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天猫精灵要下乡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曹亦卿 关键字:天猫精灵,智能音箱,下沉市场

​​

 

很多人在大学期间都曾做过各式各样的兼职,时薪大多为一二十元。但最近,成都不少高校的贴吧、论坛出现了一则招聘启事,所招岗位开出的时薪高达700元。

 

这个岗位正是阿里巴巴在寻找的会说四川话的“声音模特”,如果通过应聘,“声模”将为智能音箱天猫精灵提供方言配音,成为四川方言的“代言人”。这让不少网友高呼“不会说四川话错过了一个亿”。但是,高薪可不是好赚的,这个工作不仅要求应聘者能流畅熟练的说地道成都话,还要求英语发音纯正。

 

之所以选择四川方言,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认为,四川是中国最大的方言区之一,这也会是智能音箱的重要市场。

 

不难理解,天猫精灵在方言上下功夫的真实意图,是为了切入三四五六线城市及农村等下沉市场。但是作为智能化和物联网的代表之一,在城市里仍处于“尝鲜”阶段的智能音箱,准备靠什么下乡?

 

IoT下沉难

 

上海姑娘May是“智能生活”这一概念的尝鲜者,日常生活中的许多环节都已经用上了智能设备。

 

工作日的早上9点,在May出门上班之后,扫地机器人开始工作,将家里打扫干净;每天下午6点,热水器自动开启,24点又将自动关闭,节能省电;在上班时,May可以用手机远程开门,看着快递员把快递放在玄关后离开;下班前,她会用手机先打开家中的空调和空气净化器;到家时刷脸进门,玄关和客厅的灯会在她进门后自动点亮;洗漱后,她问让智能音箱告诉自己第二天的天气,找好要穿的衣服;睡觉前给热水壶里倒上水,这样第二天早上6点半,热水壶会自动开始工作,醒来后就能有温水喝……

 

这就是May在她30平米的Loft中,为自己打造的智能生活,以上每一点都只是小小的改变,但连起来却形成了质变,“现在出差住在酒店里都觉得浑身不舒服,想快点回家。”

 

对于May这样对智能家电接受度高、依赖性也高的都市年轻人来说,智能已经不是一个遥远的趋势了。他们喜欢把各类智能家电都搜罗到自己的家中——扫地机器人怎么能少?智能门铃当然离不开智能门锁,还要有智能灯、智能水壶、智能秤、智能热水器、智能空调、智能音箱……毕竟一家人最要紧是整整齐齐。

 

推动消费者去尝试新鲜事物的动力,是可供选择的产品越来越丰富;在弄潮儿的背后,是消费级IoT市场的竞争火热正当时。

 

过去的一年,从小米的AIoT,到联想的SIoT,再到360的S-AIoT,和OPPO、vivo的IoT开放生态联盟,各种名目的IoT层出不穷,明确地释放出一个信号: IoT已经成为下一个战场,就连BATJ等巨头也接连不断地推出越来越便宜的智能音箱,在IoT领域里抢占山头。

 

一个颇具典型的代表是电视大屏。就在3月13日,乐融致新在上海宣布乐融Letv超级电视重新启航,再次加入到互联网电视的竞争之中,与昔日老对手小米狭路相逢,就连一加此前也宣布将要进入电视领域。

 

这些动作都是在往IoT的火堆中扔柴。

 

事实上,IoT的热闹是可预见的,因为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高速率、低时延、广连接的网络特点,将把信息产业从原先的PC时代、到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再往前推一步,带来一个全新的万物互联时代。

 

来自IDC的预测显示,到2020年,全球物联网连接数量将接近300亿个,物联网市场规模在2020年以前将按照每年16.9%的速度递增,在2020年将增至1.7万亿美元。

 

趋势已现,但不能否认消费级IoT仍处于早期阶段,哪怕在一二线城市,消费者仍抱着尝鲜的念头来看待物联网产品,更不用说是在三四五六线或是农村等下沉市场。

 

