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抖音有毒
本文来源于:猎云网 作者:西龙 关键字:抖音,快手,美颜
“我很想知道,抖音上的美女最后都嫁给了谁?”一位抖音用户评论道。

 

高颜值,是抖音给用户的第一印象。

 

就如同滤镜、美颜一样,抖音上的内容总是显得那么“美好”。

 

这太符合年轻人的口味了,尤其是95后和00后。他们有个性,追求酷炫和时尚,喜欢运动、音乐和舞蹈。

 

而抖音上各种“小哥哥”、“小姐姐”好玩又有创意,甚至有点魔性的音乐类视频,不仅符合他们的审美,也符合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

(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从快手到抖音

 

“抖音真的是有毒啊,要么不看,一看就真的很难停下来,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演员于鹏(抖音同名)告诉猎云网。

 

于鹏是一名“横漂”,但与横店的许多群众演员不同,他是一名角色演员,虽然在每部戏中的戏份不多,但也都是有主场戏,有台词的。

 

在横店,很多群众演员都喜欢拍快手。

 

他们把片场一些吊威亚、武打、爆破的戏拍下来分享出去,就会得到很多人的关注,粉丝很容易就达到几十万,然后就可以通过直播或广告等方式赚钱。

 

因此,有人建议于鹏也玩快手,随便拍点东西发出去,吸引粉丝关注。他觉得也有道理,他心想,很多人还不如我,都有那么多粉丝,那我也可以。

 

但是刚玩了两三天,他就被一个朋友“鄙视”了。

 

“你怎么也玩这个东西?”朋友问他,于鹏有些诧异,“我为什么不能玩?”

 

“只有群众演员才玩快手,你一个角色演员,玩什么快手,没档次!”朋友对他说。

 

于鹏觉得也对,快手里面一些内容他确实不怎么喜欢。“我最看不惯那些为了取悦别人,糟蹋自己的人,虽然吸粉挣了一些钱。”

 

朋友给他推荐了抖音,但他觉得抖音运镜什么的太复杂了,玩不来。朋友说,可以拍一些简单的,有些女孩随便拍一个镜头,抛个媚眼都有很多粉丝。

 

就这样,于鹏从快手转到了抖音,但没想到这一玩,就停不下来了。

 

去年10月,于鹏发了第一条视频,起初粉丝都是微信好友和周围人,等慢慢有一两百人的时候,他发现有人开始关注点赞了,有时还会上推荐。

 

\

于鹏穿大将军戏服跳舞(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在片场,不拍戏的时候于鹏有很多空隙,这些间隙,常常被他用来拍抖音。

 

一次,旁边正在拍戏,于鹏在一旁穿着大将军的戏服,放着音乐跳抖音上很火的“C哩C哩舞”,周围一圈包括群演有七八十人看着他。

 

这让他很尴尬,一点都放不开,他觉得自己那一刻很丢脸,一点都不像个角色演员。但他还是顶着压力拍完了,因为片场的进度特别快,过了这个时间段就没机会了。

 

“在现场,我们跟群演不一样,群演没事干,不用背台词也没人管,就一直拿个手机偷拍。我们不行,我们是角色演员,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如果在片场上还张牙舞爪、嘻嘻哈哈的去拍,别人会瞧不起你。”对于在片场拍抖音这件事,于鹏其实还是有一些顾忌。

 

不过好在这条视频拍完之后,收获了一百多万的赞,于鹏觉得也值了。

 

但这还不是他最火的一条,他最火的是一条“皇帝变装”的视频。

 

这个视频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于鹏早上出门前已经拍好了,为此他还故意抓乱了头发,画了黑眼圈和胡子。

 

后半部分要在片场拍,由于是夜戏,灯光很差,于鹏好容易才找了一个化妆师帮他打光,而且提前准备好的毛巾也没找到。

 

“现场只拍了两条,其实我还是不满意,我觉得可以拍的更好,但也不好意思总麻烦别人。”别人都是掀毛巾,于鹏是掀袖子,他觉得这样就接不上了,但朋友看了说掀袖子更大气,更像皇帝。

 

没想到,这条视频发出去一下就火了,不到十分钟就有一千多个赞。目前播放量已超过5000万,点赞200多万,甚至还传到了国外。

 

\

于鹏皇帝变装视频(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你,你,你好眼熟,你是抖音上那个皇帝是吧?”由于在横店,这个皇帝视频的知名度很大,于鹏去见导演的时候,也经常被认出来。

 

“我拍了一两年的戏,都没有上映,也没有人认识我,但是通过抖音,别人认识我了,还有了这么多粉丝。”

 

