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首页
  • 电商/O2O >
  • 共享单车上演“死神来了” 小蓝之后还有它们……
共享单车上演“死神来了” 小蓝之后还有它们……
本文来源于:掌会 作者:王天露 余德 关键字:小蓝单车,李刚,共享单车

 

11月15日,小蓝单车团队解散的消息在朋友圈漫延。这个号称“最好骑的共享单车”企业并未如愿逃脱死神。

 

正如电影《死神来了》一样,死神追杀之下,死亡不存在悬念,只不过是死在哪一集的问題。

 

这一次,小蓝单车不过是死神手中,共享单车死亡名单中的一个。众多共享单车玩家,终将逃不过宿命……

 

死亡名单

 

报道称小蓝单车已宣布解散,HR已开始在朋友圈叫卖办公家具,小蓝北京办公区域人去楼空。小蓝母公司野兽骑行遣散除部分高管外的全部员工。

 

截止目前,小蓝拖欠供应商超过2亿元,员工工资也未结清,近10亿元的用户退款存在兑付可能。小蓝公关负责人无回应,CEO李刚在国外无法联络……

 

无需坐实,如无几乎不可能的意外发生,小蓝单车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正如《死神来了》中,死亡暗示的出现,意味着死神的到来。现实中,死亡到来前的征兆,一幕幕在小蓝身上出现

 

今年6月小蓝B轮融资失败,8月母公司野兽骑行开始裁员,9月传出退押金难,10月遭供应商围堵办公地点要账……

 

此时的惨状,与几个月前意气风发、挥师北上的小蓝对比鲜明。这家看似风光的企业,在成立一年内,上演过把瘾就死。

 

小蓝的融资只有一次,是在今年1月获得的4亿元A轮融资。但这样的金额对于共享单车企业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截至目前,小蓝单车投放量约为60万辆,单车成本为1000-2000元。按此计价,光造车的资金就已超过6亿元。

 

有传闻小蓝此前曾向ofo、美团、永安行寻求收购,但均无果。资金极度短缺,成为了小蓝逃不开的诅咒。

 

死神面前,不仅仅只有小蓝。

 

小蓝的死法还算体面,与之相比,死于几个月前的町町单车,更是无厘头的厉害。

 

去年12月,作为南京首家共享单车企业,町町单车上线南京街头。但“独霸一甲”的日子没过几天,摩拜和ofo就挺进了金陵城,“根本没办法跟这种有大资本的主抗衡”,前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

 

截至6月倒闭,不曾获得外部投资的丁伟投入了2000多万元,资金来自于父母的公司,共计铺了1万多量单车,有15万用户。

 

与之相比,摩拜在6月完成超6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超20亿美元,运营着超500万辆共享单车,注册用户超过1亿。

 

面临着ofo、摩拜的轮番碾压,没多久,街头町町单车的身影就被一片橙色、黄色单车掩盖了。

 

还未曾抗衡的町町单车,面临了丁伟父母公司深陷“资金泥潭”,突死。

 

此后的丁伟面临着父母获罪入狱、家财散尽反背一身债务,同时又不断被质疑町町单车“跑路”、公司“人去楼空”。接受媒体采访时,丁伟依然幼稚地认为,“町町单车不是骗子”。

 

这份带血的“死亡证明”,迅速成为了共享单车企业种种“死法”中最为简单的一个,旋被丢弃在共享单车“坟场”的记忆深处。

 

死神来临,更多的共享单车企业被列入名单。

 

今年2月,卡拉单车上线20天因“丟车”死;6月,悟空单车因”单车被偷光”死;半个月后,3Vbike“资金花光”死;酷骑单车在7月出现“资金压力”死……

 

为何会死?

