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我爱二次元》冰火两重天:腾讯和B站播放量为何相差1000倍
本文来源于:数娱梦工厂 作者:夏清逸 关键字:二次元,腾讯,B站

尽管二次元网综在过去两年击落了一地“炮灰”,但在资本和视频平台的推动下,还是有公司前赴后继,希望在这个领域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5月23日,由腾讯视频与络水传媒联合出品的一档二次元达人秀节目《我爱二次元》在腾讯视频首播,首播当日的点击量就突破了2000万。



这是出品方也没有想到的数据。毕竟在一年前,当络水传媒决定制作一档主打二次元的综艺节目,并拿着节目方案找到腾讯视频时,对方评估的预计流量是600万。而随着节目的成型,在开播前最终评估的流量也不过1200万。

络水传媒合伙人张中江对于这一成绩保持了谨慎乐观:“腾讯视频给了很多首页位的推荐,而且第一期,大家都有新鲜感。希望之后内容立得住,才能留住人。”



事实上,在拥有大量核心二次元粉丝的B站,截至数娱梦工厂发稿,《我爱二次元》的点击量才2.7万,这一数据甚至比不上很多小有名气的的唱见、舞见的个人投稿。

这一结果也在出品方预料之中——没有粉丝自来水的加持,而在认可节目之前,B站也不会给这个新档综艺节目宣传和首页推荐位的。



节目出品方、络水文化CEO王冶冬告诉数娱梦工厂:“我们这档节目叫《我爱二次元》,而不是《我是二次元》,是希望喜欢二次元文化的人都能参与进来,给他们一个更好的展示舞台,而不是封闭在一个小圈子里。”

所以在这档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综艺节目里,除了各种coser、唱见、舞见,还有偶像女团,以及孙艺洲、陈赫这样的三次元明星和主持人。其节目定位,并不是针对核心二次元粉丝,而是向三次元人群展示二次元文化,观众覆盖了泛二次元和三次元人群。



这种思路和节目最终呈现出来的内容,招致了不少二次元粉丝的批评与不满,但确实也为他们在腾讯视频上争取到了更多的观众。

那么,二次元综艺经历了过去两年的摸索与试错,伴随文化巨头的入场,能在今年迎来真正的爆款么?

1腾讯的热和B站的冷,二次元网综的观众在哪里?

此前数娱梦工厂曾在《二次元网综“尸骸遍地”,但巨头们为何还要偏向虎山行?》一文中分析过,过去两年涌现的17部二次元网综中,大多因为节目过分垂直,仅服务于很小众的部分二次元人群,继而影响了与平台的合作以及广告招商,最后惨淡收尾。

而《我爱二次元》从筹备开始,确实在试图解决这些问题。首先就是二次元综艺要么过于垂直,受众太小,要么挂羊头卖狗肉,借二次元概念但名不副实的问题。

按官方介绍,《我爱二次元》是一档服务于ACG二次元受众,辐射三次元受众的综合性赛事,二次元老司机陈赫、人气偶像孙艺洲等明星为《我爱二次元》加持,骨灰级coser岚陵萧萧声,“古风之王”扶苏,宅男女神SNH48李艺彤,《中国好声音》灵魂唱将周深担任队长一职,节目分为唱见、舞见、舞台党、不可描述四大才艺板块,对通过海选的54组选手做全面二次元艺能展示。



在嘉宾的选择上,《我爱二次元》兼顾了三次元明星和二次元KOL,也邀请了二次元业内专业人士担任评委。

节目出品方、络水文化CEO王冶冬表示:“我们找明星的标准是,要么很懂二次元,比如李艺彤,要么不懂但是对此很感兴趣的,像孙艺洲,他跟陈赫搭档能产生很好的效果。又或者是曾经产出过二次元人群比较喜欢的内容,比如《爱情公寓》,《武林外传》,《琅琊榜》等等。我们知道有些艺人观众看到肯定很开心,只是需要综合很多条件,比如档期,属性,综艺感,艺人意愿等等。”



