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滴滴,路在何方?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陆水月 关键字:滴滴,出行,酒旅

“第一步打开客户端点击设置,然后点击紧急联系人......”等电梯时,职业习惯不免会多看几眼分众传媒的广告。在瑞幸咖啡、KFC、弹个车等诱人的画面,极具感染力声音轰炸下,滴滴打车紧急联系人设置的“教育”,俨然一股清流。

 

显然,滴滴的严峻时刻还未结束。

 

100天之内两起受害人事件,滴滴受到的震荡不小。用业内人士的话说,不伤筋动骨也要脱几层皮。乐清事件之后,在产品、流程、管理、战略等各方面,滴滴迎来了一次系统性危机,对占据超过90%网约车市场的滴滴来说,面临前所未有的挣扎和救赎。吹响“ALL in 安全”的号角之后,滴滴进入两个多月的全面反思和整改,从创始人公开道歉、人事处罚、相关部门进驻式调查,到顺风车下线、深夜停服、全国各地监管部门约谈......

 

当“滴滴司机让乘客喝尿”“95后女孩深夜打滴滴被拉到墓地”等等新闻再起时,滴滴还能承受第三次打击吗?这是一次滴滴历经的“劫难”。

 

“劫难”中的滴滴,在业务线上终是传来了“佳音”。

 

昨日(28日)有消息称,滴滴正在探索酒店业务,目前业务开发正处于初级阶段。若是实锤,滴滴在新业务线上的开拓并非首次,在IPO遭遇推迟、估值腰斩的今天,滴滴前路又几何?

 

内伤:惨案发生之后

 

“悲剧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缺乏敬畏之心。”在程维与柳青这份字斟句酌、雕琢痕迹明显的道歉信中,滴滴的危机全面引爆。

 

乐清事件之后,滴滴顺风车业务总经理、客服副总裁两位高管职务被免除,滴滴宣布,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9月4日滴滴启动安全大整治,宣布于9月8日23点至9月15日凌晨5点期间在中国内地暂停提供深夜23:00-5:00时间段的出租车、快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华车服务。

 

对于深夜停服一周这个决定,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新闻1+1》中提出质疑,这是不是滴滴有意或者无意在形成一种舆论逼宫?这是不是很聪明的一种公关行为?让大家呼吁你赶紧重新回到生活当中来。

 

之于目的、动机此类形而上的东西给出确定性的判读并不容易,可是,滴滴的业务停服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对于“顺风车”这一产品的去留,乘客端和司机端观点不一,滴滴的回答是,在安全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将无限期下线。

 

9月5日,交通部联合调查小组进驻滴滴,整改风暴席卷而来。

 

在产品端,“紧急求救”“一键报警”“行程分享”等多项安全措施也陆续上线。9月底,滴滴邀请了专家学者“把脉会诊”。国庆期间,程维和柳青参加了十多位司机参加的意见征求会,高管们作为一线客服听取意见。在管理端,滴滴开始增加自建客服团队,从原来的5000人增加至8000人。

 

自查、整改、安全提示成为滴滴8月底之后的新闻报道底色。滴滴进入全面的反思,程维反思忽视了“服务公司”的定位,规模、数据总是冲锋在前。

 

在首汽约车CEO魏东看来,从每天100万单到2000万单可能只需两年时间,但从10万标准化司机到200万标准化司机,两年根本做不到,网约车发展速度太快,出事儿是必然的。行业必须回归理性。

 

首汽约车是出租车业务的基因,在监管面上的打击自然不比滴滴大。合规性是滴滴面临的真正困局。

 

从9月份开始,滴滴遭受多数城市的监管部门密集约谈滴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三亚、成都、长沙、兰州、重庆、广州、深圳、东莞、武汉、贵阳、海口、北京、天津、南京、南宁等城市及福建、浙江、广东等省份约谈了滴滴及其他网约车企业。

 

深圳多部门约谈滴滴,责令9月底前完成整改,整改如果不到位将可能面临APP下架、停止互联网服务等措施。上海市交通委等多部门也在9月连续多次约谈滴滴。

 

2016年网约车新政的“阴影”再次笼罩这个行业。

 

两年前,在新政的指导下,各地网约车细则对“人、车、证”进行了相当严格的规定。在京、沪等大城市司机必须要满足本地户籍,并在车辆的排量、轴距等方面加以限制。

 

当时,北京地区滴滴司机注册数量为110万人,活跃司机为20万人,其中有北京户口的司机,仅有10.7%,约2万人。再加上车辆1.8L排量,2650mm轴距,以及网约车驾驶员证的限制过后,完全合规的“京人京车”将不足两万。打车难、打车慢再次成为出行难题。

 

网约车新政执行似乎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过去了两年。滴滴乐清事件再次引发监管的高度关注。

 

9月10日,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安全管理的紧急通知》,要求加强网约车和顺风车司机的背景核查,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

 

例如,在北京,不合规的“黑网约车”,若被执法人员查到,将会对车辆进行30到60天的扣押,同时对司机罚款1到3万元。

 

