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张顺子自杀风波
本文来源于:掌会 作者:余德 关键字:无问西东,乐视网,股市
此文系IT老友记【VR小说实验室】作品:文章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自杀风波

 

张顺子自杀了!

 

最早传出这个消息的是他所在的一个群,这个群是一些乐视网的投资人“抱团取暖”的群,里面集中了近400位投资了乐视网的股民,在乐视网开盘跌停的第一天迅速集中了起来。

 

张顺子也第一时间进入了群,还应群主的要求,将自己了名字改成了地址+名字+亏损额的方式。但很快,他便郁闷了,因为似乎群里没有比他的数字更大的。

 

难不成大家都隐藏了亏损额?还是瞎写一气?甚至压根就不是乐视网的股东?不会是卧底吧?……

 

人在特殊的时候,就会多想。打造生态经济的贾跃亭,给了人们在BAT三座大山之外的更多想像,垂直产业链闭环,横向产业圈开放;体价比;超级物种……

 

这是移动互联网中能够上涨200倍的公司啊!

 

实际上,张顺子并不是所谓的“情怀”主义者,他是半路上车的。2016年底,融创的孙宏斌投资了乐视,那时的乐视,天天上头条,新闻只在今日头条的张顺子,想避也避不开。

 

于是,就开始留意这家公司了。危机危机,危背后不就是有巨大的机会嘛?

 

“乐视能买嘛?”谨慎原则,全面了解后又问了一堆朋友,他最后问了发小陈德,不仅是小时候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而且还是乐视的供应商,靠谱。

 

“能买!”陈德没带半点犹豫,2014年那么大的风波都过去了,还会因为缺钱挂了不行,不能吧!陈德已经拿了5、6年的乐视,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编外员工。

 

一连6个跌停,张顺子面临爆仓,他按照自己的计划,不仅1000万全仓杀入,还自做主张,满融了0.7的杠杆,他很喜欢孙宏斌那句,“乐视的商业模式很好,如果仅仅差点钱,那就不是问题。”

 

 “当初为了这个人的一句‘向下也许会有30%的调整,但向上可能是百分之三百的空间’,毅然决然地杀进了乐视网,而今,他却用最狠的一句‘愿赌服输’终结了我所有的希望,一眼望不到头的亏损,以及对家人的巨大愧疚,已经让我无脸再苟活于世。我真的走了,我知道,也许自己的屈辱离去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招致众人的唾笑,但至少也要让无足轻重的我,传递出对不公世界的无声抗议。”

 

这一段话发在微博上,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这句话,也联系上张顺子在群中几句过激的话,有人便传出了出来,“张顺子自杀了!”

 

这很快便成了新闻,今日头条首先报道了这条新闻。张顺子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你喜欢的就是头条”,而且还成了新闻的主人公。无独有偶,当天晚上还有个金盾科技的董事长也跳楼了,因为质押了40亿,不堪重负了断了。

 

于是,《传金盾科技董事长跳楼 融资40亿买入乐视》的消息便在网路上飞了起来。

 

6个跌停那天下午,张顺子哭了半天,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呜呜地哭,怕吵到父母。“人作孽,不可活啊!”掐了烟,发了最后一条微博后,他关了手机扔在一边,没告诉任何人。

 

他沿着河边走,冷得很,一片萧索。张顺子想着,怎样的死法会舒服点儿?跳河?跳楼?还是扑向汽车?

 

最终他选择了跳河。跳河能留个全尸哩。

 

几次走上防护墙,河水并不湍急,清理得没有什么垃圾,只是那水,还是带点黄,又掺了点黑的颜色。

 

再走一段吧。另一个世界是否存在?还不知道哩。不知走了多久,天黑了下来,水声渐渐变得响了,他居然看到了水里的鱼儿在穿梭,多是常见的鱼;他甚至也看到了旁边的老槐树上,那一对乌鸦居然在交媾。

 

就这儿了!

 

他脱了羽绒服,以及所有多余的衣服,穿多了,怕是要漂起来!站在防护坝上,耳边的风儿吹过去,又绕了回来,仿佛在身上按摩一样。闭着眼睛,张顺子啥都没想。

 

他感觉站了有一个小时的样子,正准备跳呢。突然,感觉一条温暖的东西从脚踝处绕过,柔柔的,又似乎有些刺,“是母亲的手?”

 

“我草!”睁开眼后的张顺子,从防护坝上跳了下去。

 

“这是神的谕旨啊!”张顺子并没有跳下河去,而一个后仰,翻到了路上,脚踝处一阵刺心。大冬天的,那来的蛇?我平生最怕蛇,怎么会有蛇呢?怎么会刚好就从我的脚上爬过呢?

