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你见过凌晨3点钟的区块链群吗?
本文来源于:新浪科技 作者:王上 关键字:区块链,ICO,朱啸虎

“凌晨一两点,家人都睡了,只有我两眼放光,不知疲倦地刷着微信,群里一条条的信息蹦出来应接不暇,春节几天假期每天晚上都是这样。” “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以下简称“3点钟群”)里的成鸣(化名)如是说道。

 

成鸣是SEEU& QYGAME 的创始人玉红(前360游戏的主要负责人)拉他进群的,“当时玉红拉了他所有资源进来,有区块链圈的,互联网圈和投资圈的,还有一些明星,也有媒体人。到了微信群的500人上限后,群主就开始清理成员,最后留在这个群里的都是有些知名度的。”

 

目前,3点群里有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 、隆领投资创始人/美图董事长蔡文胜、蛮子基金创始人薛蛮子、快的打车创始人/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天使投资人李笑来等投资人;也有Qtum量子链创始人帅初、Arcblock创始人冒志鸿等这样的区块链从业者;还有高晓松、汪峰、佟丽娅、韩庚等娱乐明星。

 

春节假期,群内的“红包流水”也跟着成员的知名度成正比。据媒体报道,2018年的第一个长假,群里的红包总金额过百万。

 

然后,有关区块链的讨论泥石流一般席卷了春节期间的互联网领域,而且迅速裂变了甚至成百上千个“3点钟”分叉群。在微信群里讨论区块链的初衷看似无意,但群外的人也跟着群内不时流传出的讨论一同亢奋、焦虑、激动、疑惑……

 

到如今,正月十五都过完了,有关区块链的讨论还没结束。

 

支持区块链还是反对ICO?

 

“3点钟群”的群规只准讨论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内容,并设定轮值群主每天主持设定话题。但跑题到收益回报率上的言论也偶有出现。群员之间为此时常互撕,群内外的口水战也是此起彼伏。

 

典型的例子是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公开喊出的反对。他在朋友圈转发了雕爷的一篇文章《来,喝了这碗区块链解毒汤》,并表示“不要拉我进各种3点钟群。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大家晚节保重”。

 

 

\

▲朱啸虎朋友圈截图

 

这惹怒了3点钟群里的陈伟星,进而开始和朱啸虎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隔空“互怼”,到底是谁在“割韭菜”一度成为二人争辩的焦点。朱啸虎的不屑在他的一发“地图炮”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骗子横行的地方要想出淤泥而不染是很难的,只能敬而远之”。

 

 

\

▲陈伟星在朋友圈怼朱啸虎

 

这又引来了蔡文胜“参战”:“以太坊算第一个ICO(首次币发行)的区块链项目,也是成功的项目,万向当时投资50万美金得到50万以太币,回报1000倍,这个能说是骗子吗?”

 

于是,讨论中技术和商业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让原本不关心区块链的局外人在美妙新世界和一夜暴富的展望间迷乱了双眼,只能感慨“除了计算机还要懂哲学”的高门槛,调侃一下“麻将才是最早的区块链项目”了。

 

被高估的老技术

 

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常常被称赞能 “颠覆世界”。

 

这项技术能够将加密数据分散成为区块,按照时间顺序叠加生成永久保存数据的记录链(去中心化)。这条记录链通过“民主化”的“投票决策”(共识算法),确保链上的数据不被篡改(不可篡改)。

 

去中心化、共识算法、不可篡改构成了区块链的核心特点。被设计成为不需要中央银行的比特币,其币值暴涨也被认为是区块链价值的外在体现。

 

作为目前为止区块链技术最成功的应用,到2016年,比特币已经创造了160%的惊人涨幅;2017年元旦后,比特币价格突破1000美元/枚,到12月时一度达到接近20000美元/枚的纪录高位,部分平台报价甚至突破20000美元。

 

而伴随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的飙涨,衍生出一种新的互联网融资模式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

 

根据数据统计,仅2017年上半年国内ICO累计融资规模就达26.16亿元人民币,但90%项目都不靠谱,有相当一部分人打着虚拟货币名义进行传销诈骗。

 

