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首页
  • 贰读 >
  • 程文卫:每个创业者心中都有个贾跃亭 关键要学会控制欲望
程文卫:每个创业者心中都有个贾跃亭 关键要学会控制欲望
本文来源于:凤凰卫视 作者:一虎一席谈(凤凰卫视栏目) 关键字:贾跃亭,乐视,胡一虎
 
核心提示:有数据显示,2016年共有31家获得融资,且颇有知名度的公司倒闭,互联网企业的烧钱模式能否持续,也引发舆论关注,乐视是庞氏骗局还是盲目投资,精彩尽在本期一虎一席谈。
 
男:还钱,贾跃亭。
 
解说:坏消息纷至沓来,乐视危机持续发酵,自今年2月开始,乐视体系的财务危机和信用危机不断深化,近日贾跃亭夫妇以及乐视系三家公司12亿元资产被冻结,多家基金公司大幅下调乐视网估值,供应商在乐视大厦内搭起帐篷讨债,铺天盖地的消息之下,乐视网交出了半年预亏损约6.4亿元的成绩单。7月21日孙宏斌当选乐视网新一任董事长,贾跃亭制定的生态化反战略或被重大调整,乐视网乐视系的未来,仍然扑朔迷离,任凭国内一片呼唤,贾跃亭仍在美国专心造车,理由是尽早实现量产,以对所有债务负责。有人说当年看好老贾和乐视的,是缺乏专业能力和职业操守,有人说企业家精神和理想主义,应该被呵护。乐视危机也搅动了整个创投圈,创业板连续破位下跌,20万股民悲情殉葬。有数据显示,2016年共有31家获得融资,且颇有知名度的公司倒闭,互联网企业的烧钱模式能否持续,也引发舆论关注,乐视是庞氏骗局还是盲目投资。
 
王君:带有了庞氏的循环的这种色彩,但绝不是骗局。
 
屈运栩:在信誉层面乐视是存在瑕疵的。
 
范建喜:它的摊子铺得太大了。
 
周春生:我倒不倾向于说贾总在骗,当然这里面有骗的因素。
 
观众:我觉得是一个高级的庞氏骗局。
 
观众:不知道他骗不骗我,但是我还是敬佩他,他是一个枭雄。
 
观众:他应该要承担他所承担的责任。
 
解说:新乐视能否逆转颓势,起死回生。
 
汤旭东:乐视危机是完全可以渡过去的。
 
观众:贾总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观众:我希望他能先给我们点让我们先活着。
 
解说:《一虎一席谈》PK,内外交困,乐视能否起死回生。
 
胡一虎:一虎一席谈。
 
大家:有话大家谈。
 
疯子还是赌徒 并不认为乐视案全是骗局
 
胡一虎:欢迎收看今天的《一虎一席谈》,今天话题非常地劲爆,在过去这个礼拜当中,大家都在谈它,一年前如果我们在这里很多人对这个主题甚至会伸出大拇指,觉得他是商业领袖,他是优秀的内地企业界的CEO,但是到现在为止到这个礼拜当中完全翻转,很多人比的是这样的倒拇指,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有人说他是冒险者,他是具有真正难得的企业家的精神,但是更多人说他是疯子他是赌徒,其实坦白讲在商业来讲,疯子不可怕赌徒不可怕,怕的是骗子。现在有人却把骗子这两个字用在他的身上,难道这是一个公允的评价吗?还是对他的抹黑,还是太现实的判断。相关的话题马上一开始,我想一开始就请教王君,乐视的情况到现在为止,很多人都觉得说这是一个骗局,你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王君:不认同。
 
胡一虎:不认同,建喜。
 
范建喜:不认同。
 
胡一虎:不认同,运栩。
 
屈运栩:不完全认同。
 
胡一虎:不完全认同,文卫。
 
程文卫:同意美女的观点。
 
胡一虎:好,但是你的看法是如何呢,我们都先来听听看,我们看看大屏幕当中,这些人是怎么看待的,先来看一个外国人,外国人怎么关心这件事情,这个外国人是大有来头,他是美国内华达州财政部的部长,他说一个典型庞氏骗局的特征是什么,不断宣布新的项目,试图融来新的资金,这新的资金用来什么,用来投入他以前的项目,那么你问我为什么叫乐视是庞氏骗局,我觉得他同时宣布这么多不同的项目,他可以说自己正在为每一个项目融资,但他却把一个项目融的钱用来支付其他项目的资金,难道这不可以吗,不是很多企业都这么做吗,这样不可以吗,运栩。
 
屈运栩(资深媒体人):乐视资金的使用就比如说管理层形同虚设,乐视内部资金的这个调转和拆借比较无序,然后在投融资层面,大量的投融资项目的资金来源去向不明。
 
胡一虎:对
 
屈运栩:包括甚至二级市场的资金来源,披露和最终的使用情况不一样,这几个层面,我们至少可以说在信誉层面,乐视是存在瑕疵的。
 
胡一虎:你一直在追踪报道这个情况,你觉得这些疑团一直都没有解释清楚,文卫,你觉得最大的质疑是什么,对你来讲。
 
程文卫(金融投资专家):如果说是单纯从上市公司,去看的话,上市公司从二级市场中融到的钱就再融资的钱,它是有明确的投资目标的,而且证监会是有规定的,那么融到的钱放在专用的账户里面,然后投到专用的项目里面,如果说你要变更的话,一定要进行公告而且要获得同意,如果说没有公告或者没有同意的话,那么他就是违反再融资的这种规定的。
 
屈运栩:关于这个就是从2015年开始,贾跃亭和贾跃芳两个人先后套现了72亿,按照当时的公告披露,72亿应该是无息,以五年或者十年的无息借款的形式借回给乐视网,但是我们从财务最终的财务报告看到的是,2015年只借了34亿,到了2016年抽回了30亿,只剩了4个亿,至于说剩下的72个亿里边没有借出来的钱的去向没有任何披露,以及为什么要抽回这些钱。
 
胡一虎:既然是一个上市公司,你当然必须有公布的,来,等一下,我们先来看一下几位的说法,自我介绍一下。
 
刘学辉(前乐视智能终端业务战略负责人):实际上我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身份,在2010年我就投资乐视网,实际上我第一个身份是一个乐视的投资者,我在2014年年初的时候,被乐视或者贾总的这种梦想以及独有的生态战略所感召我加入乐视,我负责乐视最早的战略管理体系建设,以及后来负责整个乐视智能终端。
 
