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百亿融资,蔚来涉过险滩?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吴昊 关键字:蔚来,,百亿融资,政府接盘,

蔚来拿到一笔救命钱。

 

3月5日,蔚来宣布获得一笔2.35亿美元融资,开年以来,蔚来已经获得4.3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融资,以及合肥市政府承诺的一笔超100亿元融资。如若全部落实,蔚来今年融资总规模将超过130亿元。

 

新融资对蔚来意义非比寻常。去年蔚来发展一路遇挫,先后经历自燃、召回、交付不及预期等一系列事情,公司一度被置于生死边缘。在去年Q3季度财报会议中,蔚来对投资人和股民提醒到:“公司目前的现金不足以支持其在未来12月持续经营所需要的运营资本以及流动性要求……”

 

在这样的关键时期,拿到超百亿元新融资,直接关系到蔚来以后的命运。不过,这是否意味着蔚来已经涉过险滩,步入康庄大道?

 

百亿压舱石

 

蔚来潜在投资者分别代表着三种身份,财务投资基金、产业基金、政府资金,三者性质截然不同,对蔚来的影响也是天差地别。

 

蔚来目前宣布已经落地的是财务投资。3月5日,蔚来方面公布,公司已经通过私募方式向买方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达2.3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预计将在3月11日或之前完成发行。

 

值得一提的是,蔚来此前已经用类似的方式完成2亿美元融资,如果加上此次融资,蔚来在1个月内募集的资金总额已经超过4亿美元。

 

而且,这几笔融资的出资方都是非关联的投资基金,所发行的债券为0利息,作为回报,债券到期后,持有人有权将全部或部分债券的本金转换为公司A类普通股。

 

蔚来目前的股权架构分为ABC三种,其中A类股票一股对应1票的表决权,B类和C分别代表4票和8票,也就是说,这几笔债券融资都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不会稀释蔚来原本的股权,对于蔚来而言,几乎没有不利影响。

 

当然,更重要的是,蔚来接连拿到融资的举动也侧面证明即使屡屡被唱衰,但仍旧有部分投资者看好其具有的价值。

 

看好蔚来价值的不只有财务投资基金,蔚来近日还得到了地方政府的背书。

 

2月25日上午,合肥市人民政府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020年合肥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云)签约在合肥市江淮蔚来工厂举行,打造以合肥为中心的蔚来汽车中国总部运营体系,总投资1020亿元。其中,蔚来汽车中国总部项目计划融资超百亿元。

 

根据消息披露,蔚来将在合肥设立中国总部,项目包括在合肥建立研发、销售、生产基地,打造以合肥为中心的中国总部运营体系。同时作为条件,蔚来落户合肥市5年内,将打造一个千亿产值的龙头企业,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车集群发展,引领带动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合肥市政府引入蔚来虽然有些超人预料,但也在情理当中。近年来,安徽省政府已经位列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前列,落户的企业包括国轩高科、中鼎股份、全柴动力等。但安徽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则只有江淮、奇瑞两家,安徽省铜陵市政府曾经扶持过另一家造车新势力奇点汽车,但当前奇点汽车仍旧停留于PPT阶段,交付时间也是被一拖再拖。

 

蔚来落户安徽之后,一方面可以巩固安徽省新能源汽车的品牌实力,另外则可以弥补本省豪华汽车品牌缺位的遗憾。

 

当然,这笔融资对于蔚来而言更加重要。未来有了合肥市政府的背书,以及超百亿元资金支持,蔚来紧绷的资金链终于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根据蔚来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蔚来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共计19.607亿元(2.743亿美元)。另外,其“资产负债率”达到了112%,创下历史新高。

 

尽管蔚来从去年就进行了一系列开源节流的举动,通过裁员、出售车队,用更廉价的NIO space取代NIO House等方式缩减开支,但对于一个四年亏损额达400亿元、平均每月亏损近8亿元的吞金兽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

 

另外受到今年新冠疫情影响,蔚来的线下经营活动大受影响,其一月份交付车辆仅有1600余辆,回血能力有限。如果销量持续不振,且没有大笔资金流入,蔚来将面临生死攸关的局面。

 

根据分析师预测,蔚来2023年达到收支平衡前会再烧约140亿元。另外蔚来还背负着15亿美元的债务,其2019财年的自由现金流预计将为负98亿元。

 

