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2018:小时代的剪影及ofo小故事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余德 关键字:2018,人物,年度

 


隔夜美股又大跌,苹果跌了10%,创下了历史最大单日跌幅;A股在过去的一年中跌去了24%,全球似乎都在跌跌不休。

 

顺丰又申请冻结了ofo 1300余万元的运输款,眼看着也进入了类“乐视系”现金流崩塌的程序;它的投资人之一,滴滴,在今年年中甚至都做好了“向死而生”的准备;阿德哥接触了上海几个园区,都传来了大面积注销公司的消息;几个做实体的朋友,正被“强拆式”地赶出上海,否则会面临各种处罚;甚至在我的老家,市政大厅办“离婚”的居然排起了长龙,尽管我不明白个中缘由,但都是所见的景象。

 

当然,为了避免“非主流”,也经常看一看新闻联播,也抽时间看了中央二套的大国系列,景况果然不同。

 

一个做微商领袖的朋友,还是经常半夜喊我喝酒,饭店里人声鼎沸,大家热闹得很;前同事吴晓波、罗振宇又办了跨年演讲,数据显示又是吸金无数,引得网络无数口水。

 

海水与火焰并存。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人跑了也共同呈现。互联网公司中,除了BAT之外,也有三家好过,它们分别是美团点评、小米和拼多多。

 

这是怎样的一个2018?我们又将迎来怎样的一个2019?

 

且听我给大伙儿讲几个小故事。

 

 

A君终于将朱家角的别墅装修完毕,自己的设计,阿德哥可以作证,秒杀了整个小区的装修,门对着小淀山湖,可以说是大异沪上风光。

 

食不可无肉,居不可无竹。A君计划在小院里种一些文竹,这样雪落下来,绿色会更妖艳。

 

A君的爸妈已是香港居民,1983年探亲香港,投靠的亲人是上世纪70年代大逃港去的香港,其间自有一番大苦涩。现在儿媳妇在美国,两个孙女儿已融入美国社会,算幸福的一家了。

 

房子弄好了,就请了父母来。我偏巧碰上了,陪老爷子聊聊天,便是对A君尽孝心的一种协助了。

 

老爷子生出了一个和自己几乎“克隆”一般的儿子。如同其它走出去的那一代一样,老爷子笃信的是自由、平等、博爱,非常反对专制,认为这是世界走向大同的唯一可行道路。

 

我首先同意了他对于事实的一切描述,然后就拐到了一个大前题上:事实不能改变,规律应当遵循。即过去的历史确实存在,错对总是过去;改良主义正在进行,中国正变得越来越好。

 

几番交锋下来,老爷子似乎对现状有所释怀,这也是爱国的状态吧。

 

老爷子和阿姨是解放前出生的人,了不得的是都上了中专,那时的医学中专相信不亚于今天的211、985,但上学的过程中就遇上了文革。

 

老爷子于是从广西柳州率队出发,一路武汉、上海,与红卫兵大串连不一样,他们组建了一个文工团,一路吹着打着唱着,颇受待见。

 

但红卫兵变老了。一场运动下来,老爷子耿直的状态,受到了单位的极度不待见,甚至码头工人、采石工这样的工作都不能做,身份都变得不明。老爷子说,要不是走得早,可能就“反革命”了。

 

带着2000元去了香港,老爷子发誓说,大海里游过来的人都能混出模样来,我如果在香港不能立足,也就白活了!