若论网络等基础设施,其实大部分地区都已经比较完善,但在家居环境和消费习惯上的限制,是IoT难以下沉的主要原因。比如,笔者就很难想象,在自己老家的院子里,扫地机器人与鸡互相追逐。

 

而比这更难突破的是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当一切不能互联的日子过得好好的,没有尝试过智能互联产品的消费者不能理解后者的必要性和乐趣:等到家了再开空调也行,不差这几分钟;都走到门口了,为什么不能自己动手开灯;秤完体重还给我记录分析,有这闲功夫少吃两口也该瘦了……

 

不可否认,对于任何一个细分领域来说,教育市场的任务都是艰巨的,但一旦打开了市场,便会事半功倍。

 

对于消费级IoT来说也是一样。如果把May的Loft当成一个样板间不走样地拷贝到三四五六线城市或是农村,只会让人敬而远之,所以要选择一个突破口,进行点状突破。

 

智能音箱或是突破口

 

在May的样板间里,那么多小家电中要说最与众不同的,还是智能音箱。

 

大多数智能家居产品,都是在原有功能,加上“智能”二字,让产品或是实现按照设定自动化工作,或是实现远程控制。

 

而智能音箱则以“智能”为主。对于有手机、有电视的大部分消费者来说,音箱本身就不是一件必备的家电。但是智能音箱还能挖掘出一片具有吸引力的市场,是因为它已经改变了“音箱”的本质。

 

智能音箱实现了人与机器的互动,并且可以在语音指令下完成点播音乐、收听新闻、设置日程、查询信息等任务。更重要的一点,通过搭载丰富的内容平台,智能语音承担了娱乐甚至教育的作用,而不是像智能窗帘一样只是一个工具。

 

对于一二线城市消费者来说,随着冰箱、电视、空调、电灯、窗帘、扫地机等家居产品越来越智能化,理论上智能音箱将成为总控制室,集成所有服务。

 

从这个角度来看,智能音箱是家居场景智能化的入口和中枢,其战略意义可见一斑。

 

率先进入这片市场的是亚马逊Echo,到2017年下半年,在中国以BAT、华为、小米为首,包括联想、喜马拉雅、出门问问、Rokid等众多品牌都推出了智能音箱。

 

在经过仅仅一年的激烈竞争之后,在智能音箱市场赛道上出现几乎所有头部的互联网企业都进场了。阿里的天猫精灵更是在最近宣布突破千万台,成为继亚马逊和谷歌之后,第三家进入千万俱乐部的成员。

 

这样秋风扫落叶的清场速度,要归功于这一年多以来的价格战。

 

资本雄厚的巨头对智能音箱势在必得,对于它们来说,并不是靠硬件来赚钱,甚至可以低于成本价出售。巨头们更看重的是占据入口、提供后续的内容服务。因此,在去年的双十一等购物节上,智能音箱成了被甩卖的大萝卜。

 

天猫精灵去年四季度有超过70%的出货量,是在“双11”购物节期间完成的;百度小度智能音箱更是直接从599元跳水到299元,光是在春晚上就直接送出了30万台;而小米一向强调性价比,小爱同学的定价也是零利润。

 

这样一来,便出现了智能音箱进入下沉市场的第一个优势:价格低。

 

相比动辄上千元的扫地机器人、智能门锁,99元的天猫精灵显然是大多数人都可以买来体验一下的。

 

第二大优势,智能音箱实现了陪伴和内容输出。

 

在空巢老人、留守儿童问题日益严重的农村,智能音箱由于丰富的内容资源和互动性,而具备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一份来自于河南省多个乡村的儿童受教育情况调研报告显示,7至11岁的儿童中,掌握20以内加减乘除的,仅占21.43%。在教育资源缺乏的条件上,乡村儿童在接受教育的渠道、质量、掌握度上,依然有明显的缺失。

 

