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OPPO变阵:管窥大厂们的紧迫感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韩志鹏 关键字:OPPO,5G,IoT

​​

 

 

文 | 曹亦卿 

 

近日,OPPO宣布成立全球销售体系与全球营销体系,以助推全球市场融合发展。

 

这一变化打破了OPPO 多年以来按照市场区域划分工作职责的管理体系,取消了国内、海外市场的隔断,将各自为战改为统一行动。

 

与组织架构同时宣布的还有两项人事调动。

 

原OPPO副总裁、海外事业部总裁吴强,担任OPPO副总裁、全球销售总裁。原OPPO副总裁、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担任OPPO副总裁、全球营销总裁。两人均向OPPO CEO陈明永汇报。

 

高管及组织团队一直保持低调的OPPO来说,此次高调调整是应对外界环境变化的主动出击。

 

5G和市场竞争日益焦灼的双重冲击下,智能手机市场时隔多年后的新一轮洗牌已经开启。不仅是OPPO,在艰难的竞争环境中,所有大厂都在寻求更有竞争力的策略。

 

没有人能保证百分百的安全。

 

华米ov等大厂都想要紧握住技术迭代的命脉,保住自己的座次,争取在新时代中仍然占据一席之地。

 

OPPO的焦虑是所有人的焦虑。

 

角斗场

 

OPPO的这次调整可以看作是对恶劣竞争环境的“应激反应”,冲击有很大部分来自于国内市场。

 

大背景仍旧是国内手机市场已经达到饱和,失去腾挪的空间。

 

2016年,国内手机普及率超过96台/百人。2017年Q4,智能手机市场迎来拐点,整体出货量停止增长、陷入萎缩。

 

2018年,智能手机市场首次出现年度下滑,据IDC数据,中国市场总出货量3.977亿台,同比下滑10.5%;全球总出货量14.049亿台,同比下滑4.1%。

 

同样还是这一年,头部效应加剧,“Others”品牌接连“自挂东南枝“——中兴因禁令搁浅,金立因“赌博”破产;美图巧妙卖身给小米、锤子避难于字节跳动……

 

剩下来的华米ov成为绝对的头部。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高枕无忧了。

 

2019年,黑天鹅展翅,华为成为整个市场的最大变数。

 

美国禁令之下,谷歌安卓等美国厂供应商宣布将对华为断供。不能否认的事实是,这一不确定性影响了海外市场对华为品牌的信心。今年以来,华为手机在海外的出货量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据Canalys数据,2019年Q2,华为手机在欧洲的出货量为850万台,相比去年同期的1010万台少了160万台,同比下降16%,市场份额也从去年同期的22.4%下降为18.8%;和2018年Q4的1330万台峰值数据相比,跌去了480万台。

 

任正非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华为在海外的手机出货量将下降40%左右。

 

海外受挫,华为的战斗力转向了国内市场。

 

第二季度,华为在全球的出货量继续压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二的厂商,仅次于三星,全球市占率18%——华为的依仗就是国内市场。

 

禁令是把双刃剑。海外市场被压制的同时,在情绪、政策、市场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华为在国内市场反而达到了新的高度。

 

根据IDC数据,Q2中国智能机出货量为9790万部,同比下降6.1%,2019年上半年整体出货量约1.8亿台,同比下降5.4%。

 

在整个市场收缩的情况下,华为的增长必定伴随其他品牌的下跌。

 

第二季度,国内出货量前五名中,只有华为实现了同比增长,涨幅达到27%。其他厂商中,OPPO下降13.9%,vivo下降8.2%,小米下降19.3%,苹果下降6.2%。其余各厂商瓜分剩下的7.1%市场份额。

 

当消费者为华为撑腰时,其它国产品牌“躺枪”。

 

商业是趋利的,没有绝对的敌人。如此市场竞争下,小米与ov之间的隔断开始松动。

 

8月19日,小米、OPPO、vivo 三家宣布正式成立互传联盟,实现跨品牌一键互传,并在近期开启公测。三家厂商对外宣称,这个类似苹果Airdrop和华为HUAWEI Share的互传功能,操作快、传输快、功耗低,无需流量和第三方应用。

 

虽然三厂都说了欢迎其他厂商加入,但在国内华米ov格局下,首发阵容中缺少华为,已可见其他三家大厂的合纵连横之意。

 

除此之外,三星也在蠢蠢欲动,意欲重回中国。

 

