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滴滴顺风车,归来已不少年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陆水月 关键字:滴滴,顺风车,柳青

​​文 | 陆水月

 

 

“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

 

当看到滴滴顺风车宣布回归的消息,笔者脑海忽然想起这首老歌《故乡的云》。滴滴顺风车虽然不是浪迹在外的游子,却在过去436天里囿于无限期下架整改中。而就在这样的市场空窗期,嘀嗒、哈啰等纷纷杀入顺风车市场。

 

这时候的滴滴顺风车,不是游子,胜似游子,翘首期盼着能够早日回归。

 

不得不说,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滴滴顺风车在安全上不遗余力,无限期下架进行整改。

 

整改期间,滴滴陆续发布11期“公众评议会”和5期“有问必答”,先后组织了“网约车安全整改300天”“顺风车安全整改325天”以及“客服开放日”等媒体开放日,征求社会的意见,顺风车和网约车持续进行安全升级。同时,滴滴顺风车共迭代了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整合了包括准入门槛、行前预防、行中保护、行后处置四大模块在内的上百个安全功能和策略。

 

显然,滴滴顺风车的产品形态进行了大变样,而且在营收上更无KPI,真可谓是一场涅槃行动。

 

但是,滴滴顺风车宣布上线的试运营方案一出,就再一次引发了“洪水般”的全民大讨论。此番,滴滴顺风车带着赤诚之心回归,然而即便归来,滴滴还是那个少年吗?

 

士别436天

 

11月6日,滴滴顺风车在滴滴出行App公布了最新产品方案,同时宣布将于11月20日起,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等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其中试运营城市的开通节奏是:

 

11月20日: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

11月29日:沈阳、北京、南通。

滴滴顺风车上线公告滴滴顺风车上线公告

据地歌网了解,滴滴顺风车重返市场,在根据不同城市位置和规模等特点综合评估后,选出了七大试运营城市。

 

在新的方案中,滴滴将引入失信人筛查机制,并积极探索与第三方信用产品企业合作方式,以便进一步提升用户准入门槛。同时,滴滴将原有的“信任值”升级为“行动分”,即根据用户近期收到的评价、投诉等信息,在履约、友好等多维度进行综合评估,以引导司乘双方的“好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在方案中提到,在试运营期间,所上线的7个城市首先提供5:00-23:00(女性5:00-20:00)、市内中短途(50公里以内)的顺风车平台服务。试运营期间,不收取信息服务费。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在试运行方案中,滴滴对女性乘客在出行时间和场景上做了一定的限制,暂不开放跨城以及大于50公里的出行场景,晚上20点至次日 5点暂不开放。

 

正是这条限制,滴滴被再次推到风口浪尖。

 

有的评论认为,滴滴顺风车造成安全隐患的原因是滴滴此前对自身运营人员的资格审查、安全程序等管理上出现了问题,如今采取限制的方式来解决,是一种管理上的“偷懒”;有的评论也指出这是个欠缺考虑的商业决策,呵护女性从不是禁令,否则“足不出户”才最安全。

 

滴滴顺风车恢复上线后引发争议滴滴顺风车恢复上线后引发争议

毋庸置疑,滴滴的好意某种程度上被误会了。

 

显然,对女性的限制,是此前两起滴滴顺风车事件的前车之鉴,也是出于滴滴对女性出行安全保护的本意。

 

在引发全民争议之后,滴滴总裁柳青在微博上也进行了回应:在安全问题上,还真有点儿如履薄冰地进行试运营,滴滴会上线顺风车产品的评议会,欢迎更多的批评和建议。

 

在柳青的回应中透露着不安,少了此前的傲气,有了更多的诚意。在安全问题上,滴滴有点投鼠忌器了。

 

经过一夜的大讨论之后,就在刚刚(11月7日)滴滴更新了顺风车试运营的方案。滴滴顺风车取消了对女性用户夜间乘车的限制这一条。更新为,在5:00-20:00的顺风车服务适用于所有乘客,另外,根据滴滴顺风车安全投诉数据以及中国司法大数据,滴滴在顺风车试运营方案中取消了20:00-5:00时段的服务。

 

从滴滴顺风车方案的迅速调整更新,一定程度上也折射了滴滴顺风车上线的另一面——对于市场的急迫性。

 

士别436天,顺风车市场似乎翻了篇章。

 