目前,由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和人工智能实验室共同发起的乡村公益图书馆计划已经启动,将在全国500个农村淘宝服务站建设“天猫精灵”小站,通过天猫精灵+图书的形式,为乡村儿童多提供一条学习的渠道。

 

如此一来,智能音箱成为了电子助教,可以在语言、艺术、科学等方面为孩子提供帮助。虽然无法完全替代老师在教育过程中的关键作用,但智能音箱的内容更丰富、成本更低、也更具有下乡的可操作性。

 

此外,对于空巢老人来说,智能音箱的语音互动也成为了一个可实现的空间。但方言成为了实现这一可能的关键难题,这也是为何会出现“声音模特”招聘启事的原因。

 

从高薪招聘声模就可看出,天猫精灵已经在思索下沉市场的可能性。

 

显然,相比来去匆匆的都市消费者,下沉市场的消费者具有更多的闲暇时间,而对于一些特殊群体,如空巢老人、留守儿童,智能音箱可以提供更多的人文关怀。

 

而且,在农村市场,人们使用手机的习惯聚焦于用语音聊天而不是文字聊天,习惯于看快手而不是看资讯。所以,语音、视频的吸引力要远远大于文字。从内容的形式上来看,智能音箱的下乡也存在其可能性与合理性。

 

从这几个角度来看,作为IoT的代表人物,智能音箱足以成为负责教育市场、撬开市场的先遣军,但如何让天猫精灵成为一个地道的“四川猫”“河南猫”“广东猫”,在技术上仍然存在难点,毕竟十里不同音,想要成为一个打入内部的“方言猫”是颇有难度的。

 

但是技术上的难度对于阿里来说,绝不是最大的绊脚石,农村市场的“待教育”状态明显更棘手。

 

去农村

             

既然那么难,为什么大家还要往农村去?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是一片尚待开垦的增量市场,潜力无限。

 

在经过移联网时代数年的混战以后,无论是以手机为代表的智能硬件,还是以天猫、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在一二线城市的竞争格局都已经变为红海,可挖掘的增量所剩无几。

 

相比之下,下沉市场的潜力就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事实上,在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市场,网络和智能手机等基础设施的普及已经较为完善,大部分地区已经有足够的条件来承接移动互联网服务。

 

于是,电商、IoT、生活服务等在城市里已经验证了其价值的“周边配套”设施便动身进村,开启了新一轮的教育市场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阿里的农村战略显然是其中不可忽视的龙头力量。

 

对于主业为电商的阿里来说,农村战略的核心是工业品下行和农产品上行。简单来说,就是把城里的货卖到农村去,把农村的货卖到城里来。

 

智能音箱的下乡,便是在工业品下行方面所作的突破。马云曾在阿里年会上强调全球化、农村战略和技术创新的重要性,而进了村的智能音箱正是其中农村战略与技术创新的一个交汇点。

 

相比于从1到10,很多时候从0到1更难。就像上文所说,没有体验过下一代产品之前,消费者是难以理解其必要性和乐趣的。而阿里要推动天猫精灵的下乡,很大程度上要依赖其农村战略所打造的生态体系,为智能音箱创造生存的空间而不显得突兀。

 

就像阿里巴巴的乡村公益图书馆计划,便是在农村淘宝服务站的基础之上推进的工艺计划,这便是借助阿里电商此前在农村市场所积累的场地、运营、物流、品牌等能量。作为一个有机的经济体,阿里生态为天猫精灵的下乡提供了可以跨行业、跨类别的场景支持。

 

下沉市场不是你想下,想下就能下。

 

智能音箱的下乡需要生态体系中多个维度的支撑形成合力,才能推动用户习惯的突破。所以,这是巨头的游戏,也是天猫精灵敢于做这个破冰者的底气所在。期待不久的将来,在外打拼的年轻人能够乐呵呵地给买回去一个“四川猫”:“安逸,可以买给家里老人叫着玩儿了。”​​​​

分享到: 收藏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