胡一虎:所以你有跟他相当多私下的接触机会。
 
刘学辉:对,还是比较熟悉的,再之后我是2016年年中从乐视离职,离职以后实际上我从事咨询业务,和商业媒体业务。
 
胡一虎:当你看到了后面这张题板,这样的板子打在身上,说这就是骗局,你有什么说法。
 
刘学辉:第一个这是一个带有非法政治目的的一个政客,不是整个内华达州的一个观点,第二个曾李青大家都知道,他是某视频播放软件的投资人,一个本身和自己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相关的两个人的本身片面之语,我觉得不应该作为我们一个非常严肃话题的一个依据。
 
胡一虎:来,建喜,你也是投资人。
 
范建喜(乐视二级市场投资人乐迷领袖):我首先是乐视的投资人,二级市场的投资人不是一级市场的,第二个我也是一个有20年的互联网行业经验的人,我觉得庞氏骗局是纯金融的一个东西,就是说我不断地给新的人拿来新的钱。
 
胡一虎:对,他刚刚有一个指标来讲。
 
范建喜:庞氏骗局就是一个,对乐视来讲乐视在做事,每一个事情实际上它都在做,它都拿出了这个很不错的产品,乐视它在战略执行上有问题,它在管理上。
 
胡一虎:是战略执行上的问题,在管理上可能有瑕疵。
 
范建喜:有问题。
 
胡一虎:对。
 
范建喜:它的摊子铺得太大了。
 
程文卫:我觉得像老范那样的,如果投资那么多年,包括很多投资者,其实最关键的是要看上市公司的公告,上市公司公告它在一季报的时候,其实有一点很关键的一条,就是说它提到就是说公司的一季度,经营情况相对平稳,公司判断一季度的业绩表现不会对2017年的全年的业绩造成重大的影响,预测年初及下一报告期末的净利润可能为亏损,或者上年同期发生重大变动的警示或者原因说明的时候,它挑了一个不适用。
 
屈运栩:对。
 
程文卫:这个解释,换一句白话讲,就是说它在一季报的时候,说我半年度不会出现亏损,但实际上半年度亏损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数据是什么样的。
 
胡一虎:来,王君你也是做投资的,你被他说服了吗。
 
王君(北京天圆睿信投资有限公司总裁):说服谈不上,但是我们做投资,首先要研究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商业模式,它的商业模式是不是成立,我们仔细研究了以后我们认为它内容加平台加终端,甚至包括后面加应用这块,是成立的。那么我们来鉴定两个概念,什么是庞氏骗局,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庞氏骗局有这么几个要件,第一一般债权居多,第二它拿来钱以后绝不干正事,自融自投,甚至去年的某网贷平台750多个亿,它不投资的,那么贾跃亭做了什么事情,他实实在在地投了仰慕,公司运营很正常,现在出现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所以这跟庞氏骗局有本质的不同。
 
胡一虎:这不是他本身就要的,这不是他本身的心念所造成的,这不是他的动机,而是在过程当中,可能管理上出现问题才是。
 
王君:我只能讲他的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地推,带有了庞氏的循环的这种色彩,但绝不是骗局。
 
刘学辉:所有的庞氏骗局最后的钱实际上都落到了这个人的自己的腰包里面,大家见过有做出乐视超级电视这么优秀的产品的庞氏骗局吗,你们有没有见过某些视频播放平台,争相模仿的庞氏骗局吗,你有没有见过一个拿着个人所有的资产去抵押担保为整个生态业务发展的庞氏骗局吗,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拍出《甄嬛传》《芈月传》《长城》等一系列优秀影视内容产品的庞氏骗局吗,这是我的观点。
 
胡一虎:但即使如此,即使有人有掌声,很多都在问,但是其实他还是就是靠故事来圈钱,甚至这里头当中有很多的说法,并不是你所想像的,来,场下有人来踢板的,来挑战他的,来,请。
 
观众:我是乐视的股东。
 
胡一虎:你是乐视的股东,现在还是。
 
观众:我现在还是,我持有乐视网的股票,然后我也是乐视网的股东,尽管我是一名小股东,然后今天上午我做了一件事,我在中国证监会的12386客户服务热线,同时和和中国证监会的信访部我去实名举报了乐视网。
 
胡一虎:为什么?
 
观众:我说一下,乐视网我觉得是一个高级的庞氏骗局,举个例子,乐视一直在做一件什么事,贾跃亭一直在用它乐视生态这个全生态的概念去给大家洗脑,然后通过这个洗脑以后,不断地在二级市场股市和债市上疯狂地融资,然后他在2015年他开了200场的演讲会,在二级市场和债市融了700个亿,同时伴随着这些疯狂融资的背后就是贾跃亭的疯狂减持。
 
胡一虎:等一下,既然如此,你给他有好多的罪名,但是当时你为什么把钱放在他身上呢?你为什么会投资他呢?
 
观众:因为我是看技术的嘛,没有想到它给我们停牌了,我当时想出来是没有出掉的,这也是我现在成为被迫地成为乐视股东的一个原因。
 
刘学辉:我解释一下这个问题,首先大家知道当时老贾承诺说,减持的股票用于乐视网的一个背景是什么,因为背景是因为大量的投资者以及媒体开始质疑老贾减持带来的乐视股价的下跌,我觉得老贾是一个自由经济人,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我曾经承诺说我这个公司的盈利我说投到那个公司去,但是我发现我这个公司都活不下去了以后,我为什么要投到那个公司呢。老贾现在他的局面比较复杂,实际上乐视网,乐视控股和那个乐视汽车,这三个之间我觉得有生死存亡的这种紧密的关系,这时候人家乐视汽车,比乐视网更需要钱,为什么不可以,我觉得我们叫说毁约了,这是一个诚信问题,或者因为迫不得已的问题,这个我觉得也无可厚非。
 
屈运栩:我们再回到一个,除了这个72亿的套现之外,还有一个97.39亿的套现,是在孙宏斌150亿投资之后,贾跃亭实际上通过卖老股的方式,97.39亿套现了,当时他的承诺是这部分资金要给谁呢,给乐视的非上市板块。
 
