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专访风行电视CEO周坤:互联网电视竞赛是一场长跑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李丽红 关键字:风行电视,周坤,资源禀赋

【地歌网讯】6月12日,地歌网记者受邀专访风行互联网电视CEO周坤,在采访中,周坤不仅对外透露了风行电视现阶段发展的最新进展,还阐述了其对企业发展的一些思考。

周坤表示,互联网电视的竞争其实是一场长跑,而有些企业用短跑的方式去跑长跑,导致遭遇到了非常大的问题。而在这场长跑中,拥有最好的资源禀赋以及最有价值的商业模式的企业将获得成功。

以下是地歌网记者整理过后的采访实录:

 
周坤:我跟大家先讲讲我们最新进展。我们风行电视现在取得了很大的一个突破。就是在中国所有的互联网电视里面,我们第一个实现了在中国的二三四级市场有15000个经销商客户的覆盖,这个数量超过我们很多一线品牌的网点数量,这是非常大的一个突破。这个经销商数量,在我们今年旺季会给风行电视带来非常大总体销量的突破。因为客户的网点是它决定的,决定了你的销量嘛,而且这些客户的网点是中国最一流的客户,比如做格力,做美的的客户,或者做所有的这些中国彩电排前一、前二、前三的客户,所以这些客户的质量非常非常高。所以在中国所有的互联网里面能深入到如此深的渠道,广度和深度,风行是第一个。
 
第二个进展就是我们这次进入了京东直营,从6.18开始,我们在线上也会有很大突破。我们会在7月18日和京东一起召开一个大型的发布会叫“量子点普及风暴”,在这次会上我们会发布我们的人工智能量子点电视。目前市场上有很多人做量子点电视,也有很多人做人工智能电视,但是做人工智能量子点电视的风行是第一家。所谓人工智能就是我们这个电视机就是带人工智能的,就是说你所有的操作指令都不需要任何介质,你对着电视一讲就OK了。所以电视机就是一个比Siri更先进的一个机器人。Siri你只会跟它讲,Siri有很多操作还不可以嘛,比如说你跟Siri关机它做不到,你跟Siri说开机它做不到。但是我们电视你所有遥控器的操作你都可以对电视讲,开机,关机,然后我要看刘德华的电影,我要看第二部,全部自动给你播放,音量太大了,小点,调到30。所有的遥控器实现的操作都可以,完全不需要遥控器,只用嘴对着电视一说就可以了。
 
这次我们在人工智能电视上还加了量子点的技术,量子点技术是今年所有传统品牌最主推的非常高端的技术。那么这个量子点就是我们的眼睛看一朵花,如果它是百分之百的看到它的色域的话,我们传统的液晶电视它只能展现70%出来,因为它有损耗。但是加了我们量子点技术,我们在看这个花的时候,在电视上画面呈现的是可以达到110%的色域,就是更鲜艳,就超过我们眼睛超过真实的物体的鲜艳度,所以这是显示技术的一个提升和突破。

因为今年所有一线品牌量子电视都卖得非常贵,那我们这次7月18号我们发布在京东量子点的人工智能首发,我们叫量子点的普及风暴,我们会大约用目前市面价的五折来卖这个电视。

记者:这台电视价位大概在什么水平呢?
 
周坤:比如说55寸的话我们目标是做到3999,这个价格的话,普通的量子点电视一般一线品牌卖到6900,如果加人工智能他们可以卖到7000多块钱,所以我们现在五折就可以卖。所以这个对中国的人工智能量子点技术普及会起到很好的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这两个就是我们目前风行要做的大事。
 
记者:相比于其它厂商,风行电视的竞争优势在哪里呢?
 
我们有最好的内容,我们有自己的工厂,所有互联网电视里面只有我们一家是有自己的工厂的,所以我们的成本竞争力很强。第二个我们有百事通给我们提供最好的内容,这次你们可以看到百事通会跟腾讯,今天晚上要签战略合作。所以我们未来会是全中国最好的TV。
 
 第三个风行网作为我们的运营和体验也是最棒的,我们有最好的商业模式,可以让所有的客户跟我们一起走。今天所有的客户跟我们都是战略合作伙伴,不是简单的买卖关系,这是风行的商业模式里面最有价值的部分,就是客户是我们的股东,每个客户都是我们的股东。就像主席闹革命那样,每一个加入队伍的人都是我们的革命者,都是我们的革命者,都是我们党员,都是布尔什维克,他不是简单的说跟着你走,他是真正的战略合作关系,所以我们每个客户都是拼命的去卖风行电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商业模式是不亏钱的商业模式,我们可以持续的做很久。
 
所以这样看其实小米未来也可以成功的。因为小米也是不亏钱的。你看那些亏钱的最后都,瞎烧钱的最后都烧死掉了,所以是这样。
 
记者:去年整个风行电视的成绩是怎样的?
 
