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给音频付费市场泼点冷水
本文来源于:蔚选择(微信公众号) 作者:春蔚 关键字:蜻蜓FM,《冬吴相对论》付费
 

 
有的行业,大风退了来,来了退,好几轮了,猪都摔死好几头。有的行业总在等风——台风、飓风、龙卷风——光听见预警,就是不见风。
 
音频版权市场的大风还未刮起来——时间久了,以至于有人怀疑,这个市场究竟有没有风?
 
即使这可能是传媒领域不多的爆发机会——和门户、视频、移动端那些上市公司相比,互联网音频市场还没有一家真正的上市公司。
 
没有,就代表着某些可能。
 
9月28日,蜻蜓FM宣布完成总额近10亿元人民币的新一轮融资,在几百亿的互联网音频市场最昂贵的一次融资,是一次重要的资本定价。
 
借助资本的力量能否抢跑,能否更有效地跑马圈地、驱除竞争者——谁能第一个成为互联网音频市场的敲钟人?
 
谁能熬到被资本收买,或者被资本轻慢……音频市场版权的双面刃需要靠平台的崛起获得真实市场的打磨。
 
 
他们的知识长城长于青春,漫溢时光,并不是今天才被工具所缔建
 

 
音频市场正从“缺内容”进入“缺好内容”的博弈期。
 
从罗辑思维的“得到”,一水的知识男性的大照片摆满会场;到米果文化的《好好说话》在喜马拉雅FM突破3000万;到《冬吴相对论》在两家音频网站带走600万版权年费;到《矮大紧指北》上线一个月付费用户破10万……每一个爆品后面,都是出品人过去数年的市场经验积累,用户的积累,品质的积累,调性和社群的积累——这个价格就算不以音频也会以别的方式获得认可。
 
这是一个跨界打劫的时代。
 
毫无疑问,这正是音频席卷内容创业的好时期。
 
有的人已经厌倦了目迷五色,他们希望自己耳朵听着,还能解放身体轻松的干点别的。本质上,这就是移动的广播,这是时间的陪伴。
 
人们所剩不多的那些非工作时间,需要在车里,在手机上、上班路上、运动锻炼时获得一些听觉的陪伴。移动广播的消费场景催生着更多的市场需求:比如教育充电,比如亲子时间,比如减压放松……
 
头部资源正如早期的视频内容,稀缺;头部IP更是各网站的卖点。下一个罗振宇、下一个高晓松、下一个凯叔讲故事,会怎样诞生?需要怎样的运维?
 
毕竟,凯叔讲西游历时三年才走完全五部的创作;罗振宇365天常年的陪伴,高晓松的音频制作比视频制作节约成本……这都不是普通人能完成的作品。
 
人们讲述的传奇,多是工具的效率,多是跨界的效率。二往往忽略,声音艺术本身是带着镣铐。
 
孙俪的影视标准音季冠霖,还有很多优秀的声音作品
 

 
2011年9月,蜻蜓FM上线,成为国内首家网络音频应用。14个月后,喜马拉雅FM上线。其后三四年间,各类FM纷纷上路。一个小众的市场成为大众的可能。
 
6年多的时间里,互联网音频市场的慢热状态已经充分说明了行业壁垒的高企。因为声音不容易独立存在——每一份声音版权作品都意味着三到四份版权,首先是文字的版权,然后是声音的版权,还有音乐的版权,还有配乐的专业要求……每一个只想做声音加持的创作者,必然没想到后面有这么多的版权大坑。
 
听书,听知识——音频成本看起来容易解决,但是音频的版权成本是非正规军的难以承受之重。这片当下热闹的市场,很快会遭遇版权之痛的多点围截。
 
好声音从来都是贵的,比如广告市场——15秒七万元;比如20年前,某电视台使用商业声音库里的某位好声音,一年的买断价格超过20万;在专业范畴,音频版权从来就不是便宜消费。
 
标准的声音需要标准的文字,需要标准的生产流程——阿尔法狗的人工智能兄弟们们正在积极的参与到这个领域中来;可识别的声音,可识别的内容——高晓松们都是跨界的达人,不能批量复制;高配的作品,需要多人的专业协作;至于经典那更是难上加难……
 
周星驰和他的灵魂配音石班瑜,经典的配音失去了星爷的表演,出路也渺然
 
声音的依附性存在,使得声音作品版权面对多源追溯。能够解构两到三重以上的版权,才能说行业效率。作品和作品的叠加,不等于精品和精品的叠加;在颜值经济中声音的价值是后置的。
 
好内容不是因为付费而流行,也不会因为免费而不流行。音频平台并不比传统的广播电台优秀,而是移动音频工具比传统的收音机技术先进。
 
 

 
好的音频内容,需要跨越——书面用语向口头用语的转化,口头用语向口语表达的转化;口语表达向可识别、有个性、有技巧的表达转化。
 
你为什么喜欢郭德纲?你为什么记得住马三立?你为什么不计较芒果台主持人普通话的方言个性?
 
标准化的内容又会被挑剔的耳朵所鄙夷。读完吴伯凡一般人都知道和图书馆的差距;看完罗胖一般人都知道熬不过这个胖子;听完樊登也该明白这碗饭是祖师爷赏的……
 
确实音频知识付费有人赚到了钱,有的经济学家一个单品销售过3000万,但是这笔钱他用图书出版也能赚到一部分,用视频传播也能赚到一部分,但是绝大多数作品可能只能消费一次——或者绝大多数知识都卖不到1000万,这并不等于这部分内容没价值,没流量。
 
这正是未来的瓶颈。
 
从更广泛的维度看,更多的平台会买更多的好内容版权,不管是收费还是付费。但是服务呢?
 
服务反而是最贵的,就好像挖金子的人赚钱多不如卖锹者。
 
得到APP的团队可以帮一个知识提供者准备数月,打磨数月;提供规范的服务标准,产品标准,这些对于内容提供者是可遇不可求的,也是具有核心价值的。
 
未来真正的竞争是:可以持续产出的有核心竞争力的原创内容;能够标准化可复制,成体系生产出系列内容的机制。这个知识系统很容易在教育类音频出现。
 
当然广播的用户很多是男性,声音的理性需求对声音的选择也高。总之,做内容靠自己这需要常年积累;靠团队需要磨合生产模式……
 
怎么看,音乐行业的那些坏消息都会在移动音频版权市场上演。
 
我们阳春科技去年不断给某音频网站发公函,定期要求撤换被所谓网友上传的几百集的内容——没有对版权的尊重,所谓上市肯定短期无望。
 
规则不会因为当下暂时失灵而失去约束。


分享到: 收藏
热点精选
新乐视拯救乐视

明宇小姐(自媒体作者)

2017-09-28
0
又一家共享单车出事了

王雷生

2017-09-28
0
朱啸虎的合并盈利论是为ofo抢道...

虫二(自媒体作者)

2017-09-28
0
巨兽谷歌的新战争:打造AI世界的...

记者 谢丽容 刘以秦 周源/文

2017-09-27
0
互联网金融,如何改变传统金融?

南七道(自媒体)

2017-09-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