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乐视还能走多远?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李丽红 关键字:乐视,贾跃亭,孙宏斌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造化弄人”。这其中的“造化”迷信一点说就是命运,人们经常用这句话表达自己的感慨。
 
而如果把这句话放到互联网企业当中来,乐视恐怕最想发出这样感慨的企业。
 
因为,命运好像总是特别偏爱捉弄乐视。
 
去年11月的资金链风波刚刚平息下来,周航的一则乐视挪用易道13亿资金的声明又将乐视推到了风暴中心。
 
正可谓是命途多舛,祸不单行。从不断传来的负面消息中,乐视早已跌下神坛,深陷在海水与火焰之中。
 
然而,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视频网站到如今世人皆知的乐视生态帝国;从股价一度飙涨,创造了半年时间股价涨幅535%的神话,到如今遭遇资金危机、股价暴跌成为众矢之的,我们不禁要问,乐视到底怎么了?乐视的生态梦到底还能走多远?
 
缘起钱荒
 
众所周知,乐视很缺钱。但到底有多缺,没有人知道。总之,非常非常缺。
 
2016年11月乐视爆发了资金链断裂危机,其股票一度停牌了一个月有余。直到融创中国孙宏斌等投下168亿元,乐视的这场资金风波才勉强算是告一段落。
 
然而,风波并未就此平息,关于乐视的负面消息接踵而来。
 
乐视手机供应商讨债;乐视体育相继丢掉中超和亚冠版权;乐视卖地求生;乐视裁员、高层离职和变动等等,所有的消息都指向一个事儿,那就是:乐视太缺钱了!
 
那么乐视到底有多缺钱呢?根据乐视对外公布的数据,我们可以大体估测一下。
 
贾跃亭曾不止一次对外强调,人们需要将乐视的七大生态分割开来看。但至今为止,在大多数人眼中,依然很难将乐视的各大业务独立分开来看,更别说分清各乐视大子生态之间的关系。
 
这同时也导致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乐视非上市业务板块如乐视体育、手机、汽车等的负面传闻,密切影响着乐视上市公司的股价。按道理来说,上市公司的股价体现的应该是上市体系的发展状况。然而这一“道理”,放到乐视这边却完全“失灵”了。
 
目前,整个乐视体系主要可分为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其中,上市体系包括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乐视云等,乐视影业目前也正在注入到上市体系当中去。而乐视的非上市体系则包括乐视汽车、乐视手机以及乐视体育等。
 
首先看看上市体系这边的状态。近日,乐视网发布了2016年年度报告。年报显示,乐视网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219.5亿元,同比增长68.6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5亿元,同比下降3.19%。由于战略节奏和策略上的主动调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出现小幅下滑。
 
另外根据一季报披露,乐视网在2017年前三个月实现营收49.22亿元,同比增长6.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增长8.76%。在市场和舆论环境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乐视还依然能够实现盈利已是非常不易。


\
 
分析不难看出,乐视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是很健康的。事实上,乐视真正缺钱的,是乐视非上市体系。
 
资金缺口最为严重的是乐视手机。据乐视官方宣布,截至2016年底,乐视手机出货量已达2000万台。不得不说,2015年才杀进智能手机这片红海的乐视超级手机实在是智能手机领域的一匹黑马。然而,这个傲人的数字背后,其实是一场由疯狂且盲目烧钱补贴带来的巨亏黑洞。
 
按照硬件负利定价原则,乐视手机每卖一台,光硬件成本平均亏损可达200元。据乐视内部人士透露,加上管理、渠道、运营等其它成本,乐视手机每台平均亏损可达1000元。由此可以算出,乐视做超级手机短短两年,净亏损或达200亿元。但乐视超级手机却只在2015年拿到5.3亿美元融资。对于这个200亿亏损的大窟窿来说,这点资金可谓是杯水车薪。
 
同样杯水车薪的还有乐视汽车的融资。去年919晚会上,贾跃亭正式对外宣布乐视汽车获得首轮10.8亿(约合73亿元人民币)美元融资。但在造车这样一个浩大工程面前,这个数字显得渺小不堪。据一位熟悉造车行业的人士介绍,一个新能源汽车项目从立项到落地总计投入需要近2000亿。由此可见乐视造车需要的资金之大,而目前,据了解,贾跃亭投入到汽车领域的资金已近200亿元,后续还需要巨额的资金补入才能保持运转。
 
另外,乐视体育在前期经历了各种“大跃进式”的买赛事版权和高薪挖人之后,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购买版权本无可厚非,但是乐视体育花费重金购买的很多赛事版权在国内并不主流,受众并不多。此外,体育赛事在在线下运营上面的开支依然是非常庞大的,再者国内体育市场并未成熟,体育盈利模式单一,用户也并未养成付费看赛的习惯,导致乐视体育一直处于持续亏损状态。虽然具体的亏损金额未知,但可以肯定数目不会小。
 
所以综合下来,不难看出,乐视非上市体系下各项目的生存状况,均面临着巨大资金缺口。在这一路的“蒙眼狂奔”的过程中,乐视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以致出现如今这般严重的资金链危机。
 
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
 
乐视模式有没有问题
 
然而说来说去,依然是资金的问题。但更多的人将矛头对准了乐视模式,甚至称其为“庞氏骗局”、“下一个德隆”等。那么,乐视模式果真是一个骗局吗?
 