周坤:这个数据,我们相关同事到时候会把标准的数据提供给你们用,我们有统一的数据,这个没问题。(风行提供的数据:截止在2016年底,风行系电视累计激活用户数超过220万,月活跃用户190万、日活跃用户120万,人均启动次数2.9次,人均播放时长4.71小时。风行系电视将在2017年实现500万激活量的目标。)
 
记者:按照你们这么说,风行电视未来的发展其实是一个整体?
 
周坤:对,全方位的,就是从目前来看我们所用的资源禀赋是最好的。最近我一个体会,你看所有的国家,所有的地区,它为什么在历史的长河里面,这些国家和地区都会胜出,最本质的是什么,就是它所拥有的资源禀赋决定的。
 
前两天我坐火车从上海回深圳,你会发觉,上海出去到浙江,一路都很好,对吧?资源禀赋很好,所以这个地方历朝来都是最发达的。你过了浙江进入江西境内,你就发现穷山恶水,江西几千年都发展不起来,为什么呢?它没有资源禀赋。然后江西进入湖南境内也不错,湘楚文化。所以为什么呢,资源禀赋决定了你这个国家或者地区是否有持续的竞争力。所以在互联网时代一样,一个品牌也是一样,一个品牌跟一个人也是一样,你想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有三个维度,你的父母是谁,你的出生,你所受的教育,然后你自己这个人长成什么样,就这三个维度,他也是资源禀赋决定的,没有其他的条件。
 
所以作为一个企业也是一样,风行电视我们有最好的资源禀赋,这一点是未来我们在长跑中胜出的最关键的因素,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采取了最有价值的商业模式,就是你把所有的人都变成你的伙伴,不是简单的商业关系。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您说互联网电视就是电视台,这个说法,像我们风行电视能跟百事通,我可以把百事通理解为一个电视台。
 
周坤:互联网电视就是一个超级电视台,应该这样定义比较好。
 
记者:那它怎么去满足用户的多样化的内容需求?

周坤:比如什么样的多样化?
 
记者:比如说我是个体育迷,我想要看西甲联赛。
 
周坤:你说的很对,但其实在内容上面,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没有任何一家可以一家独大,就像你说的PPTV,你只能在PPTV去看西甲,你去PPTV看电影,你去PPTV看连续剧吗?你去PPTV看少儿吗?没有,你去PPTV看地蛇吗?没有。但是你反过来看我们风行电视,我们在电影上面90%的中国院线电影,98%的好莱坞大片,然后我们TVB的全套,然后我们少儿全中国最强,几万集,我们的少儿是没有人可以匹敌的。然后我们的NBA,你PPTV没有NBA吧。
 
所以未来的消费者大家会很多元,但是有一点很重要的,为什么讲,当然不是说一家就可以把市场吃完,但是你可以这样看,未来可能有两三家能活下来,就像我们今天电视台一样,中国有20多家卫视台,但是我们不会去看青海卫视,也不会看西藏卫视,我们只会看那四家,芒果、东方、浙江、江苏,只会看这四家,对不对?所以互联网电视也是一样,他的首选是风行,因为看电影,看少儿,看电视剧,然后包括我们现在跟腾讯合作,看NBA,当然还有小众的西甲,你装上PPTV的APP就可以了,对吧,有西甲的时候你把它打开就可以了。
 
因为我们自己做播控,做运营,我们自己内容也会非常有竞争力。所以未来就是内容之争,电视是一个入口,所以未来是电视和内容之争,所以电视是一个品牌。首先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没有任何品牌,我们风行最大的竞争力就是现在老百姓家里那些5.5亿台烂电视,那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我们要把它干掉,我们不是干掉别的品牌,我们要把老百姓家里5.5亿台烂电视干掉,我们就成功了。像oppo、vivo它是把消费者手里那些烂手机干掉了成功的,而不是干掉别人成功的。
 
记者:像乐视还会有造汽车什么的,你们以后也会涉足其他领域吗,还是只是专注于互联网电视?
 
周坤:我们会专注于互联网电视和内容,因为这个市场已经足够大,你想5.5亿台电视。今天我们看到所有一线品牌在外面,每个品牌都有接近7千万台到1亿台的市场存量,中国这些传统品牌,大的,最少的有5千万台的存量。如果我们风行电视有5千万台电视,我们每年的广告收益已经到几百个亿了,已经很大了。
 
记者:您刚才提到整个中国5.5亿的传统电视存量,目前也还有很多新进的电视品牌在不断地进入,电视实际上是不是已经是一个红海了。
 
周坤:第一个你可以体会到,这个市场是很大,它其实是个蓝海,5.5亿台,每个人都可以吃饱。5.5亿台,你想,5.5亿台五年换完吧,一年一台,怎么用得完多个品牌。但问题是,我们以前为什么没有5.5亿市场呢,因为我们以前的电视,大家都是诺基亚类型的电视,它就不存在坏。但是今天出来了像我们苹果这样的电视出来了,它就要把诺基亚换掉了。这就是09年说的风口,如果没有09年的3G,谁会换智能手机啊?3G不会有今天,oppo不会有今天。所以我上次一直跟你们讲的,为什么叫TV互联网时代这五个字价值万金呢,因为TV互联网的时代来了。就是因为有了我们带宽的普及,所以它会推动我们每个老百姓把电视换掉,电视最有价值的。就像我们3G推动了每个老百姓把手机换成智能手机一样,这是最核心的,所以这是个蓝海,不是红海。
 