胡一虎:对。
 
屈运栩:然后到了今年6月28号的股东大会的时候,他告诉大家,我们没有能够把这些钱给到运营,是因为我们还了150亿的债给金融机构,那么就在他讲这个话的前两天,非常显而易见,他有24个亿并没有还给招商银行,就是说他还了150亿,但是这个里边甚至不包括招商银行已经迫在眉睫的已经逾期了两个月的一个24个亿,所以至于说这150亿的这个还债,我们现在也是看不到具体的明细的。
 
刘学辉:我给大家补充一个非常重要的容易被大家忽视的一个区间,就是在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9月19号之前,当时已经面临了我们叫濒临死亡,电视你不能发,盒子停售了,实际上当时做了一个垂死的挣扎,919做了一次大促销,大家可能记得,第一次我们所谓的919乐迷节,然后直降五百,那一把是把乐视所有的旧品的库存清完了,乐视那时候才活过来。这一年的节奏也间接地也导致老贾有些动作的业务变形,就是我首先说我从来不否认,就是乐视的一些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肯定是存在的,如果没有这些问题也不会有今天。
 
胡一虎:盲目的投资等等。
 
刘学辉:问题肯定是存在,但是我说事实上今天主要强调地说,想给大家讲一些不同的观点,我觉得现在媒体也好,舆论也好,大家的观点是一致的,老贾是骗子对吧,乐视生态战略是伪战略,那么我就想以一个亲身经历者告诉大家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胡一虎:但相对来讲,跟他合作的厂商怎么办,这是一个直接的财务方面的损失,还有信用方面的破产,今天在现场当中坦白讲,最有资格来表达的,一定要是利益相关人。
 
男:是。
 
胡一虎:除了这几位表达之外,我知道有几位在过去这一个月,到我们今天录制的同时他已经是到乐视的大门,讨债讨了一个月,到现在为止是安营扎寨了,就一直在北京,今天来到延长,有部分的供应商在哪里,来请举手,让我知道你在哪里,来,黑色衣服这位,热烈掌声欢迎他,谢谢!麦克风递给他,你跟乐视合作了多久。
 
观众:一年半的时间。
 
胡一虎:一年半的时间,你贵姓。
 
观众:我姓傅,我来自于重庆。
 
胡一虎: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贾先生,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呢,你觉得他骗了吗。
观众:不知道他骗没骗我,但是我还是敬佩他,他是一个枭雄,他的人生履历实际上还是很跌宕的精彩,但是叫什么呢,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有担当的人,就是他说出来的那种表现吧,他应该很有担当,但是他现在没做到,我们没看到人,我们从和乐视移动接触以来,我们从来没见过他,不光是包括我们再一个市值650亿的一个上市公司的大厅里边躺了一个月,足足一个月,以95分贝的喇叭对大家喊。
 
大跃进害了乐视 前世今生归因于战略节奏问题
 
胡一虎:你在那躺了一个月。
 
观众:躺了一个月,对,足足的一个月,还住在帐篷里,但是没人管。
 
胡一虎:没人管。
 
观众:那我们想一想回顾这个事情,它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局,我们被人当棋子。
 
胡一虎:你本来认为他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观众:对。
 
胡一虎:但是就因为这一个月当中,他没有出来,所以你打上了很大的问号。
 
观众:对,是的。
 
胡一虎:你要讨多少钱可以讲吗?
 
观众:302万。
 
胡一虎:302万,现场当中有比302万更多的吗?有没有,有没有哪个厂商。
 
观众:有,我的同行。
 
胡一虎:哪一位,来,掌声鼓励谢谢!您贵姓。
 
观众:我姓苏。
 
胡一虎:刚刚前面那位说一直认为说老贾他应该过去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你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观众:对对对。
 
胡一虎:但是现在这个月改变了。
 
观众:完全改变了,完全改变了。
 
胡一虎:为什么?
 
观众:因为我认为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说,他应该要承担他所承担的责任,对吧,欠我们这么多钱。
 
胡一虎:欠你多少。
 
观众:现在目前来说还欠我370万。
 
胡一虎:370万。
 
观众:对对对。
 
胡一虎:你现在诉求是什么?
 
观众:我的诉求就是希望他能够回来,给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胡一虎:现在问个关键问题,如果你这370几万来讲,就是拿不回来你能怎么样。
 
观众:我唯一的唯一的事情就是说等待。
 
胡一虎:等待。
 
观众:等待贾跃亭。
 
胡一虎:等待,对,大家其实今天在这儿,也在等待一个事情,在等待事情的变化,也在等待贾先生他接下来会怎么来善后,谢谢,来,掌声鼓励谢谢!回到这个地方来讲,油供应商也提出他的质疑他的合作,还包括运栩你在做这个实际上调查的过程当中,有人会讲说,难道他这个能不能换一种角度来讲,其实他就算是一个创业失败,还不算是涉嫌欺诈吧。
 
屈运栩:这个最后要法律来定性,就是说有没有人去诉讼他,但是现在看起来,随着这个债务危机的爆发,诉讼是不是能够避免,是必须要,因为其实实际上现在已经有就是乐视移动你们是供应商,但是乐视移动方面还有可转债,可转债现在已经有两笔逾期,应该加起来有接近9个亿,那么可转债的投资人已经在给自己的基金管理人提起了诉讼。如果有连带责任的话,乐视和基金管理人会同时成为被诉讼方。
 
胡一虎:谈到商场坦白说,成王败寇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那么就是因为这短短这两年当中的缩水将近六成,所以让乐视的前世今生出现了截然不同的评价,如果我们把它纵深点,从头2004年来看到现在来讲,能不能这样讲,它其实坦白说实话,最主要只是就是一个战略失败,它是财务失误,它只是因为大跃进害了乐视呢,王君。
 
王君:主要是由主客观两个因素,主观因素上,它的战略的节奏出现了问题,原来一脉相承的叫垂直整合闭环这个生态链对吧,然后突然蹦出来一个乐视汽车,然后战略思维上很跳跃,战线拉得过长,另外客观深的原因我觉得就是,我们这一轮的金融整肃去杠杆,再加上刚才讲的二级市场融资的收紧并购的收紧,减持的收紧,主客观一起加,导致了它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拐点。
 
