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颜品生活开启微商“探路”之旅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韩志鹏 关键字:颜品生活,微商

“祝贺真子小姐喜提爱车和谐号,微商新女性,左手事业,右手家庭。”江湖上的段子很多,而这句已经流传了很久。“喜提”已经成为戏谑微商的代名词。

 

太阳底下再无新鲜事儿。

 

连重型火箭、导弹巡洋舰的梗都有了,微商的形象还可以再烂一些吗?假货泛滥、涉嫌传销、被央视点名、被政府罚款、被微信封停,微商自诞生之日起,争议也相伴左右。朋友圈的产品推广和励志鸡汤某种程度上已被视为“群体划分”的圭臬:要么你信,要么就别和微商做朋友。

 

“微商正处于低谷期,2018是最低潮的年份。”颜品生活CEO王赫操着东北嗓音。

 

 

王赫从不避讳自己微商的身份,还自称是一名行业老兵。看过微商“平地起高楼”的王赫坦言,微商目前正面临至暗时刻。

 

镶着金边的乌云

 

1995年互联网在中国芝麻开门。1998年百度的崛起实现了人与信息的连接,2003年淘宝的崛起实现了人与商品的连接,2005年木子美日记在博客时代一炮走红,PC时代,人与人连接的效应出现。2011年,微信诞生,了不起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在移联网时代躁动了起来。

 

2013年,对于中国移动互联网来说是极为关键的一年。

 

这一年,小米3上市、华为推出独立品牌荣耀、OV向三四线城市进行渠道下沉,智能手机普及速度加快。也在这一年,微信用户破3亿,成为全球最大IM应用,同样是这一年,从社交关系衍生而来的商品交易形态“微商”开始活跃。因而起变化的不仅仅是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卖两轮车,还有沦为了人、商品、内容“贩卖地”的朋友圈。

 

微商的灵感源于一片卖不出去的面膜,这多少也让人记起青霉素是如何被发现的故事。

 

俏十岁是武斌经营的一个面膜品牌,由于品牌和资金陷入困境,心灰意冷之余,武斌随手将囤积许久的面膜送给周围的亲友。

 

无心插柳,面膜送出后不久,奇迹还出现了,圈里有人自告奋勇帮一把武斌,他们愿意在群里帮忙推销俏十岁。于是,朋友们的微信和微博让濒临破产的俏十岁起死回生,客源市场打开,俏十岁销量疯狂上涨。

 

“最开始只是一盒一盒卖,后来就能卖到成百上千盒了。”武斌看到新兴电商业态的希望之光。在2013年7月,俏十岁把通过微信朋友圈卖货的行为定义为“微商”,并将其确定为主要发展渠道,从此,彻底抛弃传统的品牌孵化模式。

 

俏十岁是微商发展的1.0版本。此时红极一时的还有思埠、韩束等面膜品牌。1.0版本的微商微商销售方式主要遵循的是代理商模式,有从传统线下销售方式复制而来的痕迹。

 

刚兴起的微商相当于和暴利划等号。只要朋友圈足够强大,造价5元的一片面膜在微商手里可以卖到50元甚至更多。随着微商大军的势力壮大,充斥朋友圈的除了面膜还有内衣、私密护理、洗护用品等产品。甚至堪称微商三大灰产的减肥、丰胸、壮阳药也纷至沓来。

 

物极必反,从2014年底到2015年年初,随便一个品牌在朋友圈兜售,都能大赚一笔的同时微商乱象频现。毫不讳言,微商就是一朵镶着金边的乌云。

 

除了各路大小代理刷屏、吆喝之外,有些微商开始变质,从卖货转而成为“卖人”,多级分销机制出现。举个例子,“云在指尖”公众号采取8级分销模式,最高峰的时候洗了3000万人。打擦边球的不在少数。

 

一位从事微商四年的90后女生婉婉曾表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主要任务就是通过七八台手机在朋友圈晒环游世界、享受酒店豪车的照片,为想加入微商的人编织阶层跨越的造富梦,而下级代理越多,上级代理收获的返佣也越多,这便是驱使微商刷屏的原动力。

