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恒大花式造车是“牛弹琴”还是“对牛弹琴”?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吴昊 关键字:恒大,新能源汽车

在进军新能源汽车的路上,恒大给人们示范了一下什么叫真的“有钱、任性”。

 

在过去一周多的时间里,恒大先是宣布获得了浦发银行600亿元的综合授信;很快又宣布将投资1600亿元在广州南沙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项目上;话音刚落,许家印又远赴东北,扔出消息“将在沈阳投资1200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生产研发基地”.....

 

自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的2018年开始,恒大一路都是高举高打,大开大阖。算上最近的几次大手笔,恒大已投入及宣布将投入的资金总额超过了3000亿元,一路买买买的标的公司已几乎全面涵盖新能源汽车生产的整个上下游。

 

貌似势如破竹,但恒大一无汽车制造经验,二无互联网新技术护航,动辄千亿的投资,能否真正落地生花?拼图式的跃进,又是否真能让恒大成功转型?

 

FF初恋

 

2018年7月13日,许家印带着一众恒大高管现身美国西海岸。

 

他此行目的有两个,一是应哈佛校长劳伦斯·巴科的邀请,一起聊聊合作;二是特地视察一下位于洛杉矶的法拉第未来(FF)总部。

 

在此之前,恒大刚刚花了160亿港元投资FF。

 

现场异常和谐融洽,一行人把FF十多个核心部门转了个遍。簇拥在许家印身边的除了恒大高管,还有FF的全球CEO贾跃亭。

 

许贾二人相谈甚欢,言笑宴宴。

 

虽然都是商界风云人物,但此时境地却迥然不同。一个是当红巨贾,财大气粗;另一个却是乌云压顶,败走麦城。

 

2017年恒大销售额突破5000亿元大关,许老板出手阔绰,上来就打算给FF投资100多个小目标。而贾跃亭败走乐视,超过400亿元的资产几乎全被银行冻结,成了失信被执行人,手中仅剩下FF一张底牌,嗷嗷待哺。

 

整个视察过程中,许家印站在C位,贾跃亭“微笑陪同”,昔日风流尽被雨打风吹去。

 

实际上,看起来满面春风的许老板心中也有自己的落寞。从2013年开始,恒大就开始多元化的布局,在快消领域,号称要用千亿投资打开万亿级市场。来势汹汹的恒大一天之内成立了三家子公司,恒大矿泉水、恒大畜牧、恒大粮油,齐头并进。在2014年的亚冠联赛上,恒大队的队服上面赫然印上了“恒大粮油”四个大字。

 

事实证明,快消领域装不下许老板这么大的野心,所有布局最终在2016年以27亿元的价格打包出售,恒大黯然离场。

 

许老板也曾涉足过金融业,2015年恒大宣布进军金融业,一度将金融、健康板块视之为两翼。但随着监管加强,金融业务随后折戟沉沙,到了2018年,恒大的四大业务板块中彻底没了金融的身影。

 

多元化的道路屡屡受挫,恒大转型之路却并未休止。

 

2018年恒大再次宣布进军高科技产业,计划在未来十年投入1000亿,创建“科学技术研究、科研孵化、科研成果”三大科研基地,其中,新能源汽车成了恒大押注的重点。

 

怀揣着转型梦的许家印和铁了心要实现造车梦的贾跃亭一拍即合,迅速进入蜜月期。从开始投资接触时,双方挂在嘴上的一句话都是:投资了,以后就是一家人。

 

然而,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恒大和FF的恋情并没有维持多久,短短三个多月后,双方开始对簿公堂。

 

当初的情浓意切,最终都化为云烟散落在层层利益面前。

 

有了融创“鲸吞”乐视的经验之后,贾跃亭似乎一开始就对恒大“严防死守”,恒大能够成为FF的最大股东,前提款项是包括“贾跃亭担任FF的CEO要超过15年”的系列条件。在FF公司AB股模式之下,老股东们享有“1股10票”的投票权,这能够保证贾跃亭牢牢把握着FF的经营决策权。七人的董事会中,恒大仅占有两席。显然,对于FF来说,恒大的身份只是个战略或者财务上的投资者。

 

