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FF换帅,贾跃亭以退为进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吴昊 关键字:贾跃亭,FF91
 


沉寂已久之后,贾跃亭再次回到公众视野当中。

 

前几天,法拉第未来(下称FF)宣称,创始人贾跃亭将辞去CEO的职位,由毕福康接任;卸任之后,贾跃亭将把公司的控制权从个人手上转交给“合伙人委员会”。FF还同时宣布,公司将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贾跃亭在微博中表示,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

 

2017年11月,贾跃亭在接受《棱镜》独家对话时表示,“死也不会交出FF控制权,否则FF将走向平庸”。但在裁员、人事震荡、债主讨债、兜售资产等一系列变故之下,贾跃亭妥协了——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

 

乐视劫难彻底爆发之后,2017年贾跃亭远走美国,“安心造车”。当初FF91那场惊艳的发布会,曾给了外界无尽的想象。但好景不长,惊鸿一瞥之后,FF91至今未能下线。当时,贾跃亭称,只要再有100亿元,FF就可以量产,而后公司上市。届时,自己只要卖掉一些股票,就可以挽回败局,一切从头来过。

 

但事情的发展经历了一波三折,FF一直被资金扼住咽喉。当初距离量产本是临门一脚,到今天为止球也没能踢出去。

 

被迫松手

 

缺钱,或许是贾跃亭此次选择放手最主要的原因。

 

即使远走美国,贾跃亭的造车之路也并不安稳。除了在异国他乡全心投入造车之外,如影随形的债主也令贾跃亭身心俱疲。

 

2018年,贾跃亭先后被北京MVC咨询公司和上海懒财树资产公司告上法庭。懒财树拿着国内的仲裁书一路追到美国加州,成功要求当地法院冻结了贾跃亭在FF的全部股份,另外还包括其位于洛杉矶的数栋豪华别墅。

 

彼时,FF正深陷资金断流的境地,内华达工厂因为缺钱迟迟无法动工,公司每个月1500万美元的日常开销也在等米下锅。贾跃亭当时打算抵押自己在洛杉矶的四栋豪宅以及FF的洛杉矶总部,寻求转圜的余地。

 

拿着仲裁书的懒财树,让贾跃亭原本的计划成为了泡影。

 

除此之外,贾跃亭还拖欠着乐视网的近百亿元债务。

 

8月29日,FF对外称贾跃亭已经偿还了30亿美元的国内债务。但乐视网随后表示,没有收到贾跃亭的任何回款,管理层正在加紧对大股东以及关联方追讨债务偿还,要求大股东及关联方对公司今日寸步难行局面负责,采取可实施弥补措施。

 

懒财树、乐视网、供应商,身后穷追不舍的追债队伍,让贾跃亭面临着债务追讨和资产冻结的双重压力。

 

8月28日,FF发布公告称,法拉第未来的CEO贾跃亭将从该公司辞职,企业将进行重组计划,推出合伙人制度,把公司的顶层治理权交给“合伙人委员会”。同时,贾跃亭将设立个人还债信托基金,偿还国内债务。

 

从公告中可以略窥大意,贾跃亭此时选择让权,寄希望于FF尽快上市,自己再出售相应的股份,尽快偿还国内债务,一如他两年前的预想一样。不过这次不同的是,贾跃亭不在打算凭借一己之力,而是选择将FF的控制权进行移交。

 

接过贾跃亭接力棒的是毕福康。

 

9月3日,FF正式发布公告,任命毕福康为全球CEO。同时,贾跃亭将出任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落实,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运营等相关工作。此外,FF还将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毕福康在宝马工作多年,担任集团副总裁兼i8项目负责人,并一手打造了i8豪华插电式电动车型,被业界称为“i8之父”。离开宝马之后,毕福康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办了拜腾汽车,担任董事长一职。

 

但对于毕福康能否接住FF的重任,挽狂澜于即倒,外界也有诸多不看好的声音。

 

2016年毕福康担任拜腾董事长;负责拜腾的融资等诸多事务;但在即将量产之际,拜腾却陷入了资金短缺的困境,至今仍有3.1亿元的逾期款项还未支付。

 

就在拜腾形势如此严峻的情况下,毕福康跳槽进入了另一家造车公司艾康尼克;前几天,再次跳槽加入FF。

 

半年两度跳槽,很难说清楚具体原因。此时加入FF,对于毕福康来说,压力一点都不比在拜腾和艾康尼克小。在拜腾未能完成的量产使命,在FF能完成吗?