胡一虎:来,我想听听看,学辉要补充。
 
刘学辉:首先我觉得对供应商兄弟们我觉得很抱歉,他们非常地辛苦,因为我后来自己也创业也做企业,我知道对于一个小企业来说,几百万的这种负债我觉得确实是很艰难的,我觉得这一点事实上我是非常认同这一点的。但是我们再回到来说,到底乐视的今天除了内因之外,我们是不是外因仍然也应该去反思,我说媒体当初在一年之前,为了去专访一次老贾的人,我觉得不计其数,但是到了一个节点之后,老贾发了一次公开信以后,老贾发那次公开信的初衷是好的,老贾是一个有赌性的人,他希望说我诚恳地给大家坦诚我的错误,大家讲的所有的错误,实际上老贾自己都坦白了,他说我们要进入生态战略第二阶段,但是我觉得当时所有的媒体非常不可观地,我觉得不心存善意的是当时做了一件什么事儿呢,大家都不关注老贾的一个重点是,我要进行下一阶段战略转型,大家都关注到老贾的第一阶段,我的战略失误就刨根问底,有很多媒体跑到美国,跑到浙江,跑到很多地方去挖,你这个工厂没开工,你那块出问题了,你这有问题了,最后实际上我觉得乐视的危机除了内部原因之外,我觉得外部带来的这种推波助澜,导致投资人的挤兑,银行也不敢贷款了,供应商本来12个月账期的。
 
胡一虎:也就是说产生了连锁效应,加大了它的风险性。
 
刘学辉:加大了危机的爆发。
 
胡一虎:但是接下来更重要的是,乐视已经摆在目前这样子,它有没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呢?休息片刻回到现场,请出另外两位嘉宾,待会儿见,掌声鼓励,谢谢!
 
周春生:最后这些东西玩不下去了,只能蒙大家。
 
汤旭东:他所有的资金都去实实在在投在他的自己的每一个项目上去。
 
王君:他现在还没有走完烧钱的阶段。
 
刘学辉:这个已经失去了原来真正生态战略的味道。
 
解说:《一虎一席谈》争论更精彩。
 
胡一虎:乐视还有起死回生的余地吗,另外两位嘉宾,加入我们PK的行列,在我的右手边您即将在画面上所看到的是长江商学院著名的金融教授周春生,欢迎春生兄,左手边创势资本董事长汤旭东,欢迎旭东兄。一开始请教两位嘉宾之前,我们来看看大屏幕,大屏幕这个数字坦白讲,在过去这一个月当中,很多人不断地转载,不断地报道,甚至把矛头节说,你看看乐视,你今天有一个部分你必须要说清楚,七年你融资729亿,你就烧钱烧了1500亿,你钱跑到哪里去了,你钱是花在哪里了,有的媒体就解释说,他的钱从哪里来的呢,无外乎就是融资,抵押借款套现,那么钱花到哪里去了,大举收购还有包括硬件的补贴,有的人说是他痴迷造车所造成,无论如何我想问一下春生兄,你是非常资深的金融方面的专家,你怎么看待这个图表。
 
周春生(长江商学院金融教授):这个我觉得贾总是一个比较疯狂的企业家。
 
胡一虎:疯狂。
 
周春生:有他的想法,但是不一定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企业家。
 
胡一虎:为什么?
 
周春生:刚才也有大家说他是不是骗子,我觉得这倒不好说,因为他给大家讲一大堆故事,这些故事如果他自己相信,大家跟着相信,那是疯狂嘛对吧。
 
胡一虎:对。
 
周春生:我这个事做好了。
 
胡一虎:他本事厉害嘛。
 
周春生:但是我为什么说他不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其实如果是你很疯狂用自己的钱去做这种冒险,那我觉得没有问题,你做成了,我100万,我做不成我扔掉对吧,我做成了可能我变成比尔盖茨对吧,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你是用别人的钱去做这种冒险,那你必须要告诉别人,这个到底风险有多大。
 
胡一虎:但我想反问你一下,比如说坦白讲,史蒂夫乔布斯或其他的我们所看到他创造出成就的人,他的前半段不是跟这也很像吗,他也是想办法吸引别人的钱呢。
 
周春生:但所有的这个上市公司肯定要上市,肯定都要融资对吧,融资也一定要讲故事,但是上市公司也别忘了,如果你不能准确地披露这个信息,那实际上就涉嫌欺诈了。
 
胡一虎:我跟你求证一个事情,我听说你在上课的时候,很早的时候就提到了乐视的故事,你的案例怎么讲的。
 
周春生:我们当时大家是谈的,是乐视的估值,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关注乐视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胡一虎:对。
 
周春生:它扩张的速度实际上超过了它的这个,它的这个融资的能力,那么这一种情况有可能会导致,乐视变成第二个德隆,因为当年德隆也是很疯狂,其实德隆当年也曾经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这个非常优秀的一个民营企业,但一样也因为资金链断裂,最后导致是什么呢,很多的投资人因为德隆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胡一虎:好,春生把德隆都拿来做比较了,旭东你有没有不同的看法。
 
汤旭东(创世资本董事长):刚才讲的庞氏骗局,我是很不认可,我觉得老贾作为他一个创业者,我觉得他是想把这个生态要做好的,他本意这个是没有问题的,然后我觉得其实从乐视,其实我很早就接触它,因为我是大概2006年当时乐视第一次融资的时候,我们就接触这个案子,当时也是很多基金在追捧,后来也是成功地资本市场上市,也是市值很高,那么其实后来的话,就是说乐视从它的上市板块,到非上市板块快速地膨胀,那么这个过程中其实讲到生态链的概念,其实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企业都讲过生态链的概念。
 
