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优信的生死时刻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吴昊 关键字:优信、二手车、裁员降薪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将二手车电商第一股优信推至生死边缘。

 

3月1日,有媒体报道称,优信集团欲降薪自救,其中涉及人员上至集团高管,下至底层员工,而降薪比例也在20%到40%不等。这次调整从2月15日开始生效,暂实行至今年5月31日。除此之外,内部人士称,优信还下调了员工的公积金。

 

对此,优信方面回应称,公司经营遇到困难,为了应对冲击,度过难关,优信对部分员工薪金进行了暂时性短期调整,对一些岗位采取灵活用工方式,“取得了绝大多数员工支持和理解,优信管理层感谢员工的理解与付出,并以身作则,率先降薪”。

 

优信的危机,早已开始显露。

 

2018年6月,优信二手车登陆纳斯达克市场,荣膺二手车电商第一股的称号。但上市后的优信不但没有到达终点,反而风波不断。上市首日,优信股价遭遇破发,随后又面临被浑水机构做空、管理层震荡、涉嫌套路贷、市值跳水等诸多危机。

 

今年一月,优信董事长戴琨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感慨到,“现在没有啥能打击到我”。

 

话音未落,优信就宣布面临经营困难,而眼前的困难也的确不是一般的困难。

 

雪上加霜

 

2020新春开年,新冠肺炎四处肆虐,涉及人数和地域之广,近年罕有。为了阻止疫情蔓延,各地采取紧急措施,线下商业活动基本也被按下暂停键。

 

疫情影响之下,人们只能禁足在家,线上办公、娱乐游戏、生鲜电商等行业都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但对于汽车行业而言,却是灭顶之灾。

 

汽车不同于一般消费品,其客单价高、交易频次低,因此极其依赖于线下场景。

 

疫情对于汽车行业的影响无疑是深远的。在消费端,疫情造成消费者不敢去线下看车买车、维修保养;在生产端,疫情造成车企和零部件企业开工延迟,物流运输复工推后。

 

于是,汽车销量迎来了历史性的暴跌。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1月国内乘用车销量出现了严重下滑,销量为172.1万辆,同比例下滑20.4%,跌至近几年同期低谷。

 

而二手车行业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对于经销商而言,由于需要处理库存,而且还有折旧的风险,因此普遍损失惨重。作为二手车头部平台的优信,创伤更为明显。

 

为了减少损失,车企、平台、经销商都寄托于开拓新的销售渠道,进行自救。

 

在疫情期间,很多整车厂都纷纷被迫营业,转战线上直播平台,优信也采取了一系列的自救措施,紧急推出VR看车和视频看车等新的方式。不过,线上卖车的模式一直饱受质疑,而且多位汽车经销商也表示,直播很难促进交易的转换,对于业绩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于是,平台们不得不采取裁员、降薪等新的策略。

 

近日,大搜车、瓜子、优信等平台,都采取裁员或者降薪等方式应对危机,其中大搜车裁员比例高达15%,瓜子亦对集团岗位实施阶段性薪酬以及假期调整方案。

 

但不同的是,优信的艰难状况自去年6月起,就已经初显征兆。

 

从去年年中开始,优信接连出售旗下一成购、汽车金融、事故车拍卖等核心业务,同时对部分员工也进行了遣散处理。据悉,去年6月优信解散一成购业务之后,优信总部给相应销售人员三个选择:1、劳动关系转移到58,和58签订新的劳动合同;2、少部分可以申请转岗到二手车的“优信全国购”项目;3、解除合同,拿应得的补偿。

 

与此同时,优信管理层也是震荡不断,多位集团高管接连离职。

 

根据梳理发现,目前优信已经离职的高管包括CMO王鑫、COO彭威廉、CSO井文斌,以及近日离职的CTO邱惠。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邱惠于六年前加入优信,参与了优信二手车、优信新车等产品的孵化,在优信内部深得戴琨信任。如今邱惠已经离职,仅担任集团顾问这一角色。

 

因为一系列负面事件,优信遭遇的风波也格外多。去年4月,优信遭遇浑水机构做空,股价大跌,同年10月,36氪报道称,58曾与优信秘密谈判收购事宜,但因为优信业务数据增长不佳,58又担心陷入与瓜子二手车的消耗战,因此收购案也一并告吹。

 

在股价方面,优信的表现也是差强人意。截至目前,优信股价已经下跌至1.6美元每股,比起曾经的高峰,市值已经缩水了近80%。

 

断臂求生

 

二手车电商平台发展至今,一直都面临着盈利的难题。

 

由于二手车属于非标品,交易链路复杂、冗长,加上难以形成规模,平台不仅很难赚到钱,还需要承担高居不下的成本,因此平台对于资金需求极为严重。

 

根据招股书显示,优信2016、2017、2018净亏损额分别为14亿元、25亿元、15亿元,2019年的净亏损,预测也将超过11亿元。根据优信Q3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69.63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6.27亿元,持有待出售流动资产40.71亿元。

 

其中,优信除了需要承担研发、管理等费用,还有为卖家支付货款、商品贬值、折旧等一大批支出,此次疫情期间,这些都是不小的成本项目。

 

另外,二手车平台之间还陷入了广告战的恶性循环。根据艾瑞咨询显示,2015年二手车电商的广告投放总额超过8亿元,2016年广告营销相关支出达到12亿元,2017年几大二手车电商平台广告费用突破了50亿元。而优信也是其中的佼佼者,根据财报数据,2016—2018年优信营销费用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96.12%、112.80%、81.04%,营销费用几乎与亏损额持平,三年累积亏损56.79亿元。

 

因此,无法实现盈利的优信,一直面临资金不足的难题。

 