 

然而,微商造富时代远未到来。

 

进入2015年到2016年,微商开始被朋友圈抛弃,一方面手中积压库存;另一方面“拉人头赚钱”模式暴露出诸多问题,比如产品质量问题、价格乱象。

 

据某微商从业人员介绍,早期售卖品牌多为三无产品,甚至还出现添加重金属等物质的“毒面膜”产品。2015年4月,央视点名批评俏十岁、思埠等老品牌,称其所销面膜为达到美白祛痘效果,在其中加入了明令禁用的糖皮激素,且厂家会通过各类手段逃避检测。

 

此时,小品牌微商的生存空间更是岌岌可危,代理的“发财”机会变少,危中有机,品牌化和平台化成为微商转型的新机会。云集、环球捕手也是这个时候开始谋划平台化。

 

同时,进入2017年,是微商行业正规化阶段,国家最高管控单位工商总局,商务部开始执草微商法规文件,联合腾讯封杀了一大批多级分销商城,和涉嫌传销的微信大号。如今已经洗白的云集、环球捕手都曾经经历过封号、罚款的洗礼。

 

微商毕竟是时代发展的产物,是不可回避的商业趋势,短短五年时间,该赚钱的也赚了,没赚钱的还挣扎在“污名”的乱象中。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拿到直销牌照的公司有84家,没有拿到直销牌照却在做直销的有1万多家,从事直销的,有证的没证的加起来有800多万人。与之相比,微商从业人员高达8000多万。值得划重点的是,做到这个成绩,微商仅仅用了5年,直销用了30年。

 

可见在移联网时代,社交关系裂变出来的惊人爆发力。同时,速度从来不能掩盖问题,微商的出路需要探索。时代发展的车轮无法阻止,微商作为时代的产物,也需要进化。

 

如今,云集销售破百亿,走在准IPO的路上。环球捕手等已经走上转型路上。适者生存,如何探索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颜品生活也在“破局”之列。

 

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由于一个“人情”,东北人王赫缘定微商。

 

光从“颜品”、“美丽誓颜”词语的调性,你完全想象不到王赫是一个典型的东北爷们。“人人都会做菜,可厨子还是个行业”王赫多少印证了这句话。

 

五年前,王赫受朋友之托,四个半小时飞机从东北到广州,去看一个护肤品。出于东北人特有的耿直以及保守,王赫没有急于跳进鱼龙混杂的化妆品市场,相反选择了退而结网。王赫和朋友商量,自己亲自来做一款化妆品,赚了钱两个人一起分,赔了他兜底,因而这就有了后来的美丽誓颜品牌。

 

王赫在圈内人缘比较好。很多代理商表示,只要王赫招呼一声,就会回来。这一点可以从侧面知道王赫的为人。王赫告诉地歌网,五年前是为自己挣钱,而现在是为大家挣钱,感觉不一样了。做微商其实有一种心理:今朝赚钱今朝赚,明天什么样切不管。像王赫作为一个创业者有这般胸怀,那他所从事的就不是生意,而是事业。

 

\

 

像长春这样微商主攻的三四线城市,荒蛮故事不绝于耳。

 

“第一年招商会能收100万,第二年能收30万,第三年能收5万,最后一年去就没人来了”,在王赫浓郁的东北口音和略带风趣的讲解之下,背后却透露出他对传统微商品牌的苦涩和郁闷。

 

2015年,王赫带领美丽誓颜进军微商。在两年发展路上,美丽誓颜得到了李晨、王丽坤等当红明星的赞助,同时进驻马来西亚SASA、屈臣氏等名店,并获得了315诚信品牌、国家质量监督合格红榜产品等殊荣,“钱”途还不错。

 

即便如此,外部大环境对微商的非议也会对各品牌产生影响,“还朋友圈清朗环境”的群众呼声让王赫陷入沉思。

 