近期,三星在中国市场推出0元换购手机的“5G先锋计划”。具体内容是,用户支付99元加入三星会员俱乐部后,在新机上线的60天内,可以前往三星线下指定门店或网上商城置换最新三星5G手机Galaxy Note 10。

 

此前在6月份刚推出时,可以置换的机型只包括三星Galaxy S10与Galaxy A80。前不久三星又扩大了范围,涵盖了三星其他型号机型和其他品牌的4G手机。

 

只想说,比海更广阔的是天,比天更广阔的是三星的心胸。

 

促销动作难免会折损三星的高端品牌定位,但为了中国市场,三星也只能出此“下策”。

 

事实上,看似让利的动作背后,是三星的“心机”。以旧换新不是新鲜套路了,0元换购究竟是否划算也先按下不表。仅从这一番动作中可以看出,三星正试图借助5G换机潮的机会,重返中国市场。

 

说白了,0元换购和其他O2O平台的补贴大战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只是,用钱砸份额,对于如今已经白热化的中国手机市场来说,投入与产出将会是严重不成正比的,三星若要动真格,必定是要砸下真金白银才能见到一点水花。

 

但它毕竟是三星,对于华米ov来说即使没有短期威胁,也绝不是可以掉以轻心的对手。

 

华为欲将蜕变,三星蠢蠢欲动,头部寸土必争,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俨然已经成为猛兽的角斗场。

 

寻找增量

 

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向更广的增量市场进军、向更细分的垂直市场深耕成为了大厂们的突破口。

 

于是,全球化和子品牌成为了风潮。

 

OPPO这次组织架构变化,其核心内容就是将国内、国外市场打通,形成全球市场体系。

 

按OPPO的说法,此次全球市场的调整,其实是在广度和深度两个维度上同时着手,调整后的策略将是Glocal(Global+Local)模式,即“品牌国际化、运营本地化”。

 

如果说在这之前的国际化战略是粗泛的,目的是为了拼速度、抢市场,那么之后的重心将转为深耕、重运营。

 

OPPO CEO陈明永之前也曾说过,“不存在严格的海外和中国市场之分,好的产品是全球共同语言,饭要一口一口吃,每个市场都要深耕。”

 

因此,OPPO将海内海外收为一体。

 

对于OPPO来说,其海外战略并不如小米那般高举高打,但也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

 

2009年,OPPO低调进入泰国市场,随后以此为据点布局东南亚。用了十年时间,OPPO在泰国超过三星,成为出货量第一的品牌。

 

在过去的2018年,OPPO先后进入日本、法国、意大利、荷兰等市场。今年以来,OPPO又陆续进入土耳其和波兰市场,并在印度建立了工厂。

 

当Find X邀请内马尔来做代言人时,大家终于意识到,OPPO正试图在海外树立一个“高大上”的品牌形象。

 

如今,据官方发布的数据,OPPO手机已经进入了东南亚、南亚、中东、非洲和大洋洲的共4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400,000个售点提供产品销售与服务。

 

据 IDC 数据,2019 年Q2,OPPO 海外市场出货量为 2950 万台,在整体出货量中占比 38.3%,高于2018 年海外市场出货量30.2%的占比。

 

不仅是OPPO,小米、vivo、华为等都在扩展海外市场,全球化已经成为中国手机大厂的统一共识。

 

小米在海外的表现近年来都很亮眼。

 

根据Canalys数据,2019年Q2,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前五。在西欧市场,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由去年同期的290万台升至430万台,同比大增48%,仅次于三星、华为和苹果排名第四。

 

在印度市场,小米智能手机已经连续八个季度保持出货量第一。2019年Q2,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前5名依旧是小米、三星、vivo、OPPO和realme,分别占据28.3%、25.3%、15.1%、9.7%和7.7%的市场份额。

 

不过,相比于海外开花,小米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就不容乐观了。

 

根据最新发布的Q2财报,小米2019Q2的海外市场收入为21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64亿元同比增长33.1%;而境内市场收入为30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88亿元同比仅增长4.5%。

 

若聚焦到手机业务上,小米Q2的国内市场份额同比下降了19.3%,是出货量前五的厂商中同比下降最多的一家。

 

小米的国际化战略和OPPO的统一作战模式不同,在最近的几次调整中,小米成立了中国区,雷军亲自坐镇,显然是想要啃下中国市场这块硬骨头。

 

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雷军肩上的担子很重。

 

vivo也在多个市场名列前茅。

 

