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理想汽车的马拉松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吴昊 关键字:理想汽车,马拉松,新能源
成立四年零五个月之后,理想汽车首款量产车姗姗来迟。

 

2019年12月,踩在年末的尾巴上,理想ONE迎来了交付时刻。此时距离理想汽车成立四年多,首款车型理想ONE下线整整16个月。

 

为了庆祝实现交付,创始人李想发了一条“2015年7月—2019年12月,(大哭)”的微博,寥寥数语,满含着一路的艰辛与释然。微博留言皆是祝福之语,随后韩寒宣布自己成为理想汽车001号车主。

 

然而,交付也引发出一系列的不确定因素,包括各种事故与风波。

 

12月11日当晚,部分车主反应之前与理想汽车合作的中信银行停止为车主放贷,导致部分用户无法提车;除此之外,喜提新车的用户也反应有误报警的情况发生;之后,媒体又发现理想汽车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原来的9.15亿元变更为约6.83亿元,降幅约为25%,一并伴随的还有17位投资人悄然退出。

一切似乎在预示着,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理想汽车,眼前情况并不太理想。

 

 

一波三折

 
 

造车难,有目共睹,对于白手起家的造车新势力,尤其明显。

即使晚交答卷一年,理想汽车并没有因此而获得小确幸。接二连三的意外也在不断证明着,理想汽车遇到的坑,与当初仓促交卷的考生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去年,造车新势力们陆续宣布开始进入到交付阶段。但它们遇到的第一道门槛,便是交付。蔚来交付延误了两个月,小鹏汽车也为G3的屡屡延误而向用户致歉,事实证明,理想汽车也未能成为例外。

 

今年年中,理想汽车宣布10月进入交付环节,但在10月的当口上,理想汽车又再次宣布将交付时间调整为12月。与对手相比,理想汽车的交付时间已经晚了一年有余。

 

据了解,理想汽车延迟交付的原因,是质量问题。在交付前夕,理想汽车组织过一次理想one的试驾活动,其中关于“刹车软、噪音大、悬架松散”的问题都一并出现。此外,李想自己也为二排扶手设计可能会出现安全问题而道歉。作为补偿,理想汽车也将直接向用户交付预计明年4月亮相的2020款理想ONE。

 

这一举动不但延误了交付的时间,而且也造成外界对品牌的质疑。但因为新款配置提升了,价格不变,也算作某种补偿。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2月11当晚,有车主反映称,中信银行取消了与理想汽车的合作,无法从中信银行贷款购车。理想汽车随后发布紧急声明称,将着手为涉及的车主,提供紧急解决方案。李想也在微博上称,都怪自己实力不够,害的用户被银行欺负。言语之间,颇有几份埋怨的味道。

 

虽然理想汽车没有解释具体原因,但外界猜测此事与其利用高价购买的生产资质有关。

 

去年年末,当一众造车新势力们因为无法获得生产资质而垂头丧气之时,理想汽车却以曲线救国的方式,斥资6.5亿元收购了重庆力帆汽车,以此获得生产资质。

 

然而,与资质一同到手的,还有各种麻烦不断的官司。

 

重庆力帆汽车公司摇摇欲坠,拖欠供应商一屁股债,不得不用生产资质换取还债资金。在与理想汽车完成交易之后,力帆汽车的实质主体归属于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这也为理想汽车埋下了隐患。据媒体报道,理想汽车已经三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另外还有23项诉讼。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认为,“中信银行放弃理想汽车的业务,主要是考虑到了力帆的因素。”

 

针对诉讼,理想汽车方面称,“今年以来,理想智造三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所涉诉讼均为力帆集团持有并经营力帆汽车期间发生的债务,诉讼案件发生后,均由力帆集团与相关债权人对接并寻求解决方案,后期案件的处理也由力帆集团负责。”

 

如果说,理想汽车所遭遇的债务风波属于“躺枪”,那随后关于产品的问题,则有些意外。

 

理想ONE交付不久后,一位用户就反映车子亮起了“排放控制系统故障”的报警,对此理想汽车官方发布公告致歉,并表示公司将在下周通过 OTA 进行软件升级,解决误报警的问题。

 