这也引发监管部门的注意,并在2017年9月出台政策封杀ICO,并关停国内的比特币交易所。此番监管直接导致了比特币价格重挫。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一度跌幅近30%,但短期下挫后,比特币又开始了上涨之旅。

 

在政策之后,ICO看起来消沉数月,实际上,在暗地里以“出口转内销”或花样变形的方式暗度陈仓,面向对象仍然是众多国内散户。

 

在专业人士看来,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根基并不牢固:“比特币没有货币职能,本身没有价值”,某国际财团资深风险管理顾问陈思进向新浪科技表示。

 

他认为,市场可能把区块链高大上化了,区块链是多个技术演进后的结果,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出现了雏形。归根结底“这项技术其实并不神秘,10年前就有了,只是通过比特币传播开了。”

 

陈思进表示,区块链作为一项技术,不能与代币或ICO混为一谈。区块链技术也不仅仅能用在比特币等代币上。

 

美好的区块链愿景和久远的规模化未来

 

同在“3点钟群”里的帅初对区块链和ICO混为一谈有些无奈。他向新浪科技表示:“行业需要去教育或者说需要去引导,让大家花更多的心思在底层技术区块链上面。”

 

帅初在中科院读博士期间就对区块链技术着了迷,博士最后一年退学创办Qtum量子链。如此冒险,帅初的考虑是“目前区块链还处于初级的早期阶段,相对于全球而言,中国整个区块链技术研发这个领域还是比较落后的。而区块链本身,还是有很多应用领域的。”

 

 

\

▲帅初眼里的区块链应用

 

区块链的特性决定了它在需要中心化存档、认证、审核信息的机构,以及需要验证大量数据的技术领域具有想象空间。比特币在诞生之初,已经在暗网中成为了涉及毒品、暴力等非法交易的通货。这也验证了区块链技术在上述领域的可行性。

 

举例来说,依赖大量真实行为数据评判信用等级的征信体系,就有可能在运用区块链技术后,不再需要中心化的征信中心。股票、期货等交易也可以通过区块链,提升合约签订的智能化和可靠性,实现自主交易。

 

在物联网领域,数据可以通过区块链分散存储和调取,设备控制也无需依赖单一的中心计算机,网络的效率和稳定性能够大幅提升——以此为基础,自动化生产的规模甚至有可能从目前的工厂范围扩大到整个供应链。

 

帅初相信,区块链未来在其他领域肯定也会遍地开花。但除了在加密货币领域出现了规模化应用之外,区块链在其他领域的进展还都处于原型阶段。他坦言:“落地是需要时间的,互联网的发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现在整个技术确实还不够成熟,需要更多的实践。 ”

 

和帅初这样的从业者不同,同时拥有计算机和金融背景的陈思进对于区块链的态度是绝对悲观,原因来自于目前计算机技术所触碰到的天花板。

 

2008年,比特币的设计者中本聪为了避免通货膨胀,给比特币的总量设定了上限。由于比特币的产生来自于对一组符合特定规律的数字的计算,每产生一个新的比特币,链上每一个区块里的数据库都要同步更新核验。因此,比特币的“产量”越高,计算就越耗费时间,越需要高算力的计算机。

 

这也是陈思进不看好区块链能在游戏、物联网领域得到大规模运用的原因:运用规模越大,越消耗时间、金钱和电力。不巧的是摩尔定律已经放缓,“当下电脑的技术不可能实现。只能说前景无限美好,但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至少在量子计算机发明普及之前,区块链的技术不会有很大的普及的落地应用场景。”陈思进表示。

 

300%的利润

 

一号媒婆App的CEO、百合网联合创始人慕岩对区块链不是特别悲观,但他也认为,区块链技术起码要有20年的发展,才有可能看到一些场景落地。他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直接指出,“进到3点钟群里面讨论的绝大部分人的动机其实就是圈钱,真正想用区块链技术来改变世界的人是少数”。

 