但随着投资进入的,还有恒大派驻的财务人员,贾跃亭的每一项支出都必须通过恒大的出纳签字。据说贾跃亭起诉自媒体作者顾颖琼的案子,都是自己掏的腰包。制度在创业面前,弄丢了信任。

 

当然,双方还签订了对赌协议,贾跃亭必须在2019年第一季度前完成FF91的量产交付,如果截止时间未能实现量产交付,则将被视为违约,恒大将掌控FF。

 

危机爆发的时间是在2018年10月,FF对外公告称:恒大不打算继续支付剩余的资金,并且阻止FF获得其他融资,想将FF中国和FF的专利技术揽入自己旗下。

 

恒大随后也跳出来指责贾跃亭单方面撕毁协议,将8亿美元挥霍殆尽,过河拆桥,想将恒大驱逐出局。

 

这段一地鸡毛的爱情最终以恒大投资8亿美元,FF失去南沙工厂而惨淡收场。

 

失去FF的恒大,没有拿到心心念念的专利和知识产权,而许老板投资的FF,也错过了造车的先机,至今依然在喊口号,没有量产交付一台新能源汽车。

 

世上本没有路,但许老板有很多个选择。

 

豪门花式

 

目前来看,许老板的造车情结很重,魄力也很大。

 

今年的恒大业绩会上,许老板面对台下的投资人和媒体,追忆着当年在河南舞阳炼钢厂当车间主任的经历,对汽车的轮毂技术侃侃而谈,似乎全然忘了,大家要听的是盖房子到底赚了多少小目标。

 

似乎,许老板只是想提醒台下的受众:我当过10年车间主任,是有相当的制造业基础的。

 

当然,许老板的蓝图勾勒依然颇具“许式特色”:力争3-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当年无论是搞足球、粮油还是矿泉水,许老板都是这个句式,结果很明显,有成有败。

 

制造业功底到底如何?迄今还是云山雾罩。但恒大的豪门财力的确是让造车的同行们望尘莫及。在瑞典、荷兰、日本,以及国内的郑州、天津、沈阳,都曾先后留下许老板跃马扬鞭的身影。

 

刚刚和FF牵手不久,恒大随即以145亿元的巨资入股广汇集团,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一举进入中国最大的汽车销售公司,似乎要为日后汽车销售铺好渠道。

 

继往不恋。与FF“失恋”仅二个月之后,2019年伊始,恒大再次策马狂奔,执着追爱。

 

一月份,许老板9.3亿美元收购了瑞典能源智能汽车集团NEVS的51%股权,获得了多数董事席位。

 

有人跳出来质疑NEVS93的技术水平:公司官网连NEVS93的相关介绍都没有,整车除了采用宁德时代的电池外,外观几乎和20年前的燃油车一模一样。虽然头顶萨博的光环,但NEVS实质只是瑞典的一家“老破小”企业。

 

但也许另有所图。NVES在瑞典的特罗尔海坦,中国的天津、上海,都拥有自己的生产基地;更重要的是,NEVS已经获得发改委和工信部核准的新能源汽车整车资质,是目前国内仅有的10家具备该资质的企业之一。这已经让无数造车企业们望眼欲穿了。

 

将资质和生产基地收入囊中之后,许老板又看中了电池行业,继续出资10.59亿元收购上海卡耐新能源有限公司的58%的股权。

 

随后,许老板又巨资和世界顶级超级跑车公司柯尼塞格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将组建一家致力于研发和生产制造世界最顶级新能源汽车的合资公司,恒大将持股65%。

 

3月份,恒大又以5亿元收购泰特机电有限公司70%股份;5月份,恒大全资收购英国Protean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掌握了世界顶级的乘用车轮毂电机技术。

 

尽管有人怀疑,轮毂电机技术并不是未来的主流。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许老板的车还没有上市,就给自己准备了一个全家桶。

 

刚进6月,当各大造车企业都在为交付下跌而焦头烂额时,许老板平地惊雷,1600亿投资广州南沙和1200亿元投资沈阳的消息又像是长风乍起,吹的一江春水碧波荡漾。

 

一大批恒大员工从广州挺进沈阳,他们喊着共同的口号,“昨天是恒大的地产人,今天是恒大的汽车人”。

 

