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红泥小火话VC:发源于IC并且是永恒关注的重要战场
本文来源于:First Sunshine invest 作者:FirstVC 关键字:VC,IC,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假若多年以后,
偶然与你重逢,
我将何以贺你?
以眼泪,以沉默。

这是《中国合伙人》开头,成东青、王阳和孟晓俊进入大学第一次碰到的时候,王阳不识愁滋味地朗诵拜伦的诗歌《春逝》。 2006年新东方上市后,徐小平和王强离开了董事会,三年中三人没有同时见面。 

N年前,当IT资讯杂志起家的IDG、投资过台积电的团队Sino Century(我们的VC引路人)、仙童半导体起源的KPCB/红杉踏入中国之时,追逐的商业模式多数是Copy to China。2018年的中国创投行业,Copy from China开始输出共享单车商业模式。VC或许从未料到,2018年居然会卷入到中美贸易大战之中。

孟晚舟事件,成为压垮全球资本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美国301报告,首次提到中国背景的几个VC机构。丹华张教授的意外离世,引发创投、芯片、币圈诸多猜测缅怀与叹惜。 

我们与知名比特币矿机芯片创始人(来自我们多次深度合作的中国第一代美股芯片公司)交流,随着比特币的巨大波动,卖水模式的矿机芯片供应商亦有波及起伏颇大。我们认为只要不参与炒币、控制算力、分叉,专注于芯片卖水模式,或及时转型其他应用市场,矿机芯片商就有峰回路转的机会。

 

山无数,乱红如雨,VC来时路


1957年,硅谷“八叛逆”在亚瑟洛克的帮助下获得Fairchild家族的天使投资,创办了仙童半导体,发明第一块集成电路,创始人之一摩尔提出的定律影响了之后数十年芯片的发展。六十年代末,仙童的几位创始人逐渐离开。诺伊茨创办INTEL,并天使投资AMD(他并未料到二者居然成为几十年的竞争老对手)。硅谷大约70家半导体公司的半数,是仙童公司的直接或间接后裔。其中包括华人参与创办的Cadence,全球几乎所有芯片企业都须用到其设计逻辑方法和工具;Cadence在全球半导体产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除了催生无数成功的IC设计与电子产品,也是持续推动科技创新的关键幕后推手之一。

协助八叛逆完成融资的亚瑟洛克被誉为风险投资之父。1972年,八叛逆中负责融资的克莱尔创办风投KPCB;同年,曾是仙童公司TOP Sales 的瓦伦丁创办了红杉VC。VC实乃发源于IC,原是一家人。 

八叛逆从左至右:摩尔(R.Moore,创办INTEL), 罗伯茨(S.Boberts,创办泰瑞达) 克莱尔(Kleiner,创办风投KPCB), 诺伊茨(N. Noyce,创办INTEL,并天使投资AMD!), 格里尼克 Grinich, 布兰克(J.Blank), 赫尔尼(J.Hoerni,创办泰瑞达) 与 拉斯特(J.Last,创办泰瑞达)

90年代硅谷曾经有一句名言Real men have FABs,Intel/TI都有自己的特殊工艺的半导体生产线,一条生产线投资动辄几十亿美元,需应用最顶级的光刻设备与工艺,代表着当时最顶级的技术水准;千僖年后也许可以改为Real men have WEBs,互联网时代Google/Facebook/腾讯/阿里涌现;最近几年大约可以改为Real men have APPs了。2000年,大陆最大的芯片制造代工厂——中芯国际在上海筹建,Sino Century汉世纪VC即接收到中芯的商业计划书;2004年中芯在香港IPO,2016年的销售额近200亿人民币。2005年,中国有2家芯片设计企业在纳斯达克IPO,一家是北京中星微,一家是珠海炬力(汉世纪VC参与投资),是中国最早在美国IPO的芯片设计公司。2007年,展讯以“中国第一只3G概念股”的身份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当时市值最高的中国芯片设计企业。

左起,林心仪(台湾创投鼻祖-中华开发创始元老,支持过台积电等新竹科技企业,汉世纪Sino Century VC创始人),FirstSunshine杨健
 

岁月从不败美人,IC始终是VC永恒关注的重要战场


硅谷的VC发源于IC,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世界,IC是VC永恒追逐的风口。无论各类模式创新的潮流如何变化,岁月从不败美人,IC始终是VC永恒关注的重要战场。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AI和物联网大时代,软银的孙正义以320亿美元把ARM收入囊中,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号和有趣的动作;ARM在中国成立了合资企业,是某种微妙的战略平衡。2018年全球科技股虽然深度回调,但大浪淘沙,创新永不停歇,正是布局未来潜力企业的良机。未来五年,乐见VC或将再次回归IC,期待中国的ARM和中国的高通可以涌现。

