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阿里巴巴与杭州的气运
本文来源于:信海光微天下 作者:信海光微天下(自媒体人) 关键字:阿里巴巴,马云,硅谷

阿里巴巴的存在,改变了杭州的气运。如果阿里巴巴没有出现在杭州,杭州的经济发展会怎么样?这是一道脑洞题。

在中国,关于地域差异与城市竞争的内容一直是个热门话题,比如被最广泛提到的就是北京与上海之间的南北“双城记”,又有北上广这样的三大一线城市的说法,然后因为广州的落伍,深圳取而代之,中国三大一线城市变成北上深,同时,深圳与香港孰强孰弱之争也经常撩拨国人的神经。
 

而在最近一篇刷爆朋友圈的文章中,吸引到众多关注的则是杭州,这篇文章的作者高文轩在标题中就鲜明的提出--时隔十年再看“上海为什么出不了马云”:在新赛道上,上海已被杭州甩下半个身位!
 

杭州已超上海半个身位?太多人对此持有不同观点,看网上一些评论甚至直截了当的将作者归为“杭吹”阵营,理由也很充分,至少从评价城市的最关键指标GDP看,杭州目前还是没有办法和上海相比的:按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中国城市GDP排行榜上,上海依旧高居全国第一,为26688亿元,而杭州仅居第十,为11700亿元。当然人口差距同样很大,上海现在有2416万人,而杭州只有889万人,是前十名中唯一千万以下人口城市。
 

阿里巴巴与杭州的气运

但问题是,作者在讨论上海和杭州双城时,所采取的并非传统的GDP观点,而通篇文章其实是围绕一个核心:新赛道!是在科技新经济的赛道上,上海正在被杭州超越。杭州挑战上海的路径并不是通向下一个超级城市,而是正在将科技与产业升级的权重远远置于资本、土地、劳动力等要素之上,通过科技、经济创新引擎实现对上海的超越,而“环杭州湾经济带”的杭州湾大湾区,也已具有冲击世界级湾区的潜力。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每一次文明形态的更迭,都会导致经济中心的变迁。从农业文明时代到工商文明时代,汇集全球资源的上海取代了昔日的“人间天堂”苏州、杭州成为江南乃至全国的经济中心;而当信息时代取代工业时代,作为全球性信息门户和枢纽的杭州,又将重新挑战乃至颠覆上海的地位。
 

作者举了中外的许多论据,比如“硅谷”从相当意义上已取代纽约和东海岸,成为现代美国经济最重要的象征,而杭州作为长三角“硅谷”的地位已然凸显出来;在上海经济版图里,传统的工商大企业可能创造了八成甚至更多的产值,而杭州却已是中国的电商之都,它连接商家、物流、客户,连接中国无数的城镇、企业,以杭州为中心,构建了一个无远弗届、且持续共同进化共同繁荣的商业世界;在2016年全年和2017年上半年,杭州的人均创业密度已超过北京,位列全国第一;上海信息产业增占经济总量之比只有10.7%,而杭州则高达24.3%;自2016年以来,杭州在高端人才引进数量上始终超过北京、上海和深圳位列中国第一......
 

客观说,如果把比较限定在“新赛道”上,杭州对上海的弯道超车应该是没有太多争议的,不止是杭州,在高科技和新经济赛道上,上海在中国城市中比北京和深圳都已经远远落在后面,而对于个人而言,我更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上海为什么落后,而是杭州为什么会领先?或者进一步说,在杭州的赛道领先中,阿里起到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就世界范围而言,杭州在新经济领域中的崛起都是相当奇葩的,因为这几乎是阿里这一家企业一力推动而成,对比大洋彼岸的旧金山湾区,带动硅谷崛起的其实是大波高科技企业。
 

阿里巴巴与杭州的气运

网上有人提问:如果阿里巴巴撤出杭州,杭州的经济发展会怎么样?有人回答说阿里撤出杭州,是杭州的巨大损失,但天也不会塌下来,因为杭州新经济大势已成,就算没有阿里巴巴,杭州依然会依靠惯性在既定赛道上狂奔。
 

那不妨换一个角度再提问:如果阿里巴巴没有出现在杭州,杭州的经济发展会怎么样?相比上一题,答案就非常开放,足可以写一本架空历史小说。
 

历史有很多必然,但也有很多偶然。就像微软为什么会选择阴冷多雨的西雅图作为总部,因为那里是比尔盖茨的家乡,马云选择杭州作为阿里巴巴崛起之地,也是因为杭州是马云的家乡,从这个角度讲,阿里巴巴对于杭州在最初就是一种偶然,然而,事件一旦开始,历史已经发生改变。
 

如果阿里巴巴没有出现在杭州,江浙沪包邮应该不会有了吧?G20还会落地杭州吗?世界互联网大会还会在浙江小镇上召开吗?中国首家互联网法院呢?世界首个eWTP试验区呢?
 

