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全国“币”改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量子君 关键字:区块链,代币,割韭菜
 
2018,必将迎接更大的风暴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堕落的时代;
这是勇者冒险的季节,也是骗子横行的岁月;
少数人一步登天,大多数人直堕地狱。
 
在人类历史中,财富从未像今天这样出现如此之大的变局。
 
一个技术平平的程序员,6个月之间可以迅速积聚百亿身家。
 
一个连PPT都没有的概念,可以在一个晚上募集到12亿人民币。
 
一个空气币集结号,可以在一个月内募集到2万个比特币。
 
如此巨大的财富效应,没有谁不为之震撼。2017年艾西欧以排山倒海之势直捣扎根数百年的传统金融大厦之时,能听到空气中猎猎作响的风刃之声,直到央行等七部委联手以“非法融资”定义艾西欧,并出手封杀国内交易平台,世界才开始恢复平静。
 
但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失去中国监管的bitcoin从3万一路狂飚至最高12万人民币,封杀的结果没有将加密货币拍死在岸边,反倒让中国失去定价权,走向世界的中国交易所和艾西欧在全球兴风作浪,直到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再出重拳:“关于防范境外1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加上执法部门重兵威慑,才让这次卷土重来的艾西欧暂时收敛。
 \
然而,纵观冰山之下的暗流,这仅仅只是暂时的平静,与2004年全国股改是在政策的驱动下不一样,现在千千万万的企业正在悄悄进行“币改”,完全是自我利益的驱动,2018~2019,必将迎接更大的风暴。
 
 箭在弦上:传统互联网公司早已入局
 
对于传统互联网公司来讲,这次“币改”绝非只是产品延伸,而是对未来命运的最后赌注。
 
历经20年的互联网厮杀,古典互联网时代格局已定,此生唯一希望,也就是在区块链上做最后一搏。对于二三流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这不仅仅只是求富,更是求生。谁能够阻挡一个公司的求生欲望?
 
所以:
1、发过币的尝过甜头的互联网公司,不可能再收手。
2、没有发过币的互联网公司早已经让程序员准备好了产品,胆子大的在偷偷干。
3、就算那些谨小慎微的互联网公司,也在准备自己的Token来连接上下游资源。
4、最没有准备的互联网公司,也在酒桌上推销自己的未来区块链项目。
 
一流的互联网公司早已在准备公链和生态,包括腾讯阿里,一旦政策有变,必会重仓杀入。
 
二流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在重兵布局,例如网易的星球基地,迅雷的链客,就算知道自己的产品还难入法眼,但已经等不及了。
 
三流的互联网公司也将区块链视为救命稻草,天涯社区、人人网都想借区块链重新活过来,就算行走于法律边缘也在所不惜。
…………
 
2017年10月,迅雷在玩客云上推出了迅雷版比特币——“玩客币”。
2017年12月,社交界的老大哥天涯发布了其区块链代币“天涯钻”。
2018年1月,人人推出区块链项目“人人坊”以及代币“RRCoin”。
2018年2月,网易不死心推出新区块链产品——星球基地,仅仅一个月用户量超过百万,并且在基地里直接通过黑钻进行点对点的交易……
2018年3月,联想推出了第一款区块链手机。
 \
区块链概念已经在互联网公司中蔓延至快播、暴风集团、奇虎360、京东、美图、小米等,他们都已经布局或正在布局区块链项目。
 
这只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一些浮于水面之上的冰山一角,实际上成千上万的互联网公司都在跃跃欲试。
 
财富感召:千万企业在悄悄“币改”
 
法币的发行体系很难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如果仅仅是互联网公司进行区块链化“币改”,那还谈不上“全国币改”,互联网公司天生就有创新基因,同时对新概念异常敏感,抓住区块链概念迅速切入还属正常。但当你看到千千万万的实体企业也迅速跟进,一个个都在想着发币致富时,这时你就会明白什么是“全国币改”。
 
举一下最近发生在身边的例子:
 

1. 传统媒体要发币。
老东家约我回去聊聊区块链的事,谈到既然什么“XX秘探”这样一个小小自媒体可以发币融资过亿,像我们这样有着多年品牌的老媒体,发个币应该能弄个几千万吧?我说是是是,而且还能直接买电子版呢。
 
2.赣南脐橙要发币。
早期创业的一个小伙伴,后来回赣南卖脐橙,好几年没联系,前几天突然来了个电话,问我是不是在弄区块链,他有个天才想法,现在市场上赣南脐橙假货很多,他想弄个赣南脐橙区块链溯源项目,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吃到酸酸甜甜的赣南脐橙了。
 
3.香港老板要发币。
在一个投资饭局上,一香港老板说已经准备好了20亿美金,准备弄一个类似于USDT的项目,一桌上的人马上竖起了耳朵,难道传说中的金融大鳄出现了?最后这香港老板说比特币用GPU来挖矿,完全是个外行,我为他手里的20亿美元担心。
 
