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首页
  • 电商/O2O >
  • 疫情之下,美团&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硬核之争
疫情之下,美团&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硬核之争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陆水月 关键字:阿里,美团外卖,饿了么

​​文 | 陆水月

 

 

 

“从2月6日起,确需外出的,每个家庭最多每两天只能外出一次,每次只能外出一个人......” 今晨小区群里发来公告。


“在家办公”已经有四天了,而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又进入了第二个潜伏期。当前,即便是在疫情相较平稳的城市,亦能明显感受到疫情的危机远未解除。小区外来人员的进入要求比原来更严格,甚至有些小区要求“只能进不能出”,家门口的小农贸市场已被勒令只能营业半天......


“不出门,不添乱”作为疫情防护的正确姿势,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地位随之被凸显。粮油米面倒是可以屯一些,而新鲜果蔬禽蛋之类的物品,屯?段是不可能的。


买菜作为一天的头等要务。往往清晨第一个回合的过招就是——抢,妈妈们都知道,“抢的不是菜,而是配送员”。买菜之外,外卖、医药等生活服务需求也随之激增,因而,“无接触配送”概念火了。
疫情之下,有危有机。


伴随着物理隔离的延期,诸如出行、餐饮、交运等行业不断遭受重创,调查显示,有高达85%的中小企业撑不过3个月。然而,在一片哀嚎之下,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却迎来空前的爆炸。作为本地生活服务双雄的美团和阿里,它们的硬核之争也随之拉开。
 

引爆需求

 

吃饭是刚需,这句话没毛病。然而,在新冠肺炎的重灾区,外送成为刚需这句话也没毛病。疫情而引发的物理隔离,配送员在服务和需求之间的连接作用显得至关重要。因而,外卖、跑腿等的本地生活服务需求在非常时期被急剧地引爆。


根据DT财经数据显示,1月以来,武汉人民在外卖平台上下单的商超便利订单的笔单价环比上涨了29%。除此之外,在线求助外卖小哥跑腿的外卖订单也在封城前后持续上涨。在跑腿需求中,订单量最大的来自食品的购买,其次则是日用品、其他和药品。


据饿了么统计,2月以来,武汉外卖小哥单日的跑腿距离总和是过去的3倍多,但每单距离却缩短了18%。人们对疫情的防控意识更加高涨,如有需要购买食材和日用品,也会求助小哥来帮忙就近购买。

 

武汉“封城”宅女日记武汉“封城”宅女日记

同样,在武汉此类重灾区之外,对于本地线上服务的需求也凸显。


通过百度指数可以看到,2月1号以来,外卖的搜索出现了旱地拔葱式的上涨,数据背后既是上班族对外卖的强烈需求,同时也透露出对外卖安全的极大隐忧。其中,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聚集了大量的务工人员,外卖需求大,送餐人员相对较多,自然成为了最关注外卖情况的城市。

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对“外卖”的关注热点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对“外卖”的关注热点

与此同时,生鲜买菜的需求也被点燃,而这一需求随着春节的时间节点到来,也不断高涨起来。线下超市生鲜区被洗劫一空的场景不断地出现。


据叮咚买菜透露,疫情之下,叮咚买菜大年三十订单较上月涨超300%;近期整体订单约增80%,客单价增加约70%;每天新增用户4万多,其中自然增长占比逾70%,约占整体下单用户的10%。


美团买菜也表示,春节期间日均订单量为节前的2-3倍,并呈现持续上涨趋势。蔬菜、粮油副食、水果、肉禽蛋、海鲜水产等品类需求量较大,日均销量占比超过60%,其中,蔬菜销量增长最为迅速。


外卖、生鲜零售、医药O2O等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几乎都迎来了订单爆炸式增长。正是在这样的机会下,有的线下餐饮迅速响应,把目光转向外卖,试图将疫情带来的关店、产品库存等危机转嫁出去。


比如,疫情肆虐,全国拥有367家门店的西贝莜面村,在主营业务堂食消失,现金流支撑不到3个月的情况下,锚定外卖需求,抓住这一稻草进行自救。


据相关数据显示,像西贝莜面村这样现金流相对充裕、拥有100家以上门店的餐企仅15万家,其余为500万家小型连锁餐饮商户和近400万家中小独立门店(多为夫妻老婆店形式),生存状况令人堪忧。由于节后大部分餐饮门店都处于关店状态,餐饮商户举步维艰。