 

三年后,接了阿姨和A君去了香港,住在一个10平方的房子里,家里的饭桌吃饭只能接待四个人,因为放开的桌子最多只能坐四个人。学历自然不会被承认,于是便一个干建筑,一个做护工。

 

阿姨曾长期护理一个何鸿燊的亲戚,曾是赌城葡京酒店的设计者。因为香港脚严重发作,下不了床,阿姨不仅侍候得好,而且治好了他的香港脚。两家遂结缘,一路给了诸多帮助与方便。

 

故事很多,无外乎当初的炼狱与香港的奋斗史。A君到港后一年,学习便出类拔萃,考上了美国的常青藤学校,去了美国,同学中挑了一个,做了媳妇。

 

A君的故事也很传奇,我已知会他未来自己写个小传。这里只略带几笔。我和A君的相识,是在做记者的时候,A君那时已风生水起,做了个B2B网站,万国商业网,直接竞争对手为阿里巴巴,投资人也投了京东。

 

A君送了刘强东一幅键盘,投资人甚至希望他和刘强东换一点儿股,协同发展,但已拿到500万美金融资的年轻人,不换。

 

我和老爷子聊了之后,才知道,2002年A君北渡上海,他给了儿子100万元做本钱,开始了创业。

 

实际上,此前的A君在香港,已颇有声名,留美的本科之后,便创立了香港第一家互联网公司,后来卖给了中华网,最多时账面也显示了数千万的资产,只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破裂,灰飞烟灭。

 

A君的感受是,人啊,不能少年得意。万国商业网之后的A君,迅速投入了移联网的创业,搜价易、海淘淘,一路至今,天使之后再无资金。

 

无奈关掉公司时,他与诸君一起痛哭,回到自己的办公室。A君一声长啸,又笑了几声:Fuck,下个月终于不用发工资了!

 

A君这两年干了二件事儿,一件就是把上海的房子卖了,在香港铜锣湾买了一套,租金是上海的三倍;二是把柳州的房子卖了,在朱家角买了套别墅,装修得颇为精致,推窗见风月。

 

老爷子很是满意,阿姨说,上海还是稍冷了些。儿子终于长大了!老爷子说,用以表扬A君独自装修完了这个别墅。

 

晚上打边炉,港式吃法。鸡肉倒颇新鲜,挺好。老爷子兴致高昂,还有很多奋斗的故事没有听完,但他的时代,似乎真的结束了。

 

自由往来祖国,他也看到了,物质的极大丰富。想必以后,能经常尝尝老爷子的手艺。

 

 

B君好久没有联系,因为掌会小程序融资的事情,二个月中,阿德哥上天入地,把很多好朋友都骚扰了一遍。

 

实际上,早已听说B君公司出了些问题,但也不好意思仔细去问,正如美团点评合并之后,一直想给张涛总做个沟通,但想着情绪,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长时间不联系的朋友,会出现距离感。

 

和B君的聊天在预热之后,便走上了正规的通道。B君也是电商老人,在中软电商、360等负责过电商业务。

 

突然某一天,B君就杀入了游戏领域,在360期间,B君打通了国内主要游戏CP方。B君找到自己最好的哥们C君,彻夜长聊,几十万的现金,就堆在聊天的桌子上,这是B君的创业私房钱。

 

Z君是圈内有名的游戏投资人,支持了B君的创业,红火时,11款端游同步研发。B君的办公室人潮汹涌,等着签字的下属,各种探路的运营方,以及应接不暇的投资人。

 

又是一轮几个亿的融资,B君发现账上多出了2000万,于是问投资人,这可咋整?

 

投资人说,你傻啊。冲平了,拿去买台车,付个首付买套房,顺大便去读个书呗。

 

于是,B君和媳妇儿一起去读了个商学院,当然不是同一个,各读各的。

 

第一款游戏在陌陌首发,效果差强人意。后边的多款游戏,虽然有几个已经预定,但研发迟迟未能跟上,问题不断出现,后面的故事就是投资市场变冷,B君的办公室仍旧人来人往,只不过,气氛有所不同,都是过来“找事的”。

 

再后来,一个投资人那边率先出现问题,于是牵连到B君,一度进去休息了几天。

 

公司面临裁员,降薪,直至解散。

 

好兄弟C君也反目成仇,变成了维权领袖。B君开始广泛与政法机关打交道。

 

“今年7月份之前,感觉就是个犯人”,B君说,感觉做公司不是有限责任,而是无限责任。但7月份之后似乎好了点儿,政法干部告诉他,好好干,不要太放在心上。

 