虽然做影视演员已经两三年的时间,但于鹏拍的戏大多还没上映,这源自于国内影视行业的蓬勃发展,片子太多了,导致很多戏拍了都迟迟不能上映。

 

因此于鹏就想用抖音把一些角色、造型记录下来。“我今年拍的作品可能大后年才播,播的时候也就几场戏,观众也不一定能记住。所以我希望通过抖音,分享给大家,让家人知道我在干嘛,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15秒一次的高潮

 

虽然抖音是孵化于今日头条内部的产品,但却有着与头条很不同的调性。

 

头条的用户其实更接近快手,但与快手的用户基本都在三四线城市以及广大农村不同,抖音瞄准的,是未来的社交媒体用户,并且是那些最年轻的用户。

 

抖音的产品负责人王晓蔚此前曾表示,抖音的用户除了地理位置在一二线城市外,年龄构成也非常典型,85%以上是95后、00后。

 

虽然定位不同,但头条却将其最擅长的运营和智能算法用到了抖音上。

 

抖音的运营十分出色,设计出了诸多玩法和特效,这大大降低了用户的制作难度,让普通用户也可以做出好玩、炫酷的短视频。

 

而在大量“洗脑音乐”的刺激下,也极大地激发起了用户的模仿欲,从而为抖音建立起了一套高效的UGC内容生产生态。

 

“抖音上会有一些拍视频的话题和方向,可以去模仿一些有趣的视频,不会不知道自己要拍什么。”马阳(抖音同名)告诉猎云网。

 

 

\

马阳(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马阳目前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民族舞专业,是一名95后的在校大学生。因为帅气、可爱的外形,在抖音上受到了很多女粉丝的追捧。

 

见到马阳之前,他正在宿舍研究一个手势舞。从去年12月开始关注抖音,从最初的刷视频到录视频,仅仅两三个月的时间,他就积累了40多万粉丝。

 

在接触抖音之前,马阳一直在玩美拍,并且积累了3万多粉丝,但是一直不火。后来身边人都在玩抖音,他也被吸引了过来。“我们宿舍有八个人,每到晚上,8个人都趴在床上刷抖音,各种抖音神曲此起彼伏。”

 

相比抖音,马阳觉得美拍的节奏比较慢,视频也很长,可能看了好几分钟,却发现这视频并没有什么意思。“但是抖音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把你吸引住,15秒就能满足我的需求。”马阳说。

 

这也是抖音红人最典型的来源路径,最初很多红人都是从美拍转过来的,后续大量的红人也都是来自不同的直播以及短视频平台,而抖音也借此收割了大批KOL。

 

这些红人为抖音带来了巨大的流量,而抖音的智能算法推荐模型则保证了内容的有效分发。

 

对于新用户,抖音会优先推荐播放量以及点赞较高的优质视频,从而快速的将用户吸引住。而在后续的使用中,抖音还会根据用户的地理定位、年龄以及喜好,来不断优化自己的算法,从而不断贴近用户的审美和偏好。

 

而对于好的内容抖音还会给与更高的播放量级。虽然在抖音的平台上,用户拍摄的视频被看到的机会是平等的,只要生产了优质内容,就可以通过抖音的推荐,为自己带来大量曝光和关注。

 

“比如皇帝变装那个视频,经常性的就会上推荐,之前有一个多星期一直在推荐上,时不时就会涨几万粉丝。”于鹏说。

 

但是与快手不对UGC做特别扶持,也不刻意培养KOL不同,抖音会对红人或明星做一定的倾斜和扶持,并且试图将这些红人锁定在抖音的平台上。

 

据猎云网了解,随着平台上的红人越来越多,抖音已经开始有类似于艺人经纪类的服务。

 

对于达到一定粉丝量的红人,抖音会有专人与其联系,并且游说红人与抖音签署《独家协议》。

 

对于签了《独家协议》的红人,抖音会进行一定的扶持,给予更多的资源以及推荐位,而且每个月还会发放一定数额的奖金(底薪),直播的提成也比原来更高。

 

但是红人每月也必须要保证一定的视频数量、播放量或是直播时长,并且不能再去其他平台发视频或是直播,当然今日头条旗下的视频平台除外。

 

由于巨大的流量效应,除了普通用户外,抖音也吸引了大量的专业团队入驻。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有大量的网红以及短视频制作公司已经将抖音作为重要的展示平台和渠道,而此前在其他平台做直播的红人也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抖音上。

 

这在很大程度上进一步强化了UGC来源,抖音正试图通过这种吸引红人,扶持红人,进而留住红人的方式,将专业的内容生产者联合起来,从而保障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获取流量,进而形成自己的生态,并最终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

