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四方出击,滴滴寻找“第二曲线”
本文来源于:地歌网 作者:吴昊 关键字:滴滴、花小猪
滴滴再度被传上市。

 

7月20日,《科创板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滴滴正在筹划港股IPO,市场估值800亿美元,但像往常一样,该消息遭到滴滴方面否认。

 

随后,财新从接近滴滴高层处获悉,滴滴正在筹备港股上市,但具体方案还在推行当中,不过滴滴在私募市场的估值已经下滑,仅有600亿美元。

 

从2016年开始,滴滴屡次被传上市,如果不是2018年顺风车事件打乱了上市的脚步,这家公司有望成为网约车第一股,在Lyft和Uber争相上市之后,滴滴却迟迟未有相关动作。

 

如今滴滴再次被传上市,也并非空穴来风,滴滴今年一系列的动作,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度。

 

6月8日,滴滴App导航栏加入“货运”业务,正式入局货运市场,此前滴滴则接连宣布共享单车业务获得10亿美元融资,刷新行业记录;旗下自动驾驶公司取得重要进展,获得软银5亿美元融资;另外滴滴还上线了跑腿、酒旅业务,最重要的是滴滴新上线了另外一个项目——花小猪。

 

一边开拓新的市场,一边吹响进军本地生活服务的号角,这一次,滴滴正试图寻找新的增长曲线。

 

 
 

新马甲

 
 

 

滴滴今年动作格外多,最引人关注的还是刚从幕后走向台前的新品牌——花小猪。

 

作为一款拥有独立品牌、独立APP的新业务,滴滴对花小猪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但另一方面,滴滴在该项目上表现得十分低调。

 

7月22日,滴滴宣布推出网约车新业务花小猪,定位年轻用户市场。这是滴滴第一次官宣该业务,也是花小猪真正进人普罗大众视野当中。

 

在此之间,滴滴从未在公开场合提及该项目,外界只能依据股权关系,猜测其与滴滴之间的联系。而此次花小猪的推出,滴滴只花费了寥寥几百字,并未进行大规模宣传。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滴滴从2019年秘密启动“花小猪”的孵化,内部代号为“霸王花”,负责人是原滴滴副总裁、网约车区域总经理孙枢。花小猪经过一年多时间孵化,在遵义、临沂等城市试水之后,前几天才正式推出。

 

低调并不意味不重视。滴滴对于花小猪寄托着很高的期望,目前正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司机,计划将进入130个城市,更重要的是,滴滴为其配备了“百亿补贴”。

 

“百亿补贴”已经成为了电商平台的标配,但在网约车领域从未出现,如今国内网约车市场战争早已经结束,牢牢占据90%以上市场份额的滴滴又掀起补贴大战,似乎让人难以理解。

 

但滴滴百亿补贴的目的并不在于引战,而是为了开拓下沉市场。

 

所以花小猪正式上线之后,很多人将其称为“打车版拼多多”,花小猪的定价和推广策略,的确与拼多多有几分相似。

 

不同于滴滴快车、专车等业务,花小猪采取一口价方式,主打全网最低价,有人通过评测,在同一时间段同一距离的情况下,花小猪的价格要低于滴滴快车,新开通用户可以领取各种优惠券和满减,每单只要几块钱。

 

另外,花小猪虽然没有做大量的广告推广,但在社交传播、裂变上下足了功夫。与拼多多类似,花小猪也推出了“天天领现金”活动,用户只要拉够50个新用户加入,就可以领取现金,另外还有邀请好友助力获得打车津贴等活动。

 

同时,花小猪对司机设立的门槛更低。滴滴方面称,为保障乘客的出行安全和体验,在车辆和司机方面,花小猪只对现有滴滴注册车辆和司机开放,且采取了和滴滴同样的安全和合规标准。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自网约车新政颁布之后,监管部门对于网约车的司机和车都设立了相应的门槛,其中司机必须拥有网约车驾驶证,车辆必须为符合要求的运营车辆,另外北京、上海等城市还对司机的户籍做出了对应的要求。

 

但花小猪准入门槛很低,司机只需要提供驾照以及基本车辆信息,就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并没有设立太多门槛限制,这或许也是滴滴推出独立品牌重要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难看出,下沉市场是滴滴未来发力的重要目标,这里拥有庞大的人口,广阔的增长空间,完全有能力成为滴滴的增长引擎。据《Tech星球》报道称,滴滴网约车60%的订单集中在头部20多个城市,剩下300多个城市,只贡献了40%的订单,下沉市场263座四五线城市中,只贡献了15%的订单。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花小猪成为滴滴撬动下沉市场的主力军,但滴滴的目标并不止于下沉市场。

 

 
 

重回正轨

 
 

 

滴滴增速一度非常快。

 

自从2012上线开始,滴滴一路发展势如破竹,经历了与快的、Uber的大战之后,滴滴一举拿下了中国网约车市场90%以上的份额。

 

但这股增长势头,因为2018年的顺风车事件戛然而止。

 

顺风车事件发生之后,滴滴犹如过街老鼠,口碑一落千丈,一场监管风暴也在网约车行业展开,处于风暴之眼的滴滴,不得不承认“丧失了安全红线与底线意识”。

 

一路狂飙突进的滴滴,在柳青的道歉声中刹住了车。

 

2018年9月7日,程维在一封内部公开信中公开叫惨,“滴滴绝不是一家黑心企业,也绝不是一家赚钱高于一切的企业。接下来滴滴会all in安全。6年来滴滴还没有实现过盈利。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元。”

 