 

当前而言,毕福剑能否接住FF的下一棒、助推其顺利量产,继而帮助贾跃亭完成回国梦,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另一方面,贾跃亭是否真正心甘情愿交出FF的控制权,还是仅仅只是退居幕后,目前还难下定论;毕竟,为了紧紧握住FF的控制权,他曾失去很多次融资机会。

 

权or钱

 

FF当前的困境,与贾跃亭不愿意舍弃FF的控制权有着密切的联系。

 

2017年初,贾跃亭现身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出席首款量产样车“FF 91”的发布会。他当时宣称FF91预计2018年大批量上市。

 

FF91的发布可谓惊艳一时,这款车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S。当时,贾跃亭投入百亿,从特斯拉、宝马、苹果等公司挖来了大量技术骨干,硬生生砸出了自己的核心三电技术。

 

FF91的参数也颇为亮眼,0-60英里/小时加速仅为2.39秒,电池包总容量超过130KWh。在EPA(美国环境保护局)标准下,最长续航里程达378英里,约608公里,如果按照NEDC(欧洲油耗及排放评定标准),其续航将超过700公里,很多性能参数即使对标特斯拉也是不遑多让。

 

凭借着FF的技术优势,即使当时乐视全线溃败,七大生态土崩瓦解,仍有不少人向贾跃亭抛出了橄榄枝。

 

根据腾讯财经报道,曾有投资方给FF发出过估值20亿美元的融资条款,但被贾跃亭以估值过低和领导权的削弱为由断然拒绝。

 

融创也有内部员工曾对外表示,2017年上半年,孙宏斌曾在贾跃亭位于洛杉矶的私宅内与后者商量投资FF事宜。孙宏斌当时表示愿意投资7亿美元,但因为贾跃亭退出的条件而争执不休,气得孙宏斌直拍桌子。最终,贾跃亭和孙宏斌并未就此达成共识。

 

2017年融创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还对外抱怨,“他(贾跃亭)连一片羽毛都不愿意失去。”

 

FF的融资困局甚至一度演化为激烈的内部矛盾。

 

2017年,贾跃亭挖来了德意志银行的C级高管斯特凡·克劳斯担任公司CFO,负责FF的融资事项。但在半年之后,双方撕破脸面,贾跃亭指责斯特凡·克劳斯融资无能,企图里应外合窃取FF的控制权;而斯特凡·克劳斯则称贾跃亭不愿意放弃控制权,称其为FF融资的最大障碍。

 

总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融创、盛大等多个投资方都传出过投资FF的消息,但都无一而终。

 

直到,“白衣骑士”许家印的到来。

 

2017年底,贾跃亭宣布获得10亿美元融资;之后,贾跃亭在FF的第一次全球供应商峰会透露,FF已成功完成股权融资,融资高达15亿美元,基本满足IPO之前的全部股权融资需求。

 

后来恒大悄悄浮出水面,通过一系列的操作,间接投资160亿港元,成为了FF第一大股东。恒大和FF也开启了在外人眼中“如胶似漆”的蜜月期。

 

但贾跃亭与恒大的牵手,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情真意切。

 

贾跃亭似乎一开始就对恒大“严防死守”,恒大能够成为FF的最大股东,前提款项包括“贾跃亭担任FF的CEO要超过15年”等系列条件。

 

同时,在FF公司AB股模式之下,老股东们享有“1股10票”的投票权,保证贾跃亭牢牢把握着FF的经营决策权。当时,七人的董事会中,恒大也仅仅只占有两席。

 

FF与恒大,各有各的心思,这样的合作注定难以长久。

 

短短三个月之后,这场合作就破裂了。图穷匕首见,对于双方合作的细节,传闻颇多,但多数都指向了对于FF控制权的争夺。贾跃亭寸步不让,最终双方均是头破血流。

 

