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共享充电宝凉凉背后,为何街电和来电还互掐?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韩志鹏 关键字:街电,来电,共享充电宝

进入六月以来,共享经济再度受到广泛关注,ofo到底会不会“黄”成为了科技圈讨论最多的话题,而商业模式趋同的共享充电宝也度过了相当不平凡的六月,故事主人公则是行业第一梯队的街电和来电。
 
故事最早发生在2017年7月,来电科技针对7项侵权专利将海翼电子及街电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今年5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来电诉街电专利侵权做出一审判决,判处街电侵犯来电科技两项专利成立,赔偿来电科技200万元,要求街电停止侵权行为。
 
5月28日,街电发表声明称,该判决书尚未生效,并认为一审法院的事实认定存在偏差,已当庭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街电还表示针对来电的7项争议专利,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无效请求,4项被认定无效,1项直接被驳回。
 
而在6月11日,街电再度发表声明称,来电将未生效判决书发至其合作伙伴,同时制造舆论压力,以实现来电不正当的商业目的,现已向深圳中院提起不正当竞争诉讼,案件正处于审理之中。
 
据相关资料显示,截止5月底,共享充电宝行业共发生45起专利纠纷案,而来电一家就对街电发起了24起专利诉讼,时间集中于去年的5月至7月,合计索赔金额达6600万,除此之外,来电还向云充吧、友电科技等第二梯队的企业发起过“专利战”。
 
目前,共享充电宝的专利技术主要包括收纳充电宝的柜机设备、识别技术及租借系统,有分析人士认为,一旦坐实专利侵权,企业将在回收柜机产品上耗费高昂成本,甚至会因此改变商业模式。
 
在专利战之外,共享充电宝行业一直存在野蛮竞争,本月月底,网上曾曝光一段来电科技CEO袁炳松盗窃街电机柜的视频,随后其CEO发表内部信称,视频属人为剪辑,陈欧在以此相要挟;而在去年7月街电来电展开专利诉讼后,双方均通过各种途径宣称对方产品已被查封。
 
据小电科技某BD人员向地歌网透露,在获得商家许可的前提下,会将竞对的产品藏至库房;此外,另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怪兽充电由于其桌面柜机的运营模式,时常发生被剪去充电线及二维码被偷换等情况,而包括偷盗充电机柜、收取高额入场费等竞争方式则是屡见不鲜。
 
此番恶性竞争与共享单车初期乱象颇为相似,而在经历了多轮监管及产品迭代之外,共享单车行业局势逐渐明朗,但对于共享充电宝来说,其不明确的商业模式及行业前景则比恶性竞争更令人担忧。
 
据公开资料显示,共享充电宝融资潮集中爆发于去年4-5月,共有40家机构入局,融资额超12亿元,鼎盛时期行业中共有22家企业,资方中不乏聚美优品、小米和腾讯等行业巨头,但好景不长,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约有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进入清算阶段,截止去年11月,行业内近三成企业已经退场。
 
从疯狂融资到快速洗牌,这样的大起大落折射出其并未解决需求痛点问题,用户虽对充电保有需求,但商铺提供的充电端口及租赁充电宝都是更好的解决方式,而随着技术迭代,无线充电及轻量充电宝都将进一步挤压共享充电宝的市场,使用频次低、用户习惯未形成,这都会成为该行业发展路上的隐雷。
 
目前,共享充电宝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租金、押金、广告费及周边售卖,单薄的盈利模式背后则是其居高不下的运维成本,据聚美2017年财报显示,街电收入贡献率仅有1%,而净亏损贡献率达340%,金额达1.33亿元,在商业模式不可行的情况下,其盈利模式更存在重大隐患,曾经被风口吹起来的猪,如今已行将就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