如今随着近30亿元资金的入账,以及地方政府百亿资金的支持,蔚来可谓渡尽波劫、绝处逢生。

 

绝处求生

 

与合肥市政府牵手,对于蔚来而言是最好的结果吗?答案是并不一定。

 

在蔚来宣布获得合肥市政府百亿资金支持后,花旗分析师Jeff Chung在研究报告中将蔚来的股票评级从“买入”下调到了“中性”,并将蔚来股票的目标价从6.80美元下调到了4.30美元。

 

可见,与地方政府进行深度捆绑,其实是受争议的。

 

另外有知情人士透露,如果寻求和政府的合作,蔚来是有很多机会的,但李斌一直不愿意和地方政府绑得太深。

 

如今蔚来选择牵手合肥,也是在危险关头做出的理性抉择。

 

蔚来发展之初,头顶造车新势力的光环,另外有着李斌的加持,背后曾经一度拥有56位投资人的豪华天团。那时蔚来根本不缺钱,李斌在采访中说:我一直的痛苦就是要拒绝别人,少投点,想投1亿的能不能只投3千万?想投3千万的能不能只投1千万美金?

 

但时过境迁,蔚来上市之后股价一泻千里,最低时跌至1美元的退市红线,作为第三大股东的高瓴资本去年年底就已经套现离场。此后和蔚来传出投资传闻的,大多都和地方政府有关。

 

之所以投资方有这样的角色转换,和新能源汽车遭遇的大环境有关。在造车新势力刚诞生时,正逢电动汽车概念风口,而新势力又有着互联网光环的加持,因此资本市场也给予了热情的支持。但随着量产、交付的推进,新势力交出的答卷也是差强人意,很多投资方无法完成套现离场,损失惨重。

 

随着机构投资者抽身离去,新能源汽车随即迎来资本寒冬。很多造车新势力因为资金不足,而被扼住咽喉。在这样的危机关头,不少地方政府扮演着白衣骑士的角色,成为造车新势力最后的救命稻草。

 

在此背景下,蔚来与政府资金的接触也是日益密切。

 

第一次传闻和蔚来合作的政府资金,是北京亦庄国投。时间回到2019年5月份,当时蔚来公布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成绩本身并无亮点。但在财报公布当天,蔚来方面公布了一个“大消息”。

 

在分析师会议当中,蔚来宣布与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后者将对“蔚来中国”出资100亿元,以获取非控股股东权益,同时亦庄国投方面承诺还将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先进制造基地,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

 

蔚来第一次拥抱政府资金,是一个看似完美的结局。对方不仅提供资金支持,而且还将协助蔚来拿到生产资质,这对于彼时的蔚来,都是极其紧缺的。

 

但遗憾的是,蔚来与亦庄国投的合作仅停留于消息披露层面,具体百亿融资与生产资质均是无果而终。此后,蔚来又接洽了湖州市政府,但因为“评估风险过高”,最终未有下文。

 

如今,蔚来宣布落户合肥市,多少也有些无奈的因素。因为这同时意味着,蔚来将失去生产资质。作为蔚来代工方的江淮汽车,也是安徽市政府的另一块“心头肉”。出于对江淮的扶持,想必蔚来短期内无法摆脱对江淮的依赖。所以在蔚来宣布落地合肥之后,市场就传言蔚来将与江淮进行混改。虽然蔚来方面紧急辟谣,但蔚来长期代工的模式基本成为定数了。

 

蔚来甘愿放弃生产资质,一方面是迫不得已,另一方面说明蔚来如今变得更加理性、务实,毕竟相比于生产资质这些锦上添花的东西,活下去才是最终重要的。

 

其实,蔚来日渐理性也显示在运营上面。

 

蔚来在成立之初,创始人李斌就对未来汽车行业变革做了预测,他认为第一个维度是互联网之前出现的企业称为1.0企业。第二个维度是互联网时代出现的企业称为2.0企业。第三个维度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现的3.0企业。而3.0阶段最大不同,是可以提供超越别人的用户体验,并认为这是蔚来的机会。

 

因此,蔚来将“用户企业”的理念写进了招股书,其内部也有着对用户傻傻的好的说法。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蔚来不惜耗费巨资为用户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所以蔚来的用户也感慨,花40多万实际上是购买蔚来的服务,顺便送了一辆车。

 