据Counterpoint数据, 2019年Q2,vivo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为580万台,市场份额为18%,高于去年同期的10%和2019年Q1的15%。而且紧跟三星位列第三。

 

此外,vivo也在印度大诺伊达地区建设了工厂,产能已经达到2500万,第二座工厂也已经在规划中。

 

华为的海外市场则受到美国禁令的影响,下跌明显,但这并不是市场化的结果——川普免费广告的威力要等到禁令风波过后才能显现出来。

 

中国大厂纷纷出击全球市场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中国大厂已经成为了全球大厂。

 

在中国市场已经饱和、中国四大厂商已经包揽全球Top 6中的4席时,华米ov已不再仅仅是中国手机厂商,而是全球最重要的手机品牌,完全有和三星、苹果分庭抗礼的能力。

 

在海外的第一大市场印度,小米、vivo、OPPO、Realme四家厂商的市场份额总和达到了55.7%,再加上华为、荣耀、一加等厂商,国产智能手机在印度的市场份额总和将达到65%。

 

但印度市场并不是永恒的乐土,它的红利也会有消退的一天。

 

第二季度,印度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增长了3.2%,相比2018年同期的14.2%增速明显放缓。而且,三星也正在加固自己的优势、追回失地,市场份额从2018年Q2的23%大幅上升至2019年Q2的26%。

 

可以预见,国产大厂如今在中国市场遭遇的困斗很快就将在印度上演。

 

因此,OPPO在全球化的战略中开始强调“local”,展开精细化的运营,用更适合当地市场的打法来获取更大的份额、更忠诚的用户和更高的溢价。

 

当然,这也是大厂们的共识。

 

除了向更广阔的的增量市场进军,向更垂直的细分市场深耕也成为大厂们的诉求。

 

于是,立足差异化的子品牌纷至沓来。

 

小米在海外布局POCO、针对电商渠道分拆了Redmi、联合美图针对女性用户推出CC系列、针对游戏玩家又布局了黑鲨。

 

而华为和荣耀,一个侧重商务高端,一个侧重年轻时尚,差异化的品牌定位始终都很清晰。随着发展的推进,体量的扩大,两者又都汇集了从低端到高端的全系列品牌线,独当一面。

 

OPPO此前针对印度市场推出的Realme品牌,如今已宣布回国,主打中低端市场。而新推出的Reno品牌则以高性能来主打年轻人市场。

 

vivo也推出了子品牌iQOO,从产品定位上来看,显然也是针对电竞游戏人群,直面红魔与黑鲨的竞争。

 

可以看到,子品牌的推出,或是为了细分市场、或是为了细分人群,又或者是为了同时细分市场和人群。

 

在市场的维度中,按照价位来算,分为低中高端市场;按地域来看,又可以分为中国市场、印度等下沉市场、以及北美欧洲等发达市场;按渠道判断,则能够分为线上和线下。

 

在人群的维度中,有爱美的女性用户、发烧友用户、电竞游戏玩家、商务人群、视频重度用户等等,不同的用户显然看重的手机性能是不同的。

 

而子品牌的作用就是通过更清晰、有针对性的产品定位,抓住更细分的市场和人群,形成集团军作战,来抢占更大的市场。

 

全球化和子品牌的推出,一个是做大盘子,一个是抢夺垂直用户,都是手机厂商在下半场竞争中的大招。

 

 5G变局

 

除了竞争加剧之外,市场环境的另一大变化来自于5G。

 

回顾发展历史,每当网络技术变革时,都是智能硬件改朝换代的时候。

 

5G的到来更是声势浩大,一开始就拉响了警报,挑起紧张氛围,让各大厂商展开了激烈的首发争夺战——目前,国产头部厂商的首批5G手机都已经获得了入网许可证,中兴和华为的5G手机已经开卖。

 

抢发5G机型是一场速度战,发了也就完了,激烈的产品耐力赛才是主战场。

 

于是,各大厂商开始不满足于手机厂商的定位,纷纷披上了“科技公司”的外衣,在产品上的较劲也愈发白热化。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智能手机就在不断突破极限。

 

在屏幕上,刘海屏、水滴屏、弹出式屏幕、打孔屏、折叠屏前赴后继,你方唱罢我登场。

 

在充电上,从有线充电到无线充电,从40W闪充飙升到120W闪充,甚至还可以反向充电。

 

在存储上,运存从4GB攀升到10GB、12GB,256GB内存已经不稀罕,512GB甚至是1T才能让台下的媒体眼前一亮。

 