4.创业公司要发币。
原来在广州创业的一个朋友,前后算是拿了两轮融资的企业,来电问我关于区块链的事情,听他的声音无限疲惫,他说原来的项目没有成功,现在做“新零售”新项目,起色也不大,想请教“新零售”是否能与区块链相结合,搞一笔融资。
 
5.影视代理要发币。
一家专注于4K影视版权代理的公司,正在与迅雷公司对接“玩客币”,迅雷因为政策原因不再直接对C端用户发币,现在通过B2B的方式中间用“玩客币”作为连接纽带。老板是个精明人,但迅雷玩法给他启发意义极大,他认为现在版权购买极不透明,利用他手中资源,可不可以一起合伙来做一个版权链。
 
6.硅谷团队要发币。
迈克是一家在硅谷的企业的运营总监,现在帮助亚马逊的商家对接facebook这样的广告平台。他看起来是很诚实可靠的人,说也想发个币,让这些币来支付社交平台上的广告,让项目变得更性感。
 
7.天使机构要发币。
某某机构也是国内比较顶尖的天使了,一开始对区块链还是比较抵制的,但现在比它投资的项目还要激进,内部已经在准备发Token了。
 
………
 
\
这只是个人遇到的一些案例,从农村到都市,从广州到香港,小到个人项目,大到巨头公司,处处人心思动,都在精密部署。各个领域的公司悄悄布局,深怕错失机会,不能在这利益格局中分得一杯羹。只是因为政策的不明朗,一个个表面上偃旗息鼓,一旦政策有变,立即会有千万个区块链项目浮上水面。
 
绝地求生:为什么一定要发币?
 
为什么一定要发Token(很多时候还是“代币”),我们以天涯社区为例。
 
2017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天涯社区营业收入为5086.5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7.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1.9万元,较上年同期-2159.19万元的亏损程度有所减少;基本每股收益为-0.08元,而上年同期为-0.23元。
 
也就是说天涯社区2017年上半年营收5087万元,业绩亏损792万元。这家近500人的公司生存并不容易。
 
但天涯社区发起的“天涯钻”,以第二期为例,天涯钻3000万,0.5元一个,相当于有了1500万的纯收入,这对于这家互联网公司可以说是救命稻草。
 
虽然天涯遮遮掩掩,说这只是天涯道具,但天涯钻却依然具有代币的典型特征:总量恒定、可以流通、加密收藏。
 
曾经以情怀著称的天涯不惜以粗糙容貌让天涯钻尽早面世,其流通功能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上线,类“挖矿机制”的贡献值计算也还没有。但从商业层面来讲,天涯社区此举是非常成功的,我们得祝福这家曾经充满情怀的企业。
 \
像这样的企业还有很多,而每一个企业家都洞若观火,天涯社区能让Token流转于区块链中,无须信任系统所带来的高流通性又使代币更具变现潜力。那其它企业怎么可能忍得住,这是风口浪尖中对绝地求生的渴求,也是面对众人盆钵满满财富的跟随,欲望叠加之下,发行代币自然成为了大浪淘沙的商业圈中的新模式。
 
当然Token本身从技术层面来讲,它与积分相比的确有了巨大的进步,这也是很多互联网公司表面上来解释他们发行代币的原因:
 
1、契约属性(可信,不可篡改)
2、期权属性(对未来的预期和憧憬)
3、股票属性(随时转让和购买)
4、货币属性(在共同标准的网络内流通)
5、社交属性(代表了一种身份认同)
 
我们从单个案例来分析一个公司的得与失,虽然有法律法险,但如果能规避这种风险,那么这种冒险是值得的。天涯社区就是很多企业模仿的对象,这样做是值得的,那更多企业掀起“币改”之风,争相攀上区块链这一“高枝”理所当然。
 
这也是为什么重压之下,代币的发行仍然如蝗虫过境,韭菜不生。与技术驱动相比而言,财富的驱动力更强。
 
“币改”的背后是经济维艰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24章中谈到:只要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币改”的利润只怕远远超过300%的利润,这也是为什么国家要举起“屠刀”的原因。在这个鱼龙混杂的时代,乱世必用重典,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并非所有企业家都是资本的狂徒,很多时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在区块链技术风行的2018年,同样是一个整体经济不振的时代,大多数企业都艰难度日,“币改”很多时候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真正一流的公司不会冒这个风险,不是因为他们守得住最后的底线,是因为他们能够撑过明天,而对于很多小公司来讲,活着是第一要务,那币改可能是唯一选择。管理者要做的是,如何对这股可怕的暗流提前预防。
 
币改成风,人性毕露。看得见的是贪婪,看不见的是焦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