胡一虎:对。
 
汤旭东:那么其实。
 
胡一虎:大家都是在嘴巴里头,谈这个生态链,对不对。
 
汤旭东:对。
 
胡一虎:但是他是做了。
 
汤旭东:他是真实地去做这件事情,所以我是觉得他所有的资金都去实实在在地投在他自己的这个每一个项目上去。
 
胡一虎:来,这边我做个补充,因为很多境外的跟海外的嘉宾,可能不太清楚所谓的这个生态链是什么,您在画面上所看到,就是从2014年开始,乐视的横向扩展它到了什么,智能手机,汽车这些领域,于是快速地膨胀,也就是它多元化它多元化的过程当中,命名为开放闭环的生态系统,由七个子生态来协调,包括了云服务、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他把跨界的东西整合在一块,有人说你从正面角度来看,他就属于颠覆有创意性的创业家,而你看到了他这一点是吗。
 
乐视全生态垂直整合 视为风险控制失败案例
 
汤旭东:我觉得这个生态链主要是围绕这个用户,因为一个是用户的获取,一个是用户的这个流量变现,那么获取的话,就是以这个很廉价的硬件的销售,来获取用户,那么变现端就是通过它的视频,通过它的整个的消费,内容的消费来变现,我觉得它实际上是围绕用户做了一个生态。
 
刘学辉:我想补充一点,事实上我觉得大家就是每天大家在批评说,生态战略不对,事实上大家并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生态战略,如果说生态战略不对的话,某高科技公司也是生态战略,某电商平台也是生态战略,某互联网服务商也是生态战略,我不能是因为乐视的现在的危机,大家去否定生态战略,乐视生态战略的精髓实际上在乐视超级电视乐视超级电视是什么呢?是视频、影业、花儿影视加上乐视云,这些垂直整合成了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是较传统的某些电视品牌是带了全新的这种产品价值和用户价值的,被称之为生态产品。后来乐视手机实际上是复制的乐视生态,就是乐视电视的生态,后来把这个生态又复制到汽车,实际上这个是乐视生态战略的一个来源。后来把七个子生态称为一个大生态,这里实际上我坦诚,这个已经失去了原来真正生态战略的味道,实际上确实是已经走到了一些多元化的这种方向去。
 
周春生:我并不否定这个概念本身的这个商业价值,那我觉得当时乐视之所以值钱,也是因为很多人看重的就是乐视一个生态的打造,而且贾总,贾跃亭也确实做了很多事,那我更倾向于把这个例子当做是一个风险控制失败的例子。
 
胡一虎:风险控制失败。
 
周春生:我们企业家要有冒险精神,这是没错,但是任何的冒险都不能超出一定的度对吧,这个冒险精神和量力而行之间,是有点平衡的,如果超出了一定的度,那这种冒险就很可能,变成大概率的这个失败,就远远高于你成功的可能性。
 
胡一虎:但实际上你的潜台词就是他今天走到,就是他的大跃进的夸张步伐所造成的。
 
周春生:大跃进的夸张步伐,所以我倒不倾向于说贾总在骗,当然这里面有骗的因素,为什么呢?这个骗一般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不是一开始我觉得老贾就想着骗大家,而是最后这个游戏玩不下去了,只能蒙大家或者是瞒大家,最后变成了有可能就需要骗大家,因为这个在我们企业界,经常会有这种事儿,这个大家要钱了我拿不出来,那么经常出来说大家放心吧,过几天就给你钱,同时还在别的地方,可能还在到处找建是吧,这有可能会涉及到这方面的因素。
 
胡一虎:来。
 
王君:周老师刚才一直在强调,风险控制的问题,我想这是一个悖论,对于创投创新性行业,风险如何控制,那么另外我觉得比风险控制更严重的一个问题是治理结构,我们看一看,乐视的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由贾跃亭一人掌控,所以之间的关连交易,资金的划拨调转乾纲独断,那么他的理想主义他的膨胀,然后他拍脑袋客观上又没有一个科学有效的治理结构去制约他,这才导致了风险。
 
胡一虎:运栩请说,运栩。
 
屈运栩:我补充两组数据,就是关于刚才您提到的这个,就是说就我们刚才讲生态的时候,我们通常会看到各个生态板块里边至少有一个生态是比较,有相对可见的盈利能力的,或者就是说现金流非常健康的,我们再回头看乐视的生态,乐视最基础的生态是乐视致新,乐视致新的2014年的投资人给它的算的就是账是以零毛利计算,每卖一台电视亏375块钱,就接近400块钱,那么就是说,它的主营业务是以亏村为前提在运作的。当然我们说亏损是可以被接受的,互联网公司都在亏损,但是亏损的前提是一个现金流的管理,我们又回到说,刚才你提到的这个就是说生态,我们在跟那么多年之后,我们发现生态里边最明显的一点,是各个子生态业务之间的无序的现金流的拆借的生态,而不是业务的生态。
 
王君:它现在还没有走完烧钱的阶段,相比于其他还在烧钱的,创新型公司,互联网公司来说,它是好的,它创业板上市了,创业板上市最基本的指标是连续两年盈利吧,它会过度过这个烧钱的阶段,它现在电视亏损375没错,折了广告费和会员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它前三年的会员费是免费的呀,它只有度过了这三年的免费的客户开始交费,同时还要不断地花钱让更多的用户上来,但早晚有一天它会度过这样的一个盈亏平衡点,这样的一个点,就是度过这个(阶段)。
 
屈运栩:我们讲所有的这些的前提在于说它的一二级市场的所有的数据的披露是为实的,对吧,那我们又回到最开始,我们一再说的,就是说为什么我们很质疑这个它的信誉的问题,就在于说你所有的这些基础就在于说它的披露为实,那么我们看到2017年上半年的这个披露,孙宏斌是接手了它这个上市板块,马上乐视网的这个盈利就变成了亏损6.4个亿,所有关联交易的比例就从5.6%变成了44.56%。
 
王君:我觉得它这次的预亏跟去年11月份开始,发酵的那场危机直接相关,如果金融机构能够一直支持的话。
 
范建喜:这个财务报表。
 
周春生:我觉得王总您刚才讲的这个悖论,其实对每个创业者,因为我们现在中国讲双创,创业和创新,我觉得对每个创业者都很重要是什么呢?你最大的战略首先要能生存下去,如果你这个你所冒的风险比如说你的财务的需求,已经远远超出你能提供的这个资金,你能够获得的这个资金,那这种这个风险的失控必然会导致失败。
 
王君:这是战略节奏把握和现金流运筹的问题。
 
周春生:是,这个方面它确实是有问题的。
 
程文卫:实际上乐视已经作为一个创业板的上市公司,已经几年了,那么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来讲的话,公司治理,是一个非常非常严肃的问题,不能说他是董事长,他就可以为所欲为,把所有的钱都花出去,这是不对的,而且从信息披露来讲,它作为交易所来讲,它应该是应披尽披,你做什么你就赶紧披露出去,我觉得这一点是做得远远不够的,它一是一个上市公司了,不是我们作为风投期的风投的公司,这个应该是有本质上的差别的。
 
刘学辉:我觉得王总说得特别对,我觉得咱的路一定要走,就是乐视这场代价这么惨重。
 
胡一虎:对。
 
刘学辉:几百亿的代价,到底最后给我们留下什么。
 
胡一虎:什么教训呢,最大的教训是什么呢?
 