加大外卖业务几乎成为目前商家唯一的自救措施。


一边是疫情引发的脉冲式需求,一边是供应链等方面的能力迎来大考。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团和阿里的本地生活的时空竞赛早已经各就各位,进入了抢夺赛中。

 

时空竞赛


本地生活服务的核心要素无外乎有三个:流量、商品/服务、供应链。


本地生活服务本就是一个“吃+高频”买卖的需求场景,在此次疫情之中,美团和阿里投入到战斗序列之中的两个领域较为凸显——外卖以及生鲜。这厢是美团外卖、美团买菜,那厢是饿了么、盒马鲜生。


疫情之下,几乎每一个平台都上演“生鲜保卫战”,来最大化地满足本地生活服务的需求。1月28日,叮咚买菜成立应急响应小组并升级前置仓消毒和测温措施;1月28日,全国家乐福及苏宁菜场加大补货量,保供应;1月30日,每日优鲜针对上涨的商品供应需求加紧备货;2月2日,达达集团宣布正式启动“到家新鲜菜场”项目;盒马在春节期间实施“不打烊,不涨价”的服务政策等。


当然,在过去一年的加速度奔跑中,盒马鲜生在全国门店网络以及各种门店业态部署,在此次疫情之下,其应对显得更从容。


为确保供应和价格的稳定,盒马鲜生日均供应量是平时蔬菜供应的6倍,并保证不打烊不涨价。对于肉禽蛋商品,盒马鲜生也与大型生产商每天稳定输出货源。此外盒马鲜生宣布接收餐饮公司员工,联合云海肴、新世纪青年饮食等,解决待岗人员的收入问题,缓解餐饮企业成本压力和商超生活消费行业人力不足的挑战。


显然,阿里系的盒马更胜美团系一筹。


然而,在外卖维度的光景则不一样了。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主要竞逐点在商品/服务端以及供应链端中最后一公里即骑手上。


无接触服务率先在美团、饿了么平台拉开,它们共同上演了一场疫区外卖接力战。为应对疫情,美团和饿了么都推出延长排名保护和无接触配送。现在很多小区和居民都开始自行限制外卖员的进入,或者留言让骑手直接放外卖在门口。

美团外卖、饿了么推出“无接触配送”服务美团外卖、饿了么推出“无接触配送”服务

在平台先后推出无接触配送之后,饿了么和美团分别针对商家推出平台“保护”政策,以保证货品和服务的供应,与商家一起战疫情。

1月30日,饿了么针对商家“五个决定”。算是在危急时刻,给商家们送去了“安心包”。五个决定分别是:减免佣金、年费延期、金融支持、商家外卖服务极速上线、赠送保险。


比如,从2020年2月1日起,对武汉区域饿了么商家分批次减免佣金,全国所有口碑商家的年费类产品,免费延长有效期三个月;对于有外卖业务需求的商家,推出“外卖极速上线服务”,为武汉地区商家及雇员赠送肺炎险,如不幸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最高赔付30万元。


与“五个决定”相对的是,2月2日,美团推出了“七项商家帮扶政策”。


美团宣布启动七项商户帮扶措施,包括针对武汉地区商家推出免除佣金、延长年费、给予特殊保障金措施;对湖北地区餐饮商户赠送1万套收银系统;在全国范围内启动3.5亿专项扶持资金支持商户恢复经营;携手合作金融机构提供不少于100亿的优惠利率小微贷款等。


实际上政策无论几条,都是两大平台在非常时期对商家进行深度绑定的竞逐,这既是个急难时刻的短线策略,当然也有长线作战的考量。众所周知,本地生活服务中, to B的意义在不断地起作用。