 

FirstSunshine 与投资的芯片企业创始人沟通抢占市场机会


市场容量、产品标准化、扩张边际成本都是投资的考虑因素,IC设计行业是一个完美诠释VC投资理念的行业,是一个挑战设计与工艺极限,挑战未来的行业;在中国,又是挑战欧美IC巨头的直接阵地。创办成功的IC设计企业对于创始人的综合能力要求非常高,团队不仅仅需要具备IC设计的长期专业积累,更要具备领袖气质的创始人,既要高瞻远瞩洞察未来的技术趋势,又要脚踏实地务实的实现最经济的解决方案,方能打通整个IC产业链:从芯片研发设计到代工制造、封装测试、销售。每次遇到熟悉N年的VC老朋友,老朋友都经常会问,芯片你们还投吧?老是记得我们过去是投芯片的;另一层意思,投芯片的机构比较少,能出成绩的芯片项目更难得。 
 

中国的芯片需求爆发,或将成为投资热点


中国每年的集成电路消耗量超过1万亿人民币,其中70%需要进口,集成电路进口总额已超过同期原油进口额,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中国可以诞生至少100家芯片类企业IPO,而不是现在的屈指可数。

FirstSunshine已完成多家芯片及科技企业的投资,被投资的企业多在积极筹备进军科创板。

5G,AI智能计算,物联网带来新的增长机遇。北斗、区块链,金矿口卖水的芯片企业创新机会循环前进。FirstSunshine投资的某芯片企业创始人,曾经带领创办的IC企业在美国成功IPO,创始人为赶时间风风火火地百米冲刺来与我们在机场吃面条谈商业计划书,十多年的创业心态和激情没有任何变化、初心依旧,这样的理工男二次创业,我们怎么可能不投资支持呢。IC是VC永恒追逐的风口,我们乐意为优秀IC团队注入帮助成长的维生素C。
 

惊鸿照影--硅谷微型计算机独行侠,天使粒子发明人相继离世


半部论语治天下,金十五篇可安邦。2018年冬,东半球,华人的射雕英雄离世。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西半球的硅谷,微型计算机独行侠,天使粒子发明人相继意外离世。            

大洋彼岸的硅谷,秋冬季是加州最干燥的季节,最近几年多次发生山火。11月8日,北加州再次山火猎猎,一位硅谷先驱在退休小镇-天堂镇的山火中不幸离世,美国科技股亦处于深度回调之中似以回应。他是微型计算机的独行侠---- Bill Godbout。 

First Sunshine问了很多中美VC的朋友,对Godbout/Compupro 多不了解,可实际上八十年代中美两地许多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微型计算机都来自于Godbout的S100总线的部件。

Godbout是20世纪70年代个人计算机革命中的关键人物。当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还在垃圾堆里寻找电脑项目的手册、源代码和文档时,Godbout正以大多数人都能负担得起的价格出售计算机部件,供爱好者使用。他使用芯片鼻祖-仙童半导体的存储IC制造了S-100兼容卡,他是S-100总线标准的发起人之一,S-100是第一个用于微型计算机行业的标准扩展总线。

可以说,他是微型计算机的先驱与重要普及者,一位真正的独行侠!没有他的推动参与,也许个人电脑会依然离我们很远。 

与一位多年VC老友交流,南加州的硅谷由于多年多次山火空气污染严重,中长期还有地震的威胁,或许很多科技企业会考虑迁址和多地办公,也是资深科技员工回国创业的机会。

这正是,

晚舟争渡花深处,铁血丹心照惊鸿。

半部论语治天下,金十五篇可安邦。

(晚舟争渡-孟晚舟事件;丹心惊鸿-天使粒子理论创始人丹华张教授、硅谷独行侠Godbout意外离世;金侠陨落-大侠金镛辞世。)

年底的各种投资机构榜单评选,我们祝福上榜的机构,其中有我们担任LP和Co GP的机构。投过映客陌陌的大咖没有上某榜,在我们的投资群内批评榜单没啥意义;投资饿了么滴滴的大咖校友年初志得意满的退出OFO,有的榜也没有参选;投资芯片硬科技的多数机构则几乎从不参加评选。

2017年我们首家发文溯源VC起源于IC芯片(IC是VC永恒的风口一文),获得中国芯片行业高层积极转发和强烈共鸣;2018年在集微转发,引发中国投资界深度思考。有的上榜投资机构创始人因文而结义,新结识不少芯片投资机构朋友。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谢谢合作伙伴和朋友们的信任,让我们一起迎接2019年的第一缕阳光!

注:First Sunshine invest,由中国最早的创投(VC,Venture Capital)先行者创办,微信FirstVC,曾投资多家芯片及科技企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