尽管他们从地产人变身为汽车人,只花了六天的培训时间。

 

许老板要用金钱换时间。

 

恒大之前一直对外称,今年6月首款新能源汽车将在天津工厂全面投产,计划在3年内实现50万-100万辆产能建设,逐步实现量产。

 

六月俨然已经过去一大半,至今还未听到恒大新能源汽车量产一丝一毫的消息。

 

蓝海难渡

 

新能源汽车是个香饽饽,闻香而来的“土豪”不止恒大一个。

 

正在把奥克斯踩在脚下摩擦的董小姐,上一个举报的对象是银隆的前董事长魏银仓。

 

彼时董小姐力排众议,不顾格力电器股东们的反对,雄心满志的要踏进新能源汽车市场。

 

但最终因为股东们的强力反对而不得不罢手。一怒之下,董小姐以个人的名义,拉着万达、京东,一起凑了30亿元投资银隆。

 

但现在,因为挪用公款,魏银仓已被刑拘。事实证明,董小姐还是太冲动。

 

新能源汽车概念之下,是一片蓝海,每天千帆过尽,上船的人蓄势而动,不少没有上船的人正在死死盯守。根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预测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3500万辆,占整体汽车销量的40%。

 

人来人往,数钱数到手软的地产商们好日子正在远去,不少手握重金的土豪们,都盯上了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希望能分一杯羹。

 

碧桂园建起了新能源汽车小镇,命名为“一号项目”,地址选在杨国强的老家顺德。据说该项目得到了杨国强极大的重视,很多细节、设计都要向杨国强直接汇报。

 

被董小姐赶出门口的“野蛮人”姚振华,亦斥资65亿元,成为了观致汽车的最大股东。宝能的汽车产业园在上海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相继动工,项目投资超过300亿元,首期规划产能50万辆新能源汽车,整车和零部件达产产值将超过1000亿元。

 

从2017年起不长的时间里,碧桂园启动新能源汽车小镇,华夏幸福投资合众汽车,董明珠、万达布局银隆,宝能系重资收购观致汽车,绿地投资润东汽车……远远望去,还有雅居乐、大名城等也都哆哆嗦嗦的边走边试探,积极拐向新能源汽车行业。

 

房而优则车,似乎成了一种风尚。

 

依照逻辑,财大气粗的地产商要么参与投资,要么参与控股,依靠资金,依靠拿地优势,建设相关的生产配套基地。但像恒大一样,具有如此大手笔的,打算亲力亲为的,罕有来者。

 

恒大俨然一条道走到黑的势头。

 

在业界看来,新能源汽车虽然一片蓝海,但如果缺乏坚固的航船作为倚靠,贸然出行,恐怕会有沉没的风险。

 

新能源汽车的赛道上,无论是迅速深入的传统车企,还是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势力,所依仗的,前者有着悠久的整车制造经验,后者有互联网技术加持。从最为重要的技术层面来看,二者各有各的护城河。

 

对于摊开双手只能拿出钱的恒大而言,大规模收购之路虽然势如破竹,看得人眼花缭乱,但完成收购之后,能否快速整合投入生产,目前还很难去下充分判断。

 

可以说,技术整合是横亘在恒大眼前的一道天堑。即使许老板在全球并购,“恒大模式”对企业管理得天独厚,但要实现技术整合与突破,要迅速实现新能源汽车的量产也绝非易事。

 

一边是时不我待,一边却是不容乐观的市场情况。实际上,从2018年底开始,无论是已进入的传统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都基本开启了规模化的量产和交付。即便恒大能以最快的速度量产落地,随着政策的断崖式改变,红利终将与恒大失之交臂。

 

显然,对恒大而言,没有缓冲期,出生时刻就必须参与市场搏杀。

 

前两天,理想汽车获得3亿美元投资,传出预备IPO的消息;小鹏汽车在6月18号宣布第10000辆车下线;走在前面的蔚来第二款量产车型ES6也已经开始启动用户交付。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战国时代已经来临,许老板一直在击鼓鸣锣,但枪却迟迟掏不出来。

 

