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新居住升级,贝壳找房重写“人”与“数”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韩志鹏 关键字:贝壳找房,链家,VR看房

​​文 | 韩志鹏

 

“过去三个月时间里,对于贝壳来说变化不亚于过去一年的变化,”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如是说。

 

在新冠疫情的特殊时期,贝壳找房用线上直播这一别开生面的形式,为自己的两周岁庆生。同时,贝壳找房还在“生日宴”上全面升级2020新居住战略,并现场发布AI设计、被窝家装、楼盘字典Live、10万应届生Offer等六大核心战略及产品。

 

战略层面多点开花,但地歌网发现,在会上,技术与服务者是被提及最多的词。

 

正如彭永东对新居住“两条线”的定义:一条是工具、科技;一条是服务者、人,这是两条永远交错、相互迭代、相互定义的两条主轴。

 

自腾讯提出“产业互联网”以来,产业互联网概念日渐升温,B端企业慢慢重视起技术赋能的作用,而房产经纪作为关系国民生计的重要服务行业,又将进行怎样地产业互联网与平台化改造?

 

面对这样的一道命题,提出“新居住”的贝壳找房会交出怎样一份答卷?

 

技术“修路”

 

 

新居住“新”在哪里?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不妨先回顾下房产经纪的“青铜时代”。

 

自1998年中天置地成立、斯坦福房产进军北京以来,中国商品房中介市场已过弱冠之年,商业模式高度成熟,即卖家向机构发布房源,买家挑选房源并购买,经纪人通过撮合交易赚取佣金。

 

在这一链路内,无论加盟还是自营,房产经纪的核心在于线下,将门店作为客流入口,以经纪人为独立的服务单元,获客、带看等主要在线下场景实现。对于互联网的利用,主要是用于发布“端口”,吸引客户询问,从而创造销售机会。

 

房产经纪的重线下模式存在超过20年,固有弊端也早有凸显。

 

第一,虚假信息。房产经纪行业有一条潜规则,经纪人先上架假房源吸引买家,再以“房屋已出售”“房东不想卖”等理由,向买方推荐其他房源,最终损伤购房者消费体验。

 

第二,低效。过去房屋交易的流程环节极为复杂。经纪人带着客户看房,只能是一个一个小区跑,一天也就看三四套房。再比如,原来一个贷款合同签约需要两三个小时,中间包含40多处环节和10多处签字。

 

虚假信息、效率低下,但这也仅是问题的表象,根本挑战在于,当移动互联网大踏步迈进时,房产经纪的数字化水平仍需提高,用户体验亟待优化。

 

贝壳找房的“新居住”就要率先破除这层壁垒。

 

互联网迭代的本质在于技术革新,体现在消费层面则是服务便捷性提升,例如电子产品从PC演化到智能手机,产品更为轻便可携带,功能却越来越丰富。

 

不过,技术本身是一种工具和手段,只有结合相应场景,才能最终提升消费体验,而贝壳找房正是秉持这一思路,将技术与房产经纪场景结合,一上线就发布了“VR看房”功能。

 

如今,在2020新居住战略之下,贝壳找房再次升级技术能力,在本次大会上相继发布AI设计、楼盘字典Live、被窝家装,以及激光VR采集设备伽罗华等产品。

 

以被窝家装为例,平台提供了装修全流程的可视化服务,用户通过被窝家装App可以实时查看工地,且工程进度每日九图播报,水电隐蔽工程VR留底。

 

被窝家装App被窝家装App

技术能带来多方面的升级,对房产经纪而言,最关键的还是优化消费体验,以及平台的数字化服务水平。就像此次升级后的楼盘字典Live,从静态数据平台演变为动态实时数据库。

 

如今,大数据技术足以支撑贝壳找房实现房源信息动态更新,但要知道,2008年楼盘字典上线时,是由经纪人走街串巷,拿着笔和本挨个录入门牌号、户型图等信息。

 

可见,技术进一步实现了“真房源”的目标,不断促进信息透明化,另外,技术升级的核心依然是效率提升。对此,彭永东还在会上分享了一个线上贷签的故事。

 

今年,贝壳找房推出了线上贷签,购房贷款合同的签约可在线上直接完成,而平台App上第一单贷签就牵涉三座城市,包括来自加拿大、北京和青岛的购房者和贝壳交易管家等。

 

彭永东采访到了参与首单贷签的银行客户经理和交易管家,转述的业主一席话让他印象深刻:这个太省事儿了,原来回国买不到机票,现在贷签太容易太方便了。

 

这正是技术改造房产经纪行业的缩影之一。

 

不难看出,借助技术手段,结合复杂的房产交易场景,贝壳找房实现了房产经纪行业的“降本增效”,节约了过去客户引流、线下带看等环节产生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提升了涉及各类手续的交易环节的效率。

 

效率提升、信息透明化,以互联网技术为主导,贝壳找房正在变革购房租房体验。但之于房产经纪行业,技术赋能的意义不仅限于降本增效。

 