 

张顺子清醒了,死不了了。崴了脚的张顺子穿好衣服,一瘸一拐地向家的方向走去,“想死不能死才最寂寞……”

 

张顺子想唱歌,却改了歌词。

 

“一觉醒来,是的,我还在。就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感觉恍如隔世一般。没想到自己极其愚蠢的举动,意外收到了千千万万的殷切问候,感慨世间温情正义的同时,有些自责,为家人,也为了充满热度的你们。但请记住,这绝不是一场闹剧,非要刻意解剖的话,我把它当作与死神擦肩而过后的别样升华!面对乐视的现状,除了无计可施,除了接下来的诉诸法律之渺茫希望。所幸的是,少了些忐忑,因夫妻已抱团。”

 

群里很快知道张顺子没死。大家向他表示祝贺,并警告他,如果死了是很自私的行为。

 

但是,很多人都希望,你咋不死了呢?

 

因为,如果死几个人,有司就会关注到乐视网的现状,也许就多了几分救股票的希望。

 
发家致富

 

“我站在防护坝上,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全身暖融融的。”张顺子的话,没几个人回答,人们大多不相信这话,妈的,扯吧。

 

绿城当天的天气,最冷时零下8度。冻不死狗儿的。

 

张顺子很不理解,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自己。自杀风波之后,他感觉好受了很多,微博上的粉丝,居然涨了17万,哈,大号了呢。总数24万,不愁没饭吃了!

 

张顺子算是同学里混得不错的,除了他那个发小陈德,据说,拿了几家原始股,挣了不少钱。

 

更重要的是,发小一直做记者,财经记者,写得一手同学们基本看不懂的文章,而中专的班主任,还就和他互动最多。

 

中专毕业之后,张顺子做过医生,也做过户外广告,曾经是绿城最大的户外广告主,可在2014年来了新任的吴书记后,就惨不忍睹了。因为新书记更早推出了“露出天际线”的行动,与汉城的马书记一样,被民间称为,一个“全拆光”,一个“一指没”。

 

张顺子原本可以躺着挣钱的,签下户外的各种大牌子,过程难了点儿,但成本极低,只要有广告,每年是能赚个几百万的。

 

可全被拆了,碰上了“一指没”书记。还没回本儿呢!

 

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巧克力是什么味儿的。郁闷了很久的张顺子,基本就花天酒地了一段时间,朋友圈基本没有了消息,微博也不怎么发了。

但机会总突如其来。

 

三个同学请客,全是铁哥们儿,本来中午就喝多了的张顺子,被硬拽着去喝酒。雕刻时光,正如浪漫的名字一样,酒店消费不低。

 

去了才知道,不是同学请客。而是其中一个同学的连襟请客。喝的是87年的茅台,酒瓶脏得很,酒体却已经发黄了。

 

喝完了,又去唱歌。张顺子找的场子,他一般舍不得去的场子,姑娘很贵,但玩得也很嗨,没有VIP,恕不接待。

 

至今张顺子还感谢那顿酒。

 

同学土豪的连襟,搞了个P2P网站,日进斗金。啥都缺,就是不缺钱。但张顺子不愿去他们那儿上班,完全不懂啊。

 

和土豪连襟的同学也没去,另二个去了。直到这个没去的同学来找他,说,“我连襟给我们整套的系统,我们也干一个P2P网站吧?”

 

张顺子此时已明白了什么叫P2P,不是3P的意思,原来是网络上借贷。这事儿看起来不错。

 

迅速找了几个技术,美工,绿城企信金融有限公司就成立了。同学的连襟说,就用我们的牌照,还派了两个运营过来帮忙。

 

张顺子一直骄傲地认为,自己一直在折腾,不信命。曾国藩说,人要在事儿上磨的。

 

这一次,折腾得有点让他害怕。运营找了些张顺子还有一些能找到的项目发到了网站上,居然当天就有一笔6万元的进账。

 

接下来的时间,更让人惊奇,数字像雪球一样,滚到了8000万,1个亿。张顺子不负责运营,他只负责找到更多的商业计划书,各式各样的,运营会发到网上去,钱就来了。

 

在那期间,张顺子过了人生中最为疯狂的岁月,天天茅台,夜夜笙歌,还泡上了几个小妹,都希望与他长相厮守,可惜,张顺子已结了婚,还有一个漂亮的闺女。

 

“小娥,给你新找个妈好不?”这是悲剧的开始,小娥是张顺子的女儿,3岁。这么小的姑娘,怎么会把话学给妈妈听呢?