但随着日益紧张的现金流,蔚来终于开始调整在用户服务上的支出。

 

在用户服务的新规划中,蔚来做了如下方面的调整,“(服务)亏损由目前的4000多元,控制到1000元左右;最大化满足95%用户的日常需求,而不像以往追求100%的用户满意;通过管理优化,在两三年时间内,不考虑蔚来自己员工成本,(用户服务)做到盈亏平衡。”

 

尽管缩减服务方面的预算对于用户而言并不算好消息,但这也证明蔚来不再偏执于为用户提供贴身管家式的服务模式,而是采取更加灵活、稳妥的方式。

 

路漫漫

 
 

有了超百亿元资金的支持,内部也经过了一系列的调整,蔚来看似已经走出了危险区。但这也只是让蔚来有了喘口气的时间,实际压力仍旧不小。

 

在蔚来与合肥市政府的框架协议中,有一组与经营业绩有关的数据:蔚来中国预计2020年营收148亿元(上市3款车型);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2020-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

 

地方政府投资不同于一般性的财务投资,前者更多的基于创造税收和就业率等方面的考虑。在特斯拉落户上海的过程中,上海市政府虽然给予了极大的帮扶,但同时也约定特斯拉每年交税金额必须达到23.3亿元,另外特斯拉必须在未来5年内在上海工厂投入140亿元用于资金支出。

 

虽然蔚来当前与合肥市政府的签约还属于框架协议阶段,但在正式签约之后,合肥市政府方面肯定会对蔚来的经营业绩做出对应的要求。

 

如果按照目前的约定条件,蔚来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压力不小。

 

在车型方面,蔚来目前已经推出了三款车型,所以目标轻松可以实现。但对蔚来最重要的考验,是营收方面。

 

根据财报显示,蔚来2019年前三季营收仅为50亿元,如果以每辆车37万元的价格计算,即使加上第四季度的8000辆交付收入,蔚来2019年总营收大约为80亿元。照此推测,2020年蔚来倘若要完成148亿元的营收额,几乎要实现近一倍的增长。

 

另外根据光大证券在研究报告中预测,蔚来2019、2020、2021总收入约为90亿元、96亿元、112亿元,对应分别同比增长63.6%、14.3%、21.2%,可见,预测数据与2020年148亿元的营收目标,差距甚远。

 

蔚来能否完成以上的目标,主要却决于之后交付的情况,但国内汽车的销售环境也是日益严峻。

 

在整车市场中,2018年我国汽车销量迎来28年来首次下跌,2019年我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7.5%和8.2%。

 

再看新能源汽车市场,由于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遭遇历史性的大退坡,其中国补金额腰斩、地方补助直接退场,因此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受影响。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去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分别下降了2.3%和4%。而且业界推测,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完全退场,可见蔚来的交付压力也是日渐陡增。

 

另外,由于蔚来调整了产品节奏,推迟了轿车车型ET7的发布时间,所以蔚来之后的产品将面临一段空档期,交付的主力将完全依赖于目前已推出的三款车型。

 

而根据目前情况来看,蔚来ES8、ES6的交付数据都不尽人意,所以蔚来翻盘的希望更多的寄托在EC6身上。但EC6将要面临一个强劲的对手,特斯拉Model Y。

 

在去年一年一度的蔚来日上,李斌正式发布了EC6,但在现场,李斌并未直接公布EC6的价格,他称EC6的交付时间与特斯拉Model Y相近,因此需要灵活的定价空间。因此,EC6将会在今年7月份公布售价,9月正式交付。

 

反观特斯拉,随着上海工厂的势如破竹,其在中国的进展也是节节顺利,而且随着供应链的国产化,特斯拉的价格优势将越发明显。

 

根据特斯拉方面称,国产Mode3供应链有望在年中达到80%国产化,年底100%实现。而Model Y有70%的零件与Model 3可进行适配。兴业证券分析认为,等到Model 3完全实现国产化后,其最低价格可以下探至19.7万元,所以Model Y也将拥有更灵活的定价空间以及价格优势。

 

马斯克本人也对Model Y信心满满,他曾表示Model Y的市场需求可能比Model 3多出100%,预计年销量将达到40万辆,其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在竞争压力日益加大的环境下,蔚来虽然获得百亿融资,但也只是帮助其从泥淖中脱身,前行依旧步履维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