 

除选择二三线城市发力的,绝大部分共享单车都难逃死亡宿命”,地歌网CEO余德认为,共享单车领域,百亿资本门槛已形成,速度之战基本结束,行业基本无机会。

 

速度与激情之下,城市争夺战已然告一段落。今年8月交通部等10部门发布共享单车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合理规范共享单车企业投放数量。截至9月15日,全国已有13个城市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

 

风口已过,资本不再犯二,城市容量天花板显现……共享单车赛道就此全部坍塌。

 

不会遥远,近70家二三线共享单车企业中,基本难逃死亡的宿命

 

死亡名单

小鸣单车:今年5月份起战略中心转移至四线以下城市,一二线城市不再投放。

一步单车:起步于成都,今年4月宣布将进军北上深。

小白单车:小米生态链成员,首批10万辆投放在广州、深圳、厦门等城市。

永久智能车:永久自行车旗下共享单车品牌,成立于今年10月。

由你单车:主打校园共享单车,曾获摩拜1亿元A轮融资、摩拜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小驴单车:今年9月宣布退出深圳市场,已在深圳投放1万辆。

校校单车:高校微信第三方技术服务企业校校与永久共同孵化,主打校园市场。截至今年7月,已获得30余家高校的入校协议。

百拜单车:截至今年5月,百拜单车已在山西和上海投放1万辆单车。

CCbike、9M单车、奇奇出行:无桩和有桩相结合。

熊猫单车:退押金难频传后,今年6月升级为拜客单车。

 

更多

骑呗单车、优拜单车、赳赳单车、咪吖单车、旺滴单车、牛拜单车、子牙单车、迪呗单车、Qbike、快兔出行、小毛驴单车、时光单车、Dcome单车、微蓝单车、酷游单车、QFQ共享单车、52单车、立享单车、MeetBike、那这单车、KingBike、ufo单车、Bee单车、叮叮单车、周翼单车、麒麟单车、犀牛单车、小易单车、闪电单车、anda单车、robin单车、迷你单车、金利单车、LeeJames单车、彩虹单车、七彩单车、嘿嘿单车、子义单车、小龙单车、四通八达单车、骑点单车、百拜单车、桔子单车、悠悠单车、小樱单车、立到单车、DDbike、小强单车、优速单车、潮牌单车、斯洛登单车、德健单车、轻立单车、人人单车/神马单车、云单车……

 

宿命难逃

 

并非命数天定,逃不脱的宿命浩劫,只是互联网规律的重现。

 

摩拜、ofo的出线,以及凭上市曲线救国的永安行,已基本锁死所有共享单车的赛道。

 

三者的任何竞争,不过是继续抬高行业的门槛,不过是老大老二打架,逼死小三,更不用提更多的“一夜情人”了。

 

如今,共享单车格局已然出现:一线巨头摩拜、ofo正值酣战,出海、拉同伙、公关战……你方攻城略地,我方回马反击,双雄争霸如火如荼。

 

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的回归,让行业出现了变数。

 

今年10月,永安行将负责共享单车业务的子公司永安行低碳独立发展,同时引入蚂蚁金服等资方在内的8.1亿元融资,并收购哈罗单车。地歌网曾在文章《共享单车再添变数,永安行是否有未来?》中分析,永安行此举,打破了共享单车双雄局面,入局三国杀。

 

朱啸虎曾表示,摩拜和ofo已占据共享单车行业95%的市场份额。永安行和哈罗单车合并案一出,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喘息的夹缝,更是了无生机。

 

据地歌网统计,摩拜、ofo、永安行及其所并购的哈罗单车,共吸纳了共享单车行业超85%的资金。融资难,成为了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毋庸置疑的困境。

 

但此时共享单车行业正值三国争霸,常常推出“免费骑行”、“红包车”等补贴。这对于本就深陷资金困境的小玩家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他们轻者仓惶续命,重则白骨露野……

 

根据艾瑞mUserTracker数据,平均MAU≥100万被列为第二梯队。这一队伍中,永安行和哈罗单车抱团取暖,酷骑和小蓝已经倒下,只剩小鸣在冬日的寒风中坚持。但小鸣还能撑多久?。