随后,滴滴高喊过冬口号,宣布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同一时间段,滴滴又被爆出2018年的亏损额达到了109亿元,在顺风车事件发生之后的下半年,亏损达到68.6亿元。

 

在历时一年多的安全与合规化整改中,滴滴估值缩水、App使用率下降,一度陷入失速。现在,滴滴打算重新步入高速增长的轨道。

 

今年3月24日,滴滴发布全员信宣布了一系列人事调整,同时公布未来的三年目标。

 

滴滴将未来三年计划命名为“0188”,即做一家注重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公司,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的目标拆解下来,主战场四轮车承担其中5000万单,两轮车和国际化分别为4000万和1000余万单。

 

对于滴滴而言,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具有一定压力,2019年滴滴日订单在2800万单左右,这也意味着滴滴未来三年要实现至少两倍的增长。

 

为了实现新三年目标,滴滴主要有两个抓手。

 

四轮车业务将承担起半壁江山,所以滴滴推出花小猪,主打下沉市场,另外滴滴近期还将拼车更名为“青菜拼车”,采用全新品牌标识,同时宣布顺风车业务陆续在全国300个城市重新上线试运营,并于6月23日起恢复跨城服务……可以看到,滴滴正在四轮车基础上做横向拓展。

 

除此之外,滴滴的另一个抓手是单车业务。

 

今年,滴滴旗下的青桔、美团单车、哈罗三家之间又展开了新一轮的较量,除单车之外,战火也绵延到了电单车业务。

 

早在去年6月,滴滴就将单车事业部、电单车事业部正式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今年4月,青桔单车又完成了10亿美元融资,其中有8.5亿美元来自滴滴内部,据了解,滴滴今年的重点目标之一就是加大单车铺设力度,不过,这一点除了资金外,也很考验滴滴对于政府关系的处理。

 

新三年计划对于滴滴而言,宣誓着2020年是自己重回战斗状态、实现高增长的关键一年。

 

在滴滴跌落低谷期间,高德地图、嘀嗒、首汽约车、哈罗等一众对手都在蚕食滴滴的市场份额,试图从网约车市场当中分一杯羹。随着滴滴重新步入正轨,其在网约车市场的话语权将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不过,滴滴还有更大的野心。

 

 
 

生态野望

 
 

 

除了巩固出行市场的地位,滴滴还有更大的梦想,进军本地生活服务领域。

 

今年,滴滴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动作同样频繁。5月份,滴滴成立了一家旅行社,公司经营业务范围包括了境内外旅游业务、旅游信息咨询、火车票销售代理等;7月份,滴滴试水社区电商推出“橙心优选”,主打低价和秒杀,除此之外,滴滴还上线了跑腿和货运服务。

 

从运人到运货,从出行到本地生活,滴滴正在不断开拓新的领域,进一步向外界宣誓自己的野心。

 

这并非首次。2018年,“美滴大战”打响,美团陆续在南京、上海等城市上线打车业务,打响与滴滴的全面竞争,美团高举补贴大旗,规定在上海站前1万名注册的司机可享受三个月内零抽成,1万名之后的则只有8%的抽成,远低于滴滴的25%。

 

美团打车登陆上海第二天,当天日完成订单量超25万单,同比前一日增长超66%,司机平均接单时长为5秒钟。这显然对滴滴造成了威胁,作为回击,滴滴在无锡上线了外卖服务,同样也采取高补贴策略。

 

但由于监管部门介入,补贴战在约谈中告一段落,“美滴大战”最终没有持续太久,滴滴国内的外卖业务维持了一年多时间就遭遇关停。

 

外卖业务出师未捷,滴滴也未能深入美团腹地,只不过当初滴滴是充当防守的角色,如今的滴滴流露着进攻者的姿态。

 

但即便如此,滴滴想要进入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也是困难重重。作为一家出行平台,滴滴有自己的局限性。滴滴的主要场景还是打车,APP对于司乘双方粘度有限,难以延展出与出行无关的新业务,所以滴滴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有野心,没基因,现在喊口号的意义大于业务本身。

 

滴滴真正的突破口,还是建立在车生态上,以车为原点深入汽车后服务市场,同时布局自己的金融业务。

 

滴滴的确在这么做。今年4月,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表示,滴滴国内业务将进行双曲线推进,一条曲线以一站式出行平台为主,包括四轮车(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两轮车和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另一条曲线则以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汽车全产业链业务为主,同时探索新赛道。

 

目前滴滴已经投资了中保车服、嗨修养车、明觉科技、时空电动等汽车后市场服务公司,同时又联合北汽新能源成立“京桔新能源”公司,加强对于网约定制车、充换电等领域的布局。

 

除此之外,滴滴的另一个增长极在金融业务上。

 

滴滴从2015年开始布局金融业务,同年10月,滴滴与平安产险上海分公司合作推出了“滴滴平台司乘意外综合险”,为滴滴司机与乘客提供意外风险的保障,2016年3月,滴滴拿到保险代销牌照,2017年底,滴滴斥资3亿元买下北京一九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曲线获得支付牌照。

 

据凤凰网不完全统计,滴滴目前已取得了支付、网络小贷、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保险代理等5块金融牌照,涉及货币基金、保理、保险、汽车融资租赁、消费信贷等业务。根据滴滴内部人士透露,金融业务在2018年就已经实现盈利。

 

可以看到,滴滴作为国内最大的出行平台,连接着司机与乘客两端,完全有可能在网约车之外打出更多的长板,找到新的增长曲线。

 

这关乎滴滴能否蜕去“出租车公司”的外壳,也关乎滴滴未来能否构建出一个基于轮子上的生态帝国。

 

分享到: 收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