刘学辉:第一个乐视的战略激进这个是不可否认的,不可否认的,但是老贾确实以为自己的能力可以去驾驭,他低估了很多就是组织内的人性的这种复杂,就是我觉得这一点上已经都承认了,老贾确实激进这个不用再讲了,确实有关联交易确实也有,这个是各大媒体已经报道过,我们不下于几千篇文章了。刚才讲了我说战略执行,我觉得乐视事实上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鸡总当初讲的这种去渠道化,就是说直接给用户提供最大的这种利益,然后事实上把渠道商的利益给打掉了,但是贾总确实忽视了一个问题,是什么呢?针对中国的这种电视和手机的线上销量占了30%,线下占了70%,30%的坎儿是过不去的,你要想成为一个伟大的品牌一定要靠线下。贾总可能是太过于强调,用户利益了,就是在某些部分,事实上是损害了渠道利益和供应商利益。这点事实上,这个我是觉得贾总可能在这点应该也有一些反思。
 
胡一虎:好,这是学辉个人的反思,这是他的看法,来,场下的朋友们,我想听听看,有的人憋不住了,来,请说。
 
观众:乐视是不是骗局我想就说三点意见,第一点,乐视在我们中国拿市场换技术在这个汽车方面这么几十年,我们拱手让出了这么多的市场,但是我们没有获得多少核心技术,贾总投资了100多个亿,那么到目前为止,研发出了一个FF91,这样惊艳世界的这样一辆车,从这点上讲任何一个骗子,或者是庞氏骗局的人能做到这样吗?第二点乐视创立这个商业模式,平台加终端加应用,现在纷纷被各大其他企业效仿。第三点,乐视的超级电视从无到有,到目前达到1000多万台的存量,那么它基本上把原来已经被众多的教授和专家视为夕阳产业的这个电视,又是变成现在一个互联网的新的终端入口,请问哪一个骗子能够创造这样一个新的这种。
 
胡一虎:变成一个时尚的新行业。
 
观众:对。
 
胡一虎:请说。
 
观众:我来说一下,华尔街有一句著名的投资格言,叫做多元化的结果就是多元恶化,乐视是不是就是一个多元化非常恶化的例子,乐视和某电商平台和马云做的完全不一样,人家是步步为营,走一步做一步,没有大面积地铺摊子,而乐视是什么,一下把七个摊子全铺开了,然后每个,这七大生态每个都做一点,让你看到让你觉得它是在做,实际没诈骗,但实际它只做了一丢丢。比如说我再给你举个例子,乐视还做了进军了房地产,它在北京,北京世贸工三那地方拿了地,拿了地它却并没有建,这是说明什么?它就是在铺摊子,让你看不出来它在做庞氏骗局。
 
范建喜:我觉得这个乐视是我的解读是产业互联网的模式,做的比较成功的电视产业互联网,那么另外这个手机产业互联网,汽车产业互联网,体育产业互联网,就是摊子铺得确实是比较大,那么铺了这么大个摊子确实是需要资金,那么另一个说,你这个公司受益于这么一个七大生态,受益于这个七大生态的时候你不说感谢,当这个非上市体系确实出现了摊子铺大了,资金链断裂了。
 
胡一虎:对。
 
范建喜:因为它行走在无人区,它做的这些事情都是行走在无人区。那么另外一个是,它做的电视整个行业都在跟,它做的营业。
 
男:内容。
 
范建喜:那个BAT都在跟,它做的体育某视频平台现在在复制,它做的汽车某智能电动汽车公司也在做,那么这些事情,确实从战略上来讲,这些行业都有很大的竞争。
 
胡一虎:来,等一下,来。
 
观众:我现在就想问的一个问题,他凭什么王者。
 
胡一虎:你问什么问题,你讲。
 
观众:对,他现在有一个问题,凭什么王者归来,他凭什么还钱,他现在已然身无分文。
 
屈运栩:他怎么样再次赢得资本市场的信任,是关键点。
 
刘学辉:老贾主要有两张王牌,我们叫一个大王一个小王。
 
周春生:我们对失败要有一个包容心,如果他不是骗的话。
 
观众:最初乐视网它是以一个做盆景的心境,结果干了一件大草原的事。
 
解说:《一虎一席谈》争论更精彩。
 
胡一虎:今天乐视走到这里,他手中还有牌吗?我们看看大屏幕,很多人都在讲,他毕竟还年轻,他还有希望,他还有翻身的余地,翻身的余地是什么,就是他现在掌握的乐视的汽车,我们想问的就是说,这个汽车真的是他王者归来很重要的一张王牌吗?有没有可能呢,运栩。
 
屈运栩:贾跃亭现在正在做一个10个亿美元的一个融资,资本市场是否会支持他这10个亿的融资,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10个亿的问题不解决,那么接下来量产都会非常困难,之前所在内华达州的工厂已经停建了,因为他需要快速的量产,所以他需要买一个新的工厂来做。那么所有的这些看起来都是投入,所有的投入都需要资本支持,他怎么样再次赢得资本市场的信任是关键点。
 
