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首页
  • 贰读 >
  • 一生太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一生太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本文来源于:物道(微信公众号) 作者:物道(微信公众号) 关键字:浮生六记,沈复,陈芸
两百多年前有一位女子,既非大美人,亦非大才女,林语堂却说她是“中国文学上最可爱的女人。”

在那个注重礼教的年代,她女扮男装,和丈夫一起偷跑到街上游玩;

大家都想女孩子听听话话,她却能言善辩,和丈夫讲“貌丑而德美”的道理;

她伶俐机智,有她在的地方,就充满欢声笑语……

她就像我们生活中的一位朋友,貌若平凡,细微处却掩不住一身光芒。

她叫陈芸,丈夫正是《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他们执手相伴,诗酒人生,日子虽清贫,却温馨富有情趣,远胜当今的偶像剧。

王小波曾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一生太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才不负光阴。

有趣,是一件势均力敌的事情

年少时,沈复便遇见了陈芸。

陈芸比他大几岁,相貌并不惊艳:“削肩长项,瘦不露骨……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但眉弯目秀,顾盼神飞,一颦一笑间,有一种令人心动的缠绵娇美。

她一个有灵气的女子。还在学说话的年纪,大人给她读长诗《琵琶行》,她很快就能够背诵。父亲去世后,她凭借一手刺绣织染的好手艺,撑起了一家三口的生计,闲暇时坚持看书认字,还慢慢学会了写诗,写过“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样的妙句。

二人平日爱聊诗,有一次,沈复问芸娘喜欢李白还是杜甫。芸娘徐徐应答:杜诗锤炼精纯,李诗潇洒落拓,而我更喜欢李白的活泼,它就像姑射山上的仙女,让人心生爱慕。末了她还补充一句,自己的诗歌启蒙是白居易,时念在心不敢忘怀。

沈复打趣:这下巧了,李白、白居易都有“白”字,我的字又是“三白”,你跟“白”真有缘分啊!

芸娘眼睛一转,笑了:我跟“白”字有缘,那将来写文章岂不是要白字连篇?

沈复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在吴语中,白字是错别字的意思。芸娘这是反过来幽他一默了呀!

有人说,对话和下棋一样是需要对手的,只有势均力敌,才能维持长久的趣味。爱情和婚姻又何尝不是如此?

没有无趣的生活,只有无趣的活法

在柴米油盐之事上,芸娘同样有一种异于一般女子的雅趣和气度。

生活上,她不仅善于烹饪和安排家居生活,在大家庭中也谦恭有礼,待公婆细心谨慎,该做到的一样不落。

对待俗事,她也富有诗意。她制作莲花茶要有如此这般细节:“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

这般妙趣,也只有伶俐的芸娘才能想得到。读到这段文字,仿佛看见盛夏的窗外碗莲绽放,闻到那盏青花瓷碗飘来的袅袅清香。

更有趣的,是她和沈复之间的“臭豆腐”之辩。

芸娘平时爱吃臭豆腐和虾米卤瓜,沈复不堪其“臭”,开玩笑说:我听说狗吃粪是因为不知其臭,屎壳郎吃粪是因为想化蝉高飞,你是何者呢?

芸娘淡定地说:臭豆腐便宜,又好下饭,我小时候也吃习惯了。现在到你家,已经是屎壳郎化蝉了,仍然爱吃,是因为我不忘本呀!

沈复一下被噎住了:那我家岂不是狗窝?!

芸娘好气又好笑,“它们闻着是臭,但入口很香,就像古人说‘貌丑但德行甚美’嘛!”一边说,一边夹起一块臭豆腐塞进沈复嘴里。沈复捏着鼻子嚼了几口,竟慢慢尝出了美味,越吃越起劲,最后也喜欢上“吃臭”了。

总之,只要芸娘在身旁,浮生妙趣就不止息。闲时,他们在菜园里的房子避暑,纸窗竹榻,充满幽趣。洗完澡,凉鞋蕉扇,听邻居老人谈论因果报应的故事,三鼓而卧。到九月,邀请母亲来过,吃螃蟹,赏菊花……

她说:将来我们应该就住在这里,你画画我绣花,诗酒趁年华。“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矣。”

是啊,若能如此相知相随,在万事小物中得到诸般乐趣,又何必再远游呢?

生命的乐趣不在于走得多远,而在于身边的,是否是那个快乐的妙人。

一个谦卑的生命能快乐地过一生

是宇宙之至美

芸娘最与众不同处还在于,虽是女儿身,胸中却有豁达的男儿意。

一年城里办灯会,芸娘女扮男装,两人一同偷跑到街上看灯会,走了半天都没人看出她是女的。

半路偶遇朋友,她把手搭在对方肩上,把人家吓了一跳。芸娘连忙脱掉帽子挤眉弄眼:是我啊!大家由惊转喜,纷纷对芸娘的胆量表示佩服。

直到回家后,芸娘还是对这次冒险念念不忘。“今得见天地之宽,不虚此生矣,想闺中人有终身不能见此者!”她对这个世界有着积极的向往,并不甘于困守闺房之中。沈复也赞叹,“芸一女流,具男子之襟怀才识”。

一个真正有趣的人,他的心是对世界开放的,现实条条框框再多,他也总能找到有趣的活法。

某年早春,沈复和朋友们想去郊外赏花喝酒。可酒必须温热了才能喝,荒郊野外哪来的酒肆呢?一大群男人没了主意。芸娘却说,我有办法,你们每人给我一点份子钱,第二天就知道啦!

原来,她早就留意到路上有一个卖馄饨的小贩。只要用钱雇他,带着一担锅灶出游,温酒煮茶有何难?赏花当天,人们果然兴尽而归。

芸娘的妙趣,在于她能把平凡的日子过得百般有趣,在安贫乐道中开出情趣之花。

林语堂曾说:一个谦卑渺小的生命能快乐地过一辈子,是宇宙间之至美。

生活是一种律动,有光有影,有晴有雨,而趣味就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若有趣味之人相伴,则交往愈久,芬芳愈醇,生活总能如花开明媚。

越过两百年后,且看今朝,谁还能具有这样的生趣,这样的旷达?

一辈子太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愿你也能找到生命中那个注定的人,那份曼妙的喜悦。

分享到: 收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