但这种二、三次元的融合最终由于观众所属圈层的不同,还是呈现了截然不同的观感。

纯三次元人群,有的依然无法get到节目的乐趣。

对二次元文化有好感但了解不深的人看完感觉:节目还不错,看得下去,不明白为什么骂的人那么多。

而一些沉迷日本综艺,又在ACG圈内浸淫多年的核心二次元粉丝则表示:太尴尬了,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真正的二次元并不是节目里呈现的那样。

如何匹配好团队的二次元和三次元比例成了络水传媒在筹备节目过程中特别需要考虑的问题。不少观众在评论中吐槽主持人太业余,不懂二次元,质疑为什么不能启用圈内主持人。对于这一问题,其实王冶冬和团队很早就开始纠结。



“如果我们用纯二次元的主持人,他会默认这些东西观众都是知道的。但是三次元主持人会说,刚刚你们这些东西挺有意思的,但是是什么意思呢?主持人每次问的问题,实际上是很多观众想知道的问题。我们不是在自嗨二次元文化,而是推广二次元文化,所以主持人的逻辑线必须与三次元观众一样。否则这个节目你看一分钟,全是不懂的东西,就完全没法看下去了。”王冶冬说。

2平台与资本助推下的新一代二次元网综

腾讯视频(2000万)和B站点击量(2.7万)的巨大差距正是这种圈层隔阂的体现。腾讯视频依托于企鹅在二次元内容领域的生产力,逐渐成为国产原创二次元内容的一大阵地,并吸引了大量泛二次元人群。

而B站的大量核心粉丝则在捍卫二次元文化的正统性。一些粉丝不认同《我爱二次元》这种形式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节目本身在展现二次元文化时的一些“外行”,比如后期剪辑明显不太懂,剪出来观众打call的节奏完全对不上歌曲本身等等,还因为节目传递的并不是二次元的全貌。

一位二次元资深的业内人士就对数娱梦工厂表示:“二次元的核心应该是ACGN,但现在主流节目开始呈现的都是唱歌跳舞和cosplay等外衍的内容。这种现象从十年前已经开始,那时cosplay因为特征鲜明和表现形式外露最容易被主流媒体报道,而动画漫画等等很难呈现,现在在综艺节目上就更难表现了。”



不过王冶冬也表示:“其实总体来说,相对于腾讯,反而是B站的正面评价更多。B站上有很多非常用心的长评,跳过了刚开始一些二次元粉丝不习惯的明星秀,到了后面真正二次元达人的表演,能感受到用心就会比较宽容。”

不管怎样,《我爱二次元》这种形式的综艺无疑在当下更具商业上的可能性,而相比《次元星计划》这类在二次元文化下以艺人经纪为核心的综艺节目,又显得更“本格”一些。

2016年5月,上戏毕业,曾有视频行业创业经历的王冶冬从朋友那里了解到二次元文化,希望制作一档向泛二次元和三次元人群展示二次元文化的综艺。他用了一年时间去理解二次元,搭建一个包含原SMG的专业节目制作人员,也有二次元KOL和资深粉丝的团队,并获得了千万级别的天使轮融资。



“最开始的时候,我设想的预算是1600万元做一季节目,大家都觉得投入太大了。后来开始做的时候,才发现想做的事很多,预算也越来越高。”王冶冬表示,好在最后这个节目被腾讯视频选中,腾讯出资30%,最终预算达到了5000万一个季度。

与腾讯视频的合作不仅解决了播出渠道的问题,络水传媒与腾讯视频达成战略合作后,也便于利用腾讯旗下的动漫、游戏资源,解决内容和版权问题。

目前,《我爱二次元》并不急着盈利,在王冶冬看来,“一个新的领域的新内容,总是有摸索的过程。我们希望这档节目能一直做下去,不仅仅只有一季。”

在平台加持与二次元热度下,《我爱二次元》还是成功吸引到一批广告主,帮助节目覆盖掉一部分成本,比如陌陌的独家冠名——要知道陌陌今年刚刚拿到了《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和《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重点布局泛娱乐产业,对新兴的网生文化兴趣浓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