当恒大开枪的时候,将听到怎样的响声?但不管如何,可能都将为新能源汽车狂热作出一个分水岭级的注解。​​​​

 
 
 
 

 

2018年7月13日,许家印带着一众恒大高管现身美国西海岸。

 

他此行目的有两个,一是应哈佛校长劳伦斯·巴科的邀请,一起聊聊合作;二是特地视察一下位于洛杉矶的法拉第未来(FF)总部。

 

在此之前,恒大刚刚花了160亿港元投资FF。

 

现场异常和谐融洽,一行人把FF十多个核心部门转了个遍。簇拥在许家印身边的除了恒大高管,还有FF的全球CEO贾跃亭。

 

许贾二人相谈甚欢,言笑宴宴。

 

虽然都是商界风云人物,但此时境地却迥然不同。一个是当红巨贾,财大气粗;另一个却是乌云压顶,败走麦城。

 

2017年恒大销售额突破5000亿元大关,许老板出手阔绰,上来就打算给FF投资100多个小目标。而贾跃亭败走乐视,超过400亿元的资产几乎全被银行冻结,成了失信被执行人,手中仅剩下FF一张底牌,嗷嗷待哺。

 

整个视察过程中,许家印站在C位,贾跃亭“微笑陪同”,昔日风流尽被雨打风吹去。

 

实际上,看起来满面春风的许老板心中也有自己的落寞。从2013年开始,恒大就开始多元化的布局,在快消领域,号称要用千亿投资打开万亿级市场。来势汹汹的恒大一天之内成立了三家子公司,恒大矿泉水、恒大畜牧、恒大粮油,齐头并进。在2014年的亚冠联赛上,恒大队的队服上面赫然印上了“恒大粮油”四个大字。

 

事实证明,快消领域装不下许老板这么大的野心,所有布局最终在2016年以27亿元的价格打包出售,恒大黯然离场。

 

许老板也曾涉足过金融业,2015年恒大宣布进军金融业,一度将金融、健康板块视之为两翼。但随着监管加强,金融业务随后折戟沉沙,到了2018年,恒大的四大业务板块中彻底没了金融的身影。

 

多元化的道路屡屡受挫,恒大转型之路却并未休止。

 

2018年恒大再次宣布进军高科技产业,计划在未来十年投入1000亿,创建“科学技术研究、科研孵化、科研成果”三大科研基地,其中,新能源汽车成了恒大押注的重点。

 

怀揣着转型梦的许家印和铁了心要实现造车梦的贾跃亭一拍即合,迅速进入蜜月期。从开始投资接触时,双方挂在嘴上的一句话都是:投资了,以后就是一家人。

 

然而,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恒大和FF的恋情并没有维持多久,短短三个多月后,双方开始对簿公堂。

 

当初的情浓意切,最终都化为云烟散落在层层利益面前。

 

有了融创“鲸吞”乐视的经验之后,贾跃亭似乎一开始就对恒大“严防死守”,恒大能够成为FF的最大股东,前提款项是包括“贾跃亭担任FF的CEO要超过15年”的系列条件。在FF公司AB股模式之下,老股东们享有“1股10票”的投票权,这能够保证贾跃亭牢牢把握着FF的经营决策权。七人的董事会中,恒大仅占有两席。显然,对于FF来说,恒大的身份只是个战略或者财务上的投资者。

 

但随着投资进入的,还有恒大派驻的财务人员,贾跃亭的每一项支出都必须通过恒大的出纳签字。据说贾跃亭起诉自媒体作者顾颖琼的案子,都是自己掏的腰包。制度在创业面前,弄丢了信任。

 

当然,双方还签订了对赌协议,贾跃亭必须在2019年第一季度前完成FF91的量产交付,如果截止时间未能实现量产交付,则将被视为违约,恒大将掌控FF。

 

危机爆发的时间是在2018年10月,FF对外公告称:恒大不打算继续支付剩余的资金,并且阻止FF获得其他融资,想将FF中国和FF的专利技术揽入自己旗下。

 

恒大随后也跳出来指责贾跃亭单方面撕毁协议,将8亿美元挥霍殆尽,过河拆桥,想将恒大驱逐出局。

 