慕岩曾多次在3点钟群与陈伟星争辩,在他看来,陈伟星已经疯了,很多人也都跟着一起疯了。他对于陈伟星为什么突然在群里开怼感觉莫名其妙,因为“陈伟星怼的并不是事实,而且我们俩私下都有过相关话题的交流”。

 

但回过头来,慕岩表示能理解,因为“马克思曾说过:

 

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

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

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

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在他眼里,“群里有些人就是奔着财富去的,并且还想拉更多人入局,简直丧失了良心。”

 

因为和陈伟星争执,慕岩当天被轮值群主踢出了“3点钟群”,后来再也没有加入过。

 

发觉币圈人有多疯狂是在去年8月,慕岩当时为第二次创业寻求融资。谈了将近30个投资人后,他才拿到2500万元的Pre-A轮融资。

 

融资的艰辛让他开始关注ICO。8月的一天,他被几个币圈的大佬拉进一个群,发布了一份白皮书,然后迅速筹集到了3000万元额度的资金。只不过与外界报道的不同,筹集时间不是5分钟,而是30秒。

 

“30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根本没有人仔细看你的白皮书,甚至连看都没看。我瞬间就感觉到这个事情不太对。”慕岩在跟新浪科技描述时仍然觉得不可思议,紧接着,国家出台了ICO政策,慕岩也退回了打款人的钱,这个ICO项目也宣告失败。

 

事后慕岩反思,区块链技术是有前景,但现在需要冷静,因为这就是泡沫时期,“我经历过1998-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创业期,现在和那时候太像了,基础设施还没完善,用户认知还没建立,至少三五年后才是多数应用类项目最佳启动时间,现在启动的很可能是先烈。”

 

“我以前也认为要一直干着才能抓住机会,后来才领悟到,等待的勇气比创业的勇气更难更需要智慧。”慕岩说道:“先去掉贪婪,去掉借机快速发个大财的贪心,冷冷静静,踏踏实实的研究和开发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慢慢来,奔着10-20年坚持做下去。”

 

陈思进也担心,“现在不管币圈还是链圈,大多数人谈区块链,都在讲信仰,讲哲学,一旦只讲信仰和哲学,实际上,也就剩下信仰了。一旦它开始骗钱,那它就成了邪教。”

 

到底该拥抱什么?

 

区块链的热议也引起了高层的注意。2月26日,《人民日报》刊发整版文章《三问区块链》,指出区块链技术目前还不太成熟,要警惕概念炒作,特别要区分是技术创新还是集资创新,不能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呼吁ICO 实际控制人必须为集资行为承担责任。

 

互联网行业政策研究专家、白鹿智库创始人罗彪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ICO涉及到非法融资行为,因此,中国采用了一刀切的方式,相信在未来也不会放开。但是,区块链是技术不一样,ICO和区块链不是一回事。”

 

暂时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相关法律,但是国务院下发过一些关于区块链技术的指导意见。白鹿智库分析指出,总体来看,中央和地方对区块链持支持鼓励态度,但对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的虚拟货币则持严监管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全民区块链的热潮中,罕见BATJ等头部公司参与其中。

 

在正在召开的两会上,记者们抓住机会向科技企业的代表委员们询问对区块链的看法。从马化腾、李彦宏,到姚劲波,无一例外地认为区块链是革命性技术。只不过马化腾认为数字货币风险很高,李彦宏认为技术还在早期,姚劲波期望发币之外区块链能有真正的好业务出现。

 

 

\

▲马化腾在两会上称,区块链不错但不考虑ICO

 

唯一不同的是周鸿祎,在他看来,除了比特币,还没看到什么非用区块链不可的场景。除此之外,他似乎还看到了比特币“崩盘”的真正风险:“比特币有账本不可篡改的特点,但也有遭受网络攻击的隐患,比如当有人掌握了51%的算力,或者未来量子计算破解了“挖矿”的哈希算法,对区块链技术都是一个挑战。”

 

有趣的是,在“3点钟群”的不眠夜中,周鸿祎也曾经露过一脸。在几场分享之间,一直“潜水”的他突然冒出来说了一句:“我怎么感觉自己犹如白痴呢?在和哲学家、政治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对话……”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地歌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地歌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