一连串的风波,对于一家刚刚交付的车企而言,很容易挑动公众敏感的神经,对品牌的塑造也极其不利。但造车新势力前期交付一步一个坑,很多问题都边前进、边修改当中,但除此之外,理想汽车还需要面对更为复杂的情况。

 

12月13日,理想汽车的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大规模缩水,由原来的9.15亿元变更为约6.83亿元,降幅约为25%。一并伴随的,则是多位股东的退出。

 

据了解,在理想汽车的投资人序列当中,包括杭州上壹嘉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蓝驰创投投资实体、梅花创投的投资实体等17位投资人退出。此外,中金甲子投资总监殷晓斌、明势资本合伙人黄明明也退出公司董事会成员名单。

 

对于好不容易实现交付的理想汽车而言,情况似乎并不明朗。
 

 

迟到的答卷

 


从2015年开始,跨界造车风起云涌,但经过五年长跑,完成研发、量产、交付的车企,实则寥寥无几。

 

由于交付时间早,造车新势力的光环正在逐步向蔚来、威马、小鹏身上汇聚,当前新势力阵营的基本格局已定,三家形成割据。从时间上看,蔚来、威马、小鹏的交付时间都已经超一年,交付量在新势力阵型当中也表现亮眼。

 

迟到的理想,最初与第一阵营的车企们们差距并不大。

 

理想汽车成立于2015年,时间不算晚;成立次年5月就获得7.8亿元A轮融资,2018年再次获得30亿元B轮融资,今年6月,再次获得5.3亿美元融资,其融资总规模约合110亿元,与经纬中国、美团、滴滴、头条等皆有联系。李想本人也是创业明星,先后创办泡泡网与汽车之家,而且带领后者完成上市。由此可见,理想汽车与位于第一阵型的新势力相比,不落下风。

 

但理想汽车起了个大早,赶了晚集,掉队的背后,是曾经的战略布局出现了变故。

 

投身造车初期,理想汽车便选择独辟蹊径。当其他对手争分夺秒、加班加点打造首款SUV时,理想汽车却选择首先投身打造一款SEV,这是一种小型电动车,类似于街上的老年代步车。

 

据了解,这SEV车身约2.5米长,续航在100公里左右,可以乘坐两人,售价不足4万元。可以解决基本上下班通勤问题。

 

但李想有自己的考量。首先,相比于SUV研发过程中的重重困难,轻量化的SEV研发门槛无疑会降低很多,可以快速达到投放市场的目的。另外,小型化的SEV也是理想汽车布局出行市场的重要棋子。出行,才是理想汽车的长远目标。

 

而出行领域,传统网约车市场已成红海,在滴滴这样的巨头把持下,新入局者几无做大可能。于是,在一开始,理想汽车就将自己定位于一家城市智能交通服务商,如果目标能够实现,那的确前景无限。

 

但由于小型化的“SEV”一直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没有得到官方认可,该项目最终草草收场。理想汽车的出行之梦遭遇不说,与对手们的距离反倒越拉越大,而且这一隔就是整整一年。

 

这一年的时间里,蔚来、威马、小鹏在交付上领跑新势力阵营,也获得足够的曝光量。另外,因为补贴政策的变化,行业也迎来了一道分水岭。

 

今年三月,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正式出炉。根据政策要求,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金额腰斩,而且地补也一并取消了。新政留下三个月缓和期,从6月份开始执行。

 

6月成为了一道分水岭。

 

补贴前夕,已经交付的车企纷纷推出优惠活动,大肆宣传,一批潜在用户也处于补贴即将取消的考虑,购入车辆,因此提前释放了一大波需求,而这波需求,和彼时尚未交付的理想汽车擦肩而过。

 

等到理想汽车开始交付,局面已经发生了改变。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自六月份之后,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迎来了四连跌。当前车市还未出现回暖迹象。

 

另外,理想汽车面临的另一个难题,还在于和对手们产品矩阵的差距。

 

在推出第一款车量产车型后,位于新势力第一阵型的车企纷纷再祭重拳,迅速推出第二款车型。当前,蔚来在E8的基础上推出了ES6,小鹏对G3进行了升级,另一款用来冲击高端市场的P7也即将实现大规模交付。

