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刘军“归去来兮”:一进一出,联想高层“微妙变数”何在
本文来源于: 无冕财经 作者:韩江雪 关键字:刘军,联想,杨元庆

曾经的“联想二号人物”刘军回归,一进一出间,联想高层“风云”再起。

5月16日,杨元庆发内部信宣布刘军重回联想,担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领导中国平台及中国区个人电脑及智能设备业务。当天,刘军用“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一定全力以赴”表明自己的决心。此时,距离刘军离开联想已经23个月。

 

他在联想手机业务遭遇滑铁卢之时离开,在此后的近两年时间里,他推拒了与手机相关的工作机会,成为“卖酒公司和刷墙公司的董事长”。对于联想而言,电脑业务危机四伏,手机业务也毫无起色,管理层数度调整,有媒体甚至用“帝国迟暮”来形容联想的窘境。

 

曾被杨元庆称为“用榔头都敲不醒”的刘军,其实在去年就已经传出其将回归联想的风声,进出之间,刘军与联想之间有怎样的牵绊?此番高调回归,又会给联想带来什么?

 

一直为回归努力

 

刘军走得很突然,走后依然恋恋不舍。

 

2015年6月,在联想的一次重大人事调整中,时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总裁以及摩托罗拉管理委员会主席的刘军突然离职。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当年的5月27日,刘军还在移动业务集团内部开了销售大会。5月28日,在联想的Tech World大会上,他还意气风发地发布了新的手机产品。甚至在进行人事调整的当天,刘军的下属还在为他准备汇报用的PPT。

 

业界传言,被很多人视为联想“储君”和“第三代接班人”的刘军与杨元庆不合。但《经济观察报》记者在《联想为什么要撤掉“储君”刘军?》一文里提及,5月29日杨元庆还多次表示,当时刘军领导的移动业务集团会在2015年有所突破。

 

\

▲ 刘军1993年进入联想后,曾经历起起落落。

 

根据媒体当时的报道,杨元庆对刘军领导的移动业务团队不满,他曾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批评说在过去两年里,移动业务的业绩跟预算有差距,他说:“我去年跟你们说了几次,要醒一醒,你们拿榔头敲都敲不醒,太慢了,在错失机会。”

 

2015年,刘军负责的联想手机业务在中国受到重挫。据自媒体徐谌辉爆料,因为那时刘军立了个军令状,他没有完成,所以不得不离职。

 

1993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即加入联想的刘军,对这家他效力了22年的企业有着深深的眷恋。2015年9月30日,刘军用杨慎的《临江仙》表达内心的无力,其微博写道:“今天将离开我钟爱的联想,感慨万千。”从那以后,刘军的微博认证一直是“联想刘军”,从出走到正式回归的23个月,从未变过。

 

即使离开,刘军也依然挂念着联想。“他先是休息了4个月,几乎什么都不干,清空过去22年工作攒下的疲惫。”自媒体《首席人物观》这样描述刘军离开后的状态,“他拒绝了所有跟手机相关的工作邀请,尽管很多offer给的title很诱人。”

 

刚离开联想的半年时间,刘军近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直到2016年1月出任肆拾玖坊董事长。3个月后,刘军又相继成为村村乐董事长和喵咚家名誉董事长。肆拾玖坊和村村乐都是前联想员工创办的互联网+品牌,前者是面向中产阶级的电商品牌,后者是农村社交平台,喵咚家则是互联网家装公司,都与刘军之前摸爬滚打的PC和手机行业没什么关联,业内笑称“联想的高管跑到卖酒公司和农村刷墙公司当董事长”。

 

\

▲ 刘军为肆拾玖坊站台。

 

其实,刘军真正投入心力的,还是谋求回归联想。他与柳传志等联想高层频繁来往,比如参加柳传志生日宴聚会,中秋节日喀则秀哈苏拍摄的月亮照片等。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去年年底,在与一位联想前高层的采访中,对方曾透露刘军正与联想集团密切接触,并且有望在今年重新回归。”

 

早在2016年9月,柳传志与刘军、杨元庆三人一起爬峨眉山时,便透露出希望刘军回归的想法。即便刘军因未完成目标出走,他还是柳传志心中“非常全面的领导人”,依然是柳特别珍视、曾差点为他的离开落泪的人才。