“滴滴急于上线顺风车业务,一方面是顺风车业务是滴滴最赚钱的业务,滴滴不可能一直不让其上线,此外,在滴滴顺风车下线一年之际,几大玩家也是动作频频,都想在顺风车的空窗期尽可能多地占领市场,扩展自己的出行版图”,一位网约车人士表示。

 

在滴滴顺风车消失的400多天中,这条赛道上有了更多的变化。哈啰出行、曹操出行、高德、嘀嗒出行等跑步入局,欲从中分一杯羹。

 

根据《2019哈啰顺风车“十一”黄金周绿色出行数据报告》显示,全国顺风车订单总量突破1600万单。而在6月初,高德地图发布的海报显示,将在广东省与武汉市招募顺风车车主,有意重振顺风车业务。同时,钉钉已在杭州接入嘀嗒、哈啰的顺风车服务。

 

而吉利旗下的曹操出行此前也宣布在9月正式上线顺风车业务,并首先发展吉利集团旗下车主成为顺风车车主。

 

滴滴归来,已不是少年。市场也不是原来的市场。

 

“顺风车从生意角度是为了挣钱;从商业以及创新维度,是为了改变生态,让生活更美好。”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地歌网。

 

滴滴顺风车试探性回归,除了看到其背负的误解,更多的是滴滴顺风车在市场维度面临着板上钉钉的竞争。

 

而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约车服务平台,滴滴的一举一动受到公众的监督和评议,无可厚非。然而,与其把舆论之火烧到“性别歧视”的女权主义的讨论,或许公众更加关心的,是乘客安全问题和平台的担当。

 

其实,这是个常提常新的命题。

 

谁之过?

 

滴滴顺风车回归,是否应当刮目相看?

 

因为安全,因为公众的民意,目前滴滴似乎已经风声鹤唳。

 

滴滴内部人员对地歌网表示,深知安全责任大于山,公众的表扬会紧张,批评也更紧张。同样,滴滴顺风车下线已将近一年,据了解,在滴滴内部对于是否上线顺风车争议很大。

 

对于这一问题,柳青曾直言,就是怕。

 

“可以非常坦然的跟大家讲,我们比较怂的,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内心有这么多纠结,这么多彷徨,谁那么笃定就能推出一个100%安全的产品。谁都愿意做一件工作大家都说你真棒,谁愿意每天无数人骂你黑心,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是为什么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的重要的原因。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害怕。”柳青曾坦言道。

 

柳青回应滴滴顺风车上线柳青回应滴滴顺风车上线

安全问题,人命关天,谁之过?

 

在出行市场上,滴滴作为最大的撮合信息服务平台,在此前两起顺风车事件中,都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过错。当然,在平台责任上也有这样的声音,树大招风,要不是网约车在技术维度上的突破创新,多少传统出租车的黑历史没有被公布于众,滴滴是在背锅。

 

然而,在技术维度创业的公司,实现新的技术突破只是前提,而并非实现独特商业模式的选择权。滴滴完全可以在技术上实现更好地防范并阻断类似顺风车事件的惨案发生。

 

也如同一个公司卖给了消费者某款智能手机,但手机经常爆炸,我们也可以说这款智能手机带来了便利, 所以不必在意这款手机的爆炸。这样的逻辑其实站不住脚跟。

 

在安全问题上,平台务必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根据柳青的说法,顺风车业务存在巨大争议,滴滴全天的出行订单总数约为2000万—3000万单,顺风车订单仅为100万-200万单,滴滴是否要为这项业务承担归零的风险,这也是滴滴内部纠结的原因之一。

 

据程维透露,2019年滴滴在安全上的投入超过20亿元,这中间既包括产品研发,也包括线下增加的对司机面对面培训沟通的司机安全服务经理,此外还有车载摄像头的投入。

 

此外,滴滴预计,其安全团队扩充至2500多人,客服人员达到9000名,自由员工被提升到50%的比例,客服日均处理30万进线。

 

一系列all in安全的行动,折射出的是滴滴顺风车在试图破局。

 

滴滴顺风车安全产品全流程滴滴顺风车安全产品全流程

在安全的前提下,滴滴顺风车此番上线的痛点和难点在于,如何缓解司乘关系,如何在安全和效率之间找到平衡?