 

对于车企而言,多款车型意味着可以切入不同的细分市场,辐射更多的用户范围;对于理想汽车而言,一款汽车似乎有些独木难支。

 

 

孤注一掷

 
 

虽然在交付时间上赶了个晚,但理想汽车仍然有背水一战的勇气。

 

今年5月,特斯拉公布了国产版Model 3的定价,无独有偶,理想汽车当天也公布了理想ONE的定价,二者一致,32.8万元起。

 

当前看来,这是一个竞争颇为剧烈的价格区间,各路人马都觊觎于此。在30—40万元的价位里,有特斯拉Model 3、蔚来ES6、广汽新能源Aion LX、比亚迪唐DM、小鹏P7等一众车型,在此狭路相逢。

 

在品牌厮杀的战场上,特斯拉拥有新能源汽车鼻祖以及品牌能力的加持,而蔚来则以无微不至的服务笼络车主,另外,广汽、比亚迪等则以整车制造经验为背书,在此情况下,理想汽车也需要拥有自己的长板。

 

理想汽车一开始,就盯住了用户购买新能源汽车核心痛点——里程焦虑。

 

因此,理想汽车主打亮点便是其采用的增程式技术。所谓增程,就是为了增加纯电动车的续航里程,实现这一目的的方式是在纯电动车的基础上增加一台发电机为电机供电。增程式REV技术路可以解决纯电驱动里程焦虑、充电难的有效路径。而理想ONE也因此可以拥有超过700公里的NEDC综合续航里程,市区工况续航里程超过1000公里。

 

抛开增程式技术的争议不谈,里程焦虑的确是用户购买新能源汽车的主要参考项之一。

 

据《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消费者在购买新能源汽车时,最关心的问题分别为续航里程、电池安全、以及充电体验(快充)三个方面。因此,理想汽车在技术上独辟蹊径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选择。

 

但即使采用增程式技术,也不见得具有长久的杀伤力。

 

第一,当前市场上主流的新能源汽车以电动为主,消费者对于增程式技术的认知水平低,用户是否愿意接受,还不得而知;而且,使用小众技术路线,将会加大用户后期使用过程中的维修、保养成本等,这些都是需要考量的范围。

 

第二,在纯电动车领域,随着电池密度的突破,以及充电网络的完善,里程焦虑的问题会得到逐步解决。

 

目前,特斯拉的Model3采用松下电池,里程可以达到600公里,蔚来和小鹏采用的宁德时代811电池,续航里程也突破了500公里;另外随着政府以及企业对于充电网络的完善,以解决里程焦虑为卖点吸引力,将会逐渐弱化,甚至消失。

 

所以,理想汽车当前面临重点还是眼前的交付。据36氪报道,当前理想ONE的预订单(交5000元订金)超过1万个。虽然不算多,但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

 

这一批用户对于理想ONE的使用体验,将会对理想汽车的口碑产生重要的影响。维持品牌口碑,解决用户难题,快速修正迭代,规避掉蔚来、小鹏等车企之前踩过的坑,这是理想汽车当前需要做的。

 

而且,理想汽车需要考虑的另外一重挑战则是资金问题,这也几乎是当前所有新势力面对的行业性难题。

 

6月份,理想汽车完成了5.3亿美元的融资,创下了今年新能源汽车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记录,但这笔资金要用于首款车型的量产、销售网络的搭建、用户服务等多个方面,而且各项花费都不小,对于当前还没有一家实现盈利的新势力而言,加紧融资仍是旋律。

 

小鹏汽车11月完成4亿美元的融资之后,最近又传出了将要上市的消息;而蔚来、威马也在不断对外释放寻求融资的消息。当前造车新势力的赛道上,一级市场融资通道已经日渐收窄,造车新势力融资也越来越难。在这种情况下,上市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以蔚来在上市之后的表现来看,资本市场对于国内的造车新势力并不算友好。而且,尽管理想汽车已经传出了多次上市的消息,但能否上市、以及上市之后的表现,都还是未知数。

 

去年,李想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立下宣言,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但通往千亿美金的道路,犹如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参赛者需要长久的耐力,不断奔跑。完成交付,也仅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理想汽车前行的压力仍旧不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