过去,房产经纪高度倚重线下,品牌与门店各自为战,如今,贝壳找房作为房产经纪平台的代表,在实现重线下模式向“线上+线下”的O2O模式转型的过程中,技术无疑扮演了重要角色。

 

彭永东也曾表示,“行业的变革存在几个阶段。第一步是信息化,即将线下的资源和信息搬到线上进行展示;第二步是流程重构,流程重构以后才能够真正叫做线上化。”

 

因此,在表象上,技术赋能提高了房产经纪行业的交易效率和信息透明度,但本质上,技术是为房产经纪行业带来标准化方法,以及流程的线上化和交易的数字化。

 

这一如彭永东所言,互联网技术正在重修房产经纪的经营链路,重塑固有的商业模式,在微观层面上,技术正是变换房产经纪的商业轨道,效果体现在购房者向新的消费体验靠拢。

 

以技术修筑房产经纪的新通路,这正是贝壳找房“新居住”的深意。

 

技术重塑了房产经纪行业,甚至重塑了消费习惯。彭永东也在会上介绍了一个案例:最开始,因为客户不了解,所以很难接受VR看房,但后来客户都想看,都想通过VR了解房子更多的信息。

 

这正是技术“修路”之后,行业内实打实的变化。

 

 

从竞向合

 

 

如前所述,技术是一种工具,只有结合到场景中才能发挥更大效能,而在房产经纪行业里,经纪人便是技术实现的重要环节。

 

过去,房产经纪行业竞争激烈,经纪人更是其中典型,即使同品牌内部也是各自为战, “抢单”“跳单”现象时常发生,最终导致服务效率低下、经纪品牌形象受损。

 

对此,彭永东也深有感受,他在接受地歌网采访时表示,原来这个行业不用合作,都是单打独斗,不跟别人合作。因为这个行业以前都是各自为战,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都不会合作。

 

当然,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也和国内房产经纪行业的固有弊端相关,包括入行门槛低、流动率高、收入回报低等问题。

 

数据也佐证了这一观点。据链家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19年链家的在职经纪人约13万名,平均年龄27岁,90后占比75.3%。另有数据显示,国内房产经纪人的平均从业时间为7个月。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则在现场表示,当下国内房产经纪人平均年薪约为5万元。

 

简单来看,原先房产经纪行业门槛低,导致经纪人为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而出现短视行为,短期内能为自身创造收益,但长期来看是对房产经纪品牌的伤害,甚至影响到个人信誉,最终结果正是经纪人流入流出频率极高。

 

为短期逐利而行动,本质是国内房产经纪人缺乏职业感。

 

不过,海外市场已然证明,房产经纪人可以成为长期职业。有数据显示,美国经纪人平均从业时间高达14年,且美国房产经纪人的平均年龄是45岁,行业顶尖的平均年薪高达100万美元。

 

左晖同样认可房产经纪职业的长期性,他曾表示,经纪人职业的现金流模型非常不错,收入的正增长曲线是和年龄直接挂钩。因为行业沉淀带来的知识积累,以及在组织内部的合作口碑和来自客户的正向口碑,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得到变现。

 

他同时也强调,这之中如何熬过前期的“苦难期”非常重要。而是否能度过“苦难期”,正是经纪人的短视行为与长期职业感的分野。

 

既然贝壳找房要做“新居住”,就要跨过国内房产经纪行业的这道坎。

 

于是乎,贝壳找房提出了ACN(经纪人合作网络)模式,打破了经纪品牌之间的界限,无差别开放所有真实房源信息,不同品牌、不同门店的经纪人则以不同角色参与到交易之中,例如房源录入人、房源维护人、客源成交人等,最终按照角色贡献度进行佣金分成。

 

当然,建立在合作模式之上,房产经纪人就要摒弃过去为谋私利的短线思维,以长期主义视野主导工作行为,但这样的转变并不简单,贝壳找房则为此做好了准备。

 

在本次大会上,贝壳找房提出了一系列培养职业经纪人的扶持计划,包括发放10万个应届生offer,以及扶持经纪人与门店的花火计划、领航计划、深潜计划。

 

以花火计划为例,贝壳找房宣布今年将有超过10%的店东和店长能够认证成为中国第一代职业店东和店长,未来3年,有3万名的店长和店东成为中国第一代职业的经纪人。

 

和技术改造的逻辑类似,贝壳找房强化经纪人的职业意识,孵化长期主义者,目的正是要拆除过去“黑中介”的围墙,摒弃掉经纪人行业内的旧规则和旧秩序。

 

当然,强扭的瓜不甜,要形成经纪人职业感,不仅需要平台助力,更需要服务者本身对贝壳生态的认可。这一方面,贝壳找房也为经纪人提供了大量服务工具。

 

本次大会上,贝壳找房针对经纪人发布了包括小贝助手2.0、经纪人带看助手等新品。例如升级后的小贝助手2.0,将提供营销助手、培训助手等服务,经纪人可以直接与AI对话,训练自己的服务能力,辅助提升在实际场景中的服务水平。

 

因此,贝壳找房拆掉旧规则的围墙后,也要塑造新规则。

 