B君多方央告,和好哥们儿终于约了个饭,气氛尴尬。C君说,好想和他来个拥抱,最终没有实现。

 

C君不怎么和朋友们沟通,据说依然在埋头做一些社交游戏,游戏行业有不少禁令,如果完全依法运作,就很难挣钱了。C君埋头挣钱,希望在被查处前挣够一点人到中年的开支。

 

B君的故事流于梗概,也实在不适合讲得太明白,他的故事只是顺延到了2018年。

 

现在,他还是一个好学生,要完成EMBA的学业。

 

互联网维度的创业者们,一路电话下来,基本和投资人一样,大都在家带娃休息。

 

一个比较好玩的例子,一个哥们儿拿了善林金融的钱,在前者出事后,急于解除投资关系,就顺便关了公司,拿着尚未用完的投资款,从此过上了幸福日子。

 

 

早年的同学,D君,一早便来到上海打拼,在上海青浦区的某个镇上,开办了自己的模具工厂。

 

他曾是宝钢和东北特钢的区域代理,也涉足模具生产的业务,利润率还是较高的。

 

D君从打工开始,渐入佳境。现在他是高尔夫球会的会员,常和一些朋友去打球,偶而也赌球,很多生意就在球场上实现的。

 

一次荣幸被邀请,瞎打了会儿,D君侧头自语,那个球童不赖。不远处,球童迎风摆柳,一看就不是专业的球童。

 

只是今年的日子不好过了。前不久,因为在进博会时违规生产,被环保处以了80万元的罚款,执法人员说,要么你搬走,搬到江苏、浙江去,就不罚了。否则,接下来还要罚。

 

D君在当地黑白通吃,循例几乎没有什么搞不定的,但这次似乎不行了。搬走?光搬机械设备,少说也得200万元。

 

另一位同学E君,做外贸加工,先是辞掉了所有的工人,只留下了几个至亲的亲戚帮忙,再到后边,就直接亲自上阵,焊接、切割,全自己来。

 

没办法,家里四个娃,不能不干。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把四个娃送入大学,靠他们了!

 

D君和E君原来也经常小聚,交流些生意心得,但最近一年聚得少了,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好像聚起来也没什么好交流的了。

 

据E君说,整个上海都在往外赶企业,没买厂房的,几乎是死路一条了:供应、市场都在上海,回老家两头不靠,怕是不行。

 

有厂房的还好。补偿款足以让业主西进,买块地,折腾点新事情,可以换种节奏过日子。

 

 

ofo又被顺丰给冻结了1300万,似乎好日子也到头了。路边的车子似乎也少了很多,朋友说,当初就不应该选黄色,谐音不好,容易黄;又说,黄是极色,一般人镇不住。

 

北京的F君给我讲了另外一个版本,但必须说明,这只是道听途说的故事,没有求证,不能作数。想必ofo不至于这么小肚鸡肠,来起诉地歌网罢。

 

ofo最早的创业实际上没有戴威,中途戴威才加入进来,但戴的能量确实很大,不仅调动了北京多所高校的力量,还推进了资本工作。

 

戴是北大学生会主席,这个位置上出了很多牛人。但北大,按高晓松的说法,国之重器,要忧国忧民的大学。学生会主席的产生一般不会是皇亲国戚,他们不屑于这个位置,也不能这般拉风,所以,一般由企业家及地方大员的子女居多担任。

 

戴威的老爸,央企老总,掌管着几百亿资产,戴 的媳妇儿,京兆常务的千金,网上均可百度。

 

据说,戴威创业,并非宗室所愿,以其家景,原本应该像孟晚舟一样,从基层接线员一步一步做起,或者进入机关,便是一路的便宜,而非搅和什么“手机上的生意”。

 

所以,网上盛传的与张巳丁依着栏杆,说“融到了2000万,这么多钱怎么花啊?”显然不靠谱,太小视了戴威的气势,应该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才对。

 