关于乐视模式,笔者已写过数篇文章提到过。另外,地歌网CEO余德也写过《余德┃异类和回声:对乐视和贾跃亭的一些观点》,深度解析乐视模式。在此不再赘述。
 
对于乐视模式,笔者依然持肯定态度。乐视模式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巨大创新。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禁得住多大诋毁,就承受得起多大赞美。乐视眼下所面临的质疑,也许是其作为一个新模式开拓者必经的历程。
 
2017年1月中旬,身陷资金链危机的乐视迎来了“救视主”孙宏斌的150亿巨额融资。在发布会上,孙宏斌表示,“乐视战略、团队都没问题,就是缺钱。缺钱那就好办了。”
 
这位贾跃亭的山西老乡丝毫也不掩饰自己对乐视的看好。“乐视是一个了不起的公司。”
他在一个内部讲话中这样说道,“我们投乐视肯定没问题,大家放心吧”。
 
了解孙宏斌的人大概都知道其背景。他曾是一代教父联想柳传志最为得意的弟子之一。外界评价其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如此看好乐视并且出手就是150亿重金,孙宏斌到底看中了乐视什么?
 
在商言商。孙宏斌是个商人,投资乐视看中的是回报。然而这个投资回报来一定意义上其实来源于对乐视发展前景的看好。
 
但乐视的生态理想很完美,现实却很骨感。现实中的乐视生态,确实存在着非常多的问题。
 
孙宏斌也曾公开谈过乐视存在很多问题,例如公司扩张太快,企业资源以及管理方面跟不上节奏等等。前两年大跃进式的扩张和发展,造就了今天乐视的危机与困境。但乐视模式依然有着强大生命力和感召力。
 
“即使乐视模式失败了,贾跃亭也是英雄。未来,一定会有前仆后继的人重新去复制和传承乐视模式。”一位资深互联网行业分析人士曾对笔者这样说到。
 
除了缺钱,乐视还缺什么?
 
凡事知易行难,再伟大的战略都需要落地执行。乐视除了资金方面存在巨大缺口,乐视在企业管理和人才方面依然有着很大欠缺。说得直白一点,乐视还缺与乐视生态模式配套的生态型组织和人才。
 
在乐视再次遭遇危机之时,其曾经的二股东鑫根资本合伙人曾强挺身而出,为乐视和贾跃亭站出来说话:
 
“现在是最需要乐视全体创业者、管理团队及投资者齐心协力渡过难关的时候。”乐视离不开贾跃亭,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曾强表示。
 
贾跃亭是乐视的灵魂人物,是乐视梦想的缔造者。然而,乐视的梦想,无法依靠贾跃亭一个人去实现。他需要与他一起并肩,追逐梦想的团队。

 \
 
然而,近期不断有高管从乐视离职的消息多少令人有些担忧。
 
2016年12月7日,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离职;2017年2月21日,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离职;3月20日,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离职;3月23日,乐视体育COO于航离职;4月21日,乐视控股CFO吴辉确认已于年前离职等等。
 
愿意像贾跃亭这样赌一个未来的人,太少了。
 
“只有被99%的人嘲笑的梦想,才有资格谈那1%的成功。”
 
贾跃亭想着,只要有梦想,只要有模式和战略,总有人会为其买单。然而现实并非如此。
 
乐视在2014年和2015年有过最为辉煌的时刻。2014年底,乐视网股价开始疯涨,从2014年12月23日低谷时的28.2元,上涨至2015年5月12日的最高点179.03元,上涨幅度高达535%。外界一片吹捧。
 
2015年,就单单影业方面,乐视网也可谓收获了大丰收。当年最火的三影视剧《芈月传》、《甄嬛传》以及《太子妃升职记》皆出自乐视或其旗下影视公司。乐视可谓赚的盆满钵满。这一年,乐视电视的销量也有突破性增长。
 
对于乐视来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整个2016年,乐视在影视作品上基本无突出作品,被寄予厚望的《长城》也告败。
 
就如同曾强所说,现在是最需要乐视全体创业者、管理团队及投资者齐心协力渡过难关的时候。乐视太需要理解并且跟随乐视一同前进的人了。
 
目前,经历了诸多风波之后的乐视,组织和管理团队正在大幅调整。阿木接管了乐视移动,传闻梁军将担任乐视网总裁等等,这些人都为乐视的发展贡献过巨大力量,都是贾跃亭的左膀右臂。
 
再加上孙宏斌个人以及资本的加持,乐视的生态梦想可否成真?
 
老实说,这仍然还是未知数。
 
但笔者突然想起罗胖曾经评价罗永浩做锤子手机的一段话,大意是这样的:
 
“所有人都觉得锤子手机应该去死,应该倒闭。就算你说的对,那又怎样呢。你毁掉了一个商业神话,你的人生什么也没获得。你说对了无非证明你有一个否定思维,你可以预测失败,但这对你人生的成功毫无用处。”
 
对于乐视,对于这份创新、坚持与执着,我们是不是应该多一些期待、耐心和包容呢?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