那我们前期为什么那么多品牌进来遇到很大障碍,就是第一,他们用短跑的方法去跑长跑,累死了,革命才开始,他就累死了,革命肯定有个过程的,他一夜之间就革命成功这不可能的。贾跃亭最大的问题,我说乐视最大的问题它是个早产儿,中国做互联网电视乐视不是最早的,最早的是我,1999年我们做互联网电视了,你不信吗?我跟你讲1999年我在TCL的时候,当时我们跟微软合作,搞了个叫维纳斯计划,做了一个机顶盒,三千多块钱,把电话线接上机顶盒拨号上网,机顶盒再用微接线接到CRT电视上面,但是明显不可能成功的,为什么?带宽太慢了,打开一个网页都要30秒,然后机顶盒的芯片运算速度又很差,图片都不开,视频根本打不开。第三个是CRT是球面线,刷新率很低,文字全是抖动的,微软有强大实力都做不成功,为什么?那是技术,所有的资源都不够。第二早的还不是贾跃亭,第二早的是盛大,盛大盒子,那2000几年但是也不成熟,带宽、芯片这些都不成熟。
 
记者:刚才您提到5.5亿的电视存量,其实中国电视行业存在的问题是,行业里的这种技术的发展速度远超过消费者更新家里电视的意识,远远没有上来。那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周坤:你说的很对,那是以前的传统技术层面,就是像手机一样,09年的时候是产品跟不上消费者的需求,09年。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智能手机的,城市上的宽带普及太快,一下上来了。但是我们现在回来看电视,实际上,我们实际上现在是产品的硬件跟不上消费者需求,我们看城市上,很多家庭都买了那个盒子,可能你们很多人都买了盒子,买了个盒子。四五年前我们就做盒子了,我们还做过电视棒,谷歌做过一个电视棒,像U盘这么大的一个东西插上电视机就可能实现盒子的功能,对吧?其实消费者需求是对内容和体验是很快的,但是我们其实硬件产品,电视发展太慢,没让消费者赶上这个潮流,没有赶上。
 
记者:我感觉好像我们风行电视的重心是在三四线,整个渠道这块战略布局是怎样的?
 
周坤:你的问题问的很棒,我们的第一个战场其实是进入三四级市场,为什么呢?这其实跟主席闹革命是一样的。为什么农村要包围城市,是基于当时时局的考量和当时的历史条件考量,因为当时,你看去年,整个中国的互联网电视在一级城市是很火的,乐视烧钱,暴风围巾烧钱,PPTV都在烧钱,一个比一个狠,这个是我们再去一级市场,你烧再多钱也没有影响力。
 但是我们发觉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主席讲的,农村,海信、创维每个品牌在农村一年都可以卖四百万台,我们进入海信、创维的渠道,让海信、创维的经销商全部卖风行,我们一下就有三四百万台的量了,而且不亏钱。对吧?多好啊。而且这些市场,乐视,暴风、PPTV都进不去,因为他们网上价格卖那么低,经销商赚不到钱,没人给他做的。生意的本质就是要赚钱,所以我们很轻易的就开拓了1亿5千万客户,如果你们有我的微信,你看到我们每天都在开会,客户都在我们工厂参观,每次来一百多人,所以很快。
 
然后在线上呢,你们可以看到我们在城市上,马上会与京东有一个深度的合作,在京东上也会有爆炸式的增长。然后我们在城市上再打一遍广告,比如说我们在分众传媒,投三个月广告,你每天坐电梯全部看到,风行电视客厅智能大手机,量子点五折,硬件全免费,再送你五年会员,一下就起来了。
 
记者:和京东合作发布的这台电视我们目前主要还是主打5折低价,亏钱吗?

周坤:不会,不亏钱。
   
记者:如果在市场半价的话,你们为什么可以保持盈利?
 
周坤:这就是我们自己有工厂的优势,我们有自己的工厂。所以所有的互联网他们这些一线品牌,量子点的,人家不会给他做的。
 
记者:这台电视我比较好奇的就是,现在大家,比如小米都发了什么人工智能电视,量子点电视也有,人工智能量子点电视现在算是第一,我想这个技术难点在哪里?有没有很难突破的技术难点?
 
周坤:有啊,它肯定有技术门槛,比如量子点它还是有技术门槛的,没有工厂的企业肯定搞不出来,所以你看互联网没怎么推量子点。第二个,人工智能是个很先进的科技,就像今天谷歌推的音响一样,它也是人工智能。
 
分享到: 收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