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首页
  • 电商/O2O >
  • 永安行确认收购哈罗单车 共享单车行业后入者只剩跋前踬后
永安行确认收购哈罗单车 共享单车行业后入者只剩跋前踬后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王天露 关键字:哈罗单车,永安行,共享单车

【地歌网讯】10月25日消息,哈罗单车CEO杨磊确认,哈罗单车与永安行合并消息,他本人将出任新公司CEO。永安行在昨日晚间于官网发布新闻称,永安行参股公司永安行低碳与哈罗单车合并。
 
本次合并完成后,哈罗单车将成为永安行及蚂蚁金服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并将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等业务领域,推动和蚂蚁金服、永安行以及众多合作方的合作。
 
10月24日晚间,永安公共自行车官网发布消息称,近日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哈罗单车)签署了协议,约定永安行受让哈罗单车100%股权,未来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
 
(一)永安行业务调整
 
2017年9月30日公告显示,永安行扩增公司经营范围,在原有公共自行车系统的开发、销售等业务基础上,新增包括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电动汽车、自动售货机、人工智能设备等的开发、制造、销售、租赁和服务等业务。同时,永安行将旗下全资子公司永安行低碳增资扩股,引入投资共计8.1亿元,融后估值13.1亿元;引入新投资者,持股比例由100%下降至38.17%,蚂蚁金服跃升为第二大股东,永安行失去永安行低碳控制权,并将永安行低碳剥离公司报表。
 
众所周知,永安行业务以有桩单车相关业务为主体。但在10月16日,永安行公开表示,共享出行是公司业务核心,公司正在努力打造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自行车、共享电动汽车四位一体共享出行平台。一周后,永安行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时称,共享电动汽车业务正在推进中。
 
公开表示业务转型,永安行并非毫无准备。2017年9月14日,永安行对外宣布公司将投资2.4亿元建设智能交通装备制造基地,产品包括公共自行车系统、共享助力自行车系统以及其他共享交通设施,以增加公司业务。这对永安行在共享出行领域的业务拓展来说,无异于粮草先行。
 
可以说共享出行领域并非永安行所擅长,此前其曾对共享单车业务持有保守态度。
 
自2016年下半年,永安行在北京、上海、成都等一、二线城市陆续投放共计5万辆单车,宣布入局共享单车行业。但实际上这个数量对共享单车市场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公开资料显示,仅ofo在北京的投放量就已超过80万辆。没有足够的单车,企业在竞争激烈的共享单车市场中将难以为继。这就需要共享单车企业在短期内进行大规模的资金投入,以最快的速度、大规模抢占市场。
 
同时共享单车业务并未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永安行招股书中显示,2016年共享单车业务仅占永安行全部业务营收的0.05%。永安行的大部分营收来自于与政府合作为主的有桩单车业务,具有盈利稳定性等特点,并且其进驻的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可避开以一、二线城市为主的共享单车行业内的竞争。
 
投入大、难盈利、发展前景不确定,彼时的永安行正处在上市前夕,规避风险、展示出良好的盈利能力及前景是当务之急。因此永安行索性剔除掉这块“鸡肋”,在今年3月28日暂停了共享单车业务的投入,并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曾经对共享单车业务的浅尝辄止并未让永安行完全打消这个念头。上市后的永安行近期所做的一系列举动,透露出永安行通过控股公司永安行低碳加码共享出行业务的决心。
 
(二)为什么是哈罗单车
 
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业务具有一个相同点:避开了ofo、摩拜盘踞的一、二线城市,形成错位竞争。
 
哈罗单车在一开始拟定了深耕二、三线城市的战略,陆续在厦门、苏州、东营等城市投放。截至今年7月,哈罗单车已在90个二三线城市投放。其在杭州等城市的投放数量已经超过当地的摩拜赫ofo。同时哈罗单车即将启动大北方战略,计划以山东东营为基地辐射山东、河南、河北、山西、甘肃、宁夏、内蒙、东三省等,将进入这些地区的150个二三线城市,投放约300万辆单车。
 
可以说此时正逢共享单车行业大洗牌。第三梯队共享单车企业如3Vbike、悟空单车等陆续退出市场,第二梯队共享单车企业如酷奇、小蓝、小鸣等纷纷传出资金链紧张、退押金的难的消息。然而此时的哈罗单车在巨头挤压、政策压力下仍能持续经营,也显示出其在运营、战术制定上的能力。
 
哈罗单车的新盟友永安行的优势在诸多共享单车企业中也尤为突出。此前在一、二线城市投放共享单车的失利让永安行暂时搁浅共享单车业务。但永安行主营的有桩单车业务,主要在三线及以下的城市运营。截至2016年,永安行已在全国400多个城市投放超过200万辆自行车。
 
同时有桩单车主要采用BT模式,与当地政府进行对接,完成建设、销售及运营等业务,因此永安行与当地政府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也是永安行的优势所在。
 
用户当道是互联网企业发展的共识。二者手握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基础,合并并只是达成了共识,甚至可以说形成了长板效应,抬高了自身壁垒,让暂时不具备此项优势的其他同行只能望其项背。
 
今年8月交通部等10部门联合下发共享单车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规范共享单车投放数量。此后杭州、广州、上海、北京等一、二线城市陆续出台条例暂停共享单车投放。至此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天花板已现,存量不足的共享单车企业只得避开这些城市另寻出路。
 
此时共享单车企业的路径选择不外乎两种:出海和渠道下沉。但以现状来看,除了巨头摩拜、ofo外,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出海情况并不乐观。今年2月,Bluegogo曾将共享单车投放至美国旧金山,但却因未得到许可被当地政府勒令退出。小米生态链企业小白单车在今年7月于日本大学校园投放后,再无海外投放跟进消息传来。
 
对于另一条路径——渠道下沉,显然永安行和哈罗单车此时已取得先机。如今二者合并,整合用户资源,在已有存量基础上进行规模化运营,更加具有优势。随着这些城市共享单车市场逐渐饱和,留给后入者的机会将越来越渺茫。
 
跋前踬后,或许就是现阶段共享单车行业后入者的窘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