俗话说,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在王赫看来,他现在是为团队打拼。虽然不是大块称金,大口分肉的蛮荒年代,但是,美丽誓颜不能再走微商老路,在以拼多多和小程序为首的社交电商新玩法的推动之下,微商也应适时转变思维,摒弃曾经的“晒豪车,拉代理”的模式。

 

它需要一种回归。

 

商业本质的回归自然是产品的质量和用户体验。微商的“去污化”需要有过硬的产品以及一种共赢的销售方式。王赫坚信,从产品品质入手,并让消费者在购买中获利,打造真正的“分享经济平台”。这是一种探路。

 

冲破乌云

 

微商的本质还是在卖货,这一点不变,那么两个问题必须思考:首先是什么样的货;其次是怎么卖。也就是通常所提“人”和“货”两个因素。

 

今年8月,美丽誓颜的新应用颜品生活正式上线,王赫转型平台的探索也尘埃落定。打开颜品生活APP,一股性冷淡风铺面而来,白色、简约是主基调,产品分类主要有自营品牌美丽誓颜、跨境全球购产品。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会员区、分享区、店主区以及众创联盟区的划分。

 

品控是微商的卖货关键之关键。不难看出,颜品生活的产品以代购和自营为主。

 

现在整个中国的国产品牌有一个大的趋势:中国品牌海外代购。王赫发现有好多的微商产品在“进口化”,他认为这是2019年的趋势。据了解,目前美丽誓颜的设计团队、产品团队、海外的供应链均有在日本、澳洲、瑞士、法国等国家建立完善的分享体系,能够同步自己的品牌给行业的好朋友。

 

另外,在自营角度更加强化品质。据王赫介绍,美丽誓颜从原料、设计、生产、销售都有严格的程序。比如,在原料上,美丽誓言的化妆品与迪奥、纪梵希等品牌的等原料商合作,在与潮流方向同步的基础上也使得自家产品有着大品牌的信任背书。

 

\

 

除了美妆产品,颜品生活的品类还在拓展到家居、母婴和轻食等品类,多品类方向的突进,可以看到颜品生活做大的野望。

 

另外,想聊一聊颜品生活的销售模式。毕竟从微商的DNA而来,有些红线还是不能碰的。

 

目前,颜品生活采用的是代理激励制度。销售团队主要包括店主和经理两大层级,新会员只需购买299元的产品即可成为店主,而每分享一次产品并成功售卖即可获得10%的返利,而上级经理每招募一名新店主后即可获得的30%产品返利。

 

此外,颜品生活还推出了月度达标奖,当经理招募第四个新店主后可多获10%的返利并且一次性返还前三位店主的10%奖励,同时还对销售经理推出月度奖励,其个人或店主销售额的2%将划归入月度奖金,当个人业绩超过3000元后即可在月底参与奖金平分活动。

 

\

 

显然,这是一种类云集模式,共享机制的动力还是来源于用户本身,购物、分享成为店主,获得收益,二级模式,没毛病。从官网介绍中,可以看到颜品生活的店主主要来自学生、白领、家庭主妇、微商群体等。

 

 

王赫告诉地歌网未来五年的规划围绕着两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企业2C的能力。2C其实是颜品生活的“老本行”微商板块。颜品生活整个的打造目的是帮助B来更好的地销售自己,它其实也是一个2c的一种形式的体现。第二个方向是电商。因为电商是企业跟C端直接对接,能够规避风险。

 

王赫强调,2018年是打基础之年,将重点围绕商城建设展开规划,同时长线推进微商思维转变,让大代理坚信细水长流的“卖货”才是微商行业的新出路。

 

由此,可见王赫破除微商污名的决心。

 

“是微商成就了我”,王赫可谓行业的亲历者,见证了短短五年间微商的蛮荒历程,微商污名的标签一天不去除,一天登不了大雅之堂。同时,王赫认为,处于低谷期的微商也是转型的最佳时期。

 

洗清掉“喜提爱车”的标签,真正走向健康的社交平台。这也将不再仅是颜品生活的探路之旅,也将是整体微商行业的探路之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