 

恐怖的粘性

 

现在,除了拍戏,其他时间于鹏不是在刷抖音,就是在琢磨怎么拍。看到别人拍的东西,他也会想,如果换成自己该怎么拍。

 

“我以前从来不在任何平台直播,也不去钻研任何网络上的东西,但是有了抖音之后,我决心在抖音上做出一些东西,让更多的人认识我,毕竟我也是一个演员。”

 

如今,于鹏在抖音上的粉丝已经超过了60万,他甚至有点后悔,玩抖音玩晚了。“早玩的话,估计现在有100万了。”

 

在于鹏看来,抖音一个很明显的优势就是吸粉容易,他说在其他平台,想积累几十万粉丝那是太难了。

 

这个看法也得到了马阳的认同,“其他平台百万粉丝的红人很少,但是在抖音上,达到百万粉丝以上的红人非常多,有的平台直播时有上万人,但其实很多都是机器人”,他透露说。

 

巨大的流量也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度,在抖音上,一条视频的播放量很容易就破万。而且一旦上了推荐,就会得到更大的播放量和关注度。

 

这种良性循环为抖音带来了更多的用户,在这种情况下,红人也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拍摄好的内容出来。

 

马阳正式拍的第一条视频,就花了很大心思,当时他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觉得很搞笑,就想自己也拍一条。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拉着两个同学去了排练厅,拍摄时,两个同学在后边吃饭,马阳在前边表演,他的同学则要假装忍不住将豆浆喷在他身上。

 

 

\

马阳抖音视频(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因为总是不满意,所以这条视频反复录了五条,马阳也被喷了五次。每次喷完之后都要把身上擦干净,最后无奈只能把衣服反穿,因为正面已经全被喷湿了。

 

“当时头发是往上梳的,其实并没有做造型,只是因为头发全被喷湿了”,马阳说。拍完后,马阳就将这条视频发了出去,没想到很快就上了推荐,评论和赞也一直狂涨。

 

当时,他和两个同学就蹲在排练厅什么也不干,一直刷手机。“当时觉得很开心,也很激动,因为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赞,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

 

后来,马阳又陆续发了很多条,但都没有特别大的反响。那段时间,他有些失落,觉得大家可能不喜欢了。

 

直到后来他和同学一起配合着拍了一条,带女生假发被揭穿的视频。这条视频在发布后收获了6000多万播放,以及200多万点赞,是他所有视频中最火的一条。

 

 

\

马阳抖音视频(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没想到这个能火,当时就是随便拍的。”但是这条视频之后,马阳觉得慢慢找到了拍视频的方向,知道怎么拍大家会更喜欢。“现在每天都要刷一两个小时,基本上没事干的时候,就是在想怎么拍。”

 

通常情况下,马阳一条视频会拍八九次,要半小时到一小时,直到拍一条满意的出来,也有的视频一条就过了。但他也说,要想好好拍一个视频的话,可能要拍四五个小时。

 

不过这并不算特别长的,对一些专业机构或红人来讲,拍一条视频所花的时间和精力更多。

 

“我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因为我是演员,要注重专业性,要有演技,镜头、光线这些我都会注意,视频拍出来,不能让别人觉得low。”让同行看到专业,让用户觉得有趣,是于鹏拍视频的标准。

 

“这么多人关注我,并不是因为我长得多帅,而是因为我是演员,穿着戏服。”于鹏觉得抖音上的帅哥美女很多,要有自己的特色,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于鹏最长的一条短视频,曾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去拍。

 

那条视频中,他把自己演过的十几个角色拼在了一起,每个角色只有两三秒,包括动作表情,以及下一个角色如何衔接处理,他都考虑的很周到。

 

拍好之后,于鹏准备过了年再发布,但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坏了,导致视频发不了。花了半年时间拍的东西就这样不存在了,他心理很难受。“花了很大心血拍的东西,这些角色再也不可能回去了,你说我难受不难受?”

 

为此,于鹏还给抖音提意见,希望换了手机,草稿箱内的视频也可以看到,也就是所谓的云存储,但并没有得到回复。

 

如今,虽然买了新手机,但是旧手机于鹏一直没舍得丢,他希望有一天那条视频还能重新发出来。

 

抖音在快手化?