在这两个月,笔者明显地感受到打车难,特别是在晚间。无论是专车还是快车,页面显示的排队人数没有低过个位数。上车后和司机交谈,司机说不是车少,而是,他们不敢接单,如果为了挣几十块钱,被监管抓到将面临上万的罚款。

 

“现在抓的紧,谁还敢接单?如果被逮到,罚款1万,扣车一个月,30天停车费4500,虽然滴滴承诺给予报销,但是,超过1万就自己掏腰包。”滴滴司机黄师傅告诉地歌网。

 

地歌网从李师傅处了解到另外一种情况。李师傅的车不是自己的,而是租的。一辆起亚K5首付3万7,每月还5千贷款,三年后车子归他所有,由于李师傅的户籍不合规,租车公司承诺代办,主要是用别人的账号冒名顶替,如今滴滴司机做不了了,每个月还得还5千元车贷。而这种“无证上岗”的司机不在少数。

 

据天风证券的报告统计,在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名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

 

从哈尔滨市交通局发布的数据看,不合规问题更加突出。目前哈尔滨市范围内滴滴公司取得行政许可车辆2539台,而据滴滴出行提供给行业管理部门的数据为注册车辆24万余台,具有营运资质车辆仅占注册数量1%。

 

“现在公司所有人都在做两件事,安全和合规。”一位滴滴员工坦言,但两件事都有很大的困惑,“安全的困惑是,不知道标准。合规的困惑是知道标准,但这么做下去,整个行业就可能不存在了。”

 

如果紧扣白岩松之问,那么到底是有网约车好,还是没有网约车好呢?

 

毋庸置疑,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如何杜绝乐清惨案的发生,平台当然有责任去做到最好,一家独大的滴滴,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推卸。如何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好,将会像是永久性开放的问题,伴随着这个行业。

 

寻路:从外卖到酒店

 

种下隐患,自然要为它埋单。

 

乐清事件让滴滴在经营、估值、IPO、品牌等方方面面都受到重大影响。而未来滴滴将走向何方?滴滴进军酒店业务的消息也在意料之中。

 

“速度秒杀,就是不断加快发展速度,迅速覆盖全国市场,拓展多业务线,秒杀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奠定行业老大的地位。”《滴滴程维:在巨头阴影中前行》一书中这样总结道。这是程维的另一面。

 

乐清事件之前,滴滴和美团相互进攻各自的腹地,掀起美滴之争。滴滴外卖从无锡打响第一枪。滴滴为何做外卖?当被问及滴滴是否会在诸如餐饮之类的与生活服务相关的场景中做新的业务探索时,程维表示,“一切皆有可能,最重要是要做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这也是关键。”

 

“出行+外卖”的组合并非滴滴首创,据悉,Uber全球曾在美国推出Uber Eats外卖业务。截止到10月份,Uber Eats外卖业务已拓展到165个城市,并在近40个城市实现盈利。除此之外,Uber全球还推出了Uber Rush快递等周边业务。

 

无论对于美团点评还是滴滴来说,从核心业务扩展到为用户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创造新的赢利点,都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地歌网:企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都有可能在某一个领域产生竞争,比如京东和阿里今天不仅在电商领域,包括在物流和金融等领域都产生对抗,美滴之争的格局也很明显地看到一种殊途同归的状态,竞争到最后是系统对系统,生态对生态的对战。当然,如果企业没有战略和野心除外。

 

滴滴外卖无锡实验之后,南京、泰州、成都等相继开城,据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在外卖上还有个“百城计划”即在2018年年底将滴滴外卖业务覆盖到全国,将把外卖业务独立出来,用独立的APP来承载更多品类和服务。

 

从一城到百城,外卖无疑成为滴滴的战略级项目,也是滴滴发展到一定体量后必须去做的一个战略性的考量。在生活服务领域,出行只是一块,吃喝玩全面覆盖是构建生态的全部板块,毋庸置疑,滴滴应该做外卖,并且外卖是一个相对好撬动的点,并且,外卖属于高频、刚需。

 

愿景很诱人,但是在滴滴做外卖这件事情上,似乎已经从战略沦为了“鸡肋”。

 

滴滴外卖在无锡开战8天,并宣布当日订单达到33.4万单。两天后,无锡工商局联合公安局约谈美团、饿了么、滴滴三家外卖服务平台,指责其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和垄断经营行为。滴滴外卖登陆南京2天,以及上线泰州前都有监管部门介入,提醒高额补贴、低价倾销等扰乱市场的行为。

 

业内人士分析称,滴滴大概率不会像在无锡那样大手笔打补贴战,在后来的一些城市都将有所收敛。这意味着滴滴最重要的一手牌——“补贴”,也将声势大减。

 

从打车到外卖,美团、饿了么之前走过的坑,建立起来的商家、用户资源,滴滴同样要经历一遍,或许比较省心的是滴滴不用进行市场教育。

 

酒店业务同样如此。

 

据称正在探索酒店业务的滴滴出行R-Lab团队,之前一直致力于外卖业务。这一团队从今年九月份就已经剥离出部分员工到各个酒店做体验,包括连锁酒店和单体酒店。此前,这一团队已经孵化出滴滴小巴和滴滴外卖。

 

据了解,此前滴滴出行已经投资了印度连锁酒店品牌OYO,并注资该酒店品牌的中国子公司。未来,OYO印度或将与OYO中国业务拆分。即使,滴滴回应称目前不会开拓新业务,将全力放在整改工作中,但是,即使做了,滴滴将如何破局?