与恒大分手之后,FF后又引入第九城市,但具体的融资事项也仅仅停留在新闻稿里,至今FF都未获得九城的实际融资。

 

就是在这样的消耗中,FF处境越来越艰难。贾跃亭不惜出售工厂、抵押公司大楼,艰难维持发展。

 

对贾跃亭而言,FF成了贾跃亭握在手里最后的稻草。除了全部身家投入,自己的汽车梦想,重回潮头的希望,都全部系在FF身上。

 

但当前的问题是,继续死守控制权面临被毁灭的风险,还是退一步融资求生——摆在哈姆莱特面前的抉择再次摆在了贾跃亭面前。

 

没有如哈姆莱特在血气与宕延的理性之间徘徊不定,贾跃亭最终选择了松手。

 

现实往往比文学更需要决绝。

 

四面楚歌

 

如果贾跃亭此次将FF的控制权交由合作委员会,那FF的融资便少了一道枷锁,获得了更进一步的机会。但即使如此,FF周围依旧楚歌阵阵。

 

当年,与FF几乎同一时间段涌入造车领域的对手不在少数。

 

从2018年开始,蔚来、威马、小鹏等车企都陆续进入交付阶段,虽然历尽坎坷,但车总算行驶上路,熬过了最艰难的量产环节。

 

在造车之余,国内的新势力们还开始在充电、体验店、出行等各个领域卡位布局。

 

昔日同行的新势力造车企业,如今队伍已经日渐壮大,根基渐稳。反而是赶了个早集的FF至今还停留在PPT阶段:量产的资金迟迟未能筹齐,掉队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前几天,毕福康在接受采访中称,距离FF量产还有数亿美元的缺口。

 

毕福康没有说的是,除了缺钱,FF还面临高管辞职、内华达工厂出售、汉德福工厂杳无消息等难题,更何况背后还有庞大的供应链需要维系,FF量产可谓前路漫漫。

 

还有一个问题FF不得不考虑,那就是新能源车企已经过了融资的最佳时期。

 

2019年以来,新能源汽车的融资变得越发困难;除了理想汽车前段时间获得王兴领投的5亿美元之外,蔚来、小鹏、威马无不表露出过融资的意向,但至今都未能完成。

 

昔日熙来攘往,今朝门前冷落。

 

除了融资之外,曾经惊艳一时的FF91,随着时间推移、技术更迭,产品的优势是否还能一如往日般耀眼,都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FF初次亮相虽然惊艳,但毕竟只是样车,距离真正的量产仍有距离。而且当初因为贾跃亭的遭遇,FF91也是为了寻求融资而提早发布。

 

后来员工爆料称;FF91在发布时,电池漏液的故障还没有解决,当时并不具备量产的能力。

 

或许,FF91的技术或许与当初在发布会中宣传的仍旧有一些差距。

 

而且,作为FF的首款产品,对FF91的认可度将关乎FF未来的融资能力。

 

FF91当时研发耗费数百亿元、产品也是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s ,初期的定价在15—20万美元之间;而进入国内,因为关税等一系列款项,价格大约在200万元左右。

 

根据第一电动研究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为止,纯电动高端轿车在新能源市场占比一直未能超过5%;根据特斯拉今年上半年的销量显示;今年上半年总销量为158217 辆,作为高端车型的Model s和Model x总销量为29791辆,占比不足20%。特斯拉的销售主力是3.5万美元起的Model 3。

 

FF91在诞生之后,如何撬动当前高端电动车型,有限的市场需求,都存在变数。

 

与其被动猜疑,不如早日量产,投放市场,给投资人更多的信心。

 

在这样的环境下,贾跃亭此时选择以退为进,尽快推进FF的发展,也是为生存作出的让步。

 

然而,FF只是贾跃亭的孤注一掷,但市场是否需要FF却是一个问号。

 

总之,从起高楼、宴宾客,再到柱倒墙塌、风流尽散;经历了起伏的贾跃亭,从梦想坠入现实,如果一味地死守控制权而无法推进FF量产,卷土重来的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变得越来越渺茫。

 

分享到: 收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