 

\

 

今年7月,小鸣单车被曝出大量退押金难的问题;10月有消息传出,小鸣欠用户押金约为5000万元,供应商债务未还清,已三次延迟发放员工工资……

 

种种死亡先兆与小蓝如出一辙。宿命的先知,似乎已经做足了准备,正等待着终结的到来。

 

宿命难逃,第二梯队接近团灭。但此时,用户数更少、融资更难的第三梯队,基本已在死亡线上。

 

地歌网统计,共享单车第三梯队企业已近70家。其中,仅有优拜单车、一步单车、由你单车等12家企业获得过融资,金额合计不足12亿元

 

\

 

与之相比,摩拜、ofo已获融资早已分别远超百亿,新入局的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合计融资也已超出10亿。

 

但共享单车行业宿命早已注定,却仍不乏有“勇者”,牟足劲想要在颓势杀出一片天。

 

今年8月,上海永久自行车推出永久智能车,加盟共享单车战局;10月永久智能车投放上海。在一线城市胜负已然成为定局之时,永久依然迎难而上,其勇气与决心,令人佩服。

 

另一间共享单车企业3Vbike,在今年6月宣布退出市场,却在8月以“加盟模式”高调宣布重启,以期吸纳加盟商资本,回血续命。

 

这一模式已经成为了二三梯队共享单车企业,用以获取资金的最后选择。地歌网统计,采用加盟模式进行经营的共享单车企业已超过16家。小鸣创始人陈宇莹坦言,加盟商的垫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平台的资金来源。

 

\

 

此种加盟模式有着类似的“套路”:共享单车企业为加盟商提供共享单车、运维技术支持等;加盟商出资购买单车,并负责投放城市的运营、维护、投放等经营工作;二者按比例分成骑行收入。

 

但加盟模式是否能让共享单车企业脱离宿命?

 

加盟模式虽然能在短期内获取资金,并借助加盟商快速铺车。但互联网企业经营的核心,仍是对人的运营。加盟商的资质、能力都难以把控,服务水平难统一。这对于共享单车企业获取用户、持续运营来说,并非是长久之计。

 

更不要说当摩拜、ofo巨头碾压来临,一切模式都抵不过速度的菜刀

 

事实上,采用加盟模式的前车之鉴正在浮现。悟空单车在上线之初就采用加盟模式,退出市场时亏损300万元;酷骑在资金困境出现后,也转为加盟模式,但仍无力回天;小鸣启动加盟模式后,资金问题仍频传;3Vbike以加盟模式高调重启,此后便再无音讯……

 

显然,加盟模式也只是走向终结的苟延残喘。

 

另一方面,如小鸣、3Vbike等多个共享单车玩家选择渠道下沉。以此避开巨头盘踞的一二线城市,在共享单车暂未成型的三线以下城市开辟空间。

 

但渠道下沉则意味着,损毁盗失风险更为严峻。同时人口密度低、出行方式局限,对于获取用户而言,三线以下城市本就有着天然弊端。

 

即便共享单车企业新地图开辟,有着更多资本的互联网头部势力,席卷小城市也恰似秋风扫落叶。

 

无论是加盟模式、还是渠道下沉,玩家们现在所有的挣扎,都不过是在演绎它们选择何种死法。前路已注定,宿命终难逃。

 

君已入瓮,Game over。

 

 


编后:

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今日(11月16日)发表声明,向团队成员、用户、投资人、供应商和合作伙伴致歉。同时李刚表示,将小蓝单车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运营。

李刚称,小蓝单车因错失融资、被并购机会,才造成了如此局面。李刚认知的共享单车之旅,与本文高度吻合。“扒粪虫”式的托管运动,救不了共享单车命运。不出意外,《死神来了》仍将不断续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获取李刚回应原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