综合来看,贝壳找房要提升经纪人服务水平,强调职业感改变的是思维方式,灵活运用技术工具则是改变方法论,只有职业感与工具手段相结合,对房产经纪人的长期主义培养才能进一步落到实处。

 

这一如左晖所言:未来这个产业的竞争是基因战,是基因的竞争,什么基因?就是长期主义和短期主义基因的竞争。

 

当然,经纪人长期主义的背后,贝壳找房“新居住”的本质思路不变,即重塑链路。无论是ACN模式亦或职业培养计划,贝壳找房都旨在破除行业陋习,不走老路走新路。

 

如前所述,新居住的核心点在于技术和人,技术的赋能作用正在改造传统流程,而在房产经纪的模式下,经纪人亦是平台连接交易场景的重要桥梁。

 

因此,以技术作为底层工具,以长期主义作为首要指向,贝壳找房依然是在重塑经纪人行业的规则,而每培养出来新一代职业经纪人,正是这一规则的践行者,随着规模的日积月累,最终重塑整个房产经纪行业。

 

由分到合,这正是贝壳找房强调经纪人职业感的深意。

 

 

新居住表里


 

技术与经纪人职业化“双管齐下”之时,贝壳找房依然不忘自身的平台定位。

 

如前所述,过去房产经纪行业恶性竞争事件频发,导致房产经纪品牌形象受损,贝壳找房改变这一现状的关键在于提供线上平台,打破房产经纪品牌的分庭抗礼,“我家房源你来卖”,再利用技术优化服务流程。

 

对购房者而言,其诉求始终是买到一套好房,而中间服务越高效、越透明,消费者会更为满意。

 

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贝壳找房的核心就是提升服务水平,利用技术工具优化流程效率,革新房产经纪人的短视思维,最终让买家安心放心地买到或租到好房。

 

在C端,贝壳找房的逻辑正确,但业内现状并非如此。

 

互联网让消费者享受更为便捷的服务,但商业世界里,平台之间必然存在竞争,而由于房产交易涉及大额资金和弹性利益空间,一些房产经纪品牌之间排外、对抗和划江而治的思维更为严重。

 

左晖也在会上谈到,我们的行业本身比较复杂,ACN又是要把组织盘和角色能够高度协同起来,所以贝壳的规矩也在不断优化、不断调整。

 

这也是贝壳找房遇到的阶段性挑战,而贝壳找房的调整办法则是扮演赋能者。

 

如前所述,贝壳找房要撬动底层逻辑的改变,这本身也是为行业长效发展铺路。例如本次大会发布的门店助燃计划2020,将全国门店通过人均贝壳分、实收业绩等指标划分为ABCD四级,对不同等级门店进行相应扶持,包括给予A级门店招聘支持、给予C级门店专项辅导等。

 

这条链路中,贝壳并不直接参与门店经营,而是做好服务,优化传统经营方式中的弊端,这些改变都发生在底层链路,贝壳要改变的是做事方式本身。

 

变革方式方法,贝壳找房正在践行“产业互联网思维”,在以技术赋能B端的过程中,实现“降本增效换轨道”,以赋能者的角色转变从业者的经营思路,即由重线下模式向“线上+线下”的O2O模式转型。

 

房产经纪全链路的互联网化,这亦是贝壳找房“新居住”的深意。

 

当然,“降本增效换轨道”是产业互联网的大规则,并且在制造、餐饮等各行各业发生着,但房产经纪的数字化改造又有所不同。

 

例如在餐饮业,技术缩短了行业流程,甚至取代人的角色,节约大量人力成本,比如到店扫码下单、机器人送餐等功能,这种消费习惯的培养,最终可能颠覆服务员行业。

 

但房产经纪行业并非如此,即使服务流程更为高效,人即服务者的角色也难被取代,因为房产属于低频非标消费,同时交易过程也具有很多潜在风险,购房者决策必然慎之又慎,且会多方采纳意见,而经纪人高效精准的服务,是帮助交易双方达成一致的重要环节。

 

因此,贝壳找房不仅要用好技术工具,更要促进技术与服务者的融合。

 

技术是手段,服务者是桥梁,贝壳找房要改变传统链路,单凭技术或经纪人的力量都相对单薄,因为同类品牌也在尝试同一道路,贝壳找房的真正改变正是要让技术用到实处,让服务者感知并运用新规则。

 

正如彭永东所强调的,新居住是科技与服务者相互定义与迭代的两条主轴,单凭技术改造或服务者职业感提升,都不能一针见血地解决问题、重塑行业,贝壳找房要将人与数字化相形结合,最终驱动房产经纪行业的变革升级。

 

所以,产业互联网的大框架之下,贝壳找房的彼岸是“人数合一”。

 

刚过完2岁生日,贝壳找房依然是一家年轻的品牌,面对高度成熟的房产经纪行业,贝壳的平台之路势必不好走,也势必会带来一场颠覆,而在新居住的指导纲领下,贝壳找房又能否担当起“改变者”的角色,我们仍需拭目以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