这段一地鸡毛的爱情最终以恒大投资8亿美元,FF失去南沙工厂而惨淡收场。

 

失去FF的恒大,没有拿到心心念念的专利和知识产权,而许老板投资的FF,也错过了造车的先机,至今依然在喊口号,没有量产交付一台新能源汽车。

 

世上本没有路,但许老板有很多个选择。

 

豪门花式

 

新能源汽车是个香饽饽,闻香而来的“土豪”不止恒大一个。

 

正在把奥克斯踩在脚下摩擦的董小姐,上一个举报的对象是银隆的前董事长魏银仓。

 

彼时董小姐力排众议,不顾格力电器股东们的反对,雄心满志的要踏进新能源汽车市场。

 

但最终因为股东们的强力反对而不得不罢手。一怒之下,董小姐以个人的名义,拉着万达、京东,一起凑了30亿元投资银隆。

 

但现在,因为挪用公款,魏银仓已被刑拘。事实证明,董小姐还是太冲动。

 

新能源汽车概念之下,是一片蓝海,每天千帆过尽,上船的人蓄势而动,不少没有上船的人正在死死盯守。根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预测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3500万辆,占整体汽车销量的40%。

 

人来人往,数钱数到手软的地产商们好日子正在远去,不少手握重金的土豪们,都盯上了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希望能分一杯羹。

 

碧桂园建起了新能源汽车小镇,命名为“一号项目”,地址选在杨国强的老家顺德。据说该项目得到了杨国强极大的重视,很多细节、设计都要向杨国强直接汇报。

 

被董小姐赶出门口的“野蛮人”姚振华,亦斥资65亿元,成为了观致汽车的最大股东。宝能的汽车产业园在上海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相继动工,项目投资超过300亿元,首期规划产能50万辆新能源汽车,整车和零部件达产产值将超过1000亿元。

 

从2017年起不长的时间里,碧桂园启动新能源汽车小镇,华夏幸福投资合众汽车,董明珠、万达布局银隆,宝能系重资收购观致汽车,绿地投资润东汽车……远远望去,还有雅居乐、大名城等也都哆哆嗦嗦的边走边试探,积极拐向新能源汽车行业。

 

房而优则车,似乎成了一种风尚。

 

依照逻辑,财大气粗的地产商要么参与投资,要么参与控股,依靠资金,依靠拿地优势,建设相关的生产配套基地。但像恒大一样,具有如此大手笔的,打算亲力亲为的,罕有来者。

 

恒大俨然一条道走到黑的势头。

 

在业界看来,新能源汽车虽然一片蓝海,但如果缺乏坚固的航船作为倚靠,贸然出行,恐怕会有沉没的风险。

 

新能源汽车的赛道上,无论是迅速深入的传统车企,还是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势力,所依仗的,前者有着悠久的整车制造经验,后者有互联网技术加持。从最为重要的技术层面来看,二者各有各的护城河。

 

对于摊开双手只能拿出钱的恒大而言,大规模收购之路虽然势如破竹,看得人眼花缭乱,但完成收购之后,能否快速整合投入生产,目前还很难去下充分判断。

 

可以说,技术整合是横亘在恒大眼前的一道天堑。即使许老板在全球并购,“恒大模式”对企业管理得天独厚,但要实现技术整合与突破,要迅速实现新能源汽车的量产也绝非易事。

 

一边是时不我待,一边却是不容乐观的市场情况。实际上,从2018年底开始,无论是已进入的传统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都基本开启了规模化的量产和交付。即便恒大能以最快的速度量产落地,随着政策的断崖式改变,红利终将与恒大失之交臂。

 

显然,对恒大而言,没有缓冲期,出生时刻就必须参与市场搏杀。

 

前两天,理想汽车获得3亿美元投资,传出预备IPO的消息;小鹏汽车在6月18号宣布第10000辆车下线;走在前面的蔚来第二款量产车型ES6也已经开始启动用户交付。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战国时代已经来临,许老板一直在击鼓鸣锣,但枪却迟迟掏不出来。

 

当恒大开枪的时候,将听到怎样的响声?但不管如何,可能都将为新能源汽车狂热作出一个分水岭级的注解。

分享到: 收藏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