随着疫情的持续,若大规模的中小独立餐厅门店关门潮来临,这或将导致外卖平台将不得不开启新一轮的BD,重新投入大量资源做地推和开拓市场。


这也解释了,为何饿了么和美团此次都给商户进行相应的资金、贷款扶持,以此来缓解中小商户压力实现平稳过渡。简而言之,一损俱损。


疫情之下,不能忽视的是骑手。


饿了么和美团两个平台为了鼓励骑手积极接单,都推出了不同的高额奖励机制。以下是一位饿了么骑手当日收入(连同奖励)的记录,已经达到957元。

饿了么骑手奖励的手机界面饿了么骑手奖励的手机界面

骑手作为交易闭环中的关键环节,在疫情爆发之下,采取相应的鼓励措施才能保有战斗力。就在今天(2月6日)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正式推出“蓝海”就业共享平台,希望通过灵活就近的短期用工形式来缓解企业压力。换言之,解决需求激增带来的人员供给问题。


外卖之所以成为人们的一种消费方式,实际上也是配送资源公共化的一个过程,只是各种的发展路径不一样而已。美团发展骑手是先自营,后再接入外包,而饿了么正好相反。


在疫情之下,饿了么和美团外卖面临的是机会,也将是挑战。而从更长远的PK来看,疫情带来的冲击只是阶段性的能力检验,美团和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的竞逐将是一场马拉松。
 

马拉松


外卖本身是一个复杂的从B到C的行业供应链,参与者需要沉下心来把用户、供给和履约同时都做好,并不断优化三者的服务能力,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服务系统。


过去一年,从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的对垒来看,美团外卖已经牢牢占据了外卖第一的市场地位,饿了么则紧随其后。然而,对于本地生活服务这一巨量的流量入口,阿里不会放弃这块蛋糕。


2019年,对于美团而言是突围的一年,这一年里巩固了外卖第一的地位,同时在到家和到店两大长板业务实现了双线盈利的状态。美团市值破5000亿背后,是其在生活服务层面逐步走向超级平台战略。即围绕“吃”+生生活服务来展开。


对于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要打的则是生态体之战。本地服务需要有强有力的地推能力和基因,饿了么一直攻不下美团外卖,与之平分秋色的缘故也大体在于此。


继而,阿里本地生活服务转向生态战。何为生态?如前面所言,生态离不开流量、商品/服务和供应链三个层面。


阿里打通淘宝、支付宝、飞猪、优酷等端口的流量“阀门”,给饿了么的商户导流,助力其客流量和订单量再创新纪录;此外,通过阿里的云计算基础设施、蜂鸟即时配送、阿里妈妈精准营销等多个方面助力商户们经营管理体系的数字化升级。


这是生态助力的表现。


比如,去年3月,饿了么与生鲜前置仓模式的代表企业叮咚买菜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宣布建立全新的生鲜开放平台,通过数字化、供应链、配送、流量、金融等五大方式服务平台商户共同成长。


同年9月份,盒马饿了么共同宣布战略互通,国内150多家盒马鲜生上线入驻饿了么平台。随后,饿了么口碑还提出了:“以精准服务为核心、数据驱动为手段,为每一个商户都装备上自己的“运营中台”和“决策大脑”,通过人、货、场的数据来指导经营决策,全面助力商家降本增效”的“新服务”战略。


种种迹象来看,饿了么在生鲜领域动作频频,究其实质就是转战B端,赋能商家运营,以促实现本地生活数字化的完整闭环。


毫无疑问,对于美团而言也面临阿里面临的问题——流量和增长问题。


美团需要有更多的流量和战线来支撑其成为超级平台的梦想。因而,在创新业务中美团收摩拜、拓展生鲜业务,同时在2018年王兴提出下半场只是便提及了——to B的互联网战役。美团点评王兴深知本地生活服务的奥秘,在消费互联网饱和的今日,转向B端要增长,其to B战役早就拉响。


阿里亦然。


2018年阿里95亿美元抢亲饿了么,之后在饿了么对抗美团维度,甚至一度表示给钱、给资源不设上限。此外,在平台模式之外,阿里在生态体系之外孵化重模式的盒马,来抢夺社区零售这一高频的流量入口。


盒马的强大在于不仅仅是门店的布局速度,更重要的是供应链网络的搭建,目前盒马3公里生活服务圈中的模式似乎已经跑通,并在不断地完善中。


本地生活服务这一跑道上的竞争不仅仅在外卖、生鲜O2O 维度,还有酒旅、票务等层面的竞逐,美团和阿里这对“冤家”展开的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角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