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如何定性禇时健?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余德 关键字:褚时健,褚橙,企业家

​​种植禇橙的禇时健辞世了,91岁高龄,在我们老家,应该算是喜丧。

 

原本也没有什么感概,只是看到了一些报道,先是朋友圈的祭奠与怀念,有不少企业家,也有不少高级职业经理人;而后又看到了一篇化名“平原公子”的文章,10万+,赞赏千人,大意是一个被判了刑的商人,一个有着“官商特权”的人,成点事儿没什么了不起。

 

几个朋友的相聚,又几次听到大家议论。于是便和同事们沟通,意见不一,思想分裂很大。

 

于是便留了点心,进而又有了些悲意。便想着,还是写点文字,表达一下看法吧。

 

小时候,爷爷给我讲过一个颇为惊悚的故事。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老家有一个很有名的村支书,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在最艰难的时期,依然带着大家一起刨树皮挖野菜找活路。因饥饿而浮肿的人们很快发现,这个村支书却满面油光精神焕发,怕是贪了大家的食呢。一番调查下来,并非如此,但另一个惊天的秘密倒被发现了。

 

原来村支书不足岁的姑娘已然饿死,但村支书并没有掩埋,而是放在床下,每天便从女儿尸身上割下一块肉来吃,所以得了营养。这个村支书的下场是注定的,百般折磨后被一枪毙了。再后来,大面积饿死人的“信阳事件”便燎原了,千里饿殍、易子而食的事情流传至今。

 

小的时候,也便生了很简单的憎恨,虎毒不食子。你怎么能吃自己的娃呢,即便死了也不能吃。如果自己的父母也这样吃了自己,可怎么办呢?

 

再大些读鲁迅,印象颇深的是说那个愚昧的时代,倒像是处处写着“吃人”二字,有点意颤心惊了。

 

相较于那位村支书,禇时健倒是幸运的,还好当时几位厂领导私分了那300万美元的案子,毕竟没有判他一个死刑,才有了后来励志橙的故事。

 

人总会慢慢长大。读周桦所著的禇时健传记,确实是感情充沛的,赞叹之余,也留了心,人非圣贤,孰能无错?

 

便又去找了不少旁证。知道禇老先生聪明、理性,却也并不是圣贤,工作狂背后,对于家庭,对于孩子,却是歉疚的。特别是对于营养不良常摔跤的儿子禇一斌,动不动就是上手教育,以至于禇一斌后来接受采访时还说,“这种爱太沉重,又不让你独立,很伤害人。”

 

雷厉风行背后,禇时健亦是经常脾气,摔杯子、扔板擦的事情并不少,对于干事不力的下属甚至直言“不靠谱”,他还是个人啊。不是神。

 

但很多震动也随着了解而强化:幼时好学,小时候酿酒水平居然超过了酿酒的师傅;负责征粮时因为给老百姓留了口粮,所以唯有他征粮的地方没有饿死人;在长达20年的右派日子里,他所负责的农厂、糖厂纷纷扭亏为盈贡献利税;在1979-1996年17年负责玉溪烟厂时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区小烟厂干成了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利税近千亿,加上商誉贡献巨大。

 

要知道,当时的物价水平,这样的数字意味着什么,1993年左右的利税百亿,相当于当时附近300多个中等农业县的财政收入总和。

 

功劳并不见得就是一切,其后的故事人们尽知,因为和另二个厂领导贪污300万美元东窗事发,禇时健被判了无期,后因糖尿病取保就医,2011年才算真正还了自由身。2002年开始,承包了2400亩荒山,开种禇橙。

 

此时的禇时健,已是75岁高龄,儿孙们均已远走海外,按照他的昔日履历,原本可以安享晚年。他为何还要折腾呢?

 

在一次中国企业家的会上,有幸见过一面禇老,那时还精神矍铄;也记得刘东华老师问他,如果您百年之后,您希望你的墓志铭如何写呢?禇老回道,“五个字:禇时健,属牛。”

 

如果脱离历史的时空去看历史,那也只能是管窥蠡测,见不得真神。1996年开始的国企股份制改革,有不少高管们已能够很合法地取得禇时健在此前后贪污的公款水平,这自然也是历史的讽刺之处。

 

康德说,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头顶的星空和我们心中永远不变的道德律。禇时健因为犯了国纪,受到了法律的惩罚,这的确是一个事实。但犯了错误受到惩罚,是否就应该用惩罚去定义呢?这个错误本身也应该是人生长河,时代烙印中的一个事实而已,一个点而已,它当然也不是全部。

 

禇时健案当时是一个大案,其后的复杂程度并非我等小民所能揣测。无需去翻案,历史已是尘埃,禇老已然过去,这终是一段历史。

 

必须认识到,在历史的时空面前,很多事情都有它的时空坐标,并非因果报应,一刻不爽。时空错配倒是常有常新。

 

禇时健说,现在90了,很多时候心有余力不足,这也是自然现象。但我这一生,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社会,也对得起我家庭几代人,我也心满意足了。

 

自判词只是一个人的安静。蒋介石在儿子蒋经国40岁生日送了他四个字,“寓理帅气”,告诉儿子,心安处便是道德正义。只要能睡得着觉,便是无愧于人的。

 

如果从人性角度上去看问题,一个人的人生是否在不断做事,不断为更多人做事,便足够了。禇老确实已心安。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各种声音仍然四处飘散。

 

在狱时或出狱后,禇时健的许多战友(大都曾经高位),他曾骂过的部属,更多的企业家如王石、柳传志等前辈,都曾去探望禇老,从这样的细节中,我看到的是禇老的人性光辉,而非“树大根深”。不信,你去看看今日沦为阶下囚的许多人,可还有如此景象?人一走,茶就凉,茶不凉,不正常。倒是我曾常听到的“主流”语系。

 

显然,禇时健是有人格魅力的。他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他确实也是在践行,“我爱做事,而且我认真,爱找规律。”周桦所定义的“企业家的企业家”,我认为是精当的。

 

如果我们抛掉所有的判断,只依事实去求索,会发现,真实的禇时健,确不完美,他毕竟是一个人,他所经历的是一个时代,甚至是带有一些喜感的时代,这是他的幸运,更是千万创业人的幸运。

 

叔本华说,给了一个人权力,没有人会没有私欲。让禇时健的一生,完全没有私欲,即便是设定好的人生,恐怕亦难做到。当然,他做不到,我们也更做不到。

 

“在绝对正确的英雄主义之上,还有一个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用雨果的话去定性禇时健,可能更加合适。禇时健,没有虚度此生,大风大浪背后,他不是什么神话,他只是一直在努力的英雄,创业英雄。

 

依此定性,那个所谓的平原公子辈,不仅确实不配去祭禇老,他所写的文字,倒会变成他自己的一个事实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