 

过去的436天,网约车面临行业的变局,可以看到滴滴一方面谨记前车之鉴,在安全、合规上不遗余力。毫无疑问,其背后的深意是以新面貌重出江湖。

 

要知道,滴滴顺风车业务是网约车业务中唯一的盈利单元,承担着滴滴平台10%左右的订单。另一方面,滴滴也在着手应对行业竞争。

 

比如,滴滴在部分地方城市进行聚合模式试点,用户可以选择曹操出行、如祺出行、斑马快跑等第三方出行。此外,滴滴还推出网约车开放平台,广汽、东风、一汽等传统车企也都接入了滴滴。比如,滴滴也在不断地调整业务,不断地加码海外业务。

 

从短期来看,滴滴顺风车下线直接造成的损害在司机端。据地歌网了解,滴滴网约车准入安全负责人北海在7月份透露,从安全整改以来,包括之前不符合准入条件的,平台一共清退了30.6万不符合平台准入条件的司机。

 

诚然,网约车乘客的平台忠诚度不高,然而需求永远在,而司机端则有被行业“入侵”的现实考量。因此,滴滴顺风车必须带着镣铐重回江湖。

 

然而,从长期来看,即便顺风车试运营时在全国范围内正式上线,滴滴的难题并未解除。

 

滴滴难题

 

是什么能够让曾经日均数千万单、估值800亿美金的滴滴几乎陷入“坍塌”的僵局?关键就在于滴滴没有网约车之外的倚靠。

 

这是滴滴的难题。它需要补课。

 

滴滴生态建构的核心原点应该在“车”上,滴滴涉足汽车产业链,加大新能源车的资产投入,通过“车”去连接B端的司机和C端的用户,占领场景,从而打通金融服务以形成车生态。

 

在这样一个生态里,网约车业务是一个长板,以车为核心的后市场服务是一大长板,金融也是一个大长板,每一个板块在规模效应牵引力下,板块间的协同效应才能出现,然后,再各自打出一个面来,“新”滴滴自我保驾护航的势能才能形成。

 

不妨从滴滴的投资布局中,管窥这几年来滴滴的战略走向。

 

2016年是滴滴投资业务的风水岭。在此之前,滴滴主投网约车,快递、Uber中国、Ola、Lyft等都装进了滴滴的篮子,此时,滴滴也开始成为了网约车行业的老大。

 

2016年之后,滴滴开始投资共享单车、二手车、电单车,孵化快车、顺风车、出租车等核心业务,关于车产业链上的延展,很多投资都发生在2018年,比如中保车服、嗨修养车、明觉科技、时空电动等。

 

在车生态战略布局上,滴滴沉睡了两年。

 

今年年初,程维宣布2019年将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以外卖业务为主的孵化新业务部门R-lab也成为今年裁撤的重点对象。

 

今年以来,滴滴发力车生态,小桔车服独立之后,今年其又联合北汽新能源成立“京桔新能源”公司,试图在车的维度发力和突破。3月,京桔新能源交付10000万辆EU5网约车。交付进程将分别在杭州、温州、宁波等十个城市陆续进行。近日小桔车服上线长租业务,滴滴在自动驾驶业务上虽然进行了剥离,但是可以看到其加码的状态。

 

滴滴算是清醒过来了。

 

在车的维度,滴滴涉足汽车产业链,加大新能源车的资产投入,其目的无非是用金融撬动“点和线”的业务,这将是未来滴滴可以做大的一块蛋糕,相信担任过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裁的程维不会不熟悉这些玩法。

 

去年底,滴滴以3亿元收购北京一九付支付100%的股权,间接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目前,在滴滴金融版图中已经有了支付、小贷、融资租赁等牌照,业务方面涉及余额理财(货币基金)、保险、融资租赁、消费分期和现金贷款等。

 

另外,滴滴还有另一条路线——进击海外。

 

近日,有数据显示,滴滴英文版用户达200万,滴滴日本在年底前要在20城上线出租车业务。目前,滴滴在智利、哥伦比亚已经运营,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滴滴是唯一在拉美地区数百个城市运营O2O服务的中国企业。

 

种种迹象表明,滴滴对难题的攻克正在进行中。

 

现在的滴滴已不再似当年的少气轻狂,历经劫难,它更多了几分成熟和沉稳。风物长宜放眼量,在滴滴顺风车宣布回归之际,正如一位资深人士所言:作为国民级的应用,要有国民级的担当。滴滴顺风车负重前行,希望再复当年的荣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