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深度揭秘:香港电商为何落后于整个时代?
本文来源于:新浪创事记 作者:龚进辉 关键字:香港电商,落后,李嘉诚

前不久,乘着热烈庆祝回归祖国20周年的春风,香港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众所周知,香港素有“购物天堂”的美誉,每年吸引成千上万的剁手党不远千里前来买买买,成为拉动香港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
 
当然,香港星罗棋布的零售体系,在让剁手党流连忘返的同时,优先满足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日常购物需求,网购也是其释放购物欲的重要选项。不过,诡异的是,无论是早期的PC时代还是风头正劲的移动时代,香港并未诞生有影响力的本土电商平台,市民只能从亚马逊、eBay、天猫等大平台下单,用“被殖民”来形容当下香港电商窘境并不为过。
 
反观内地市场,电商不仅迅速扎根、开花结果,诞生天猫、京东两大巨头,而且近年来不安于现状的它们开始走出国门,寻找新的增长点。不得不说,香港电商创业落后于整个时代,谈及其为何迟迟不见起色,不少人都能说出市场规模小、履约成本高等显性原因。当然,文化、创业氛围等深层次原因更发人深思。
 
先说香港电商不给力的显性原因,我认为有三点:
 
一、市场规模小。市场规模是互联网创业者优先考虑的问题,其中用户基数是重要指标之一。截至2014年年中,香港人口达723万,与内地6.88亿网民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不及一个大型城市。即便100%的香港人有网购习惯、购买力强于内地人,市场规模依旧小得可怜,规模上不去导致边际成本无法降低,盈利难度随之上升。
 
二、电商履约成本高。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土地是公认的稀缺资源,不仅体现在房价高得离谱,商业地产的快速发展使租金也水涨船高。无论采取哪种电商模式,仓储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居高不下的租金成本让电商创业者压力山大,租个几百上千平米的仓库,花销不是小数目。
 
同时,别看香港地方小、路程短,高昂的人力支出使配送环节也成为烧钱的主。租金、物流两项支出,使香港整体履约成本一直处于高水平,除非达到可观的规模,否则下降可能性极低。
 
三、线下零售高度发达。或许你会纳闷,完备的零售体系明明是香港优势所在,为何会成为电商发展的阻力?我一直坚信,优点的过度延伸是缺点。“总有一间在附近”是香港便利店的广告语,7-11、OK便利店、万宁等在香港街头随处可见。
 
以7-11为例,香港面积约为1095平方公里,900多家7-11分布在各地,开店密度之高令人惊讶。密密麻麻的便利店使香港人极为便利地购买所需商品,通常下楼即可搞定。同时,购物中心琳琅满目的商品满足香港人对购物的所有幻想,几乎每个地铁站附近都有一个中大型购物中心,而且时不时举办促销活动,均在1小时生活圈覆盖范围,高效便捷。
 
久而久之,香港人对线下零售产生严重的依赖性,在这种商业格局下,电商发展空间大为受限,处境极其尴尬,犹如鸡肋。一方面,电商突破空间限制的优势完全体现不出来;另一方面,电商难以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商品多样性、更低价格、服务更贴心等优势均不明显。最终,电商只能作为补充购物手段存在,而无法成为主流,香港人难以养成稳定的网购习惯,为其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电子产品鲜明地反映出内地与香港商业环境的不同。尽管内地有苏宁、国美等全国性家电连锁企业,用户在天猫、京东等线上平台购买电子产品的积极性依然高涨;反观香港,电子产品足够便宜,市民去实体店购买既快又有保障,网购积极性不高。
 
乐视前亚太区执行总裁莫翠天曾分析道,“香港很多线下的销售渠道都很成熟,要让他瞬间切换网上购买你的产品,其实对很多消费者是一个心理障碍,可能会不放心,对你的产品质量、用户体验、售后服务会有很多质疑。”
 
一眼望到头的市场前景、难以负荷的履约成本,再加上线下零售蚕食网购意愿,香港电商发展无缘地利、人和,时间更不站在它这一边,无法做大也就见怪不怪。需要指出的是,凡事事在人为,人类商业史不乏逆境重生的成功案例,只要香港电商创业者愿意打拼,仍存在一丝希望。
 
不过,文化变迁、创业热情消退等因素,使香港电商注定难以翻身,这才是其落后于时代的根本原因,怨不得别人。
 
先说文化变迁。香港人盛行“拿来主义”。作为东西方文化交汇之地,香港在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之余,也对西方思想、文化具有高度认同感,既没语言障碍又没防火墙干扰,无形中降低“拿来主义”的成本,使亚马逊、eBay本土化之路走得尤为顺畅,香港人得以在第一时间上手,谷歌、YouTube、Gmail等欧美主流互联网产品在香港也拥有极高普及率。
 
总之,只要是出色的互联网产品,生活在自由之地的香港人都会热情相待,而不在意到底出自本土还是外国。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盛行“拿来主义”与内地抄袭成风形成强烈反差,根本原因在于文化差异。在香港人的思维中,既然有现成产品,拿来直接用即可,不会思考再做个类似产品;内地人则不遗余力地模仿产品创意,开发适合本土用户使用的产品,并通过适当的商业模式变现。
 
再说香港创业气氛惨淡。与同为金融重镇的上海遭遇“留不住马云”的尴尬类似,香港互联网创业氛围也不浓,其中不光鲜的电商创业尤为不受待见。除了碍于居高不下的租金和人力成本,社会主流价值观对房地产、金融等热门行业的推崇,使电商创业难上加难。
 
众所周知,金融、房地产、旅游是香港三大支柱产业,吸引大量优秀人才加盟,拿高薪、生活稳定,久而久之,香港人变得不愿冒险,与台湾年轻人推崇小确幸生活观类似,导致创业者不幸躺枪,无法吸纳精兵强将组建一流团队,风险随之增加,只有零星的“散兵游勇”创业。
 
香港有创业意愿的人本来就少,更别提在被边缘化的互联网行业创业,亚洲首富李嘉诚正是“罪魁祸首”。香港是一个成熟经济体,成熟的潜台词是垄断,香港1/7的私宅物业、70%的零售市场份额、近一半的港口生意、市场份额最大的电器连锁店和主要电信、电信运营商等都是李家的,李家在香港土地、电信、水电、天然气等多个领域占据一定程度的垄断优势。
 
这种垄断优势导致香港创业停留在李嘉诚时代,错过了风云变幻的互联网时代,没有诞生杰出的互联网创业者和一流公司,原本施展空间受限的电商更难有所作为。一步错步步错,就算今天马云手把手指导创业者,或许也难以改变香港电商的惨淡现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