阿里巴巴与杭州的气运

作为杭州本土长成的世界级企业、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阿里巴巴市值刚刚超过4000亿美元,进入全球上市公司第一阵营(位列第7)。拥有怎样的企业,对一座城市来讲即意味着拥有怎样的未来。由于阿里生态大本营(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菜鸟等)的存在与带动,在城市产业与生活信息化、数据化、移动化等多方面,杭州都在中国处于领先位置。
 

而它所产生的影响,包括直接影响和蝴蝶效应,已经使杭州这座城市被永远的改变。
 

这些改变甚至已经深入到杭州这座城市的气质。比如市民对新经济事物的高接受度,在杭州,出门是基本不用带现金的,这不仅仅是因为马云把第一家阿里巴巴无人零售店开在了杭州,也不是因为杭州无处不在的互联网支付基础设施,而是一种氛围。七月份去杭州,打车的时候听说去参观雷峰塔是不能手机支付的,而自己又没带现金,司机师傅主动说你拿手机多付我五十块钱车费,我找你五十元现金......这不就是杭州市民对马云和新经济最大的支持?
 

阿里巴巴在年初公布了集团的纳税数据,称阿里巴巴集团以及蚂蚁金服集团2016年合计纳税238亿元,平均每个工作日纳税近1亿元,其中相当部分贡献给了杭州本地,但这其实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阿里巴巴不止是一家中国互联网纳税第一的企业,而且是一个平台,是一个生态圈,除了淘宝、天猫、聚划算等平台,还包含商家、第三方服务商、物流公司以及生态圈其他合作伙伴等,都直接或间接在其平台上展开业务。如果都算起来,阿里巴巴生态圈带动纳税至少2000亿元,创造了超过3000万个的就业机会。
 

阿里巴巴与杭州的气运

阿里巴巴的存在,对杭州当地普通人生活的改变随处可见,比如前段时间轰动一时的杭州蓝色钱江保姆纵火案,媒体报道中就无意透露了一个细节,蓝色钱江小区是杭州城里最高档的住宅之一,而业主早年贫寒,父母都是农民,“没像样的鞋,没像样的床,五年前还不知道奢侈品长什么样”,但却通过做服装生意,“靠着杭州这个电商之都发了家”。
 

有人从偶然和必然两个方面总结城市的命运。
 

关于硅谷的命运是这样的:淘金热催生铁路业,而铁路带动运输业,运输业又带动港口业。港口需要无线电通信,从而催生了半导体产业,半导体产业又衍生出微处理器产业,从而产生了个人计算机,计算机又催生了软件业,软件业又得益于互联网。波澜壮阔而又有些机缘巧合的产业进化,把硅谷引向了“人类进步中心”。
 

深圳的演进:临近香港——南海边划了个圈——南下淘金热——创业基因——山寨产品——智能硬件。
 

而这二十年中,杭州的命运是怎样的?阿里巴巴创建——非典——电商——支付担保——全球金融赋能中心/电子交易赋能中心/大数据赋能中心?
 

阿里巴巴创建于杭州是一种偶然,但阿里巴巴能够崛起于杭州还是与杭州的城市气质、宽松的政策环境、开放的基因、较吸引人才的工作环境密不可分的,假如没有诞生在杭州,阿里巴巴会怎样?这同样是一道值得思考的脑洞题。
 

但无论怎么讲,阿里巴巴在杭州的兴起,对杭州未来的发展命运来说,都是一个关键因素,有了阿里巴巴,杭州聚气已成,才产生了人才、资金、资源、技术等各方面的集聚效应,杭州才有了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创新创业中心进发的原动力。阿里巴巴不会永久存在,用马云的话说“我只做101年的企业”,但杭州因之而发生的变化,却是永久性的。
 

阿里巴巴的存在,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杭州的气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