 

抖音最初的定位是“音乐短视频APP”,内容主要以音乐类视频为主,其他才艺为辅,并且抖音也一直在努力维持着这种调性。

 

但随着用户不断增长,抖音上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和多元化,音乐类已不再是唯一形式。

 

恶搞、段子以及生活场景等“快手类”内容,开始频繁出现在抖音上,并且越来越多,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抖音原有的调性。

 

 

\

(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这并非抖音有意为之,而是随着用户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大量红人开始从其他平台转移到了抖音。

 

是继续保持自己的调性,坚持年轻时尚的定位,还是拥抱大众?抖音面临着选择。

 

3月19日,抖音召开线上发布会,宣布了全新的slogan“记录美好生活”,这与快手的“记录生活,记录你”十分相似。

 

同时,抖音总经理张楠在发布会上表示,一二线城市的90、95后年轻人不再是主力军,抖音的用户定位是普世。而且在这次发布会上,抖音原本的潮、酷等标签也较少被提及。

 

显然,抖音的新定位,选择了拥抱大众。

 

但是张楠也说,“抖音会继续潮下去,但更打动我的是抖音上温暖人心的瞬间”。其实为了留住一二线的年轻用户,同时为了更普世,抖音一直试图通过人工精选+算法推荐的机制,让不同的人群,在抖音上看到自己喜欢的视频,看到不同的世界。

 

不过抖音正在“快手化”却是不争的事实,一些危险动作,甚至恶搞视频,诸如缠胶带、拆车标、鸣笛暗号等在抖音上不断受到追捧。

 

 

\

(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据媒体报道,武汉的一位父亲,可能是中抖音毒过深,想要模仿抖音上一条很火热的后空翻视频。可是这位爸爸在抓着女儿做翻转动作的时候,却不小心失手,让女儿的头部先着了地。

 

虽然及时送医,但女儿因为爸爸的一个不小心,导致脊髓严重受损,可能这辈子都失去了重新站起来的机会。

 

对此,在3月19日的发布会上,抖音宣布将上线“风险提示系统”,对于有一定门槛、存在潜在风险和挑战的视频,会提醒用户不要轻易模仿,量力而为。

 

同时,抖音还上线了“时间管理系统”,对于使用抖音时间较长的用户,将进行提醒,防止用户过度沉迷。这使得抖音成为了国内首个上线防沉迷的短视频应用,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抖音恐怖的粘性。

 

其实,与快手相比,抖音对上传内容的把关和审核从一开始就相对更严,一些涉及到恐怖、暴力以及不雅的内容或视频,抖音都会主动屏蔽掉。一次,于鹏发了一场两军对阵打仗的视频,还发过一个穿解放军军装跳舞的视频,都被屏蔽了。

 

虽然被屏蔽了,但给于鹏的感觉却很好,他也认为应该对一些内容进行把关,特别是要给不同年龄段的人群看不同的内容。

 

虽然抖音正在“快手化”,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快手一定程度上其实也在“抖音化”,包括高颜值音乐类视频,也越来越多的得到快手的推荐,双方正变得越来越像对方。原本的两条平行线,或许正在逐步靠近。

 

抖音的商业化

 

经过一年多的布局,如今头条旗下已经拥有抖音、火山和西瓜三款视频产品,虽然在单品上还没有超过快手,但用户的整体规模已经实现了超越。

 

作为今日头条在短视频领域上的新旗舰,从去年九月开始,抖音在App Store的下载量就开始持续走高,如今已经连续多天占据了Apple Store免费下载排行榜的第一名。

 

根据QuestMobile的统计数据显示,抖音在过去的这个春节增长了近3000万日活,一举超越了西瓜和火山,成为了仅次于微信的新流量平台,也是这个春节最现象级的产品。

 

当然,头条也付出了不菲的成本,据媒体报道,除了冠名、赞助各大综艺外,今年春节期间,抖音在各渠道投放的预算一天就达到300-400万元。

 

 

\

(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有了这么多的流量,下一步就是如何将流量变现。

 

相比其他平台,抖音的女性用户和年轻人占比非常高,这些用户的标签十分明显,一二线、年轻人、追求酷炫,喜欢模仿。这些都是内容电商的主要看点,从购买力和转化的角度看,都是非常优质的客户。

 

而各大品牌也看中了抖音用户增长快,活跃度高、话题性强等优势。除了与红人合作外,越来越多的品牌选择了直接入驻抖音。

 

与微博、微信等平台不同,短视频类的内容给了品牌更大的发挥空间,产品的很多功能也可以通过视频的形式得到更好的展现。

 

此外,抖音在去年9月也推出了原生信息流广告,并且还在近期测试了淘宝链接等商业化方式。

 

不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用户的使用体验,于鹏觉得现在的广告是越来越多了,每翻三五条就有一个。“我都不看直接划掉,但我也能理解,毕竟别人要挣钱。”

 