在拍照功能上,摄像头已经开始抢单反的饭碗,10倍光学变焦、1亿像素、后置四摄,让人目不暇接。

 

7月底的时候,OPPO甚至还宣布要进军芯片领域。

 

OPPO宣布与八家芯片及成品类企业签署VOOC闪充专利许可协议,基于协议,这八家企业将开发、制造和销售支持VOOC闪充专利技术的芯片与产品。

 

做芯片这事儿,华为是专业的,小米也一股脑冲了进去。这次OPPO比较谨慎,并没有冒进,而是选择了自己的长板:快充。

 

VOOC闪充是OPPO在2014年推出的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快速充电技术。2018年11月初,OPPO宣布对外开放VOOC闪充专利授权,并与6家芯片及终端类厂商签订VOOC闪充专利许可协议。

 

闪充将成为Hi-Fi芯片之后,OPPO的另一大杀手锏。

 

把视线拉高再看,OPPO在手机上的技术突破只是整个行业中的冰山一角。在5G技术下,更长远的战略布局已经不仅限于手机本身。

 

IoT成为了手机厂商更广阔的战场。

 

小米的AIoT是最有代表性的选手。以AI助手“小爱同学”为核心,生态链企业为主体,小米搭建了目前中国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目前,小米电视是中国市场出货量最大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和智能手环品牌。

 

在前不久的组织调整中,小米还成立了AIoT战略委员会,物联网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华为也加快了IoT战略的执行力。

 

在今年的MWC上,华为更新了1+8+N战略,目标明确地指向5G时代的IoT竞争。

 

所谓“1”,即智能手机为主入口;“8”代表着PC、平板、TV、音响、眼镜、手表、车机、耳机等辅入口;而“N”则包括移动办公、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娱乐及智能出行四大板块。

 

前几日隆重登场的荣耀智慧屏,就是华为在IoT领域的进一步卡位。

 

荣耀自身也在积极布局IoT,将其归入“二级火箭策略”,以荣耀Life线下社区来串联品牌、用户和IoT产品。

 

通过HiLink技术协议,华为和荣耀在生态上可以实现共享,以形成协同战斗力。

 

对于蓝绿兄弟来说,IoT也是必争之地。

 

vivo的Jovi物联生态,OPPO的Breeno语音助手和智美心品品牌,都是在为5G时代的IoT生态打提前量。

 

2018年,vivo和OPPO还联合美的、TCL、极米科技等厂商成立了IoT开放生态联盟,利用各自的流量优势、技术实力实现互联互通。

 

不仅在中国市场,IoT的风潮已经席卷全球——苹果的HomeKit平台,谷歌的Android Things平台,三星的SmartThings平台,都是不容忽视的强大玩家。

 

目标是明确的,但IoT目前有很明显的阶段性难题,哪怕是做的比较好的小米也同样难以避免。

 

那就是,IoT究竟能否引发刚性需求?

 

IoT已经嚷嚷了好几年,但是这片市场至今没有真正爆发——比起用手机关窗帘,走两步手动拉窗帘也没见得有多累;回家之后再开空调不到十分钟也就凉快下来了,这十分钟也不至于让你中暑;为了让电水壶第二天早上七点自动烧水,前一天网上还要记得给它填满水……

 

家是生活用的,不是装范儿用的。比起能拿出去炫的手机,家庭场景更强调实用性。更不要说,怎样把场景串起来、让用户的家里全都换成小米的设备,这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

 

从这个角度看,IoT的需求是否真实存在,是一个问号。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这也是IoT至今没有爆发的最主要原因。

 

由此来看,无论是海内市场、海外市场、IoT布局、5G迭代,对于大厂们来说都是不容小觑的挑战,每家都枕戈待旦。

 

智能手机的竞争已经走过了大约15个年头,从一开始的无序混战到如今的巨头市场,一番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都是王者。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如今活着的每一家做得都很出色,但它们并不能停下来享受鲜花和掌声。事实上,焦灼的竞争让它们比之前更加“疲于奔命”。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面对5G大变局和残酷竞争的双重压力之下,手机大厂们在全球化战略、差异化子品牌、产品力、IoT生态等维度展开了长线竞争。

 

显然,这是一场创新力、战略力、执行力和资本力的多维角斗,败者将如无数前辈一样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之中,而胜者将拿到5G时代的入场票,继续下一场厮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