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暂别了,马云!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余德 关键字:马云,阿里巴巴,教师节

 

接到好朋友的邀请时,心中颇然一惊,“啊!已经20年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马云退休。在去年的教师节,马老师说,一年后即将退休。

 

作为曾见证了阿里相当长时间创业史的一个“前媒体人”,当然不能错过这样的时刻。

 

来杭州的路上,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感觉有点沮丧,找不到原因。

 

庆典前一天,一堆老朋友小聚。也许年龄的原因,没有推杯换盏,没有击鼓传花,大伙儿不谈钱,太俗。大家谈房子、车子和儿子。座中有一个我的老乡,是个超级段子手,我一直认为,他入错了行,应该和岳云鹏有一拼的,可惜,他不听我的。

 

当然,做东的阿里朋友们,大多也曾经与我们一样,有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青春梦想,但因为走的路不同,现在最大的差异就是我们口中所讨论的小目标,不在一个量级上。

 

这当然很容易勾起我的感伤,让我感叹岁月无情的同时,也想到了仓鼠厕鼠的故事。作为一个并不成功的创业人,我真正感伤的是,当人生事实血淋淋地横在背后时,更多的年轻人懵然不知,依然在重复着我们昨天的故事。

 

晚会规模很大,6万人,在杭州奥体博览中心,据说还担负着为以后活动“测压”的任务。

 

但似乎并不悲情,也许场内实在太闷太热,也许是晚会的主体意识。尽管我们看到了马云那含泪的双眼,但感动,只在那一刹那间,电光火石一般。

 

马云给了退休一个更深刻的诠释:于己,只是一次转身,还要做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情;于阿里,这是一个制度的成功,是一个制度传承的开始!

六万人在欢呼,而深度创业的人可能会更有感触,事业如何传承?这是商业界一个世界性难题。

 

马云和阿里人用自己的实践和智慧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在老子传给儿子,或者将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的两条道路之外,采取了“合伙人制度”来解决102年企业的基业长青问题。

 

这个方案,截至目前,运作良好,且如芝麻开花一般。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这正如资本主义者采取了君主立宪和民主立宪的两条治世道路一样,在公司治理与传承上做出了一个大胆且坚定的尝试:以“立宪”与贤人治理二位一体的方式,来解决各种方式的不足。

 

从理论上,这应该是一种“绝妙”的方案。

 

是不是听着有些耳熟?是的,这是一种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但必须得强调的一点是,在全球商业界,没有那种民主方式能够解决问题,几乎所有的企业,一定是采取集中制的,通俗的说,必须有个老板,老板才是一个企业最终的“上帝”。

 

这样的创新于阿里而言,不是什么新鲜事儿。马云时代的阿里,创新了非常多的概念(虽然有一些我并不是很认同)和商业模式。

 

比如电子商务模式,阿里的平台式电商模式,在全球独一无二;阿里曾打造了中国电商业的“水电煤”的基础设施;阿里可能是国民信用的最早推动者,等等。

 

这一次的企业治理与传承模式,在不久的将来,也同样会成为重要命题,成为研究与实践的案例。

 

这正是马云的伟大之处。于商业而言,似乎用伟大并无什么不妥帖的谄媚。

 

对马云的理解,或如对哈姆雷特的理解一样,每个人都有解释的权利,但应看到阿里这20年中的事实部分,因为这些构成确定性和有序性的组成。

 

马云是一个营销专家,在营销的领域中,说马云是最大的IP,几乎没什么疑问。他长期是一个造风者,一路举起了各种营销大旗,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也就不必去证明了。

 

马云也是一个战略专家,阿里一路下来,并非没有犯过错误,甚至有些错误,似乎并不小。但人生从来都是第一次,上学是,就业是,创业也是,不犯错误的公司如同不犯错误的人一样,都是不可能的。阿里一路下来B2B、C2C、B2C再到支付宝、菜鸟、大文娱、新零售、阿里经济体……几乎都能找到这样的影子。

 

马云当然也是一个管理与组织的能手,能让11万阿里人如此傲娇,阿里铁军当然不是靠口号而已。

 

如果要问,有哪一点让我感受最为深刻,我会说,是马云“行知合一”的能力。20年的阿里,一直采取的是高举高打的方式,在很多时候,当“实验”初步成功的时候,马云们就会将其提炼和抽象起来,变成概念,变成一种风潮。

 

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情。于创业而言,更加不容易。

 

创业分为两种,一种是做生意,为了赚钱,简单直接;一种是希望改变世界的某一个很小的点,俗称带着理想而战。

 

阿里属于后者。这意味着创业变成了修为,不仅要修身,也要修心,在这样的路上,创业成“哲学家”几乎是必然。

 

我想,这是马云很多概念、理论和思想的来源。

 

在创业路上,我们也曾提出过一些口号,比如“快乐工作,严肃生活”,再比如“点线面理论”,但当同事告诉我,阿里有近似甚至往往比我们更加深刻的理论时,我是真的悚然了,比如说,阿里提的是“点线面体”的理论。

 

同理心的存在,是共鸣的基础。而马云的这一路吆喝,在成就阿里的同时,似乎也同样起到了一种商业启蒙的作用。

 

这确实让我感到羞愧,我并没有很扎实地去研究与学习马云的理论,我甚至相当长时间里认为,这只是营销。马云是在忽悠。甚至,在多年以前,阿里曾让我加入,因为不相信,所以没看见。

 

妈妈也曾经忽悠过我,“你看,马云都能成功,你应该也能做点事情。”但错在起点的时候,很快时间就会啪啪地打脸,这就是逻辑,就是因果。

 

在晚会上,我们看到了十八罗汉,看到了关明生,看到了孙彤宇;也看到了最早在淘宝买琴的人,看到了支付宝担保的第一个手机买家……

 

马云说,感谢所有的人,感谢这个时代。我想,这是一种悟,这当然也是一种圆满。

 

也许,在阿里,将很难再见到马云的身影,但我相信,不会很久远,马云会出现在更值得出现的地方。

 

所以,暂别了,马云。

 

 

教师节

—致阿里二十周年庆暨马老师「退休」

东南风物尽钱塘,

常使英雄起曲肠。

山在湖心天在水,

黛飞屏障翠飞疆。

狼烟不顾非鹏举,

膏肓犹记是潘郎。

毕竟滚滚东逝去,

不废人间第一枪。

 

分享到: 收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