胡一虎:来,学辉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学辉:我觉得老贾实际上手上不是一张牌,我觉得老贾手上有两张王牌,我们叫一个大王一个小王,实际上大王反而不是汽车,汽车是小王,汽车在目前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因为老贾非常前瞻看到了未来,整个汽车产业智能化、电动化、互联网化的这是一个未来趋势。实际上他不舍得他知道有很大的冒险,但是他不舍得放弃这个我们叫百年一遇的机会,所以我觉得还是有一部分投资人会再权衡到底是关心你们刚才讲的那债,还是关心这个行业的市场空间,和老贾这个人和前瞻的战略和优秀的产品,大家会权衡的。老贾的第二张王牌实际上大家忽视了乐视网,老贾还是乐视网的大股东,乐视网的战略价值是非常大的,乐视网目前来说是一个600亿市值的公司,它在内容领域,内容包括了当然一个线上的在线视频,乐视视频,一个线下的乐视影业花儿影视,这两张王牌事实上整个行业包括BAT都一直在事实上非常的那种渴求的。
 
屈运栩:我补充一下,贾跃亭在乐视网的股权超过97%已经质押,97%质押之后,在3个月或者6个月之后,一旦复牌3到4个跌停板之后,几乎触及所有机构的平仓线,一旦强平贾跃亭丢失乐视网手中所有的股权。
 
刘学辉:对,我觉得这个又先入为主,谁能判断3个月之后,乐视开盘就是3个跌停呢。
 
屈运栩:因为其实是这样,我们没有判断,因为二级市场是这样。
 
刘学辉:我刚才讲,我还没说完。
 
屈运栩:二级市场超过20家基金,给出了3到4个的跌停牌。
 
刘学辉:因为二级市场都是短期投机者,我觉得拯救乐视的一定是战略投资者。
 
王君:这里头澄清一个概念,它虽然被冻结了,甚至被质押了,目前还是他的,他依然是25.67%的股东。
 
刘学辉:我们换一个假设,比如说某电商平台和某互联网服务商,这个竞争一直非常地激烈,但是这两个都缺什么呢,一个是缺内容,一个缺智能硬件,咱不妨去畅想一下,我觉得乐视网如果跟这两个其中的某一个阵营结盟,可能某电商平台和某互联网服务商之间的竞争平衡会被彻底地打破,这个都是这两三个月内有可能发生的一些事件,并且不是小概率事件,大家知道孙宏斌和柳传志的关系,贾跃亭跟孙宏斌和柳传志的关系,柳传志又和马云的关系,我说一切皆有可能,我们一开始就心存善意,不要说人家还没跌停呢,你们说人家开盘3个跌停。
 
程文卫:我就提供一个数据。
 
胡一虎:来,文卫请说。
 
程文卫:提供一个数据是这样的,就是说它搞影业很厉害,那你看看某影业公司的现在的市值是多少,不到300个亿对吧,还有一个它搞电视很厉害,你比如说它跟某电视品牌它的硬件,某电视品牌,是不是比它市场占有率还更高一点,某电视品牌停牌之前是400个亿,那两个加起来就是某影业公司加某电视品牌700个亿,对吧,现在乐视网停牌之前是600个亿,比较就比较得出来。
 
刘学辉:但是我觉得这个类比又是不准确的,你比如说某高科技公司既做手机然后又做就是MP3,这已经是原来被淘汰的,如果在五年前你判断某高科技公司的投资价值的话,那你觉得某高科技公司无非就是某些手机品牌的手机业务,再加上我们叫某电视品牌的电视业务,再加上某一个品牌的MP3业务,你怎么加你也加不到7000亿美金。
 
王君:你这个对标确实是不科学的,包括中邮的,易方达的,嘉实,它们确实给出了三四个,跌停板的预测。
 
刘学辉:那拿什么做对标呢?
 
王君:它基本上对标的电视制造产业,那个当然是十几二世倍的市盈率了,对吧,乐视我觉得它是互联网概念,这是互联网概念。
 
胡一虎:你们在争论的过程当中,其实坦白讲,背后的潜台词是我们怎么看待一个企业家,企业家在面临他这个跟人生最大的挑战的时候,在事业最大的挑战时刻当中,他在投资人当中可能在漂泊的时刻当中,我们怎么来看待企业家这个角度,其实春生你在上课的时候,给EMBA这些都是社会的,企业界的精英的时候,一定会谈到一个企业家的精神是什么,企业家的情怀,那你在大屏幕可以看到,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当中,包括孙宏斌还包括刘强东,他稍早的时候都会在社交平台点出来一点,会讲说这个老贾他是有情怀的,他是有梦想的,他是敢冒险的,我相信所有上过商科的上过MBA的,上过EMBA都知道这句话,一些企业家,企业家精神是什么,他必须要冒险,他必须要创意等等等等。在这个时刻当中,有人就呼唤,我们应该用比较包容的态度,来看待老贾的事情,你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周春生:这个说法我觉得我倒是赞同的,我们对失败要有包容性,如果他不是骗的话,因为你看美国之所以,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是因为对失败的包容,因为任何一个创业实际失败的概率,要超过成功的概率,否则全世界都是乔布斯,都是比尔盖茨都是马云。但是问题是我觉得在短期之内,老贾要想在国内融资,肯定是难上加难的,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对吧,因为他的信誉毫无疑问,不管什么原因受到了影响,而乐视汽车这个东西呢,实际上是适合于有大资本,长时间去玩的一个游戏,但问题是,你有没有这么足够的资金,有没有这么足够的管理能力,因为它确确实实几乎没有哪一个板块做得特别好,这一点它跟某高科技公司是有很大区别的,对吧,某高科技公司也做手机,做平板这种,但是你看它要做什么,别的东西的时候,它这一块已经做得非常扎实,对吧,但是老贾好像基本上是有点像什么呢,有点狗熊尿尿,我先划一个地盘,说这是我的地盘了,我再到别的地方撒泡尿,划一下说这是我的,他在深耕细作方面我觉得还需要进一步地提高。
 
汤旭东:乐视这个危机实际上是个信用危机,其实现在这个时点,作为媒体来讲,作为我们嘉宾来讲,其实这个时候应该挺一下老贾,你想想我们所有现在的上市公司的股东,包括我们的非上市这块的供应商,还有这些基金,那么其实这个时候,如果给老贾一个机会,给他一个信心,然后加上孙宏斌的力挺,其实我觉得其实乐视危机是完全可以渡过去的。
 