“抖音目前除了广告,其他商业变现的能力还不稳定,如果未来抖音通过与红人进行捆绑合作,再配合智能分发,将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当然,除了平台外,红人也有自己的变现方式。

 

马阳目前一周会直播一两次,每次一个多小时,一般会有几百人同时在线,每次粉丝都会送价值两三百元的礼物,但马阳只能拿不到一百块钱。“我刚播没多久,所以收入并不是很好,但是够我每个月的花销了。”

 

相较于男主播,一般女主播的收入会更高,马阳说这是因为男生更爱送礼物。

 

但他觉得自己在抖音上还算不上网红。“我觉得网红是要达到百万粉丝,直播的时候看不清弹幕的那种,才算网红。”

 

有些红人在抖音上积累到足够多的粉丝之后,会邀请用户关注他们的微博或微信,再通过电商、代购、微商等方式盈利,甚至还出现了抖商等新形式。

 

但这也带来了新问题,一些人开始利用抖音贩卖山寨产品甚至进行诈骗。马阳说他就曾遇到过有人冒充他的名义,在网络上骗钱。

 

对方注册了一个和马阳同名的微信号,头像也一样。并且利用另一个抖音达人在抖音上宣称,只要在这个“假马阳”的店里下单,就可以抽奖送iPhone X。但收了钱,人就消失了,导致很多人受骗。

 

直到不断有人在微博上私信他,马阳这才发现。“有一个小女孩被骗了一千多,听声音只有十四五岁,她说她爸爸这周过生日,本想给爸爸买个生日礼物,就想试一下能不能中iPhone X,为此还和别人借了540块钱,来买这些东西。”

 

最终马阳给这位小女孩转了200元,“我看他年龄挺小的,并且我觉得我也有一些责任吧”。他告诉小女孩,以后见到这种小便宜,千万不要相信。

 

 

\

(图片来源:抖音视频)

 

来横店之前,于鹏曾是一名舞蹈演员,主要在一些娱乐场所做商业演出,他说他最喜欢的偶像是迈克尔杰克逊。

 

虽然他经常穿着戏服做各种搞怪的表情和舞蹈,但他却从未在抖音上跳过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

 

“他没有去世之前,我就到处跳他的舞去挣钱,他去世了之后,他的舞就不跳了,也不会再拿他的舞去挣钱了。”

 

于鹏觉得,如果没有迈克尔杰克逊的话他可能不会从事演艺行业,所以他说如果有一天要跳他的舞还是会把自己穿得很帅,不会去搞怪他。

 

在横店,于鹏一天可以拿到1500至3000元,这比他之前的收入还是差了点,因为并不是每天都可以接到戏。但于鹏觉得,有得就有失。“我以前是跟场子签约的,一天800到1000,一个月可以拿2万甚至3万多,还包车旅住宿。”

 

经常有人私信于鹏,想找他做广告。但是于鹏说他有自己的原则,太俗的不接,有损演员形象的不接,涉及金融和游戏的不接。

 

于鹏觉得自己是个演员,要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不能为了做广告,把别人给坑了,这样对别人、对自己都不利。

 

“我玩抖音的初衷又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娱乐,顺便给自己做个推广而已,所以不能贪图小利,还是发一些大家喜欢的东西。”

 

虽然初衷不是为了挣钱,但是如果在玩的同时还能有一些收入,于鹏觉得也非常开心。“毕竟我们都要生活嘛,在实现自己价值的同时还能有收入,那也是很好的。”

 

据于鹏透露,即使是纯接广告的话,一个月的收入也可以与拍戏相当。“我就是太正能量了,不然可以接很多广告。”

 

“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有时候这个广告我不想接,我就用很高的价钱把他们吓走。”而且即使做广告,于鹏觉得也一定要把广告做的有趣,让别人能接受。

 

虽然最初拍抖音只是为了好玩,但随着关注的人越来越多,于鹏觉得自己身上好像也多了一份责任。“很多人关注你,喜欢你,你不能辜负别人对吧。”

 

于鹏说他希望抖音能够越做越强大,他唯一担忧的就是抖音会不会昙花一现。

 

于鹏的担心其实有些多虑了,因为在过去的这一年,抖音正在以势如破竹的势头,抢占着短视频的市场,并且还圈了一大批“中毒”颇深的抖友,而在运营以及产品设计方面也呈现出明显优于竞争对手的态势。

 

眼下的抖音,正红的发烫。而作为短视频领域的前辈快手,相信也已经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来自抖音的威胁。

 

因此,不管是对于用户还是竞争对手,抖音都似乎真的有“毒”。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地歌网立场。

*本文系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地歌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