 

柳传志曾在2009年复出的控股年会上说:“联想不需要职业经理人,有些人注定不会成为联想的核心高管,我们需要一个有主人翁精神的人。有一个人,是主人翁精神的模范,谁呢,刘军。”

 

互联网学者刘兴亮曾在文章中透露:“刘军的回归,是杨元庆亲自去谈的,谈了好几轮。”

 

\

▲ 2013年,刘军(右一)与杨元庆(右二)一起出席YOGA平板电脑发布会。

 

5月16日,刘军终于高调回归。“第一天回联想上班,既熟悉又新鲜,受到了同事们的热烈欢迎并收获了无数的祝福鼓励。”他在微信朋友圈描述回归首日的感受,“感动和感激之余,有激动也有压力。好在已经长大了,知道饭要一口一口吃,复杂的问题要一个一个的解。”

 

复杂的挑战

 

随着刘军回归,陈旭东将于本月底离开。虽然杨元庆没有在内部信中提及,但据《界面》报道称,陈旭东已经证实离职消息。

 

陈旭东2015年接替刘军,开始负责移动业务,在2016年11月被联想原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乔健接管,此后近半年里,他在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全球服务业务负责人的位置上过渡,最终离开。

 

\

▲联想集团业务主要分为四大板块,中国区业务最新调整为两块,由无冕财经根据公开报道整理

 

5月16日的内部信还公布了对原联想中国区总裁童夫尧的新任命——担任联想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负责数据中心中国的端到端业务,以及全球超大规模数据业务中心。至此,联想中国区重组启动了刘军、童夫尧双总裁制度。

 

深受柳传志器重的刘军似乎带着拯救联想PC业务的使命归来,但救世主的故事能否顺利书写还得打个问号。

 

刘军回归的背景是乔健接管的联想移动业务尚未拨云见月,联想赖以为生的PC业务又出现危机。据市场调研公司IDC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联想PC业务被惠普赶超,痛失老大的位置,惠普全球市场份额达到21.8%,联想则为20.4%,同时联想PC业务净利润同比下滑67%。

 

在联想PC业务被赶超的情况下,全球PC市场也不景气,按照咨询公司Gartner的数据,已经连续八个季度下滑。刘军面临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

▲ 去年第四季度全球服务器供应商收入统计,数据来自Gartner。

 

此外,曾深受柳传志器重的刘军,与杨元庆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再加上联想如今的双总裁制度,刘军面临的挑战可能不止一个。

 

今年3月,腾讯科技在《业绩下滑、战略迷失、变革受阻,什么导致了联想“失去的五年”?》一文中援引多位联想高管以及联想手机人士的说法称,联想手机的问题出在刘军的战略眼光、管理风格以及他与杨元庆的关系等方面,文章还提到:“冯幸与杨元庆关系很好,刘军又在‘储君’位置上如履薄冰,不敢轻易做出重大决定”。

 

柳传志在2009年复出的控股年会上公开表达对刘军的赞赏后,坊间盛传刘军是被柳传志选定的第三代接班人。2013年1月,杨元庆宣布联想拆分成Lenovo业务集团和Think业务集团,前者包含联想电脑和原移动业务,由刘军负责,刘军由此成为联想的二号人物。

 

2013年《财经国家周刊》的一篇报道称:“目前董事局主席、CEO一肩挑的杨元庆,可能在未来数年内退任董事局主席掌控战略大局,由刘军接任CEO来负责企业的事务工作,两人搭班形成联想集团新的权力中心。”但这种说法随即遭到杨元庆否认:“我现在还不到退休的年龄。我将长期领导联想。”

 

更早些时候,据雷锋网报道,担任联想台式电脑事业部总经理的刘军,“当着杨元庆的面,他敢跟负责制造的总经理拍桌子,气得杨元庆转身就走。”

 

如今,在联想PC业务面临危机的关头,此次回归,刘军能处理好与杨元庆的关系吗?拯救联想PC业务的行动,能获得多少支持?


(原文标题:刘军“归去来兮”:一进一出间,联想高层“微妙的变数”何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