胡一虎:请说你的观点。
 
观众:我觉得这个贾先生他是最初乐视网,他是以一个做盆景的心境结果干了一件大草原的事儿,那么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个知音就是孙宏斌,我觉得孙宏斌是市场上很著名的一个成本控制的剪刀手,所以孙宏斌他在很多的问题上,他是赞同贾先生的,但是他在很多问题上又很懊恼贾先生,那么也就是说这个成本控制问题,我觉得下一步要交给孙宏斌先生,这是一个正确的做法,而且这是一张王牌。如果我是孙宏斌的话,私下地向万达的王健林了解一下他的意思,那么做一个什么呢?做一个前期的咨询,那么我们来一个私人定制,因为以万达目前的情况,它急切地需要乐视网,那么这个时候,孙宏斌将乐视网打桩剪接,弄出一个好的盆景,送给王健林,如果有王思聪的参与的话,我想乐视网马上就涨停。
 
汤旭东: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倒闭,主要是因为中国还是创新不足。
 
范建喜:他们4行走在无人区,风险肯定很大的。
 
观众:贾总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观众:我希望他能先给我们点让我们先活着。
 
程文卫:每个创业者心中都有个贾跃亭 关键在于控制欲望
 
解说:《一虎一席谈》争论更精彩。
 
胡一虎:我们今天刚刚谈了很久谈乐视,你不要忘了我们不是只关心乐视,不是只关心贾先生我们要关心的是,这个乐视风波它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王君坦白讲,有没有类似可能下一个乐视,或这样的风波会出现,提醒大家注意的该注意是哪里。
 
王君:随着我们创新创业活动的深入,不断的创新创业的企业上市,这样的事情会持续不断地发生,而且特别是在我们系统性地调整,中小创的估值的这样的一个大拐点的时期,乐视就成为了一个典型的代表,现在甚至有人埋怨创业板的下跌,是乐视造成的,那我觉得这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到底谁怪谁呢。
 
胡一虎:但是我们又无论如何,我们要关心的是什么呢?您在画面上所看的,就是坦白讲,今天虽然我们触及到了乐视这个企业的风波,但也别忘了,互联网+这个企业现在遭遇相当多的寒冬,您在这些数字里可以看到,在去年倒闭公司的行业,集中在电子商务、还包括汽车交通还包括本地生活,三个行业当中,我们想关心的就是说,像这种有人觉得说,互联网不断地烧钱不断地烧钱,它在风险跟冒险之间,怎么掌握平衡点,春生你一直研究这方面的。
 
周春生:其实我觉得这些数据都很正常,因为任何地方只要有创业,就有可能就有失败,但问题是对每个创业家来讲,能够在追求快速发展的同时,能提高自己生存存活的概率,我觉得这是每个企业家其实也是每个投资者都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永远你是要把风险和回报之间的一个平衡关系,永远要摆在一个恰当的位置,在这方面我说,贾总有没有把它摆在一个非常恰当的位置,实际上是值得商榷的。
 
汤旭东:因为这个我是专门做创投的,所以就是说这些数据我们是比较清晰的,我觉得之所以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倒闭,主要是因为中国还是创新不足,就是说很多创业者是跟风创业,就尤其像O2O智能硬件,这个就是同质化特别严重。那么其实反过来讲的话,反而我觉得老贾这种创新精神,包括抓市场商机这块,是所有创业者值得学习的。
 
程文卫:我觉得其实每一个创业者里面,心中都会有一个贾跃亭,但是最关键的是说怎么去控制你这个欲望,其实写某搜索引擎那本书叫《重新定义公司》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叫资源分配的比例,70、20%、10%,就是你70%的资源用在做原有的业务上,20%是研发,10%是去想像。
 
范建喜:那么对于创新这个概念,我觉得他们行走在无人区,风险肯定是很大的,作为投资人来讲,就是说这一块该承受的风险,投资人要有心理准备,对媒体来讲我觉得就是说,我不反对媒体去挖,挖一些信息,但是我觉得你要挖的时候,你要多用一些心思,多用一些思考,给中国创新多留一些空间,能够给大家多一些思考,而不是一边倒地今天把他捧成神,明天把他说成(垃圾)。
 
屈远栩:我提两个点,一个就是说能力和信誉,和梦想要匹配,能力要匹配的原因就在于说,如果你能力不匹配,你的信誉就会受到挑战,然后最后你的梦想可能就不会实现这个是已经看到的一个问题,另外一个就是说资本市场一定需要特别注意的就是,你的钱从哪里来,你的钱是不是能够长期支持你,短融长投式的这种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这种投资是必须要谨慎的,对所有的企业家来说都是。
 
胡一虎:好,时间的关系,谢谢所有的嘉宾的参与,谢谢!最后场下的嘉宾,来,请说。
 
观众:我是乐视的员工。
 
胡一虎:你在乐视待了多久。
 
观众:一年多一点,对,然后我今天特别想做几件事情,第一个就是我特别想向对面的供应商的伙伴们深深地致个歉,首先一个我要声明就是,我在这里不能代表乐视公司做的,所谓的承诺或者是什么,因为我知道我们目前给不出承诺,但是我相信所有的伙伴跟我们的员工是一样的,因为我们都知道每个人都不容易,乐视可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那我也依然支持它,我相信有我这样的员工在这里,我希望,我也相信贾总一定可以东山再起,贾跃亭他把自己所有的身家,拿出来投资在汽车市场上的时候,他一定有他的梦想,而且这个梦想值得我们在座和外面的很多很多人来支持,当然我认为不管这个梦想再怎么支持,他也不应该欠供应商的钱,他也不应该说损害上下游的利益。
 
胡一虎:谢谢,来最后我来听一下供应商,你想对在美国的贾先生说什么。
 
观众:他用他的那个现在用他的梦想在往前奔,但是我希望他能先给我们点,让我们先活着。
 
胡一虎:谢谢,谢谢所有的嘉宾,谢谢!不用多说了,我们的节目在全球180个国家跟地区当然在美国看得到,贾先生如果看到,贾先生的亲友如果都看到,我觉得也件事情能做最好的结局就是,你早点回来,我们听到了你的员工,你的老朋友在帮你解释,也别忘了供应商在等着你回来,才能让这件事情,让这场商业的风波写下比较好的圆满的结局。谢谢您的收看,再会!
 

分享到: 收藏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