 

众所周知,美团酒店业务依仗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占据了一席之地,而携程用近二十年的酒旅业务中垒起了护城河。阿里飞猪今天面临的难点也将是滴滴酒店业务要克服的难点。

 

从目前的大环境来看,美团上市之后按兵不动,一贯高调的阿里只是在新零售维度上发力,腾讯被传在投资线上收紧,更何况在危机中的滴滴呢?进军酒店业务,滴滴也只不过雷声大雨点小罢了。

 

再造一个滴滴版“美团”?

 

打车、外卖、酒店等这样的生活服务场景能够串联起来就是一个大生态的协同。要说今天滴滴的野心就是再造一个滴滴版的“美团”。这个野心背后是成为生活服务数字化赋能平台。

 

阿里95亿美元抢亲饿了么就是要补足生活服务领域这块短板。阿里一贯的作风——用资本说话。因此,我们看到阿里生活服务领域的大拼盘。

 

在阿里的愿景里,饿了么、口碑、盒马不仅形成线上流量的大协同,更重要的是在新零售的布局中在线上联动线下联动,切下外卖、商超消费品等垂直细分领域的蛋糕,形成“1+1>2”的效应。

 

在出行领域,酿下滴滴和快的的“失败”的案例之后,在两个轮子的战役中,为了消灭ofo的不确定性,阿里不仅布局了永安行还有从三四线城市切入市场的哈罗单车,如前,哈罗单车升级为哈啰出行,并喊话滴滴,宣布进军网约车市场。

 

在酒旅方面,阿里动物园里有“飞猪”进行竞逐。从目前战局来看,“飞猪”的战略定位并不明确,市场占有率一直不高,投诉率反而居高不下。

 

同样的大手笔、大制作的剧本,阿里在“吃住行”本地服务方面再一次展现其“整合”的艺术。但是,服务电商同样有其运营的内核,“整合”出来的排场不一定管用。

 

如果单从数据上看,滴滴确并不缺乏数字化的技术和能力。

 

目前,滴滴出行每天平均3000万订单量,平台拥有司机超过1000万,活跃用户人数超过1.2亿。滴滴的高速增长,让它成为国内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市场份额超九成,市场上仅留出个位数的份额给其他数十个平台分食。

 

没错,滴滴确实在网约车领域打下了足够高的长板,但可惜的是,滴滴没有在车生态即汽车租赁、汽车金融、汽车后市场等多个维度上继续发力,构建起自己足够高壁垒。一旦有人进攻滴滴的网约车这个粮仓,它面临的将是没有退路的困局。美滴之战如此,滴滴乐清事件之后的监管风波也是如此。

 

这里有一个关于40000号出租车的故事。

 

“四万万同胞,拨四万电话号码,做四万号汽车”,20世纪初,在华洋杂处的上海滩,洋的土的、中国的外国的各式交通并驾齐驱在上海繁华的大街上,可万车丛中,车身喷有40000号标记的墨绿色祥生轿车乃当年上海街头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40000号车的点子来自周祥生,他是出租车的开山鼻祖。

 

因捡到一袋卢布而发家的周祥生,于1919年创办祥生汽车公司,到了1937年祥生汽车公司拥有汽车230辆,分行22处,职工800多人,股金高达50万元。周祥生也从一个门童平步青云,登上“出租汽车大王”的宝座。

 

其实,40000电话号码只是周祥生创新式经营的一个缩影,诸如媒体服务、广播推广等今天看来依然新颖的营销方式,周祥生如鱼得水运用其中。当年,他叱咤上海滩,是华商创业史上一大传奇人物,祥生租车公司也缔造了中国出租车历史上一大丰碑。

 

祥生租车的成功,离不开经营本身,但用今天的眼光看,和很多互联网平台一样,祥生租车开创的是一个以车为核心的线下平台,根本上也是追求效率,效率本身就是在自己的利基点上去不断地突破边界。

 

美团在吃的业务上做延展,今日头条在媒体业务上去放大,其实是一种激活存量的战争。而今天的滴滴在自己的利基点上,还需要不断地去深耕。

 

当滴滴和快的合并之后,滴滴在网约车市场以闪电战突围,出租车、专车、企业出行、顺风车、快车、巴士、代驾等业务循序渐进。程维在当时曾说:“我们希望建设一个中国人领导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截止目前,滴滴在网约车的维度做到了。

 

如今,还未完全走出乐清风波的滴滴,它需要在车业务上做回归。这是根本。再造一个滴滴版的“美团” 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