根据融资历史显示,优信融资规模超过15亿美元,但即使如此,优信的现金流仍然十分紧张。根据财报显示,优信在2018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期间,资产负债率持续增长、居高不下。2019年第三季度,优信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8.51%,创下历史新高,因此优信也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

 

为此,优信已经进行了多次断臂求生之举。

 

去年7月12日,优信集团宣布与金融技术平台Golden Pacer签订了具有约束力的条款清单。根据条款清单,优信将剥离其与贷款便利相关的业务至Golden Pacer,以换取总额为1亿美元的现金和一定数量的Golden Pacer股份。

 

而根据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优信助贷收入约为5.74亿元,占总营收的57.2%。可以说,助贷业务一直都是优信的现金奶牛。

 

关于优信剥离助贷业务的因素非常多,其中既有资本市场对于金融产品高风险的厌恶,也有监管、政策等方面的施压,但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却是,优信为了偿还一笔1.7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

 

根据优信招股书披露,公司IPO之前中信银行旗下公司向优信购买了本金为1.7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权,双方约定在2019年6月份,如果优信的股价达到9.72-9.855美元,那么1.75亿美元直接转换成优信股票。否则,优信需要在今年6月份偿还上述债务。而彼时的优信,股价已经跳水至2美元,债务压力极大。

 

今年1月16日,优信又宣布与博车网达成了最终协议,剥离旗下事故车拍卖业务“丰顺路宝”。根据该协议,优信将剥离旗下事故车拍卖业务,将其以3.3亿元的现金出售给博车网。作为条件,优信承诺未来五年内将不再从事事故车拍卖业务。

 

由此看来,从助贷业务,再到事故车拍卖,优信的核心业务几乎节节败退。但选择剥离出售,优信也有自己的苦衷。

 

根据优信目前的情况来看,一方面是公司迟迟无法盈利,而成本支出却是高企不下,因此选择断臂求生,也是无奈之举。

 

另一方面,二手车行业经过狂飙突进式的发展,但商业模式却至今还不清晰,资本市场的信心也已经产生了动摇。

 

瓜子二手车创始人杨浩涌曾直言,“资本市场都是算账的,如果高增长同时还亏很多钱,就会面临较大的压力。市场不好的时候,大家都是对高风险担心,对看不清楚的商业模式担心”。

 

另外,优信不惜出售核心业务换取资金,是打算拼尽全力讲述另一个新故事,全国购。

 

远水难解近渴

 

优信成立于2011年,在二手车市场摸爬滚打至今,都没有找到一条帮助其实现盈利的路径。

 

从优信以往的业务布局来看,其涉及新车、二手车、助贷、汽车物流等方方面面,但这些业务却始终没有帮助优信修成正果。其新车一成购业务去年解散,助贷业务、故车拍卖业务“丰顺路宝”都接连卖身58和博车网。

 

2018年后,优信似乎寻找到了新的故事——全国购。

 

2016年,我国二手车限迁政策开始逐步取消,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超过60%的城市取消限迁,二手车跨区流转成为可能。而且政策有望继续开放,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优信的全国购业务也一并应运而生了。

 

在多项业务无果而终之后,优信如今极其看好全国购业务,戴琨将其比喻为理想中的金矿,称全国购业务是二手车的终极模式。

 

“我的战略从未如此清晰,如果你让我把公司砍到只剩一个业务,我立马就能告诉你答案,绝不纠结。”

 

但优信选择全力以赴的全国购业务,进展似乎并不顺利。

 

根据燃财经报道,优信从去年7月开始不断优化全国购的业务流程,并且在去年5月已经修改了绩效标准,实行末尾淘汰制。另外,去年优信全国购营业额虽然不断增长,但考虑到营销费的收缩,其Q3交易量实际出现了环比4.14%的下降。

 

而且,全力进军全国购业务对于优信而言,也是巨大的考验。

 

作为大宗交易品的二手车与普通消费品不同,优信想要实现全国购的宏图伟业,物流、仓储等一系列基础设施都得自己搭建。

 

优信的确也有此计划。据戴琨透露,优信将构建一张由骨干线+中心仓、联络线+中转仓以及最后一公里组成的二手车物流网络,在2020年要覆盖全国2000家线下门店,并完成百城的物流线路,建设20个中心仓和上百个中转仓,从而保障车辆交付能够在五个工作日内完成。

 

但这背后,需要大笔的资金作为支持。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目前我国二手车行业的平均利润只有6-7%,但全国购一辆汽车在流转过程中仅仓储物流费用就接近2000元,同时,优信还承诺“三天无理由退款、30天包退”等服务,这样的成本,优信目前是否能承担的起,还是未知数。

 

除此之外,全国购这个新故事也并不是优信的独角戏。

 

在优信推出全国购业务之后,瓜子二手车也开始垂涎于这块蛋糕,去年三季度瓜子二手车就打出将“像素级”拷贝优信的口号。去年年底,瓜子先后对人员、线下严选店等方面进行调整,杨浩涌又一次重申瓜子将AII in 全国购的野心。

 

与优信不同的是,瓜子二手车的业务板块涵盖toC二手车交易业务、毛豆新车、toB车速拍业务、toC交易金融服务,拥有更多的交易场景。更重要的是,去年年底时瓜子宣布车好多(瓜子二手车母公司)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接着又推出了质量革命。

 

面对来势汹汹的瓜子,优信一方面要进行进行仓储、物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同时又要与竞争对手在车源、用户等方面展开争夺,摆在优信面前的是一场硬仗。

 

二手车行业本已如履薄冰,此次疫情更是当头一棒,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所有平台都将面临一场生与死的考验,新故事对于平台们而言,终究也是远水难解近渴。

 

 


分享到: 收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