌人,那就变成敌人——一些自行车厂开始改变。

上海永久自行车通过其母公司中路集团投资了优拜单车,或是说变成优拜单车的一部分,通过共享单车继续把自己在自行车领域的利用起来。

\

飞鸽自行车则与Joybike和快兔出行走在了一起,Joybike和快兔都与飞鸽一同研发并生产共享单车。

但是与共享单车离的最近的还是要数公共自行车企业了。中央政府曾要求地方政府要积极发展公共自行车事业,因此业兴起了一众提供公共自行车服务的公司,包括投资优拜的中路集团以及永安行。

中路集团自2010年开始涉及公共自行车领域,先后在上海、成都、重庆、北京、南通、深圳等多个城市运营,累计投放了约30万辆单车,仅上海地区就拥有1000+网点。

“中路集团既拥有永久自行车这样的生产能力,又在公共自行车领域深耕多年,所以当单车共享逐渐变热以后,他们就非常渴望进入到这个领域。但是他们还需要一支懂互联网、懂线上线下推广的团队来共同协作。”在优拜单车CEO余熠看来,中路资本与优拜的合作是一种水到渠成而又优势互补的关系。

在使用永久自行车的单车研发与生产能力之外,优拜还将在自己的APP上接入中路集团旗下那30万辆共享单车,增加车辆投放密度。

而原本就是国内最大的公共自行车租赁公司的永安行则直接自己做起了无桩共享单车的项目,并于11月24日开始在成都运营,并且其还能实现了一个APP同时接入有桩和无桩单车。

此外,在上述17个玩家中,骑呗单车、Joybike、CCbike、齐齐出行四家的创始人也都出身自公共自行车行业。

躁动的自行车行业

通过公开的媒体报道能够能够搜集到17家公司正在运营共享单车,但是通过跟一些业内人士交流后,智东西发现有更多的自行车企业在对共享单车虎视眈眈。

“做了这么久智能自行车,最后的爆发却在共享单车上面了。他们(共享单车公司)的研发能力其实并不强,只是碰巧预见的风口。”一位智能自行车研发公司CEO这样向智东西说道,从他的言语中明显能感受到两种情绪,——不甘和羡慕,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觉得不能再等了。”

在11月中旬刚刚跟智东西聊过之后,这位CEO已经开始奔波于全国一些主要城市与自行车厂商之间,一方面是洽谈产能,另一方面则是去考察市场情况。

前一阵刚完成1.5亿元B轮融资的轻客公司CEO陈腾蛟则说的更加具体, “每天都有自行车厂找上门来,希望跟我们一起做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公司)那么大的融资额,几乎是家跟自行车有关的公司都想进来。”上述即将转型共享单车领域的CEO最后补充道。

除了听闻之外,我在前几日还看到一则非常有意思的朋友圈,某传统电动自行车公司的一位中层工作人员贴了一张图片,内容是真格基金的自动回复,大意是我们收到了你的BP,稍后会给与回复。

出于好奇,笔者询问了这名中层的创业方向,结果竟然也是共享单车而非电动自行车领域。

共享单车的巨大吸引力可见一斑。

11月17日,ofo召开城市战略发布会,正式公布了城市战略。ofo进入城市并不新鲜,新鲜的是智能自行车公司700bike的创始人/CEO张向东也到场站台。

\

“同样是清华的学生,我的第一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市值才一个多亿美金。”没有祝贺也没有客套,素来直爽的张向东上台后竟然以一句自嘲开场, “而戴威(ofo)仅是融资就融了一个多亿美金。”

当然,这里的自嘲有两个意思。一个确实是羡慕略带小小的嫉妒一下ofo的巨额融资,另一个也反映出了智能自行车行业的风口确实还没起来,需要抱上共享单车的大腿。

随后没多久,网络就曝出了疑似700bike与ofo联合研发的共享单车谍照。

另一边,就在智东西与上述两位CEO聊完后没几天的11月22日,野兽骑行在广州召开发布会,推出共享单车品牌小蓝单车,一期在广州投放了8000辆小蓝车。

 

而颇有意思的则是该公司刚刚在9月底召开了媒体交流会,发布了两款新型运动自行车。不过很明显,运动自行车虽然跑的快,但是终不及共享单车的量大——就在小蓝单车在广州上线的前几天,野兽骑行又获得了1.5亿元B轮融资。

结语:会有下一个滴滴吗?

由于进入门槛并不高,共享单车明显是资源驱动和资本驱动的模式,ofo投资人朱啸虎在9月26日提出的90天分胜负战书已快到期,明显胜负仍未分出。在全国特别是北方进入冬季后,普通用户的单车使用热情也在降低,所以现在应该算是共享单车的冷战期,冷战过后,将是一场鏖战。

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与ofo新任COO张严琪之前都表示,单车大战在2016年才刚刚开始,2017年三四月份才是真正的决战期。在上述投放计划表里,我们也看到小鸣单车、优拜单车抛出的400万辆、280万辆单车的投放计划,而其他玩家也都摩拳擦掌准备在2017年大干一番!

谁会成为鏖战后最后的胜者,资本的弹药还将添油加火,最后是否会有下一个滴滴的诞生,我们不妨从最后资本入局的总量来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