共享单车的火爆曾经亮瞎了阿德哥的眼睛,和同事们的沟通中说,共享单车不是什么商业模式,而是一种好的营销模式,这个领域的创业,不烧掉100亿成不了事儿。

 

不是自夸自己多有先见,而是这样的牛叉我辈干不了。牛叉的人早就很牛叉。

 

F君说,你看,这么牛叉的人才敢这么有情怀,牛叉的人最终也不会成为大家的笑话。

 

ofo会有最终的归宿,不会是死亡。戴威自然也会东山再起,可能是在大伙儿不怎么关注的领域突然就重新站起来了,还是人家在上面讲,朋友们在台下听故事。

 

F君几年前进入了网络互助领域,以钱为标的生意,既帮了人,也创了业,互金领域从来都是杀气腾腾,高举高打的。

 

只是最近阿里、腾讯、京东、滴滴都进入了这个领域,携流量而来的动能,眼看就要秒杀网络互助几个巨头。

 

F君说,这是生死悠关的时刻!董事会决定要以果溯因,想想未来还活着的场景是什么,然后向这个方向去努力。

 

于是兵分三路,准备抱一条大腿。“还想站队的事儿?你首先得想,人家让不让你站!”

 

A君说过,少年得意不是好事儿。富家似乎也不是好事,戴老板如果不是祖荫甚隆,大概也不会执着于小马哥说的veto right,大概也不至于一损俱损吧。

 

 

G君曾是逍遥一派,出席乐视的活动比任何媒体都多,只要乐视有活动,必然到场观摩,贾跃亭曾是31万人的希望。

 

世上原无无缘无故的爱。G君也曾想过,错过了BAT,不能再错过生态的贾布斯,他的过亿身家,全部投入到了乐视网的预期中了,而且,加了杠杆。

 

少年不穷,中年不稳,老年不静。人生三大悲哀。G君赶上了,这两年怎么过来的?

 

G君五味杂陈,唯一不变的,就是不间断地骂贾跃亭,爱之深,恨之切。

 

还好,所有杠杆了乐视网的股民,基本没有遭遇券商起诉,所以也并未到“老赖”的地步,券商给G君留了点儿,“涨了也是你的,但未来你有钱了,得把本金还了”。

 

大爷当久了,也得弯下腰当当孙子。G君说,乐于当孙子,态度是最重要的事,有钱我一定还,问题是,现在没钱。

 

G君现在也基本不怎么关注,但前二天的涨停还是看见了。于是,给我来了电话,阿德哥也因为乐视网,中年不稳了。

 

孙子拿着令箭,生死估计取决于他。G君很平静,我说,那就看看业绩预报前吧,空穴来风,会有些动静的,我们只想看个结局,但不会送死到最后。

 

常和我们沟通的H君,也是一个多亿,自己加了杠杆,老妈卖了房,也全仓杀入。各有各的不幸,北京地主H君,据G君说在跑滴滴和易到,滚滚车轮中,应该有应该有的平静。

 

他们都跟在一个私募大佬后面运作,大佬曾是死而复生的主儿,股票赔光了,又通过期货赚了回来,自己曾是乐视网前十的流通股股东,5个多亿砸入了乐视,背后还跟着一堆大散客。

 

曾与大佬做了简单沟通,希望发现点光。但听说大佬不到4元的股价时直接清了,一刀下去,毛都不留。

 

大佬用剩下的钱做期货,不知能否再次死而复生。

 

马未都先生说,这次,打眼了。

 

后记:

 

还有很多故事,可能也无所谓主题不主题,以后再讲吧。

 

阿德哥只希望,在接下来的2019,能够依然醒着,看,这个世界是有序的,不管是哪种有序,然后,按照既定的目标,做自己的事情,也就算为国贡献了吧。

 

那管,它打不打眼呢?

 

(本文是VR体之闲笔,之所以起这么个标题,想说明的是本文并非经过“小心求证”的财经报道,而只是一些感性的小故事,它们可能指向一个繁杂的小时代。假作真时真亦假,涉及诸君,不要见怪。)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