 

张顺子的老婆是中专同学,曾经的校花。没结婚前,就一起折腾熬过了10多年,是温良恭俭让的代表。可从那天起,张顺子发现她变了,变得疑神疑鬼,不仅仅吵闹,而且还几次在歌厅把张顺子逮了个现形。

 

日子乱套了,还好有几个小妹。张顺子就不怎么回家了,“人不回家钱回家”,除了看看女儿,基本就靠钱来堵了。

 

直到8月的一个下午,张顺子感觉有点怕了。在新买的帕拉美拉跑车后视镜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同学张辉军,似乎在跟踪他。

 

张辉军虽然也是同学,却与张顺子有过节,张辉军脸上有一个伤疤,那时当年张顺子用砖头留下的。毕业后干了警察,但却从无来往。

 

张顺子在下一路口拐了弯,他看见张辉军的车缓缓开了过去,他那冷冷的眼神,至今让张顺子记得。

 

到了公司,张顺子有点不安,在网站上看了看,一些数字惊到了他,“年化回报率47%”,“年化回报率42%”……

 

土豪连襟的同学似乎并不惊讶,从保险箱中拿出了两本护照,张顺子还没出过国,但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再干两个月!”

 

1.2个亿是最终的数字。张顺子在越南边境被抓获,一起被抓的共七个,谁也没跑掉。

 

赃款追缴回了8000万,其它的,花了。找了关系,判了三年。

 
自媒体人

 

“咦,张顺子开始写文章了?”尽管许多朋友已好久不联系,但却发现,出来后的张顺子,文笔大有长进,居然开始写互联网的文章了。

 

实际上,张顺子还有一个身份,他是自媒体人。受了记者同学陈德的影响,早在2014年干P2P时就开始写稿了。

 

绿城的人,都有着不错的文笔,这个地方的人,喜欢读书,当然,考试的难度全国第一。

 

开始由陈德把把关,后来就直接单飞了。因为张顺子觉得,陈德太老实,写啥都讲逻辑,理性,稍微带点攻击性的稿子就不写。

 

自媒体是个好东西。只管写,微信公号发,还有今日头条、搜狐、新浪、微博等通道转,自已写自己编,没什么难的。

 

但写稿也很累,张顺子开始了另外的一条路。一是抓热点,只要和热点有关的,都写,然后一拐弯,就拐到互联网企业上了;另一个就是整合稿件,网上传播牛逼的文章,几篇一综合,就是一篇好文章了。

 

至于传播吗,也不难,在“一条”打了广点通广告之后,第二个广告就是“互联网风云”。这个号,就是张顺子的。

 

粉丝涨到了17万,与这次自杀风波增加的粉丝一样,都是冥冥中注定啊。

 

但还是累,张顺子就找了几个大学生,清一水的姑娘,帮助整合稿子,写一篇800元,于是,天天就有稿子。至于客户稿,客户自己提供,互联网风云直接发。

 

钱从哪儿来?张顺子留了一手。

 

从中合监狱出来那天,没有朋友、亲人接他。张顺子很低调地回到了家。

 

“你那个红色的玩具车在哪儿呢?”进门问小娥的第一句话,引起了一场争吵,父母更老了,脾气似乎也更大了。

 

“扔了!”顺子爹快70岁了,张顺子是独苗,还有一个姐姐,远嫁福建。还好,在家门口,修车摊的生意能够养活一家人。

 

张顺子发了平生最大的脾气!要不是妈妈拦着,差点没砍了老父亲。

 

三天后,老父亲拿出那个红色的玩具车,小娥上小学了,早就不玩玩具车了。但老父亲留着呢。

 

在张顺子被批捕那天,给父母磕头的时候,张顺子抱着老父亲,一字一句地说,“那个红色的玩具车,是个念想,千万不能丢!”

 

拆下玩具车底盖,电池板上边的电池上,躺着一张交行卡,这个卡上,有着800万的定期存款,用的是老家一个远房表姨的名存的。

 

在准备经越南去非洲的前夕,张顺子把它放进了新买的玩具车里。原准备出去后,留给女儿和父母的。

 

在媳妇儿离婚的时候,在女儿被私立学校赶出来时,张顺子都没说出过这事儿。谢天谢地,这钱还在。

 

实际上,张顺子如果不是去上了中专,考个大学是没有问题的。70后的绿城人,考上中专就意味着国家人,吃商品粮,分配,是跳出农门的最优选择。

 

张顺子和陈德一样,都是班上的佼佼者,都上了中专。二人都喜欢古文,张顺子更扎实一些,他喜欢的是训诂学,比如,毛,他就能解释出,诸葛亮《出师表》:五月渡泸,深入不毛。

 

按自己的话说,张顺子活过了。

 

经历的事儿够多的,里面去过,也曾经阔过,只是媳妇儿跑了,办了离婚之后,不知所踪。

 

张顺子希望做一个“正常人”,要随心所欲不逾矩,经多方考察,他给自己定下了两条路,一条是自媒体,写自己喜欢写的文章;另一条,做一个投资人,因为,刘一秒说过,新时代的人,没有股权就是穷人。

 

就这样买了乐视。

 

此时的张顺子,看完了《无问东西》,片尾的那段独白,似乎很是煽情:

 

“看到的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你们沮丧,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他们的念头来。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你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眼泪无声地从张顺子脸上划落下来。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女人恼怒地看着张顺子,小娥乖巧地递上了一张纸巾。

 

“乐视网,无问西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